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三章

心中悒郁,每日左思右想,病好得更加慢,时有反复,待全好时,已经是十月底了。

这是自一个多月前生病后,我第一次见康熙,心中颇为忐忑,待得王喜通知说:“万岁爷下朝了!”我几次三番都有冲动让秋晨去奉茶,我只想躲开。但终是理智控制着自己,和秋晨捧了茶盘进去。

侍立在外的太监看我来,忙打起帘子,眼光扫了一圈,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等都在座。我深吸了口气,定了定心神,轻轻走进去。屋中一片寂静,康熙正在侧头凝思,我轻轻把茶盅置于案上。躬了身子行礼,康熙一直未曾看过我一眼,我心下微松口气,转到三阿哥桌旁奉茶,一圈茶奉下来,几个阿哥都是正襟稳坐,目不斜视。我也是自始至终头低垂,视线只集中中眼前一块。

一出暖阁,忙快步走回耳房,放了茶盘,忍不住长出了口气!待心神静了下来,又不禁想,他们在商议什么?为什么个个表情凝重?

待得两日后康熙颁旨,才知道当日为何气氛那么沉重了。“以殷特布为汉军都统,隆科多为步军统领,张谷贞为云南提督。”全是手握兵权的重要位置!八阿哥率先发难,但却是四阿哥的人隆科多掌握了这个负责京城安全的重要职位,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四阿哥的这一枚重要棋子已经开始渐渐布好了。

脑中正在仔细琢磨,忽地想起我曾经提醒过八阿哥,要他防备隆科多,如果他对我的话上了心,那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八阿哥应该知道四阿哥和隆科多的关系,即使现在四阿哥和隆科多来往。

脑中开始迷糊,模糊的历史和现在的实际情况,让我本就看不透的局,越发难懂。只得作罢。仔细想想自己何去何从!

我现在不得不相信一点,我是逃不过被指婚的命运的。苏麻拉姑抗旨不嫁后,还可以安然留在宫中,那是因为康熙对她感情特殊,愿意容忍她。而我如果抗旨,康熙恐怕绝对不会让我日子好过的,也许真就是三尺白绫的下场。

可康熙究竟会把我指给谁呢?太子爷,从现在起,他就会麻烦不断,直到被废,所以他排除!现在的局面,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康熙把我指给一个中立派的人让我远离风波,可康熙能如此为我考虑吗?要么是把我指给他心中看重的人,也就是说有可能是他心中认定的未来皇帝或他的追随者。

仔细想去,再一一排除,却还是有多种可能,再加上朝堂中我不熟悉的大臣,最后发觉我如果想凭借排除法找出答案是不可能的了。康熙心思深沉如海,我虽跟在身边多年,可却仍然无法看出端倪。沮丧地想,其实又有谁的心思我能真正看透呢?

与其等着康熙给我指婚,最终结果难料,不如自己选择,至少可以保证避免最坏的结果。想到太子,全身又是一阵恶寒。禁不住撑着头,长叹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古人十六七就成婚,如今与我年龄适当的男子,基本上个个都是已有娇妻美妾,原来我也就是做小老婆的命。

选谁?

八阿哥肯定不行!以康熙一废太子后对八阿哥的态度,现在是绝对不会把我指给他的。以前或许还可以,但是苏完瓜尔佳王爷的一块玉佩和敏敏与佐鹰王子的婚事,康熙是绝不会让我跟了八阿哥的。

十三阿哥肯定不行!虽说敏敏已经要嫁作他人妇,可若让她知道我要嫁给十三的话,只怕当年我劝她的话都变成别有居心,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再说,十三阿哥也肯定不会同意,自从我带他去荷塘找过四阿哥后,他已经把我视作四阿哥的人,否则也不会用九阿哥来试探我。

十四阿哥也不行,他现在还是‘八爷党’的人,一则康熙不会同意,二则他自己也绝对不会要我的。

想了一圈,各人的心思,康熙的心思,越想越乱,越想越无所适从,最后觉得何必如此麻烦?既然想遮风挡雨,索性找那棵最大的树去靠不就行了!反正他也愿意娶!然后以后的事情再一步步说。

拿起簪子,瞅了半天,四阿哥这么喜欢木兰,究竟出自什么寄托?“朝搴陂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他是象屈原一样认为自己内在芬芳吗?还是觉得自己的抱负和才华不得施展?

