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自由心,爱如浮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自由心,爱如浮云

草原

我是一个流浪艺人,我选择了自由的生存方式和浮云般的爱情。

爱情另一端的他,爱上了我这个流浪艺人并选择了我们这种独特的爱情方式。

最让我幸福的不仅仅是爱情,而是爱情里的自由和理解。

(一)

1994年初,我所在的歌舞团濒临解散,于是,我和几个要好的哥儿们姐儿们组成了“白灵演出艺术团”,从宜宾出发,沿长江岸的小县城和乡村演出。

到了1995年,演出团的人走了来,来了走,当初的“老”团员最后只剩下我一人。我很自然地担负起团长的重任,管理着全团8人的演出安排和日常生活。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永不停留,永远在路上,总是在体会着不同地方和不同的人带给我的种种新鲜感受。

认识肖强是在1995年8月,那时,我们在巫山县演出。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我在大街上闲逛,迎面走来了他,朝阳倾泻在他青春的脸上,只一眼,一切就自然地发生了。

肖强在重庆一个电脑软件开发公司工作。肖强这个人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一派稳重老练的样子,其实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次日一大早,肖强来向我告别。与他站在一起,我心中的爱情无限度地四处漫延,我的心激烈地跳着,那是一颗少女爱一个人的心跳。他想对我说什么,我等着那句话,也等着他对我们这一见钟情的爱的判决。他对我说:“我是随船旅游的,马上就要离开巫山了,我想把我的心留下给你,不知你要不要?”我站在那里,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难道爱就这样越来越远了,将来怎么办?我的爱情怎么办?望着无助的我,他撕下一页笔记纸,写下他的地址和电话往我手里一塞,说:“找我。”便挥挥手向码头走去。

看着肖强远去的背影,少女的心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失落。那是一种痛啊!

(二)

以后的日子里,我的心常常感到莫名的恍惚,月夜里,有一种极温柔的情愫在我心底里荡漾。我知道,这就是“思念”。

思念促使我终于来到邮局拨通了肖强的电话。当那一声“喂”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时,我的心又慌乱又甜蜜。听筒从我手中滑落,当颤抖的手从半空中拾起听筒,我听见肖强在电话那边说:“我很想念你,很希望你能来重庆。”我想都没多想,就告诉他:“等我。”

我满怀深情急切地渴望见到肖强。船在重庆朝天门港停泊后,我一眼看到了守候在岸边的肖强。那是我日思夜想的人啊!那是我一颗少女的心系住的人啊!我飞也似的下了船,不顾一切地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肖强有血有肉的身躯,仿佛要将我绵长浓烈的思念融进爱人的骨髓里。

肖强在市区内有一套一居室,月色如水,我把脸贴在肖强温暖宽厚的胸怀,听着他热烈的心跳,我们像所有相爱中的人一样,有说不尽的情话,诉不完的相思。我们的内心都溢满了幸福的感觉。

我们爱得昏天黑地,不分晨昏。可每到清晨,肖强去上班后,我便觉得百无聊赖,白天变得漫长而枯燥。于是,肖强便对我说,干脆你去找份工作吧。

肖强给我推荐了几份工作,都不适合我,因为,除了唱歌跳舞,别的我都不会。肖强怕我不开心,便对我说:如果你想发挥你的特长,那你就找一个适合你的工作吧。最后我在一则招聘广告上看到一家歌舞厅招聘歌手的信息。我立即赶去应聘,因为我比较优越的自然条件,让那家歌舞厅的老板喜出望外,结果,很顺利地通过了。

工作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内容。渐渐地,我感觉到自己对歌厅的环境并不适应。尤其是人际关系,歌手与歌手之间往往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有时我一上台,台下就响起一片掌声,但这掌声对于我来讲并不是福音,因为,有一些当地的歌手或是在这家歌厅唱歌时间很长的歌手对于我是排挤的,台上我面对观众的喜悦被台下的冷落取代,我每走下台便提心吊胆,时间一长,我心里便无端地烦躁,肖强则是我发火的最直接的目标。

我渐渐地知道,停留在都市里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歌厅里唱歌和在城镇乡村里演出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开始怀念在大山里搭起的简陋的舞台和那些朴实热情的村民们。村民们真挚的笑脸和喝彩让我想念,我终于知道了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土壤,我也知道什么样的生活能让我的生活感到快乐。于是,我决定回到演出团继续做一个流浪艺人,我是一个渴望心灵的自由和美好的人,都市生活令我感到窒息和压抑。可是,我不知道该怎样对肖强说。是的,我爱肖强,深深地爱着他,只是,我不知道,在一种我所厌倦的生活方式中,这种爱能持续多久。我怕这种生活把我毁了同时也把我的爱情毁了,我变得越来越忧郁。

