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三十一

" 堂哥如果有事,打个电话就行!没必要亲自往这跑!" 德林说道。

" 我只想看看你这里的环境!" 德健笑道,他将手中的香烟扔给了德林。

" 够惨的吧!" 德林惭愧一笑。

" 是个好地方,我喜欢这里!" " 堂哥笑话我!" " 真的,从今天起,我就住在这里!" 德健认真说道。

堂哥的家与老罗的家相比,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可这个风流成性的家伙因为女人把自己逼到一个难堪的地步。

德健与小师妹的感情已经从忽明忽暗的火苗燃成了熊熊烈焰,小师妹已经离不开堂哥了。

那个包养小师妹的建筑老板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德健知道随着小师妹的大胆妄为,那个戴上绿帽子的老家伙迟早会找上门来。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小师妹常常趁着建筑老板不在家悄悄地钻进德健的家里。

德健知道自己是玩火,一旦事情败露,不旦让他永远失去了那块捞油的肥地,而且那个老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他,不管是从实力和手段德健都不是建筑老板的对手。

所以德健要德林住在他的家里来应付小师妹。

当时,德林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他认为堂哥是在侮辱他。自己再怎么落迫也不致于轮落到如此无耻的地步,那一刻,德林真想将一口痰吐有德健的脸上。

" 德林,你要敢碰她一根指头,我跟你没完!" 德健说道。

德林的那口痰又咽进了肚子里。

这是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可以说是够奢侈,房内的装修也颇为豪华,所有有钱人家有的东西德健的家里也一一俱全。

德健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这里看不到独身男的散乱和无序,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

德林在堂哥的家里看了会电视,躺在席梦思的床上安详睡去。

半夜里,德林被一阵嗡嗡嘤嘤的声音搅醒。

德林听出那是一串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

一开始,德林以为是谁家的婴儿在夜哭。

不一会,他从床上坐起来。

那声音不是婴儿的哭声,像是五六岁的孩子在低泣,在孩子的哭声竟有女人的抽泣声。

这种声音好像就在客厅里。

德林按亮了床头的灯。

哭声一下子暗下来,就像一个悲泣的孩子突然被人掐住了喉咙。

德林来到客厅里,他顺着墙壁摸到电灯开关的位置,抬手伸向按扭。

" 噢!" 地一声尖叫从身后响起,德林的手从开关上划开,他迅速回身,黑暗蒙住了他的眼睛,他什么也没能看见,他感到每个角落都潜藏着狰狞可怖的东西。

德林回过身将客厅里的灯光按亮。

巨大的客厅里空空荡荡,仿佛没有人迹的千年古宅,所有的物品都散发着出死去般的灰暗。

那串哭声没有停止,它好像又转移到了卫生间里。

德林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在门外按亮了里面的灯。

里面什么也没有。

所有的声音都在他推开房门的那一刻静止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