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迷惑

李霞

赵凯象这样在镜子前坐了很久了,他一直关注着镜子里的人的一举一动。他注视着那个人无神的眼睛和在浓密黑头发里加杂的几根银丝。

赵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顺手拿起一支烟,于是,镜子里的人也在一片烟霭中模糊了,就象赵凯迷茫的眼。夕阳从身背后的窗子里露出了半张脸,弄黑了他的整个身子。而此时镜子里的光景却是一片的灿烂,红的紫的交相辉应。他感到自己是那么的不合时宜地待在这里,一大片的黑。

"还是离开吧,离开也许会好些的。"赵凯自言自语,无奈地咧咧嘴,就算是笑。

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他觉得他已经不再适合这个世界,他是被这是世界抛弃了的人。他认为所有的一切都背叛了他,他是那么的孤独,不再能够生存。

他这样已经在镜子前坐了半天了,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的坐在这里看自己年轻的额头上的皱纹了。今夜他将死去,永远地告别这个世界。

他不止一次地看见自己躺在床上,被子拉开一个角,光洁的胳膊伸出来,胳膊下面是鲜红的、瑰丽的血。新生的太阳的光芒斜斜地洒落在他苍白的平整的毫无表情的甚至有些狰狞的脸上,带给他一丝他期待着的,却说又永远也看不见的红润。大街上开始了一天的喧闹,他可以超脱出他的身体,从楼上俯视整个的世界,他看见人们的焦忙的脸的后面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的动人的故事。他可以坐在楼门口,看着一条条的腿从他身旁或者身上迈过,他看见老人慢吞吞的步子,和年轻人似踩了弹簧的步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世界上并不因为少了他而停止了欢乐,也并不因为少了他而寂寞。

"无所谓。"他说。

他产生自杀的念头,已经有些日子了。每当他独自坐在镜子前,他总会想∶既然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谁会因为死了一个废物而叹息呢。当时他觉得有点言不由衷,有点模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明白了,他知道自己的的确确是个废物,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罢庖淮挝沂侨险娴摹"。

他刷过盘子,干过推销员,做过按摩生,反正大街上有什么他干过什么。结过婚,他的妻子王小丽聪明漂亮,比他强,反正比他强。那时他很珍惜她,“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他对王小丽信誓旦旦。为了维护这个家,他曾经有过一天干十八个小时的纪录,然而女人不仅仅要的是这个,她更需要温存和呵护。他百般体贴,终于因为一个人不能有两条身子,离了。他感到很失望,“我们不能再维持了吗?"他几乎给她跪下了,他并不觉得这是耻辱,谁让他不能让她过得更好一些呢。

既然已经决定自杀,他想出去走一圈,再看一眼这个生他养他,最后抛弃了他的这个世界。“世界是由人组成的。"他想。

如果有海落因或者杜冷丁什么的就好了。他渴求毒品,虽然他知道这是有害的,可他既然要死了,也就无所谓了。

"都要死了还怕什么。"

"看看有没有卖的。"自从失去了婚姻生活,他就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了。

天已经彻底黑了,黑黑的,迷迷茫茫的。这是他最后一次走进这个魍魉的黑色世界了,他有一点留恋。大街上有点冷清。他看看表,十点多了。街灯还是那样照着,明晃晃的、惨白的、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灯光,映得他脸上的雀斑更加真实,真实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刻意粘上的。

他饿了,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八酪沧鞲霰ニ拦怼"他突然想到这句古训,笑了。他一天之中似乎总在伴随着这种笑,两个嘴角向上痉挛地翘起,露出白凄凄的牙。

他知道街对过有个昼夜饭馆,他在那里干过两个月。就是那个十字路口,向里拐个弯就到了。那是一个街灯照不到的地方,在门前有两盏探照灯。他记得王小丽就住在那个胡同里。

他面前摆着一大桌子的以前他从来想吃也吃不起的菜,看着饭菜,他发呆。刚才的食欲都没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觉得他太懦弱了,死都不敢。

