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秋日小札

菁菁,你浣衣古潭,水面生凉,我看见你的影子在水面颤抖了。而当你归去,独木桥上,月明如霜,正是一个银色的夜,残荷上的水珠滑落了,一切静寂,过路的只有微风同你,更不闻青蛙跳水的音响。

秋天来了,它随着牵牛花的残朵,嵌进了竹编的门同小窗子,于是,秋意满了屋子。连回忆也凝结了,还有梦。但是,你晶亮的眸子可也注意到丝瓜的藤蔓么?皎黄的花似乎开得美了,是否慷懒的秋阳,忘记了收去它这一件衣裳?在那下面,一条可爱的小丝瓜,翠蛇似的在悄悄蜿蜒了,秋天使你感伤吗?孩子,秋天也在安慰你,你可感到它的丰富。

如果春天是珠圆玉润的小诗,夏日是管弦噪切的歌剧,而秋天则是一篇优美的神话,富于想象,更富于色彩。你不觉得它像一个乡村美人(village beauty)么?乍得了远亲姨祖母的首饰箱,遂天真的在人前尽量炫弄了,树上缀满了明月挡似的小果子,而那紫水晶似的葡萄珠,把枝子都压弯了,我不禁想起了一个诗人的名句:“枝柯似不胜负荷,乃卸它的重载于喜鹊的喙内。”秋天是豪华,慷慨的,它给予,唯恐其不多,唯恐其不够。如果说春天像一个恋人,秋天不是更像一个母亲么?菁菁,是不是呢?

我爱秋天,在那淡淡的云影天光里,我似乎找到了我自己。当我在古城的时候,(那已是几年前的秋天了)。我常常划着一只小游船,来到无人多风的桥洞下,我捻起那一截玲珑的竹子,将无限的忧思消散于长风短笛之中,于是我心上的重量消失了。记得有一晚,我泊舟湖边,上岸寻诗,一切静寂,只听得水鸟扑飞。我曾口占过一首小诗,也许你会喜欢,(也许你只能领略一半,那也好。)我把它为你写在这儿:

今夜我泛舟湖上,

水上是一片凄迷,

只有零落几点白露,

悄悄的沾湿了人衣。

为了寻觅诗句,

我系住了小船,

萤虫指引我前路,

微月如一片淡烟。

山径是如此清冷,

林木间虫声细碎,

何处飘来了一丝淡香,

可是夏日忘记的一朵蔷薇?

菁菁,你这幸福的岛上采茶的小姑娘,你不要笑我,说着,说着,又引起我的乡愁了。我故乡中的秋天,秋天里的故乡,比我那平凡的诗句美多了。

我常常记起我临行的时候,故乡的一位朋友对我含泪而语:

“当秋天的太阳斜在日晷仪上,我乃为你这归来的人,采撷新熟的枣子。”

自从我离去,那些株枣树,曾几次成熟了,每个秋天,当露水落下来的时候,泪水湿透了我的襟袖,在泪光中,我似乎又看到了故乡的湖水,湖边我常坐的青石,石边更有那凌乱的菖蒲,如同古英雄锈了的青剑……还有那微睡的鹭鸶,在秋月下,白得如此玲珑……

秋渐渐的深了,我一任乡梦撒上我的眼帘,我梦见湖水边我那白色的小房子,我的那些书卷同画册,我坐过的那把紫色的椅子,还有那一架小风琴,琴旁扔着那拜尔琴谱,上面印满了我昔年的指痕……惊悸于海风的沁凉,我茫然的又醒来了,是的,秋色将一天天的深了,时光将带着我们走入冬天,也走入春天。

当春天的百灵鸟吐出第一声歌唱时,那将是胜利的时光,快乐的日子,我要回到故乡去,坐在那小白房子前,享受茶架下温暖的阳光。菁菁,不要感伤吧,那时候,你将随我去,带着你手摘的宝岛上一篱新茶。我希望茶架下有你,梳理着你那浓密如长春藤的柔发。

菁菁,微笑吧,这是秋天,这是秋天里的春天。让我们把春天的远景,嵌在秋日的窗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