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三十五

德林记得大凡修道之人都是吃素的,而玄觉道长与其它的修炼者完全不同。

玄觉道长不旦吃荤,而且还喝酒。

玄觉道长喝的是" 酒鬼酒" 。

一只" 盐水鸭" 已经被他吃下了大半,酒也喝下了第四杯,德林诂计一瓶" 酒鬼酒" 恐怕也要见底了。

堂哥也被玄觉道长的海量镇住,可他还是担心道长不识这种酒的酒性,对玄觉道长提醒道:" 道长,这种酒看似绵软,后劲很大,一般人很难抵住它半斤的量,如果道长喜欢,日后我会给道长送上一箱!" 玄觉道长没有理会德健的提醒,他为自己倒上了第五杯酒,眯着眼睛,将一只鸭屁股塞进嘴里。

昨天晚上,德林与苏妍分手后,他没回到德健的家里,他直接赶到老罗的家中,他告诉堂哥,不管如何他死活也不会住在他家里了。

德健对德林的变卦也没了办法,第二天,他带着德林来到玄觉道长家中。

玄觉道长显然预料到两人的到来,他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 我知道你们还会回来!" 玄觉说道。

" 可上次道长告诉我,那团黑雾已经离开了我的头顶!" 德健说道。

" 如果是你亲手烧掉那个孽障它会永远离开你!" 道长说道。

德健对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他跪在道长面前。

" 请道长去家中做法!" 德健说道。

德林开着车回到城市已经黑夜,靡艳的霓虹装点着城市的夜色,彰显着都市的繁华和诱人,德林从后视镜里看到玄觉道长已经睁开了眼睛。

玄觉道长盯着外面说道:" 买上一瓶最好的酒,买上一只" 镇百川" 的" 盐水鸭" !" 德健和德林不敢有半点的犹豫,他们转了半个城市总算弄齐了这两样东西。

现在那只盐水鸭已经就成了一堆骨头,玄觉道长倒完了最后一滴" 酒鬼酒" 。

德健看了看手表,时间已是十点一刻。

" 那个孽障每天晚上什么时候出现?" 玄觉道长问道。

" 十二点左右!" 德健说道。

" 它会出现在什么位置?" 玄觉问道。

" 声音好像是在客厅里,而那个影子就在卧室的窗外!" 德健说道。

玄觉道长来到卧室。

他打量着周围环境,要德健将一卷黄裱纸挂了棚顶上,尔后,玄觉着长挥动手中的利剑,划开了纸筒上的细绳,黄裱纸哗啦一下悬在空中。

" 这次,必须由你亲自烧掉这个孽障!" 玄觉道长对德健说道。

" 明白道长!" 德健咬着嘴唇说道。

玄觉道长吩咐两人挪开床上的席梦思垫子,在床板上立了一鼎香炉,燃起一柱香插在炉内。

玄觉道长回到客厅端起最后一杯" 酒鬼酒" 一饮而尽。

他持着长剑回到了卧室。

这时候城市的钟声刚好敲响了十二下。

那个嗡嗡嘤嘤的哭声果然响起来。

它来自客厅的位置。

玄觉道长的斗鸡眼瞪得滚圆。

德健暗暗向德林的身边靠了靠。

那一患断断续续的哭声越来越清析,是个女人的哭声,它已经移近了卧室的门口。

玄觉道长喝道:" 关住房门!点着火把!" 德林关好房门,德健也颤颤巍巍地点燃火把。

玄觉道长跳到床上,举剑在空中舞动起来,一边舞一边高声喝道:" 钟馗降世镇妖魔,三尺龙泉鬼神泣,玄觉杀鬼千千万,身后还有关云长!" 玄觉举剑刺进"神符" ,说道:" 娇魔鬼怪快现形!" 德健举着火把移到了" 神符" 的旁边。

就像第一次看到的情形一样,神符的中间出现了黑色的印迹,印迹迅速扩大,最后变成的了一具狰狞的厉鬼。

德健举着火把戳向画面,一股青烟冲上天棚,黄裱纸化成了灰烬。

门外,那患断断续续的哭声没有了。

玄觉道长的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

他放下宝剑,脸上绽着得意的笑。

可是德健却无论如何也没笑出来。

此时,他的脸已经变成了青色。

德林也感觉到有种不对劲的地方。

他寻着德健的目光看去。

窗外,一个长发遮面的女人正微笑地盯着房内。

德健第一个冲出了卧室。

德林也随着堂哥逃出卧室。

德林冲出卧室的时候将房门重重地关上。

接着,房内传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怪叫。

那是玄觉道长的声音。

房内一阵翻浆倒海般的巨响,仿佛有无数个恶鬼在撕杀。

卧室的房门在这场撕杀中乎被撞碎。

德健在这时显出了几分理智,他迅速掏出钥匙,锁紧了房门。

两分钟后,房内没了声息。

十分钟过去,依然没有一丝声音传来。

" 道长成功了!" 德健颤颤地说道。

" 不然这会这么消停!" 德林说道。

德健将钥匙递给德林。

德林轻轻地推开房门。

卧室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垃圾场。

德健的被子和枕头扔在地上,有残破的绵絮在空中飞舞。

玄觉道长已经没了踪影。

德林和德健相互对视片刻,满脸的惊疑。

这时,德林在床的底部发现了一只脚。

那是玄觉道长的脚。

德林掀开床柜的盖板,玄觉道长正趴在里面。

他的身体已经抖成一团。

一股腥骚的气息扑面而来。

德林看到玄觉道长已经尿在了床柜里……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