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汪永冰全身一颤,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只觉得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他明显地听出,这声叹息,就来自他的车后座,但是,他却不敢回头,他害怕又会看到,一张让他魂飞魄散的脸。然而,一股好奇的诱惑,又在一定程度上战胜了恐怖,他还是忍不住地,向后视镜看了一眼。

在后视镜里,他看清了车后座,后座上空荡荡的,没有如他所想象的那样恐怖的脸出现。可是,他却似乎看到,车后座上,覆盖了一层粉红色的雾气,一层似隐似现的粉红色。

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时,后座上的粉红色,却又不见了。他非常纳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粉红色出现,这,又让他想到了江少阳那只赤红的眼睛。

一想到江少阳,江少阳便出现了。火葬场的侧门,又“吱吜”地响了一声,汪永冰忙定睛看去,只见江少阳的腋下,夹着一卷黑乎乎的东西,另一个腋下,夹着一只盒子样的东西,走了出来。

江少阳径直来到车边,一伸手,轻松地拉开车门,坐到车上,然后,冷冷地说道:“开车,回去。”

汪永冰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启动不了车子的那回事,他机械地挂档、踩油门,居然很轻易地,将车子开动了起来。他掉转车头,返回回城的方向。他不敢再向后看,甚至,不敢再看一眼后视镜。他只是机械地开着车,心里,在默默地祷告着,别再有什么事发生,希望能够平安地,把这个鬼魅客人送达目的地,他将分文不取,只要能够保住小命,就行。汪永冰甚至在心里已经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跑夜车了,打死也不跑了。

回城的路,是那么的漫长,漫长得让汪永冰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但是,以他的经验判断,路,是肯定没有走错的,那么,漫长的根源,也许,就在于他的心理上。

汪永冰记不清自己开了多久,甚至,连车表盘上的公里数也模糊不清了,不过,总算是进城了。汪永冰终于看到了路灯光。虽然,那盏亮着的路灯,显得那么的孤独,但,在汪永冰看来,却显得那么亲切。

巴3担 苯傺敉蝗辉诤笞戏⒒傲恕

汪永冰听话地,猛地一脚踩住刹车,轿车,“吱”地惨叫了一声,正好,停在了那盏孤伶伶地亮着的路灯下。

江少阳打开车门,下了车,将一直夹在腋下的那卷黑乎乎的东西,往路上一扔,然后,睁着布满血丝般赤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汪永冰。汪永冰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想立刻开车逃走,但是,在手忙脚乱了一通之后,汪永冰知道,自己只能白忙活一气了,因为,车,又发动不起来了。

跋鲁担 苯傺羯舨桓撸创乓还珊还删哂姓鹕辶Φ暮

汪永冰不敢违拗,只好下车。在路灯光的映照下,汪永冰注意地,看了一眼江少阳还夹在腋下的盒子形东西,骇然,那就是只一只骨灰盒。他忙移开目光,向地下看,突然,他又发现,江少阳的身体下方,没有影子。这一发现,让汪永冰更加惊骇不已,他已经完全相信,自己真的是,遇上了鬼魅了,因为,只有鬼魅,才会没有影子。

汪永冰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依靠在了车身上,借着车身的支撑,他才没有倒下。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下,发现自己的影子,淡淡的,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一个左手持着一支钢钎、背上背着一只肮脏的编织袋、非常邋遢的捡字纸的老妇人。

老妇人,走到汪永冰面前,突然,对着汪永冰咧嘴一笑。汪永冰忍不住,猛地打了个寒颤,他看得非常清楚,老妇人的牙齿,墨黑如漆。也就在他一愣神的同时,那老妇人伸出钢钎,一下戳住了汪永冰的影子,然后,如同戳起一片字纸一般,放进了编织袋。

汪永冰眼看着自己的影子,被老妇人戳起,他只觉得全身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似的,怔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时,那老妇人转过身,用钢钎拔了一下江少阳扔在地上的那卷黑物。汪永冰看见,那都是一些人的影子,而且,那些影子,都被老妇人一一戳起,放入编织袋中。

老妇人收拾完了那些影子,对着江少阳咧嘴笑了一下,转身,走了。江少阳也咧嘴笑了一下,然后,看都不看汪永冰,也转身,向与老妇人相反的方向,走了。

汪永冰静静地,站了好长时间,最后,终于拉开车门,坐回到车里。他转了一下方向盘,突然,像是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一下,他满口的牙齿,都已经黑如漆墨了。而在灯光的映照下,他的脸,犹如一张没有经过任何写画的,白纸一般,苍白无色,而他的一对眼睛,却如布满血丝般,赤红。

汪永冰灭了车灯,然后,启动了车子,车子无声地,缓缓向前滑去……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