加书签
《我的爱情故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的爱情故事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中,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刚好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唉,你也在这里吗?

一、相遇

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大概是我一生最美丽的时候,那时的声音特别甜美,皮肤特别光洁,头发特别黑亮,眼睛特别明媚。此后便每况愈下了。

我是二十岁时遇见然的。在那之前,我已经有了好几次所谓的恋爱经历。但记得都不是特别清楚,我对影说,我的记忆力特差,既然留给我的记忆不是特别的美丽,我为何要特意的记住。所以我忘记了我初恋对象的名字。影是我幼儿院时代的朋友,一直到大学,我们总是形影不离,分享着一切属于彼此的东西,也包括爱情。影是个记忆力极强的可人儿,于是她帮我记得我某某是我的初恋,我们在某天初吻,某时某刻他曾在我家的楼下等了我一夜,某年某月某日因某事我们在某地分手。又或某某是我的第二任男友……..诸如此类。请相信我,我不是个随便的女子,可一切就是这样,每次我对爱情都是全心投入,又全身而退,我喜欢的,仅仅只是那种恋爱的感觉。

我和然是在一次诗朗诵会上认识的。当时他在台上正声情并茂的表演,我被安排上台送他一次鲜花,仅此而已,我以为不会有下文,但他却主动的找到我的教室陪我上晚自学习。一个星期后,我们开始不定期的约会。

但他好象不是十分爱我,我亦不十分爱他,我们总是从这个或那个约会中抽出时间来见上一面,听上去好象很滥情似的,但当时就是那样。在我的生活中,并不缺少约会异性,我有着张曼玉式的面孔,直且黑的飘飘长发,玲珑有致的身材,还有一低头的温柔。在大学里,我是个永远受欢迎的女孩。他是我们学校研究生毕业,已工作了好几年,但看上去却象是大四的学生。他约会的女性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偶然碰见他的摩托车后载着别的女孩子,如果他看到我,我会跟他笑一笑,如果没有,也就这样过去了。要知道,我是个含蓄的人。

忙碌着别的约会时,我知道我心里没有忘记他。

一天在学校里我被车撞伤了腿,打着厚厚的石膏,他来看我,带着夹着情人草的玫瑰,我与他的关系才渐渐亲厚起来。大概病人在痛疼中心灵要变得脆弱一些,要胡乱找个依靠,更何况影因为临时实习不在我的身边,我就越发孤单了些。总之,我出院后,暂搬到他家里去住。他有自己的一间小小的公寓,一房一厅。不,我们不是同居,只是暂住在一起那种。只有一张床,我们偶尔也会同睡一张床,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打地铺,直到我与他分开,我们都没超过拥抱和亲吻之间的关系。

二、结束

知道他有个做空姐的女朋友之后,我沉默了很久。他从未亲口对我说过,但总有一些风声能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拉着影去湖边散步。那是学校后面的一口百年老湖了,沉静、深厚,泛起幽幽的蓝波且显得忧郁,非常象他。我要影帮我记住这一天。回到他家,他正在做晚饭,有我喜欢吃的番茄炒鸡蛋味道从厨房漂出来,那一瞬间就忍不住落泪了。擦干眼泪,我笑着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叫了他一声“大哥”,明显的感到他身子轻微的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了。晚上他说:“对不起。”我强作欢颜,笑厣如花。他问我:“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我还是笑,他疑视着我,告诉我:“你温柔如蓝,美丽得得如同梦幻。”我唯有笑。最后一次我拉他去舞厅跳舞,他的舞跳得极糟,毫无节奏感可言,我记得那天的那只曲子是《谢谢你的爱》刘德华原唱,我的心在一句又一句的唱,直到结束。我以为我会泪流满面,但我没有。我想告诉他,是我自己没有勇气,因为有太多的东西,让我已无法再继续。他说的对不起,只是给我的错觉,一定不是他的本意。或者感情本就是遥不可及的地平线,不可远观。我想在这最后一天翩然舞起,放纵自己。但他坦然的温柔,让我无法再承担。

那天夜里,我从他家搬走了我所有的东西。

第二天,我寄了一首小诗给他:

给我们昨天画一个句点

给你的沉默画一个句点

给我的幻想画一个句点

给所有已经离去的画一个句点

给我未做完却不得不结束的梦画个句点

给你远去的心一个句点

给我的不再写的记忆一个句点

没有收到他的只言片字,也没有他的消息,直到大学毕业,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三、重逢

大学毕业第一年的圣诞节,我拒绝了所有的邀请,一个人去千霞山赏雪。

记起三年前的某个飘雪的夜晚,我腿上绑着厚厚的石膏,有个人,在我的床边,说红楼,说西厢,说张爱玲,说亦舒,说……曾经和我那么心有灵犀,语调那样无奈、沧桑与不羁,那种味道,真是让我着迷。可是,现在已是无处寻觅。记得三年前的某个夜晚,曾相约本世纪的最后一年一起来千霞山看雪,因为这里是他的出生地。为着这个小小的心愿,我毕业分配主动要求来到这遥远的北方。只是,一切都不会再如往昔。我以为时间可以让一切变淡,但没有。我依然在这寒冷的冬夜,思念着一个人:“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的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千霞山的雪景果真非常漂亮。雪花轻盈翩纤的在空中飞舞,如同仙境中的蝴蝶,迷失在凡间。我用手试图接住这些白色的精灵,但一眨眼,它们就我的手心中消逝了,“不属于我的,总是留不住的。”我轻叹。四周看雪的人越来越多,一对对情侣在欢闹着,四溢的笑脸,幻化成温暖,映着半空中飞雪点点,纵使夜色开始暗淡,那绽放着的笑颜,那娇羞的灿烂,也定格在情人专注的眼中,轻舞的雪语中情人们在呢喃……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孤独。啊,这个美丽的白色的圣诞节啊!

我漫无目的游走在雪中,想避开那些成又成对的情侣,想找个地方安静的看看雪,想想随风而去的那一段时子。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但却发现,有的记忆却是如此深刻的烙在心中。不知道站了多久,天完全已经黑下来了,只能慢慢感觉冰凉的雪花依然在飞扬,贴在脸上,慢慢有水从脸上漫过,分不清是雪还是泪。

有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叫我:“静。”我想一定是我想念一个人过度而引起的幻觉。但有一双手放在我的肩头。居然是他,我真的不是在做梦!我轻声地对他说:

“嗨,你也在这里?”他笑了,雪花从他的身后慢慢飘远,“是,我在这里,我来赴你的世纪之约。”

四、分离

我们渡过了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圣诞节。随着CD的音乐,我们在雪地上翩翩起舞,直到午夜的钟声敲响。我喃喃自语:“灰姑娘要脱下她的水晶鞋了。”第二天早上,他要匆匆坐飞机回到他的城市。他用忧郁的目光看着我,向我说:“对不起。”他依然对我说:“你温柔如蓝,美丽得得如同梦幻。”在他进安检地那一瞬间,我的心被放进了千年冰洞,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是多么深深地爱着他,但…

他的妻子因为一次空难,失去了两条腿。

他说:“我爱你,但她需要我。”那个白色的圣诞节夜,让我的期盼终于成真,终于我的舞伴赶来与我共舞一场。那最后的舞曲,是《谢谢你的爱》,“是不敢不想不应该,再谢谢你的爱,我不得不存在,象一颗尘埃,最怕这样就是带给你,最深的伤害……”这一次,我没有打电话给影,我无需让她帮我记住这一次分手了,我要把这一天,好好地保留在我的心底。

我把那首诗的后半段寄给我他。

每个句点都会成为天空中飘零的雨……

每个句点都是玫瑰上清澄的露珠

每个句点都是一段段的思念

却都无法圈住今天,明天……

只是属于昨天的句点

如果有一天必须离开

我会选择默默地静静地悄悄地走

也许

时间会冲淡一切

记忆很容易消失

就让我心中的名字和心中有我名字的人

慢慢将彼此忘却

这样

失落会少几许

我离开了那个北方的城市,从此与他断绝了一切来往,但我相信他会过得很好的,他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男人,责任重于泰山。我来到了南方。祈祷雨后就会有阳光,悲伤之后就有欢笑,能让我能从容的面对这离别之后的离别,微笑地去寻找一个再也不可能出现的他。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中,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刚好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唉,你也在这里吗?

是,也惟有轻轻问一声:唉,你也在这里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