仔细插好簪子,端详了下,忍不住讥笑起来,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用的,却不料这么快就插在了头上。

待得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出来时,我盈盈上前请安。十三笑着让我起来,四阿哥嘴角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凝视着我头上的簪子,转而又打量我的神色。我嘴角含着笑,静静立在一旁,任由他打量。十三看我们神色异常,也不说话,只在一旁若无其事地站着。

四阿哥看了一会我,举步前行,十三阿哥和我随后跟着,待行到僻静处,他转身站定,看着我。十三走开了几步,在远处打量着四周。

我低头站了一会,强笑道:“四王爷应该已经明白奴婢的意思了!”四阿哥道:“你找我,是让我来猜谜的吗?”

我长吸了口气,打起精神笑道:“说得是!那奴婢就直说了!奴婢是来求四王爷娶奴婢的!”他道:“原因!”我叹口气,笑说:“王爷不是劝过奴婢吗?与其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如找一门自己相对而言满意的婚事!经历了太子之事,奴婢觉得王爷说得很有道理,所以决定从善如流!”

他静默了一会,问:“为什么是我?”我笑道:“王爷是想听假话,还是真话?”他嘴角扯了扯:“假话如何,真话又如何?”我道:“假话就是,王爷对奴婢青眼有加,奴婢心中惶恐感激,只求侍奉于王爷身旁,以报万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但他却脸色严肃,目光冷淡,一丝笑意也无。我忙肃了肃面容,接着道:“真话就是,这次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下次可就难说了。如果嫁给太子爷那种人,不如真的死了算了!可我却贪恋红尘,不愿意那么早就香消玉陨,所以只能拣一个高枝赶紧落下,避开未知的风暴。”

他嘴角带着嘲弄,好笑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全身毛骨悚然,忙撇开目光,他道:“你怎么就肯定,我愿意让你攀上这个高枝呢?”我愕然地看着他,他眼里嘴角俱是嘲笑。我愣了好一会,无力地问:“王爷不乐意娶我?”他笑道:“是!我不乐意娶你!”

我看他神色嘲弄,不禁捂着嘴,苦笑了起来,我还真是太高估自己了,以为送了项链、送了簪子就肯定愿意娶的。笑了一会,恼羞成怒,转身就走。

他在身后问:“你还打算去找谁呢?十四弟吗?给你句实话,现在没有人敢娶你的!”我停住脚步,思索了会,转身走回问道:“此话怎讲?”

他敛了笑意道:“太子爷为什么会突然要你?现今看来,苏完瓜尔佳王爷的玉佩是一个原因,他娶不了敏敏,如果娶了你,至少和蒙古的关系也是一个缓和!再则,佐鹰王子去年八月一路追逐敏敏而去,连自己部落都不回,整日和敏敏耗在一起,一待就是一年。让伊尔根觉罗大王子讥笑说‘见了女色就昏头,难成大器!’,佐鹰却趁其不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搜集了大王子暗自敛财,假造帐目和买通伊尔根觉罗王爷近侍监视王爷的罪证,打破了伊尔根觉罗王爷对大王子的信任。以佐鹰的权术计谋,加上苏完瓜尔佳王爷的支持,将来伊尔根觉罗族的王爷是何人,已经不言而喻!那你和敏敏的要好自然也可为太子爷所用了!”

我听得呆呆,我以为佐鹰是因为情难自禁才追敏敏而去,却不料竟是如此,这就是我以为的真心?为什么太阳背后总有阴影?这个权利斗争场里可还有真心?悲哀地问:“佐鹰王子对敏敏可是真心?”他道:“这重要吗?反正他会永远娇宠着敏敏,凡事顺着敏敏,何必还非要弄明白是真是假?如果假一辈子和真又有何区别?”

我喃喃道:“有区别的!肯定有区别的!即使疼痛我也宁愿要真实,而不愿在花好月圆的虚假甜蜜中。”

他摇头叹道:“你这个人怎么夹杂不清呢?我们是在说佐鹰和敏敏吗?你现在还有心气操心别人?”

我静了一会,木然地说:“奴婢不觉得一块玉佩就能说明苏完瓜尔佳王爷会如何!太子爷太一厢情愿了!”

四阿哥说:“苏完瓜尔佳王爷刻意当着皇阿玛和满蒙众人的面前说那么一番话,虽只是一个姿态,不见得真会为你做什么事情,但每个人如何对你却非要权衡一下他的态度。你若嫁了太子爷,蒙古其他部落势必要顾忌一下苏完瓜尔佳王爷,何况现在还有佐鹰王子。”

他停了一下,接着说:“太子爷要你,皇阿玛最后只说‘想再留你一段时间’,把这事拖了过去。可也没有完全否决太子爷的请求,你自己琢磨琢磨,谁若现在向皇阿玛要你,岂不是和太子爷抢人?再往深里想一想,皇阿玛最忌讳什么?只怕此举还会引得皇阿玛猜忌于他。”他叹道:“谁现在敢娶你呢?”

