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四十

德健住的这片小区物业管理十分规范。每天都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值班,另外还有流动的保安不定时在楼道里巡视,白天打开那个房间显然存在着危险。

德健经过一个白天的观查,没有发现有人进出那所房子,看来房子的主人很晚才会回来。

德林和德健坐在阳台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注视着小区下面的动静,当那些流动的保安离开后,时针已经指向九点。

德健已经坐不住了。

他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锃亮的短刀掖在腰带上。

" 你这是干什么?"

" 防止有意外情况发生!" 德健的脸上又出现了淡淡的青黄。

德林从堂哥的腰里拔出那把刀,扔在茶几上。

" 带上它即使有一千个理由我们也说不清楚!" 德林说道。

德林首先按响了楼下的门玲。

德林希望屋子里的主人已经回来,这样他们就可以明正言顺地与主人谈谈那种扰人的哭声,即便被人拒绝,也至少让人知道房子住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其它的什么东西。

可是德林失望了。

没有人打开房门。

德健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式的东西,那东西的前端探着几根细长的钢丝,德健将钢丝插进锁孔,锁孔里传来一阵轻微的搅动声,几秒钟的功夫,房门" 嘎嚓"一响,弹开了裂缝。

德林记得他在一家私人网站上见过这种东西,名字叫电子开锁器,堂哥能有这东西,看来他已经为眼前的这件事蓄谋已久了。

房间里黑得令人窒息。

德健按响了门口的电灯开关。

一道灰色的光线照亮了房间,很快这道光线又暗了下去,接着灯光就像抽筋一样抖个不停。

德林和德健站在门口等了一分钟的功夫,光线才稳定下来,却暗得像烛光一样微弱。

很显然,这栋房子好久没有人住下了,一层灰尘漫撒在地板和家具上。

德林和德健一步步向里面走去。

德健慢慢推开了卧室的房门,他在门口观望了一会,将伸一支胳膊伸进房内,打开了里面的灯光。

一件黑色的女式风衣扔在床上。

风衣上没有尘土,床面上粉红色的丝罩清新闪亮,整个卧室里一尘不染,俨然与外面是两个世界。

德林也被这个奇怪的景象吸住了。

显然这间房子里住着人,可是他们没有看到人的影子。

身后" 嘎嚓" 一声响动,整个客厅里骤然亮起来。

德林和德健迅速回身。

大厅里空阔如旧。

那个该死的吊灯终于缓过气来,重新行使起正常的使命。

空阔透明的光线没有让两人心胸扩展,反而让他们透不过气来。

尘土厚重的地板上不仅仅是两个人的脚印,还有另一道清新的脚印在客厅里延伸。

德林和德健同时盯着这条脚印追视到卫生间的门口。

紧闭的房门阻住了两人的视线。

德林闻到了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这味道中间还有种檀香的气息。

德健用力地抽动着鼻子,他显然也闻到了这种味道。

堂哥一边闻着这种味道,一边向门口退去。

德林也跟着德健的脚步向后退去。

可是,那个该死的房门还是一点点打来了。

当卫生间的房门整个打开的时候,德健停下了脚步。

德林也停下脚步。

里面什么都没有。

卫生间里的灯光早已被人打开。

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那是个平常且毫无特色的小天地。

它与德健家里的卫生间没有一丝的区别。

德健向前迈开了脚步。

德健迈开了第一步,再也没有移动第二步,像被点了穴一样定在那里。

一簇头发从门口的上空垂了下来。

那簇头发越垂越长,最后拉下一颗惨白的脸!

那是一颗倒挂的脸!

那张脸在向两人微笑。

那张脸好像在欢迎着两人的到来!

德林看到堂哥的身影如箭一般射出房内。

德林追着堂哥的身影向门外冲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