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二十

事实上德林白天运送货物的地方确实在山间的一个采石场,去采石场也的确要经过路边的一个孤坟,与德林梦中所描述的土坟完全一样。一开始他并没有感觉这个孤坟有什么不妥,时间长了脑海里渐渐地产生一些怪异的联想,虽然他尽力压制着这些恼人的怪想,潜意识里还是埋下了萌动的种子,所以说德林做了那个可怕的梦境不难理解。

让他真正感到可怕的并不是那个梦,而是惊梦醒来后的现实。

堂哥告诉他出事的消息后,德林开始过上了胆颤心惊的日子。他每天都会跑到报刊亭买上一份当天的报纸试图了解事情的真相,可他一直没看到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十几天之后德林紧张的状态才得以缓解,看来事情并非像德健所说的那样严重。如果老人死了或者伤情严重,媒体和警察绝不会这样风平浪静,十几天来德林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调查,他甚至没有听到有关这件事的一丝议论。

不幸总不能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如果那样的话上帝简直就是一个有眼无珠的混蛋!

没准那个老人现在正在家中抱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呢!

轻松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德林的生活中。

下午,天空下起了细雨。

德林装好石料驶出采石场。

青青的绿草,绵绵的细雨,天地间一片朦胧的景色。

久居城市生活很难享受到这种富有诗意的情调,德林被这种如梦似幻的境界陶醉了。

这是一种久违了的风景。

在大学里,德林曾与他的女友小叶子走过这种风景,那是一段让人回味往事,小叶子是个天真浪漫的女孩,与德林相恋三年之久,每到雨天她总是约德林出去,没有雨伞,没有雨衣,清亮的雨丝打湿了两个人的身体,却漫暧着两颗年轻的心。

那同样是一段让人伤心的往事。

小叶子天性浪漫,却又是个倔强的女孩。德林能够与她走在一起也源于小叶子这种不寻常的性格。

那是大二那年的一次春游,德林与班里的几个男生及四五个女生去" 望天崖"看日出,小叶子就是其中的一员。到了晚上,一群男女挤在山间的石洞里等待着早晨的太阳。

山野的夜晚与城市的夜晚完全是两个概念,那天应该是月圆的日子,在这里却看不到一丝月光,嶙峋的山峰阻挡了月色的漫柔,山谷间是一幅夜黑风高的世界。石洞里的气氛却充满了生机和愉快,一群男女架起了篝火,围坐在簧火前推杯换盏,狂饮笑叫。

到了后半夜,一个女生的尖叫淹没了洞里欢快和气氛,那个女生从洞口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跑到众人中间。

" 洞外有什么东西!" 女孩颤颤惊惊地说道。

德林记得是男生崔景峰第一个走到洞口的,崔景峰去的时候满脸的得意,他指着那个吓呆的女孩说:" 改名吧!你应该叫耗子!" 说完大步向洞口走去。

崔景峰站在洞口向外看了看,几秒钟的功夫,他也窜了回来。崔景峰的脸色与那个女孩一样的白," ……没错……真的有东西……是一双眼睛……" 德林与另外一个男生共同走到洞口查看,他们果然看到了东西,离洞口几十米的地方有两颗绿色的光亮在闪砾,那是两颗亮光飘乎不定,一会变成了绿色,一会又闪出蓝色的光。

" 是狼吧?" 那个男生紧紧地抓着德林的胳膊说道。

" 狼的眼睛没有这么大!" 德林说道。

" 是熊?" " 熊的眼睛有光吗?" 德林说道。

" 它飘起来了!" 随着男生惊愕的话语,那两颗亮光晃晃悠悠地飘荡起来,像一对徐徐升起的天灯。

" 好像不是动物……" 德林说道。

" 是幽灵……" 男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有风从洞外吹响,男生撒开德林的胳膊向洞里跑去,德林也踉踉跄跄地返回洞中。

一群男女看见两人的模样立刻意识到外面的可怕,这时竟有女孩生哭了起来。

" 哭什么哭?我们有这么多人!" 德林故做镇静说道。

" 我想方便!" 一个女孩说道。

女孩说完,大家立刻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这是一个十几平米的石洞,没有任何遮拦和隐蔽的地方,做为一个青春少年的女孩子确实有许多不便之处。