我傻了半晌,禁不住笑起来,道:“如今是烫手山芋,无人敢要了!”他道:“太子爷求婚前,你若想嫁人,虽不见得容易,却也没有那么难!可如今,你只能等了!”

我盯着他道:“等?等着嫁给太子爷吗?”他看着我微微笑了下说:“你既已戴了我的簪子,又说了要嫁我,以后就莫要再想别人了!”

巴跻豢先ⅲ训阑共蛔寂玖砑蓿俊蔽椅省K幼盼宜担骸爸皇窍胝腋龌频兰杖ⅰO衷谌兆硬患∧悴换崃舛嫉炔涣税桑烤驼饷醇钡孟敫遥坎慌陆硪桓隼瘟耍俊

我苦笑着说:“奴婢怎么觉得苏完瓜尔佳王爷在害奴婢呢?”他轻叹道:“不见得全是好意,倒也不是坏意,不过这是个双刃剑,用好了,也自有好处!”

我呆了会,俯身行礼道:“此次多谢王爷帮奴婢逃过一劫!”他淡淡说:“我没做什么,是你自个病得恰到好处!”

我还想再说,他截道:“回去吧!久病刚好,饮食上多留心!现在面色太难看,我不想娶一个丑女回府!”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经过十三身旁时,他挑眉一笑,我却是对他长叹口气,也不行礼,自快步离去。

我如今算是和四阿哥达成了某种协议吗?是否今后他真能为我遮风挡雨、护我周全呢?信步慢慢踱回住处,刚推开院门就迎上立于桂花树下缓缓转身的八阿哥。我心狂跳,忙反手掩了门,靠着门板只是喘气,竟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呆了半天才上前请安。

岸嘈槐蠢找 蔽业屯返馈K旖谴潘啃λ担骸疤雍门谒苤懿荒苎劭醋拍愀苏庋娜耍偎滴乙簿辉改愀潘庾铩!

我抬头看他,他静静回视着我,微风轻撩着他的袍角,簌簌作响,又吹起我的碎发迷糊了我的双眼,迷蒙泪光中,他的身影越发模糊,我猛然低头俯身行礼道:“贝勒爷回吧!奴婢这里不宜久待。”

他问:“可有后悔?”我咬了咬唇,抬头盯着他问:“后悔又能如何?你现在愿意娶我吗?”他转开视线,静了会,说:“皇阿玛短期内不会给你指婚的。以后……以后就要再看了!”我低下头,忍不住扯着嘴角对自己笑起来。

两人默了半晌,他说:“我想问你件事!”

我听他语气慎重,抬头看去,问:“什么事情?”他说:“你跟在皇阿玛身边多年,依你看,这次皇阿玛可会拿定最后的主意?”我想着上次告诉他‘皇上还是很爱太子爷’,本想他收敛,却反倒让他愈发找机会打击太子,此次若说实话,会不会又有我难预料的后果呢?

我道:“我说的不见得准!”他笑说:“至少上次被你说准了!的确是‘还很爱’。”我思索了会说:“以前凡是和太子爷相关的事情,皇上总是要么压下不查,要么只是惩治一下其它相关的人,此次却是大张旗鼓命人彻查,而且这三四年,皇上对太子爷感情日淡,忌惮却日增,只怕心中已经做好‘恩断义绝’的准备!”

他嘴边含着丝笑,垂目静静思索了半晌,随即看着我,柔声问:“对自个的终身,你如今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苦笑道:“人生就是一个个选择,当初你选择了放弃,而以后就是我自个的选择了!”

他凝视着我问:“你心里有别人了吗?”我一慌,脱口而出:“贝勒爷怎么总是问奴婢这个问题?奴婢心里有谁,不必贝勒爷操心!”说完立即想打自己嘴巴。怎么自从太子爷求婚后,我就这么稳不住了呢?

他嘴角带着丝笑道:“你打算选择谁呢?不要是老四!否则只会受罪,反倒枉费我如今的一番心血!”我心内震惊,神色微变,强笑道:“是与不是都与你无关!再说了,你我都知,这件事情是万岁爷说了算,由不得我自己做主。”

他理理衣襟,笑着向我点点头道:“如果你只是听凭皇阿玛作主,那这话就当我没说过!”说完,不疾不徐迈步而去。我却是赶忙扶住桂花树才能立稳,他是什么意思?转而又一遍遍告诉自己,我是知道历史的,我的选择不会有错的!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