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四十六

" 首先,我进一步介绍一下自己,苏妍是我的真实姓名,五年前留学于美国休斯顿大学,前年一月获心理学博士学位并回国,回来后,我在嘉德大厦开了一家心理诊所。"

苏妍喝了口浓郁的咖啡。

" 我不仅仅是开办着心理诊所,同时也兼任着一家商务调查所的顾问,事实上,那家商务调查所就是一家私家侦探社,因为现在的中国法律还不允许私家侦探的出台,我想你能够知道私家侦探所工作的内容!"

德林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是一种行走在法律边缘的工作。"

" 对,这种工作虽然处于法律的边缘,但我们绝不会做与法律有冲突的事情!"

" 这我能相信,可我不明白心理医生与私家侦探会有什么关系?"

" 也正是这种绝妙的组合,让那家调查所和我的诊所在同行业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 侦探社面对着是形形色色的客户,他们通过我对被调查者的心理分析,准确地拿出调查方案,从而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我从中也拿到一份可观的佣金,同时也让我的业务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 这的确是一种很好的创意!" 德林说道。

" 半个月来,你给我打过很多电话,还去大厦找过我,只所以没能与你见面,是因为这段时间我正调查一个极为特殊的患者,当然,这个患者与侦探社无关。

" 昨晚,你几乎命丧那个魔窝,也就是这个患者所为!" 苏妍说道。

德林正了正身体,点燃一支烟。

" 听说过德国的食人魔阿明·梅维斯吗?" 苏妍问道。

德林摇了摇头。

" 那是个变态狂,以吃食人肉做为他最好的享受!"

" 你的那个患者也是食人魔吗?" 德林眼睛露出几分惊恐。

" 不,他不吃人,他以杀人为他最好的享受!"

德林很快吸完了那支烟,又点燃一支。

" 他是个残疾人,他从出生的时候就没有双腿!"

" 就是那个坐轮椅的人吗?" 德林说道。

" 是他,如果你能看到他的脸,我想你会几天没有食欲,我见到他的时候,心理也产生了强烈的不适,但我很快控制了自己,他来到我这里,是他走过的第六家心理诊所,也就是说在这之前有五个心理医生拒绝了他的就诊!"

" 你也应该拒绝他!" 德林说道。

" 这不是我的性格!" 苏妍说道。

" 我听了他的倾诉,对他有了一些了解,这是个不幸的人,也是个很坚强的人,他从十二岁就失去了父母,三十年来,他靠着自己的顽强活了下来,他学会了很多技能,他自学了牙医,能够维修各种电器,甚至还学会了开车,总之常人能做的事他都能做。

" 尽管他有一身的生存能力,可这个世界还是没有他容身的地方,他尝试了多种工作都中途而废,因为当客户看到他的面目的时候,没一个会留下来!"

" 他可以做整容手术!" 德林接过话道。

" 凭他的经济实力,完全能做得到,可目前的医学却对他无能为力,他的脸上长满了血管瘤。"

德林闭上眼睛,他能想象得到那是个如何可怕的一张脸。

" 好在他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一笔巨额财产,无须他继续努力他也能很好地生活,可是,他也渴望爱情,尽管他有很好的生活条件,爱情还没有降临到他的头上,他很孤独,也很痛苦,他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所以他来到了我的诊所!"

" 可是,那天晚上,我看见有位漂亮的姑娘走进了他的家中!"

" 金钱买不到爱情,但能买到欲望,尽管他很丑陋,可还是有人经不住金钱的诱惑。"

" 这也应该是他解脱的好方法!" 德林说道。

" 可是他变态了!" 苏妍说道。

" 他告诉我,他喜欢做梦,在梦中他与漂亮的女人做爱,做完之后他不愿意让女人离开他的家里,尔后用各种可怕的方式将女人吓晕,他喜欢看女人在他面前六神无主,失魂落迫的样子。

" 当那些女人晕倒以后,他喜欢对她们进行解剖,看到她们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一块块碎尸,他有种难以想象的快感。

" 他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做到这种梦了,他心里很痛苦,他几乎要崩溃了,他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方式解除这种痛苦。

" 他的这种梦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意识到他的梦也许不是虚幻的,可能是已经发生过的现实,于是,我想到了阿明·梅维斯,他,也许就是中国的梅维斯!

" 那段时间里,我开始对他关注,我放弃了所有的业务,全身心投入到对他的调查,所谓的调查,其实就是对他实行监视,因为在他的身边跟本找不到可以调查的人!"

烟蒂烧到了德林的手指,他激凌一下,将烟头丢在地上。

" 我很幸运!" 苏妍微笑道。

" 九天后,在那家夜总会里,我看到他成功地将一个漂亮的小姐带回家中!

" 同时,我对自己能够与侦探社的结合感到庆幸,在侦探社里我学到了很多追踪知识,并能熟练地运用先进的监控设备,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挂我身上的那只黑皮包吗?"

" 记得,那显然不是一般的女士包!" 德林说道

" 那里面装着微型摄像头和监视仪!" 苏妍说道。

" 我带着这些设备,一直跟踪他们来到了二十层楼上。"

" 可我没有在那栋楼里见到你!" 德林说道。

" 那个时候我已经爬上了楼顶!" 苏妍说道。

" 我爬上了楼顶,将微型摄像头接好足够的连线甩到了他的窗前,这样房里发生的一切我都能在监视仪里看得清清楚楚!

" 他们开始做爱……就在那张台桌上……" 苏妍的脸上出现了微红,她尴尬地对德林笑了笑。

"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我在楼顶上等了十几分钟,当我重新看向监视仪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完了一切,那个女人正坐在台桌上穿衣服,而那个侏儒已经坐在轮椅上,很快我被看到的情况惊呆了,那张台桌上面突然掉下一只手臂,接着又掉下了一半条黑乎乎的腿,那个女人当场晕倒的桌面上。

" 侏儒坐在轮椅上在桌前转一圈,他显然很兴奋,接着他操纵着桌旁的电锯飞快的将女人的头颅切断……"

" 你应该报警!" 德林急声道。

" 可是,那一刻我晕了……" 苏妍的脸上少了几分血色。

" 当我苏醒后,那张桌上已经没有了尸体,一张白色的面罩重新蒙在桌面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个侏儒也失踪了,接着,我看你走进了那间房子,那一刻,我拨通了警方的电话……"

" 谢谢你苏妍!" 德林说道。

" 今天晚上你已经说了三次同样的话!"

德林倒上一杯掺了柠檬水的啤酒,递给苏妍。

" 你真的很了不起苏妍,为了你的了不起,我们干一杯!"

" 看到你有现在的状态,我很高兴!" 苏妍接过那杯酒。

" 从今天起,我们是不是可以经常在一起?" 德林说道。

" 我不喜欢与虚伪的人在一起!" 苏妍说道。

" 你是说我吗?" 德林愣住。

"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实性名!"

" 我……我对你说过……苏妍……"

" 那不是你的名字!" 苏妍说道。

" 苏妍……你让我想想好吗?"

" 不必了,德林,其实你已经告诉了我!"

德林垂着头,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