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出租车司机汪永冰,喜欢跑夜车,这,已是他多年形成的习惯。对于他来说,跑夜车,有两大好处,一,是路上人少,车少,可以把车开得疯快,过瘾;二,是夜间行车车费高,拉一个客人,跑一公里,相当于白天跑一点五公里,尤其是,凡夜间打车的,多数,都是远途,跑起来,不仅舒服得很,也合算得很。

汪永冰照常把车停在路边,他早已经摸透了,在这座小小的滨江市,在这称得上半夜三更的时间,在哪儿能等到客,在哪儿只能白等,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验,他才几乎没有一夜是白等的。

汪永冰半开着车门,悠闲地抽着烟,就如同姜太公钓鱼一般,一点都不急躁。车的前后,都在他的视野里,而且,他的视力也相当的好,就在这样的黑夜里,虽然路上有路灯,但,十盏中有九盏是聋子的耳朵,瞎子的眼睛,纯粹的摆设,因而,前后路上的可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是,汪永冰凭借自己的视力,再加上长久以来夜间出车所练就的夜视能耐,离他车子五百米以内的人,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虽然,他在离得远时,有时甚至离得很近,也无法看清人的脸,但是,他却可以从对方走路的样子,准确地判断出那人是男、是女。

罢馐且桓瞿腥耍炅溆Ω迷谌嗨杲氖辍!蓖粲辣雍笫泳道铮吹揭桓鋈擞跋蛩呃矗阍谛睦锒宰约核怠

那人渐渐靠近了,汪永冰正想借着自己停靠的前后十几盏路灯中惟一一盏亮着的路灯看清来人,不料,就在这时,这盏惟一亮着的路灯,却像是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似的,无声无息地,灭了。

汪永冰下意识地,抬头向路灯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看清,这天晚上的天空,月亮、星星,好像都放了假,现在,汪永冰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

但是,黑暗并没有阻挡汪永冰对已经走近他的出租车的人的判断,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来到他的车边,不声不响地,拉开他的车门,上了车。汪永冰想把车内的照明灯打开,可是,坐上车的人,好像知道他想干什么似的,声音低沉地说:“不用开灯,走吧。”

汪永冰从后视镜里,对后座上的人看了一眼,他只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形坐在后座上,他能够感觉得出,那个人显得很冷漠。

扒胛剩ツ亩俊蓖粲辣省

巴翱!焙孟袷呛砹锓⒊龅纳簦行┟疲褂行┠:

汪永冰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他的乘客,虽然看得不太明晰,但是,却也能看出,那个人脸上贴着一张纸。他心里很纳闷,却又不好问。于是,他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该如何找个话题跟客人聊几句。

当然,汪永冰并不知道,这个客人,正是江少阳。

江少阳并不清楚自己要去哪里,但是,在他的心里却又似乎非常清楚自己该去哪里,于是,他上车后,就对汪永冰说,向前开,而且,向前开就可以一直到达他的目的地。

汪永冰车开得很快,也很稳,可是,开着,开着,他的心里便打起了鼓,因为,前方,已经是城市的边缘,再开下去,就进入东郊了,而东郊,是滨江市火葬场所在地。

跋取壬降住⒁侥睦锶パ剑俊蓖粲辣滩蛔〉匚省

江少阳没有回答,他的头脑里,仍然只有向前开的概念,而且,似乎就在前方,他也似乎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向他召唤。

跋壬偻叭ィ删褪墙记恕!蓖粲辣担罢饷赐砹巳ザ迹铱刹辉敢猓偎盗耍加植皇鞘裁春玫胤剑铱刹幌朐谡庋氖奔淇拷鹪岢 !

听到汪永冰说出“火葬场”三个字,江少阳的全身,不由自主地震了一下,他突然就明白了,自己的目的地,就是火葬场。不过,一时间,他还并不清楚,要去火葬场干什么。

这时候,汪永冰把车速降了下来,并慢慢地,向路边靠,想把车停下。可是,汪永冰突然觉得,后脊骨有一股凉气,他听到江少阳冷冷地说:“开,继续开,往前开!”

江少阳的声音,让汪永冰感觉到后脑勺直冒寒气。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微微发抖,他怀疑自己遇上了劫匪,他忍不住盯着后视镜,看向后座上的江少阳。可是,他看到的,仍然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他甚至无法分清江少阳脸上的五官。当然,事实上,他也根本无法分清,因为,江少阳那左半张缺损的脸上,仍然牢牢地粘贴着那张纸,那张已经被血染红了的白纸。

汪永冰的心,突突地跳着,他把车又慢慢地开上了路中,然而,一股冲动,却让他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决定:打开车厢里的照明灯,看清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汪永冰便不怠慢,他突然摁动了车厢照明灯的按钮,可是,奇怪的是,车厢照明灯,并没有亮。

这一下,汪永冰的心里,真正开始发毛了。他的车厢照明灯,一直都是好好的,而且,今天出来之前,他还检查过,因为,他习惯跑夜车,因而,车厢照明灯,对他是极为重要的,他从来都没有马虎过。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不亮了呢?难道,与这个怪人有关?是这个怪人,控制了车厢里的照明灯吗?

一想到此,汪永冰的全身,便不由自主地打起了颤来,他想到了什么样的人才能控制住让车厢的照明灯不亮,除非,是有超能力,或者,是鬼。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