更要命的是经过女孩的提醒,所有人的身体都有了反应。刚才大家推杯换盏喝了许多饮料和啤酒,现在紧迫感已经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在这种众目睽睽的环境里方便别说是女孩子,就连男生都感到尴尬。

德林建议,灭掉篝火,男左女右就地解决。

崔景峰喃喃说道:" 灭掉篝火,就意味着我们在黑洞里过上一夜,我们火柴已经用完了!" 这又是一个要命的问题,每个人都知道在这黑暗的环境里过夜,不仅是恐惧,而且还有寒冷。

最后的结果是篝火照燃,男左女右,互不注视,各行其事。

男生们这时彻底显出了厚颜的本色,转过身去毫无顾忌地行起事来。

这时德林听到有人喊道:" 小叶子!你去哪?" 德林回过身去,女生中间唯独少了小叶子。

十分钟过去了,没有见到小叶子回来,二十分钟以后小叶子依然没有回到洞内。德林建议几个男生一同出去找,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德林拿起手电筒一个人走出洞外。

德林在一个山崖的角落里找到了小叶子,此时的小叶子正捂着脸蜷缩地上悄悄的哭泣,看到德林的到来一头扑到他的怀中。

" 为什么不回去?" 德林问道。

" 那双眼睛就在洞口……" 德林看到那两颗眼睛果然移动了洞口前,他举起手电筒向那个神秘的东西照去,两团金色的莹火虫飘然向远处飞去……

那天早晨,德林没有与同学们一同看日出,他与小叶子早早地离开了" 望天崖" ,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与这个清纯倔强的女孩在一起,要比看日出还要美妙和陶醉。

然而正是小叶子的倔强和清纯性格,过早地走完了她美丽的人生之路。

大学毕业后,小叶子没有像德林那样幸运,经过一年多的奔波终于在一家翻译公司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搞外文翻译不是小叶子的专业,可她出色的外语水平足以能胜认这份工作。

小叶子每天要翻译大堆的商务公文,常常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工作虽然辛苦,但总算有了一种归宿感,小叶子对这份工作还是十分珍惜的。

翻译公司的老板黄总是个鳏夫,妻子过早地离开了他,黄总也算得上是正直的人,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女人,也从没有搞出过让员工谈笑的" 花料" 。

黄总的儿子铁成却是个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最早在公司做事,后来由于这个无耻的东西屡屡对公司的女职员进行骚扰和侮辱,被他父亲赶出了公司。

小叶子来到公司后,铁成很快就闻到了" 鲜" 味。

铁成开始给小叶子送花。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碰到了一个棘手" 刺梅" ,让铁成心痒难捱却无从下手,每次送去的鲜花都被小叶子毫不客气地拒绝。

德林记得有一次去接小叶子,当时已是夜晚来临,公司的员工早就走尽,楼下停着一辆崭新的" 别克" 车,小叶子走出办公楼," 别克" 车里走出铁成,他的怀里抱着一大堆鲜艳的红玫瑰横在了小叶子身前。

" 这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如果你不接受,我会这样永远地送下去!" 铁成说道。

" 如果你喜欢做这种无聊的游戏,那是你的自由!" 小叶子说完挽着德林的胳膊离去。

德林听到身后有一口痰重重地喷在地上。

七月十五日,德林永远记住了这个让他流泪的日子。

这天晚上,小叶子仍旧在公司里加班工作,铁成推开了他的办公室。

铁成推开房门后又锁紧房门。

铁成脱掉了自己的衬衣。

小叶子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气。

" 你想干什么?" " 干我早就想干的事!" 铁成的眼睛已经红了。

" 我要喊人了!" " 可以,现在整个大楼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 你应该想到后果!" " 这种话很多女人都对我说过!" " 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会跳下去!" 此时的小叶子已经拉开了窗前的玻璃门。

铁成冷冷地笑着:" 如果今晚得不到你,我就会从这里跳下去!" 小叶子什么也没说,回过头,一脚踏向窗外……

小叶子走了以后,德林再也没有遇到像小叶子一样的女孩。

这也是他一直独身的原因。

有泪从德林的眼里流出来,窗外更加朦胧。

雨还在轻轻地下着。

德林试去眼角的泪痕,眼前出现一团蓝色的影子。

那不是小叶子的身影吗?

