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汪永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他的妻子,徐燕,还在睡梦之中。汪永冰苍白着脸,赤红着眼,径直走到床边,俯身,盯着妻子的熟睡的脸,看着。他好像不认识自己的妻子了,在他的眼里,妻子的脸,丑陋而令人厌恶,那粗重的呼吸,也似乎,带有了僵尸般的臭气。他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如同木雕。

睡梦中的徐燕,有了一种本能的感觉,她感觉到,似乎有一个非常接近她人,在注视着她,而且,这个注视着她的人身上,有一股冰冷的凉气,正向她压迫而来。

出于一种本能的防卫,徐燕,突然睁开了眼,然而,也就在她一睁眼之际,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同时,在惊骇中昏晕了过去。徐燕所看到的,是一张苍白无色的脸,脸上有一对赤红的眼睛,在晨曦即将到来的微弱光线中,这两只赤红的眼睛,泛着荧光,而且,在这荧光的映衬下,咧开的双唇间,是一嘴可怖的黑齿。徐燕还没来得及看清这张脸,正是自己的丈夫汪永冰的时候,便在猛然间,倒吸一口凉气,昏晕了过去,甚至,连一声惊呼都没能发出。因为,对她来说,这种状况,实在是太突然了,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恶梦。

汪永冰见自己的妻子晕了过去,脸上,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左右摇摆着头,看了一会徐燕,然后,转回身,走向门外。

汪永冰的出租车,就停在门外,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上了车,启动,几乎无声地离开家,又一次上路了。如同鬼使神差一般,汪永冰将车开上了去机场的路,开得飞快。路上没有人,车也少。他到了机场外,没停,就有人招手要车。他把车靠过去,坐车上,一动没动,也没开车里的照明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上车,那叫车的男人,没上。汪永冰开动车,女人说了目的地地址,然后,便沉默了,一路上,没话。那孩子,被女人搂着,好像睡着了。

这女人,就是苗新露,孩子,便是焦言。

车快速行驶着,不久,进了城。可是,苗新露觉得,车,并没有向她家的方向行驶,而是正相反。苗新露有些惊慌,忙提醒司机:“师傅,错了,方向反了。”

汪永冰没有回应,似没听见,继续往前开。

苗新露更慌了,摇醒了儿子,再次说:“师傅,方向反了。”

仍然没有回应。

苗新露急了,也怕了,心怦怦直跳,想,遇上坏人了。一紧张,叫起来:“停车!”

焦言听到母亲的叫声,也附和着叫:“停车!”

爸ā

汪永冰这次非常听话,一脚踩住刹车,车子,发出一声惨叫,猛然停住。苗新露和焦言,没提防车子刹得这么猛,突然向前一冲,头,差点撞上前座的椅背。苗新露本能地抱住焦言,然后,怒目瞪着汪永冰。

天,微微的明了。汪永冰停住车,没有出声,也没有回头看这一对母子。只是,两眼定定地,看向前方。前方不远处,捡字纸的老妇人,正慢慢地走来,背上,背着编织袋,左手提着钢钎。

苗新露喘息方定,伸手去开车门。这时,汪永冰开口了:“别下车。”声音冷冷的,带着一股寒气。

苗新露停了一下,犹豫了一下,但,她没有听汪永冰的话,推开车门,拉着儿子,下了车。

汪永冰仍坐在车上,没有动,两眼盯着已经靠近的老妇人,“叭”,开了车灯。

灯光里,苗新露和焦言,影子拉得长长的,但,那老妇人,没有影子。

苗新露和焦言,看着老妇人,很惊异,老妇人的脸,苍白,耷拉着的眼皮撑开,双目赤红。她咧开嘴,对着苗新露母子,突然笑了一下,满口的牙齿,如墨般漆黑。苗新露和焦言,不由自主地,猛打了个激凌。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只冒至头顶,全身僵硬一般,傻呆呆地,看着那老妇人。

那老妇人,用钢钎戳住苗新露的影子,如捡字纸般,放入背上的编织袋里,接着,举钢钎戳向焦言的影子。

突然,焦言大叫:“妈妈,不要!”挣开苗新露拉着他的手,逃也似的,跑向车子的另一边,躲避老妇人。

老妇人的脸,冷冷的,一双眼睛,赤红着,瞪着焦言,提着钢钎,尾随着焦言,不慌不忙赶着。

焦言惊怵地,向后退着,全身颤抖。苗新露的脸,慢慢地苍白了,双眼,慢慢地赤红。她见焦言退到她身边,便伸出手,拉住儿子。焦言满脸惶恐,看着妈妈。苗新露突然对着焦言,咧嘴一笑,满口的牙齿,黑如漆墨。

焦言恐惧地大叫一声,想挣脱,但,苗新露死死地抓住他。焦言觉得,妈妈的手,力气出奇的大。他拼尽全力,挣不脱。

这时,老妇人赶了上来,举起钢钎,对准焦言的影子,戳了下去。焦言挣扎着,大叫:“不要,不要!”然而,无用,那老妇人,如捡字纸般,挑起他的影子,就放进了编织袋中。

焦言眼看着自己的影子,被那老妇人挑进了编织袋中,他“嗷”地怪叫一声,猛然挣脱了苗新露的抓握,然后,惊慌失措般,向远方逃去。

苗新露望着,见焦言的身影,慢慢地在晨曦中变淡,她突然咧开嘴,笑了一下。

焦言向前奔跑着,嘴里,不时发出一声声怪叫。他慢无目的,也毫无方向,只要看到前方有路,便立刻沿路而奔。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在滨江城的大街小巷间乱窜。早起的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都在奇怪,滨江城里,为什么会在今天早上,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怪孩子。在人们眼里,这个怪孩子面色苍白,双眼赤红,在他张口呼叫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一口黑如漆墨的牙齿。不过,与此同时,人们也都注意到,在早晨太阳的照射下,阳光里的焦言,身下却没有影子。

于是,很快,一个脸色苍白,双目赤红,没有影子的怪孩子满城乱跑的事,就像是一阵风,迅速传遍了全城。在这个早晨,在滨江城里,引起了一阵极大的恐慌,各种猜测,也随着这恐慌,不胫而走。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