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二十二

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德健停下卡车的日子,全身心投入到另一种生活中,那就是享受生命的快乐。

最初的日子里他与朋友们一起喝酒、蹦迪、泡吧、找小姐,玩过乐过之后,心里竟生出一种莫名的虚无感。他甚至回味起坐在卡车上那种忙忙碌碌的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德健彻底摆脱了虚无的感觉,他的心情像刚刚绽开的花朵又逢雨露的滋润,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德健感觉这下自己真的活出了滋味!

德健遭遇了爱情。

虽然那仅仅是一夜的激情,但德健相信那是他生命旅途中最为壮观的情感。

" 月朦胧" 酒吧位于城市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德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事实上他也不屑于来这种没有名气的地方消遣。他经常光顾的是那些大型娱乐城、靡艳的夜总会和豪华的酒楼。以德健的实力,他能够玩得起这些奢华的东西,奔波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人生的底层中周旋,看尽了白眼和鄙视,现在自己能够抬着脑袋做人,也绝不会弯着腰去享受。

那天晚上,德健接到海通公司李部长的电话,要他去他家里搓麻,德健放下电话悟出了李部长搓麻之外的含义,自己的很多生意都是从他那挖来的,除了逢年过节要表示必要的意思之外,平常的日子也要适当的打点。自从德林取代了自己的位置,他一直没有好心情去应酬他,李部长显然不会舒心,自然会给德健打来电话。

德健带足了钞票,他在李部长家的麻将桌上吸了几支烟的功夫,就把身上的钞票全都移到了李部长的口袋里,德健表示手气不佳,再玩下去他得把车子押进去!尔后,德健离开了李部长的家门。

如果是白天," 月朦胧" 酒吧显然没什么特色,晚上却别有一番风景。它的门口缀满了银色的霓虹灯,远远看去像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泛着薄薄的雾气,滚动着璀灿透明的浪花。

德健有种口渴的感觉。

于是他很自然地将车子停在了" 月朦胧" 酒吧的门口。

他觉得在这种地方喝上一杯冰啤应该是种很好的享受。

德健走进酒吧里却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音乐很忧伤。

这里没有迪厅的疯狂,也没有夜总会的喧哗。这里的人衣冠楚楚且面色沉稳。

德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叫了两杯冰啤,慢慢喝下,他对这里的环境他一时还不太适应,但感觉确实不错。

接着德健看到一个人,这个人让德健把" 月朦胧" 酒吧与一般的娱乐场所区分开来。

那个人是位老教授,德健曾在八年前见过他,现在的老教授与八年前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头发比过去少了许多。

八年前德健还没有买上卡车,他在一家搬家公司里打短工。那天他与几个工人给教授家里搬家。德健搬着一部电脑不小心摔倒在地,机箱当时就变成一只瘪盒子,老教授摸着他的电脑心疼不已,他说这里面存着他的论文。当时德健吓得没了脉,他趴在地上不敢起来,老教授扶起德健,并安慰着他:" 论文没了可以再写,只要你没事就好!" 那个时候一部电脑要花上上万元的钞票,而老教授没让他赔一分钱。

德健感动得几乎落泪,同时将老教授的形象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此时的老教授正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方桌上,他的双手握住一个中年女人的手,老教授半低着头,仿佛有无限心事要对女人诉说。

那个女人当然不是老教授的妻子!

德健重新打量起酒吧里的男男女女,他没有发现那种浓妆艳抹轻佻乖张的小姐,也没看到那些飞扬拔扈放荡无忌的男人。

这里的人们个个都很平静,平静得像一群绅士和淑女。

德健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圈子里。

他突然有种拘谨的感觉。

一缕玫瑰花的清香飘进了德健鼻子里,一个女人的身影站在了德健近前。

" 我可以坐这吗?" 女人说道。

" 当然可以!" 德健点头说道。

女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样子,一身淡红色的长裙。她的眉毛很细,向着眉间微微地收拢,她的嘴唇显然也打过唇膏,是那种无色透明质地,显得颇为端庄和素雅。

她的脖子上没有饰物,她的耳朵上也没有任何装饰,这是在城市女孩中难以想象的事情。

德健曾接触过无数的女孩,却没一个有着眼前女人的情调。

德健不自然地对女人笑了笑。

" 看来你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女人说道。

" 是的,第一次!" 德健说道。

女人不再说话,她扭过头看了看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人群。

德健发现她的眼睛里竟有一层清亮的泪痕。

" 喝点什么?" 德健说道。

女人回过头,用纸巾擦了下眼角。

" 我从没喝过酒,今晚我想试试!" 女人说道。

德健招来服务生,要了两杯干红酒。

女人握着酒杯,对德健微微一笑,尔后一饮而尽。

德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也端着啤酒一饮而尽。

紧接着女人又喝掉了第二杯酒。

" 你会醉的!" 德健说道。

" 我就是想感觉醉的滋味!" 女人说道。

女人又叫了两杯酒。

"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德健问道。

" 来这种地方还有名字吗?" 女人苦笑道。

德健没了话头。

女人很快又喝完了那两杯酒。

德健看见她的脸上飞出了两片粉红的云彩。

" 走吧!" 女人说道。

" 去哪?" " 听你的!" 德健的胸膛里像飞进了闪电,将他迷朦的心境照得清彻透明,紧接着他的心脏狂跳起来。

德健不是情场上的菜鸟,他有过与无数女人狂欢的日子,可是没有一个有着眼前女人的内涵!

这是个受伤的女人!她不是那种轻浮放荡婊子!

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心跳过!

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动心过!

那是一个怎样的夜晚!

那是让德健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夜晚!

女人躺在床上,紧紧地拥着德健,她没有肮脏下流的叫吼,也没有放荡无忌的呻呤。

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德健:" ……爱我……用心地爱我……不要忘记我……永远爱我……" 于是,德健爱了女人一遍又一遍……

第二天早晨,德健睁开眼睛,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的家门。

一开始,德健怀疑家里会少了什么东西,他检查了所有的物件,什么都没有少。

女人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却把他的心带走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