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二十七

德林记得从一部书里看过对那些得道高人的描述" 小隐于家,中隐于寺,大隐于市" ,看来他们要见的这位高人还是有一定来头的。

这是一个偏僻的村庄,风景却别有一番风味。

村子的周围流淌着一条小河,小河的周围是碧绿的青山,村落就处于群山脚下。

有饮烟在农舍里冉冉升起。

站在高处看村庄有种世处桃源的味道。

一大早,德健就给德林打来电话,要德林休息一天,陪他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德健的脸上蒙了一层灰,他戴着一付墨镜,已经没有几天前的风采,德林猜到堂哥一定又遇到了闹心的事情。

德健没有说出自己的心事,他只是告诉德林,他遇见过一个高人。

前天,堂哥在" 法源寺" 求佛,他的身边一直站着一个道人,德健离开" 法源寺" 那个道人在寺庙的门口拦住了他。

道人告诉德健,他的头顶有一团黑雾,这团黑雾已经把他逼到生死的边缘,说完道人就走了。

" 法源寺" 的主持没有看到那团黑雾,那个道人却看出来了。

德健追上道人,问出了他的住处,第二天一早就把德林约了出来。

他要德林为他开车,赶赴道人居住的地方。

德健对德林说道:" 如果头顶的黑雾不除,也许我永远都不会摸方向盘!" 这就是德健的性格,在商场上他是个精明勇进的汉子,面对那些神神怪怪的事情就变成了胆小甚微的老鼠。

德林第一眼看到玄觉道长时,忽然想起一句俗语" 颧骨高,杀人不用刀" 。

这道长面目长得有些怪异。颧骨高过了他的鼻子,脑门却格外的窄瘦,整个脑袋就像一颗捏扁的烂东瓜。道长端坐在椅子上,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让人猜不透它是睁着还是闭着。

如果不是他穿着一身道袍,德林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人物是个善良之辈。

" 你到底来了!" 玄觉道长对着德健说道。

" 如果能早些认识道长,我肯定不去法源寺了!" 德健说道。

" 错了,求佛问道,要的就是一个心诚,施主有这种想法是万万不可取的!"道长说道。

德健惭愧一笑," 谢谢道长的指点!" 玄觉道长的脑袋转向德林,突然他的眼睛睁开了,那是一双滚圆的斗鸡眼,眼睛不大却分外有神,目光里像含着无数把刀子,嗖嗖地飞向德林,德林顿觉不自在起来。

" 你是谁?" 道长问道。

" 我是他的堂弟!" 德林指着德健说道。

" 刚才进屋的时候,你的心亵渎了我!" 道长说道。

德林头皮一冷," 没有……" " 你在说慌!" 道长的声音像一把剑,德林感到自己的胸膛已经被他剖开了。

" 对不起,现在我改变对道长的看法,我对你很敬佩!" 德林说道。

" 你没有说慌!" 道长微微一笑,眼皮重新眯成了一条缝,他将那条缝移向德健。

" 你头顶的那团黑雾是个鬼!" " 道长好眼力……是个女鬼……我看见过她……" 德健的声音有些紧张。

" 如果不将她驱逐,你活不过一个月!" 道长说道。

" 请道长做法!" 德健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放在桌上," 这是一万块,如果道长驱掉那团黑雾,我会回来再次表示我的谢意!" 玄觉道长对德健的钞票毫不在意,他依旧眯着眼睛,仿佛是进入瞑界的佛,全然不会对尘俗所动。

可德林还是看到了道长的眼皮微微跳了几下。

德林迅速移开目光,唯恐道长看出自己有丝毫的亵渎之意。

道长从椅子上站起来,挥了下手中的拂尘,说道:" 要不要看看那个鬼的样子?" " 不敢!" 德健说道。

" 不,你必须看,我要让你知道她是怎么在你身上消失的!" 道长说完,将拂尘扔在桌上,从墙上拔出一把长剑,对着空中划了一下,一卷黄裱纸哗啦一下从棚顶流泻下来,悬挂在空中。

德健惊得连连后退。

德林也被道长干净漂亮的动作惊呆了。

道长点燃一支火把,递给德健," 现在你头顶的黑雾已经躲进了我的神符里,你要用你手中的神火把她烤出原形,记住,一旦出现妖孽的影子,立刻将这张纸烧掉!" " 道长……我不想看到她的样子……" 德健紧张地说道。

" 只有烧掉那个孽障,它才会在你的头上消失!你明白吗?" 道长说道。

" 道长……能不能让我们哥俩一起做这件事?" 德健说道。

" 也好!如果他同意的话!" 道长说道。

德林从心底不想靠前,这种鬼兮兮的气氛让他紧张,可堂哥已经说话,自己也不好拒绝了。

道长举起长剑,刺进了" 神符" 。

" 开始!" 道长冷冷喝道。

德林与德健同时持着火把在" 神符" 前微微晃动。

渐渐地黄裱纸上出现了黑色的印记,那片印迹迅速扩大,竟形成了女人的图象,那个女人披散着长发,半张脸已被黑发遮住,另半张脸上挂着一颗硕大的眼睛,准确地说那不是眼睛,而是一个黑色的窟窿……

德健怪叫一声丢掉火把向后退去。

" 烧掉他!" 是道长的声音。

德林举起火把按戳向那个骇人的画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