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九章

殿前当值,一声不经意的咳嗽都有可能招来祸患,所以虽没有大碍,我还是小心起见特向李德全告了假。让玉檀替我当班。

心里琢磨了半日,还是找了方合,随意地说:“我这两日歇着,有些事情想当面问问八爷。”

虚掩着院门,躺靠在竹躺椅上,脸上搭着书,一面摇晃着,一面闭着眼睛晒着太阳。院门几声轻响,我拿开了书,睁眼望着院门说:“请进!”

ㄑ健簧税⒏缤泼哦耄媸钟职衙耪站尚檠谏希蛄苛艘谎畚疑砼缘难筒杈撸醋趴吭谔梢紊系奈倚Φ溃骸昂蒙嵯硎埽 蔽艺酒鹚档溃骸澳闳粽嫦勰剑上硎艿亩鞫嘧拍兀 

他转眼凝视着熏炉上缭缭青烟默了一会,问:“身子有无大碍?怎么那么不知道爱惜自己?下着雨还出去闲逛?”我摇摇头说:“今日请你来是有件事情想问。据弘旺阿哥说,他好象经常去找姐姐的茬,可是真的?”他抬眼看着我,微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说:“弘旺何时说的这话?”

我嘴边含着笑说:“什么时候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

他带着丝丝无奈看着我,微微笑着摇摇头说:“不过是小孩子的玩话,你还当真?”

我凝视着他笑道:“小孩子的话才是最真的呢!”他微微蹙着眉头道:“弘旺是偶尔会去闹若兰,可若兰自个都笑说,小孩子本就爱玩闹,全不在意。你反倒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你这是做什么?”

我淡淡道:“弘旺是你唯一的孩子,你宠爱他是你的事情。可若有人借着孩子欺负人,你也视而不见,未免太过!”

他看着我问道:“你怎知我没有说过弘旺?我府中的事情你又知道几件,就给我下罪名?”我心中带气,冷笑着说:“你府中的事情,我根本不关心。只希望你惦念在姐姐也算因你误了终生的份上,护她周全!至于弘旺究竟是否只是小孩子的胡闹,你还是自己好好弄弄清楚吧!”

他一甩袖子,转身就走,临到门口,忽又停住,转身回来,看着我问:“我们这是怎么了?在草原上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现在你就不能那样呢?难得见一面,也要和我吵吗?”

我低头默默站着,心中也是丝丝哀伤,草原上时只有你我,没有皇位,没有你的妻子,你的儿子,现在你我之间有这么多的人和事隔着,怎么能一样?

他看我低头静静站着,轻叹了口气,伸手揽我到怀里说:“我会去问问弘旺的。你就别再因为小孩子的一句话生这么大气了!”我靠在他肩上,没有答话。他过了一会,又柔声说:“你若真那么担心若兰,那就早点嫁给我,岂不更好?这样你就可以天天见着她了,有你在她身边,还能有人敢随便欺负‘十三妹’的姐姐?不怕挨巴掌吗?”我心中默默,‘姐妹共侍一夫’在他们看来不失为一桩风流佳话,可却是我心头的一根刺。

他静静等了一会,看我没有任何反应,轻声问:“你还没有想好吗?我现在对你好生糊涂,完全不懂你究竟在想什么?我不信你是个胆小怕死之人,你究竟在犹豫什么?”抬起我的头,盯着我眼睛,说:“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吗?”顿了顿又慢声问:“还是你有别的原因?”

我强笑了笑说:“你来了也好一会子,该回去了!再给我点时间好吗?容我再想想!”他默默瞅了我半晌,轻叹了口气,定声说:“若曦!我不是项羽,也绝不会让你做虞姬的!”说完,转身出了院门。

今日康熙兴致甚好,特意吩咐在御花园摆了果品茶点和几位阿哥们闲聊散步!众位阿哥也都是一副兄友弟恭,承欢膝下的样子。不知情的人看来确是其乐融融。当康熙起身去更衣时,李德全刚服侍着离开。刚才的欢笑愉悦一时突然有些冷场。但紧接着,大家又忙各自谈笑,掩盖住了一瞬间的清冷寒意。