德林的眼睛子亮起来,细雨中一个女孩正沿着德林行车的方向舒缓地漫步。

女孩穿着一件蓝色的雨衣,有风吹在她的身上,拂起她的雨衣,像一团飘荡的云。

她就是小叶子!

飘逸的身栽,细瘦的腰肢。

德林行到女人的近前,一颗驿动的心又恢复了平静。

眼前的女孩要比小叶子清瘦得多。

她显然不是小叶子!

但这个女人肯定也像小叶子一样有着浪漫的性格和雅致的情调,不然她不会一个人在这寂寥的山野间体味这种诗意的风景。

女人听到卡车的声音,离开小路,她站在路边,向德林招了招手。

果然是一个很独特的女人!

蓝色的雨帽遮住了女人的面部,她的鼻梁上架着一付黑色的墨镜,让德林看不出她的脸。

这种天气里有着如此的装束让人感到神秘且别有一番风味!

德林为女人打开了车门。

女人坐在车里没有说话,她静静地望着窗外的细雨,心里仿佛蕴含着太多的心事。

" 够浪漫的!" 德林轻轻笑道。

" 是心里孤独!" 女人说道。

" 这是很难得的风景,它确实能让人想起很多往事!" 德林说道。

" 很多往事对我来说是伤感,而对你来说也许是恐惧!" 德林打量着女人。

" 看来你对我并不陌生!" 德林说道。

" 相信你也会记得我!" 女人说道。

" 你的话让我有些紧张!" 德林说道。

" 为什么紧张?" " 我想起了一个已故的女友,你真的很像她!" " 你到底想起来了!" 女人说道。

德林再次打量起女人,他感到自己的毛孔一点点扩张,身上生起几丝雨水淋过的凉意。

" ……不……你不是小叶子!" 德林的声音少了一些底气。

女人没有说话,她抬手拨开头顶的雨帽,摘下墨镜,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倾泻下来,女人低着头慢慢地转向德林。

女人回头的那一刻,德林的头发根几乎立了起来,那一头秀发简直是小叶子的复活,当他看清女人的面孔时,悬起的心脏砰然落下,砸得胸膛水花四溅,泛起滚滚热潮。

德林轻轻一笑。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 你让我虚惊一场,我以为是我的小叶子回来了!" 德林笑道。

" 我相信你很有城府!" 女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 你为什么这么说?" 德林问道。

" 看着我!你会认出我!" 女人说道。

眼前的女人确实有几分印象,德林好像在哪见过这个面孔,记忆像一团灰色的雾,迷茫且散乱,德林拨开雾障向深处追溯。

这时,他闻到一股潮湿且发霉的气息,这种气息里还加杂着一股檀香的味道,德林的心脏一紧,那团灰雾骤然开裂,他看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不错!眼前的女人就是几个星期前在假面舞会上见到的那个神秘女孩!

女孩像第一次见到时一样,瞪着怪异的眼睛盯着德林!

那是一双很有神的眼睛,虽然她做得有些夸张。

德林心里有些发虚,却没有那天晚上的惊恐,他完全分辩得出眼前的女孩是个活生生的人!

" 我想起来了," 德林镇静地说道," 几个星期前在一个假面舞会里我们见过!" " 其实你最应该想起的是假面舞会以前的事情!" 女孩微微地笑了笑。

" 以前我们好像并不认识!" 德林说道。

女孩没有说话,她沉默了片刻。

" 停车!" 女孩说道。

" 你去哪?" " 回家!" 德林望着窗外,卡车已经来到了那座土坟的近前。

" 可这里是野外!" 女孩盯着外面的土坟说道:" 那就是我的家!" 德林一脚踩住刹车,耳边响起了铜锣般的轰鸣。

女人跳下车去,攸然没了踪影……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