每天忙于工作的肖强终于注意到我的忧郁。一天晚上,他主动提出要和我散步,我们手牵手地走在宽敞的大路上,晚风温和地吹着,在这样的环境下,对这座城市的迷恋让我感到人生的选择有时是多么的痛苦,何况,这座美丽的城市还有一个他,我们许久地沉默着,车流依然像白天一样在我们身边穿梭,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僻静处,肖强松开了拉着我的手,我们同时感到了手中的汗水。肖强终于打破沉默,开口对我说:“你有什么心事?我觉得你不应该瞒着我。”我看着他,定了定神,想着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我想把这话怎么说才不至于让我听到绝望的判决:“如果我回演出团,我们的关系会怎样?”肖强似乎对我的问题并不感到意外,但他还是想了好久才很认真地说:“我想肯定是结束。”我没想到肖强把“结束”两个字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尽管我的心里有这种答案的准备。我只感到心里很酸楚,眼泪都快落下来。要是在往常,肖强一定会为我擦拭眼泪,或者很会幽默地嘲笑我一番,但今天没有这些程序,我感到这次我们讨论的话题太严肃了,只听肖强接着又问:“如果这就是结果,你会怎样?”我脱口而出:“那我就会留下来,留在你的身边,但是我肯定不会快乐,你也不会快乐。”听我这么一说,肖强一把搂过我说:“傻瓜,既然会令我们两个人都不快乐的事,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做呢?”我疑惑地看着他:“你是说同意我回演出团?”肖强肯定地点点头,说:“对,你曾经做过努力,想留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也想试一试,按照你的意愿,选择一种更加自由的生存方式。至于我们的爱情,说不定会因此而更加丰富生动。”这种两全其美的结局我没有想到,我过去对肖强的爱只是出于一种女孩子对一个男孩子本能的一种迷恋,但肖强出于对我们两个人负责而做出了如此成熟的决定让我对他这个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感到自己没有空付出我少女的爱情,我同时也感到无论走多远,我的心永远是属于肖强的。

(三)

和肖强分别的日子里,我懂得了思念是多么强烈多么美好的一种心情,它让人产生最迷人的向往,令爱情更纯洁更浪漫更富魅力。它还产生一种让你对生活的一种前所未有的热爱,我感到自己的人生很充实很丰富,有时走到大街上,我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走,而是有肖强陪着我,即使在演出时,我总能感到肖强那双最深情的眼睛始终不渝地凝视着我,我的歌唱得开始更充满情感,更动听,更有人情味,更受欢迎。业余时间,我也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我开始写日记、写信,写下我对生活对爱情的种种感受。这些日记和信被肖强细心地订成册子,当这小册子像一本书一样厚的时候,肖强便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老婆都快成作家了。”我笑着问:“你是希望你老婆做流浪艺人呢还是当作家?”他回答说:“我只要她做她想做的事情。”肖强的这番话仿佛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户。我对自己说,其实我真的可以学习写作,有一天,把我这本流浪艺人日记整理出来,结集出版,这本书里有我的爱,有我们这些流浪艺人的酸甜苦辣,我在这本书里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最无私的爱是让你爱的人拥有她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想,发自我内心深处的这句话,肖强是最能读懂的。

我们真的改变了彼此的生活,有时夜深人静时,我在想,如果不是因为肖强,我不会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除了爱情之外,人生还应该有什么样的内容,我也绝不会想到当作家,尝试去做一个所有女孩子想做的文学梦;如果没有认识我,没有伴我走过一个个城镇,一个个村子,肖强的世界将永远只有都市的繁华和冰冷的世俗的压力,肖强的爱情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那里绝对没有我所给予他的内容如此丰富,那里也绝对没有如此多的人生感悟。

尽管我们的爱情没有得到肖强家人及朋友的认可,但我觉得这并不重要,我们的爱情只相关我们的生活,与他人无碍。我们在一次通信中提到了关于日后的打算,我们都希望结束这两地相思的日子,虽然我们都觉得这种日子有些遥远,但我们都盼着那一天,我们都相信到那时我们的选择,一定是一种无悔的选择,而且是成熟的选择,不再有痛苦的选择。

在漫长的人生途中,我们不奢望爱的绝对纯净和永恒,我们只是用心珍惜缘分路上盛开的花朵,无论它带给我们的是灿烂或者痛苦,都将是我们内心永不凋谢的人生美景……我爱这人生美景。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