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四

德林没有被带到交警队,而是被押到了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里,看来他们所调查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交通肇事案!

他被带到审讯室里,有三位警官冷冷地坐在他的对面,其中那个微胖的警察坐在两人的中间。德林的身后跟着两位警察,他刚刚走到审讯台前的椅子前,就被两位警察按坐下去," 咔嚓" 一下将椅臂上的格栏横在他的身前。

如果再给他配上一付手铐,简直就是一个地道的罪犯了!德林突然感觉自己的处境很尴尬。

德林有些激动,他用不满的目光盯向对面的胖警官。

" 我知道配合警察查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可你们这样对我,我感觉像受到了侮辱!" 德林说道。

" 可是你也应该知道,没有证据我们是不会随便带人的!" 胖警察说道。

"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德林说道。

" 要不要我给你提个醒?" 胖警官的口气咄咄逼人,目光里放飞着无数的小刀子,俨然要将德林的内心洞穿。

德林显然不吃这一套,他愈发被警察的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所激怒,德林不屑地回敬道:" 很有必要听到你的警示!" " 你很老道!" 胖警察的目光更加犀利,他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穿透力。

" 那是因为我心里没鬼!" 德林说道。

" 二月十四日你去了哪里?" " 双峰市!" 德林干脆说道。

事实上那个时候德林还没有开上卡车,他正春风得意地做着白领工作,德林之所以能够干脆地回答问题,是因为堂哥对他所有生意上的情况做过详尽的讲述。

胖警官脸上微微浮出一丝笑意,但这缕笑意一点都不亲切,他显然看穿了德林在说慌。

" 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胖警官说道。

" 不,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跑这条线,即使是傻瓜也能记得清楚!" " 十四日晚八点左右,你的卡车行到了双峰市北环路的一个十字路口,你遇到了什么?" " 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间经过那个地方,所以说我也忘记了自己遇到过什么!" " 说话为什么没有了底气?" "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德林的声音突然拔高,如果再这样盘问下去,没准真的让他们吓昏了头。

" 你遇见了一对母子!" 胖警察说道。

" 有可能!" " 为什么说有可能?" " 如果你走在大街上,你会注意从你身边经过的母子吗?" " 可是这对母子死了!" " 她们死了管我屁事?" " 那段时间你刚好经过那个路口!" 德林笑了,一颗虚悬的心也落到实处,原来他们怀疑是自己撞死了那对母女,虽然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开车,但他完全相信德健也绝不会干这种事情,德健的卡车具有整套的保险,他完全没必要冒着犯罪的危险去做那种逃逸傻事。

审讯很快步入尾声,胖警官的脸色依然沉郁如水,他对德林说道:" 刚才我们已经给了你机会,可你没有把握住!现在我们只好用事实来说话了!" 德林没听明白这句话内中的含义,他想找一个更合适的语言对胖警官的正告做出反击,他还没有想好,就被两个警察带出了门外。

德林被带到医院里抽取了一些血样,又被警察押回了刑警队。

夜晚来临,德林被按排到一间房内休息,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什么都没有,一个年轻的警察将一个盒饭放到桌上,他对德林说道:" 你必须在这间房子里住上两天,如果检测结果出来,证明你的清白,我们会考虑对你做出赔偿!如果你现在想好了,也算是你的机会!" " 我想睡觉!" 德林说道。

年轻的警官皱了皱眉头,说道:" 在没有确定疑犯之前,你还是个合法的公民,睡吧!祝你能睡得香甜!" 德林没有因为警察对他这种不公的待遇产生丝毫的怨言。相反,他对这种做法有些敬佩,他佩服胖警官的那种威严冷厉的面孔,更佩服他们这种步步紧逼的工作方式,如果是真正的罪犯讨教到这种攻心方式,恐怕早就崩溃了。

德林睡得很安详,几个月的疲惫仿佛突然找到了突破口,一发不可收拾,德林睡得昏天黑地,除了每日吃饭而外,他几乎都是在昏睡中度过。

第三天,那个胖警官推开了房门,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威严,德林看到他的脸上竟露出了笑容,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香甜的美梦也做到头了。

" 对不起,德健先生!经过DNA 检测,你被排除了做案的可能!如果你要求赔偿,我们会考虑你的要求!" 胖警察说道。

" 我应该感谢你的床,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安心地睡过了,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德林笑道。

" 感谢你的理解!" 胖警官伸出手,与德林紧紧地握了一下。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