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二十四

德健坐在" 月朦胧" 酒吧里最显眼的位置上。

灯光的灰暗,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醒目。

他恨透了这种该死的灯光。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一个女人坐到他的身边。

德健喝尽了第三杯冰啤。

德健不想主动去寻找女人。

他喜欢那种愿者上勾的感觉。

其实德健不是不想主动出击,他是被自己的主动出击吓怕了。

在这种人灵鬼精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看透了骨头,让你难堪,让你无所适从!

昨天晚上德健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差点笑进地缝里去。

德健第一眼就看中了那个女孩。

在这之前,德健正在与一个老女人交谈。

老女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穿戴也颇为讲究,她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的味道。

德健之所以能够与这个老女人进行短暂的谈话,也源于这个女人身上的这种味道。

这让他想起十几天前那个受伤的女人。

" 我可以坐在这吗?" 老女人微笑地看着德健问道。

德健望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敲了一阵锣鼓,他本想找个理由拒绝,这会他就闻到了那股玫瑰花香的味道。

于是德健点了点头。

老女人显得很欣慰,对德健感激一笑坐了下去。

此时,德健对自己的盲目懊悔不已。

自己虽然不是人精鬼灵的人物,毕竟还是个小伙子,与这种老女人一夜激情,也太他妈的不把自己当人了吧!

德健心里暗暗地骂着自己。

" 你好像并不喜欢我的到来?" 老女人说道。

" 不……其实……我在等着我的女朋友……" 德健说道。

老女人没有一点尴尬,她从容地对德健笑着,轻轻地拿起自己的手包。

" 对不起!" 老女人从容地离开了德健。

这会,德健看到了那个漂亮的女孩。

女孩刚刚坐到离他不远的位置上。

德健起身向女孩走去,他知道这样的尤物如果不赶快行动恐怕轮不到自己了。

德健很顺利坐在了女孩的对面。

女孩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她有忧伤的滋味,德健还是很事故地讲出了第一句话。

" 你的心情不是很好!" " 是吗?" 女孩对德健轻轻一笑。

" 是你的眼睛告诉了我!" 德健尽力地表现着自已。

" 不是不好,而是很矛盾!" 女孩平静地喝了一口绿茶。

" 能说说吗?" 德健抬手给女孩斟满了茶。

女孩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想起了司马光说的几句话。" " 是什么话?" " 德才全尽谓之" 圣人" ,才德俱之谓之" 愚人" ,德胜才谓之" 君子" ,才胜德谓之" 小人" ,你怎么看待这几句话?" 德健的脑袋当时就大了,半天没回过神来,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让他来解释等于用刀子扎他的心窝。

德健喝了口啤酒,对女孩微微地笑了笑。

女孩也喝了口茶等着德健的回答。

" 古人的绕口令也值得我们去啄磨吗?" 德健尽力压抑着自己起伏的胸膛。

女孩的细眉挑了起来," 你认为这是绕口令吗?" " 那是什么?是诗……还是词……" 女孩嘴里的那口茶一下子喷了出来……

德健切实体味到主动出击的痛苦,稍有不慎就会在这里出尽洋相,不要说是一夜激情,就是连继续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

那晚,德健一边打着手机,一边离开了女孩。

灯光终于亮起来。

德健正了正身子,点燃一支烟。

一曲音乐奏响,灯光又重新暗了下去。

德健没听过这种音乐,不是忧伤的曲调,也不是欢快的舞曲,它的调子低沉且舒缓,时尔发出几声铙钹的脆响,让他产生心冷的感觉。

酒吧里有人进来,也有人出去。

进来的是一个人,出去的是两个人。

没有出去的大都找到了知已,他(她)们要么坐一边嘁嘁私语,要么在舞池里拥抱缠绵。

德健有些忌恨这些道貌岸然的男男女女,明明在做着偷鸡摸狗的勾当,干嘛要这样没完没了的折腾?

音乐奏响不久,德健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德健以为有人瞄上了他,所以他显得愈发沉稳和不动声色。

德健喝着酒,默默地注视着舞池中起舞的人群。

舞曲已经过了一半,没一个人走到他的面前。

德健环视起周围的人们。

没有人盯着他,台桌上很少有孤单的女人。

一个白色的影子引起了德健的注意。

这是整个酒吧里唯一孤独的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白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披在她的脑后。

女人与德健隔着三张台桌,背对着德健,让他无法看到她的脸。

德健看到有两个男人彬彬有礼地走到女人面前,而后又讪讪离去。

德健放弃了对白衣女人的奢望。

她显然已经有了归属。

德健回过头来。

无意间他发现白衣女人已经移到了另一张台桌上。

那个位置距德健还有两张台桌的距离。

她仍旧背对着德健,微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什么东西。

德健以为自己刚才看花了眼,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坐在那里的。

这种昏暗的地方,看花了眼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德健不再注意她。

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个黄头发的女孩身上。

那个女孩刚刚从一个男人的桌上离去。

这时德健的余光中又出现了那团白色的影子,他扭头看去,白衣女人的竟坐在了德健身边的那张桌上。

她仍然背对着德健。

这下德健知道刚才并没有看花眼,这个女人正向着自己一点点移近。

可是德健已经不在乎这个神秘兮兮的女人。

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到黄头发女孩的身上。

那个女孩正向德健这边张望。

德健重新正了正身子,轻轻地饮了口啤酒。

这时,德健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味道让他有些紧张。

德健寻着味道的来源转过头去,暗暗吃了一惊。

那个女人已经坐到了他的桌前。

女人仍然背对着德健,她的手里拿着一枚小境子,正对着境子欣赏着自己的脸。

那种奇怪的味道愈发浓重起来。

德健的嘴唇颤抖了。

在这种幽暗的光线下没有人能够从境子里看清自己的脸!

" ……你……能不能回过头来……" 德健颤颤地说道。

那个女人放下了境子,慢慢地回转头颅。

德健的脸部开始剧烈地抽动,当女人的面孔完全面对德健的时候,德健像僵尸一样从椅子弹起来,一头栽倒在地……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