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关于妻子的死因在半个多月后警察部门出俱了一份证明,证明上说这次确实是动物园的一次安全事故,动物园方面已经拟订了一份事故责任赔付文件,希望赖恩抽时间去商谈一下。

说实话,赖恩对这样的赔付一点也不感兴趣,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妻子,一个稳定而温馨的家庭,所以他一直就拖着没有去,没有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等那个女人的电话,他虽然不相信那个女人说的这件事情有什么阴谋,而赖恩实在也想不出这有什么阴谋,妻子与世无争,没有仇人,在医院也就是一个外科大夫,和谁也没有利益冲突。但是那女人说的她丈夫是一家制药厂的工程师到是在赖恩心里有了一个小小的疑惑,于是他还是在盼着那女人再来一次电话。

就在赖恩休假的最后一天的晚上,那个女人的电话又来了,这次说话语速非常的急切,开口就直接约赖恩去维多利亚广场边上的一家咖啡厅见面,说是有非常重要的关于她丈夫的情况要和赖恩谈谈。赖恩没有犹豫立刻就驱车赶到了约会地点,停好车,见到约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就信步走到了广场的中间。

夜色如火。高楼林立。时尚的青年们在广场上跳着时尚的舞蹈。玩杂耍的街头艺人正从口里喷出蓝蓝的火焰。一群姑娘们穿着类似吉卜赛女人在节日才穿的拖地的盛装,跳着节奏明快的踢踏舞,脸上和舞动的肢体洋溢着青春性感的美妙。街头画家正借着广场喷泉的灯光在给路人画着特色的速写。几个脸上描抹得如马戏团小丑的男人学着木偶在向路人行乞。这就是赖恩生活的城市-活力而浪漫。

赖恩见身边有一座彩色的与人体一般大小的雕像,就轻轻的靠了上去。没有想到那雕像居然在他靠上去的一瞬间向后移动了一下,惊得赖恩定住神紧紧的看着那雕像的脸上,结果那涂满彩色油彩的雕像的脸慢慢的笑开了。是一个人体艺术爱好者。赖恩也冲那人友好而歉疚的笑了笑。

这个广场是以前他们一家常来的地方,突然想到家的赖恩心里便涌起了一阵颤痛,一种痛彻心扉的颤痛。前几天把大女儿送到寄读学校去的时候,大女儿那双不忍离去的双眼又出现在眼前。母亲的年龄已高,赖恩不忍心母亲过度的操劳。

看看时间到了,赖恩就向咖啡厅走去。过马路时有一起交通事故在赖恩的九点钟方向,警车和救护车都停在那里。

走进咖啡厅后,赖恩找了一张比较安静的座位坐了下来,拿出电话拨了那女人留给他的一个号码,边拨边用眼在咖啡厅四处逡巡,想看看那位女士正接电话,那就应该是约会的对象。然而电话里传出的是盲音,等了一会再拨还是盲音。赖恩觉得是对方也同时在拨自己的电话,就把电话放到了桌子上面,然后向服务员要了一杯苏打水,边喝便等电话。

当服务员第三次给赖恩加水的时候,赖恩有了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因为那女人还没有来,电话也没有来。赖恩再次拨了那女人的电话,仍然是盲音。怎么回事?赖恩心里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预感就在一瞬间消失了,因为他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巧的。

离约会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赖恩决定不等了。结帐时赖恩发现自己没有带现金,就把一张信用卡交给了服务员,服务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赖恩。意思是这才多少钱还值得用信用卡吗?其实赖恩也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总部规定,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只能在总部指定的消费处刷卡消费,这当然也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走出咖啡厅,赖恩下意识的向三点钟方向看了一眼,那起车祸已经处理完了,清洁工人正在清理现场。

赖恩上车后,发现自己车的后视镜好象偏了一点,就降下车窗正了正后视觉镜,无意间在后视镜里看见一个男人离自己的车大约十多米的地方远远的看着这边。赖恩觉得这个身影好象自己一下车进咖啡厅然后又回到车上,这个身影就有点似曾相识。

发动车后,赖恩有意迟了几分钟才开始启动,再看后面,那人也上了一辆灰色的小车,赖恩加速猛跑了五分钟,再看后面,根本就没有灰色的车跟着,不说没有灰色的车跟着,就是赖恩车后视镜视线内连一辆车也没有。赖恩苦笑了一下,再次加速向家里奔去,他决定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要开始回总部工作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