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四章

齐烨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想去办公室看一看,是因为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是在担心着公司。她觉得自己很好笑,现在全城都没有人了,华远公司还算存在吗?就算是她去办公室看了,又能怎么样?所以,她终于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险。她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坐在电梯上不应该下来,就应该一直乘坐到一楼,说不定,如果不下来的话,自己现在已经站在外面,在阳光之下,那样,也就不会看到那个孩子,也就不会被吓成这样了。

这样想着,她便决定不再去办公室,而是回头再次走向电梯。

好在,电梯并没有什么异样,她摁下按钮,电梯又从一楼升上来了。她又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在下电梯的时候,就把电梯摁回来。不过,眼下这也并不重要,只不过是自己在这里多站了一会。

电梯的门开了,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电梯里,没有发现异样,于是跨进电梯,摁下一楼的按钮。电梯的门关上,微微震了一下,开始下行。

这部电梯,齐烨已经乘坐过无数次了,所以此时,在电梯这小小的四方空间里,齐烨觉得自己多了几分安全感。至少她不用担心突然在某一个角落又会出现一张活死人的脸,哪怕是孩子,她现在也不愿意见到。

电梯很顺利地下到一楼,中途没有出现任何状况,这让齐烨觉得很欣慰。看着指示灯已经亮起了“1 ”字,齐烨做好了下电梯的准备,她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一楼千万别出现什么状况,就让自己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走出这座大楼吧。

不知道是她的祷告起了作用,还是那些活死人都已经离开了滨江,或者说,都躲到其它的地方,走下电梯的齐烨,果然没有看到一个活死人的影子,因而,她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可以稍稍放下了。

齐烨放开胆子,离开电梯,穿过大厅,向外走去。她已经几天没有离开这座大楼了,现在走出来,全身好像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她的鞋底敲击地板发出的响声显得格外的清脆,而且在万籁无声中,大厅的回声也清晰地在她的耳边回响着。这声音没有引起齐烨的恐慌,相反,听到这样的声音,她的心里反倒安定了很多。

齐烨看到,大厅里也是一片狼迹,可以看得出,昨天夜里,这里像全城其它地方一样,都受到了活死人的破坏,但是,很明显,这里受到破坏的程度,要远比其它地方要轻,因为她从自己在楼顶上所看到的情形判断,全城其它地方几乎全都变成了废墟残垣。现在,她已经走了出来,她要去证实一下,自己在楼顶上看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如此。

抱着这样的想法,齐烨快步走出了大楼。外面太阳已经偏西,齐烨感觉到一阵微微的惊讶,她想到了自己在楼顶上醒来的时候,太阳才刚刚正午,而此时已经偏西了,自己在楼上呆的时间,由此判断,至少也有两三个小时了,可是自己却一点都没有觉得。

时间过得太快了!

齐烨的头脑里滑过这一声感叹。但是,就在一瞬间,她突然想到,飞快而过的时间,将很快给她带来又一个黑夜。想到黑夜,齐烨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夜间的遭遇,那让她记忆犹新的恐惧感,让她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得抓紧时间!齐烨在心里对自己说。

齐烨想要抓紧时间,第一,是要抓紧时间,看一看滨江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第二,是要赶快去给自己找一些吃的,而且这一点才最重要。

想到这里,齐烨不再多想,她快步地走向离大楼不远处的商场,虽然她已经看见商场在她的视野里已经如同一片废墟,但是她不甘心,她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一点能够让自己暂时填一下肚子的东西。她真的太饿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吃的东西。

很快,她便来到商场前,眼前的情形真的有些惨不忍睹。原来看上去非常壮观的一家商场,此时看上去只剩下残垣断壁,透过残缺的墙洞,齐烨看到商场内铁货架东倒西歪,被烧毁以及烧得残缺不全的商品满地都是。

齐烨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走进了商场,商场里虽然有阳光从缺口中照进来,但是,齐烨仍然感觉到有些阴森。她壮着胆子,一步一步往里走,凭着自己的记忆,走向食品柜台所在的地方。那里,烧焦的食品所发出的淡淡的焦香味,让齐烨的胃子直向上翻酸。齐烨强咽了两口口水,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已经干得有些疼痛。她努力地忍耐着,开始翻找,希望能找到没被烧毁的食物,最好是有水的食物,比如罐头什么的。

看着眼前乱糟糟的样子,齐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动手,她向四下望了望,然后,找到一根不长的铁棒,用它挑开灰烬,仔细寻找。时间不大,竟真的让她找到了两听铁盒装罐头,虽然外包装都被烧掉了,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罐头,但是,齐烨拿起来晃了晃,感觉到里面好像有液体被晃动了。她一阵兴奋,扔掉铁棒,伸手去拿罐头。铁棒落地,当啷一声,发出的响声竟格外的响亮,而且,响声过后的回声,听起来怪怪的,令齐烨已经碰到罐头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

齐烨一动不动地侧耳听了一会,没有再听到异样的声音,于是她松了口气,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便伸手把两听罐头拿了起来。

可是,怎么打开呢?齐烨一时犯了难。她的目光在四下里寻找着,希望能找到打开罐头的工具。可是找了一圈,她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能够让她打开罐头。于是,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到那根铁棒上。

齐烨把两听罐齐齐地在地上放好,然后,去捡那根铁棒,她想用铁棒把罐头敲开。

她的手刚刚抓住铁棒,突然,她听到一声轻笑,好像就在她的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一股凉凉的风,从她的身边一吹而过。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立刻浸透了齐烨的全身,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站着一个人,一个无声无息的人。她抓着铁棒的手不由得松开了,全身僵硬地慢慢直起,向后转去。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