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五十六

" 如果不是他发生了那场车祸,我还真的把他当成了你!"

" 德健撞车那天看到的幽灵,其实是看见了你!" 德林说道。

" 当时我刚好经过他的轿车旁,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同时我也看清了他耳朵上的纹痕,我以为他就是你,所以主动打了招呼,他顿时慌了手脚,从而引发了一场车祸!"

" 你对玄觉道长怎么看?" 德林问道。

" 他是个江湖骗子!" 苏妍说道。

" 可我们真的在他的" 神符" 里看到了鬼的影子!"

" 你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对这种浅显的伎俩应该能看得出!"

" 如果能识破他,也就不会有那天晚上的做法!" 德林惭愧道。

" 那个所谓的鬼影,是用明矾水画上去的,明矾是种无色透明的晶体,遇热之后变黑,还用我再做进一步的解释吗?"

" 谢谢你的回答,苏妍,你的博学让我钦佩,现在我要问的是另外两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德林说道。

苏妍微笑地点了点头。

" 这种现象德健经历过,我也经历同样的事情,就是在" 秀女峰" 上看到了幽灵,在" 追灵桥" 上目睹到死尸!我想这种怪异的现象,不可能也是你的杰作吧?" 德林说道。

" 当然不是,我没有那种精力和能力,但就种现象也不难解释!" 苏妍说着,从茶几下端出两杯清亮的白水。

" 现在,我们做一个游戏!" 苏妍说道。

" 这是两杯不同的白水,其中一杯里面已经放了糖,请你品一品,到底是哪个杯子是放了糖的!"

德林分别尝过两个杯中的水。

" 一样的味道。" 德林说道。

" 不,你再试一试!" 苏妍说道。

德林又重新试了一次。

" 我找到了!" 德林将一杯水推开苏妍面前。

" 是它吗?"

" 错了,这两杯装的是同样的水,根本没有放过什么东西,是你的味觉出现在错觉!"

" 怎么会是这样?" 德林惊讶道。

" 这也是你看到幽灵的原因!" 苏妍说道。

" 一个人的意识能引发人的错觉,它不旦能改变人的味觉,同样也能改变人的视觉,你只所以看到那个幽灵,是因为德健经常对你提起那些可怕的事情,这些可怕事情潜藏在你的脑海里,一旦遇到适合的条件,它就会在你的头脑中生发出来,从而引起你视觉的错误!"

" 那么德健遇到的幽灵又做何解释?" 德林问道。

" 他的心里本来就存在着恐惧,出现错觉就更不难理解!" 苏妍说道。

" 可是在" 追灵桥" 上,我切实体会到有一张无形的手在揪扯着我的头发,它的力量中那样强大,它显然是要把我拉入地狱,你的这种解释我还是不能认同!"德林说道。

" 很正常,每个人都有相信自己直觉的时候,但很多事情绝不是能凭着自己的直觉就下定论的!

" 其实,我自己也出现过你的那种诡谲的感觉。" 苏妍说道。

" 这很让人好奇,苏妍,讲讲你的切亲体会!" 德林说道。

" 姐姐出事之后,这种事情有几次发生在我的身边……" 苏妍的语调明显在低沉起来。

" 在" 快活林" 饭店居住的那天晚了,我被自己的身体不适搅醒,我去了卫生间,可到了卫生间完全没了方便的感觉,我又走了回来,那一刻,我的大脑里出现了空白,我连自己的房间号都想不起来了,这种现象从没有在我身边发生过……后来我推开了你们的房门。

" 这种现象如果用唯心的理论来解释,应该是冥冥中有一种无形力量在操纵着我,它驱动着我在行驶一种使命,可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种偶然的巧合!" 苏妍笑道。

" 这简直是一个传奇故事,苏妍,你的故事很有魅力!" 德林说道。

" 另一件事情也同样很巧合……" 苏妍说道。

" ……在那个雨天……我们在荒野里见面之后,我产生了放弃调查的想法,我对自己的推测产生了怀疑,我有很长时间没去想这件事情,后来,我偶然经过" 月朦胧" 的酒吧时,突然产生了想喝酒的欲望,这种念头也是从来没有过,因为我根本没有喝酒的习惯,可那天晚上我走进了那家酒吧,在那里我遇见了你的堂哥,他的状态让我再变了想法,我又重新走入这场调查之中……

" 在你看来,是不是还是那个神秘的力量有驱使着我?" 苏妍说道。

" 至少我会这样认为!" 德林说道。

" 在我眼里,它仍是一种巧合!"

" 苏妍,我想让你看一样东西!" 德林说道。

德林从口袋里拿出一枚信封,从信封里扯出一绺黑色的长发。

" 这是姐姐的头发!" 苏妍说道。

"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德林问道。

" 姐姐是一头黄发,这也是我与她唯一的区别!" 苏妍说道。

" 可这是一绺黑发!" 德林说道。

" 这是染过后效果,它的发根仍然是黄色的!" 苏妍说道。

" 你能确定这是你姐姐的头发吗?"

" 当然,而这里面还有姐姐的气息!"

苏妍闻着那绺长发说道。

" 在" 秀女峰" 上,这绺头发飘进了我的车内!" 德林说道。

苏妍望着德林,眼睛里蒙着一层灰雾。

德林移开自己的目光。

苏妍的神态让他有种内疚的感觉。

" 这不难解释!" 苏妍恢复了状态。

" 这绺长发就来自你的车内!" 苏妍说道。

" 可我接过这辆车的时候,做过很多次的清洗,即使车内的油漆我都换了一遍!" 德林说道。

" 百密且有一疏,这是生活中常见的事情!" 苏妍说道。

德林不再说话。

苏妍低下头,喝了口浓浓的咖啡。

房间的桔红色的灯光一点点暗淡下来。

德林和苏妍同看向那盏飘忽不定的灯。

一串女人的笑声在空中弥散开来。

德林以为是苏妍在笑。

他看向苏妍。

此里的苏妍正呆呆地望着空中。

德林站起来,寻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 苏妍,你在笑吗?" 德林问道。

" 你在说什么?" 苏妍也站了起来。

" ……刚才……你在笑……"

" ……不……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妍的声音流露着惊愕。

又一串笑声在空中飘荡。

那笑声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

空阔且悠长。

灯光完全黑了下来。

" ……苏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林说道。

苏妍没有说话,房间里出现了令人窒息的静寂。

桔红色的灯光又重新亮起来。

温暖的光线没有让德林感觉踏实。

他的身上陡然生出了一层冷汗。

苏妍正背对着德林站在窗前。

她披肩的长发已经变成了金黄色……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