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七

德林离开舞厅之后身上残留着一种怪怪的味道,是种潮湿且发霉的味道,里面还加杂着檀香的气息,这气味让他极不舒坦,感觉像刚刚从腐烂的棺材里钻出一样,他回到家一头钻进了卫生间里。

德林躺在浴缸里做了几次深呼吸,渐渐地平息了紧张的心绪。他觉得这应该是个玩笑,是一个相熟的朋友搞的一个闹剧,只不过是这场闹剧搞得有些诡秘罢了。

如果是一场闹剧,那张报纸显然无法让人理解,德林记得那张报纸好像是当地的城市晚报,在这种报纸上登出如此血淋淋的画面简直是对读者的亵渎。德林后悔没有去看报纸上的文字,现在他回忆起来,自己并非是被那个血淋淋的人头所吓,他是被那个女孩与死者极其相似了面貌吓得没了脉。

第二天一早,德林照常出车,三天后顺利地返回了家乡。德林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到街上的报刊亭寻找那张可怕的报纸,摊主告诉他一个月前确实有过这样一张报纸,但早就没有存货了。他来到报刊发行中心,终于找到了那张过了时的报纸。

现在再看这张头相,再也没有那天晚上的感觉,虽然这张报纸与那天晚上的没什么两样。这是一则寻尸启示,同时也是一桩杀人案的报道,报道说在城市郊外的一个枯井里警方发现了两具无名尸体,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死者大约死去四个月之久,由于枯井中的低温致使尸体保存完好,警方初步推断是这是一起交通肇事移尸案,但也不排除谋杀的可能。

从时间上看这起杀人案发生在六个月前,六个月前自己还没有开上卡车,但从警察发现尸体的时间上,也正是自己被调查的那段时间,德林一下子明白原来警方对他调查的正是这个案子。

德林觉得自己像吞了一堆垃圾,心里闷得难受。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是如此的重大,可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竟说了慌。虽然他有一百个理由不相信堂哥会与这件事情有关,可自己毕竟做了违心的事情,本来那件事过后让他心里结了一个疙瘩,现在这个疙瘩已经变成了一堵墙。

半年多的行车行经历让德林目睹了许多交通事故,他也看见那些无辜的生命车轮下凄惨表情,但眼前的女人显然不是瘁于事故,她的眼睛里放飞着极度愤怒,仿佛经历了一场彻骨的伤悲而引发的绝望的怒吼。

警察怀疑谋杀不是没有跟据的。

一想起谋杀德林心中的那堵墙变成了一道寒冰,冷得他直打哆嗦。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