饭馆里吃饭的就他一个,他觉得他很寂寞,又一次地被不知不觉地卷入了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渴望着的,却又极力排斥的,辉煌的寂寞之中了。他喝了很多的酒,脑袋木木的发炸。他盘算着在他头脑中早已想过不知多少次的死亡计划。他准备先吃一大把安眠药和止痛片,如果运气好的话,再来点海落因,然后再喝一点酒,奢侈地躺好,盖好被子,然后用剃须刀在手腕上一划……对了,别忘了再看一眼镜子,既使他什么都不做,也要看镜子的。他希望看到镜子里面那张熟悉的脸。

他疯狂了,手舞足蹈。

他走在大街上,兴奋地环顾左右,他希望他的此时的欢乐能够有人分享。

耙桓鋈怂蓝疾慌拢古率裁础"他又觉得他在瞬息之间得到的欢乐是那样的迷人,就象王小丽的嘴唇,红艳艳的、妖治的嘴唇。

突然,他眼前一亮,一个女人,背着一个小小的淑女包匆匆地走过去。于是他开始追踪,象狮子追踪猎物一样的悄无声悉,而又速度惊人。

他幻想着那个挨了他一拳的女人,挥舞着纤白细嫩的、不沾杨春水的、光滑的、泛着腻腻光泽的手,平直地象一袋子土豆或者什么别的东西似的向后仰去。他的肩膀上挎着她的小包。“都要死了,还怕什么。"他给自己打气。

终于,他追上了那个女人,而又让她从容地从他面前走过。一切都因为他看见了她的大大的美丽的眼。他有些灰头丧气。他象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刚才的欢乐都荡然无存了。满脑子里都是她迷人的眼睛。他看到了善良和温柔。

那眼神,几乎让他将他的计划全盘否定,他会忘不掉的,他会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人最宝贵的不是他的生命,而是他最容易丢失了的善良和纯洁,在他弥留之季,他会说‘我还保留着这一份真实。'"他篡改了那个叫什么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话,这一刻,他觉得他自己是一个哲人了,地地道道的哲人。

多年的教育使他一无是处,唯一得到的,是王小丽。现在就连这一点他也失去了。

他想去敲她家的门,他真的就去了。站在门前,却没有勇气去敲响它。他踌躇了,此一刻的彷徨不亚于他那会见到那女人的眼。“也许看见她,我真的不想死了。”可眼睛,还痴痴地看着那门,他希望就在这时,门打开了,那扇拉开他和王小丽之间距离的门打开了,里面露出他早也想念晚也想念的脸。那是王小丽,他的前妻。他象一个幽灵,在她门前站了许久。最终,他摇摇头“就让我快活地死吧,谁也别再烦我。"

他决定回家,然后死去。

案缑嵌笸砩喜凰酰遣皇窍胝业憷肿印"他吓了一跳。他身后站着一个留小胡子的男人。

他看着他,一丝希望从他的脑子里产生∶也许他有毒品。

"我有最漂亮的小姐,哥们儿喜欢,一个电话就到。"

"有干的么?"赵凯问他。

"白面?那东西罪过大,我可不干。"

他感到一丝失落。

"我们这妞,包你感觉好,一晚上才一百二。"

他想回家,不想再跟这个拉皮条的纠缠下去。

"哥们怕等,一个电话。"

赵凯看着他,突然觉得临死前嫖一把也不错,既然没有毒品,女人也凑合了。反正要死了,错就错他一回吧。自从他决定要死,任何错误都有了开脱的理由。

"行,打吧。"

"打那头一看就知道哥们是一面儿上人物。你等着,十分钟。"

小胡子掏出了手机,背过身子,怪声怪调的嚷嚷着什么。

"拉皮条的都有了手机了,现代社会真是发达,要什么一个电话。"

小胡子打完了电话,走过来扶着他肩膀站着。赵凯不理他,背过身去,这种人不值得答理。

夜已经快过去了,他的死期就要到了。“在天亮之前,我就将告别这个世界,从此就消失了。"

小胡子确实挺烦人,唠唠叨叨地说一些黄色笑话。他开始觉得他的决定是错误的,有点后悔。

他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

澳闱疲颐枪媚锞褪强臁"

八璧挠胁。笸砩系哪悴凰膊唤斜鹑怂"一个浪声浪气的女人声。

赵凯心里象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紧接着,他看见一条白乎乎的手搭在他肩头。他象让狗咬了一口似的猛的转过身去看。他呆住了,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妻,王小丽。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