我立在外侧,低头看着地上的金黄落叶,琢磨着怎么找个机会能和十三单独说几句话呢?敏敏临走前,一再嘱托我帮她试探一下十三的心意,我却是一则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机会能和十三单独说话,二则因为自己的心事也的确有些耽搁。

正在暗自琢磨,忽地听见几个阿哥们都大笑起来,抬头望去,一个通体雪白的卷毛小狗正在扯着四阿哥的袍摆,一面摇着尾巴扑腾着撒欢。四阿哥低头看着它,浑不在意。众位阿哥都被小狗的样子逗笑了。

我也抿着嘴看着小狗发笑,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匆匆跑来,冷不丁地看着大小阿哥们都在,又看见小狗在咬扯四阿哥的衣服,脸立即变得惨白,跪倒在地,只是磕头。

这应该是专门为主子照顾小狗的宫女,一时大意让狗自己跑了,还过来冲撞了阿哥。我上前几步,低声斥问:“怎的这么大意?”她眼中含泪,看着我又只是磕头。

我心中一软,想着这才多大点的孩子,就孤身一人入了这个牢笼!本还想再装装样子给众人看的,此时也只得罢了。回身向四阿哥俯身行礼,陪笑说:“奴婢这就把狗弄走。”一面说着,一面想上前抱狗。

低头一直看狗的四阿哥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淡淡,眼中却含着丝丝笑意。我知道他为何而眼含笑意,心里也带着好笑,想着他就把我比作了这小东西,不禁瞟了一眼狗,笑嗔了他一眼。他更是露出几分笑意,又瞅了我一眼,瞧瞧正在摇头摆尾的小狗。弯身把狗抱了起来递给我。

我接过狗时,两人看着小狗,又都是抿着嘴角微微笑了笑。我看着跪在亭子外的小丫头问:“王爷,如何责罚她?”四阿哥摸了下小狗的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着办吧。”

我含着笑意把狗递还给还低头跪在地上的小丫头,她满脸感激地接了过去,本不忍心再说她,可这宫里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四阿哥素来喜欢狗,可以不介意。可如果下次小狗冲撞了哪位讨厌狗的贵主,倒霉的不是狗,而是她。所以还是低声叮嘱了几句,让她以后长个记心。

眼中带着笑意回身时,恰好对上八阿哥的幽黑双眸,黑沉沉的,难辨喜怒,两人视线一错而过。他嘴边带着笑意和五阿哥笑谈。我心中却是一紧,眼睛内的笑意立即消散。十四眸光炯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不敢再细看,我走回原位自低头站着。

康熙回来后,阿哥们陪着又随意走了一会,康熙说有些乏了,让各位阿哥随意。李德全伺候着康熙先回了乾清宫。我吩咐完丫头太监们收拾东西,自也回转乾清宫。

人还未出御花园,身后脚步声匆匆,我微顿身形,还未来得及回头看人已经被猛地一拽,掩到了树后。我心中微惊,但看是十四,又化成无奈!瞟了眼他正拽着我胳膊的手,平静地说:“李谙达还等着我回去呢!”十四放开了手,紧了紧拳头,面无表情地问:“你和八哥是怎么回事?”我侧头沉默着,没有答话。

十四等了一会,见我一直不回话,又问:“我问他为何还不去求皇阿玛赐婚,他不回答,我问你,你也只是沉默!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他静了一下,紧声又问:“你今日和四哥眉目含笑,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转过头,无奈地说:“十四阿哥!你虽说有几个福晋,可男女之间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呢?我和八阿哥的事情,你就莫要再管了。至于说我和四爷,难道只许我们笑闹,就不许我和四爷为狗笑一回了?”

说完,想推开他的身子离去,他身形不动,我看着他,示意他让路。他静静与我对视了一会,让开了路,慢慢地冷声说:“不要辜负八哥!否则……”他眼中猛地寒意闪烁。我真是好怕呀!我朝天翻了个白眼,提步就走。

走了几步,忽地又顿住身子,回身问:“十阿哥身子可有大碍?”十四淡淡说:“那是给皇阿玛的托词,他今日没来是因为十福晋身子不爽,十哥身子好着呢!”我轻轻‘哦’了一声,心中微动,想了一下,还想再问,但看十四漠然的表情,遂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向他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去。

一直到晚间回房躺在床上后,才猛地想起又把找十三的事情忘了!只得庆幸此事幸亏不急!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