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一章

这一声轻轻的叹息,让齐烨全身忍不住猛地一震,她不由自主地立刻转身,循声向发出叹息的方向望去。一条粉红色的影子,在汽车的上方飘飘的,远离齐烨而去。

齐烨的心里一动,这条粉红色的影子,这一声叹息,她已经听过不止一次,在办公大楼里,在商场,在这里,齐烨不知道为什么,这粉红色的影子每一次都会发出这样的叹息声,而且,她也并不知道,这粉红色的影子与滨江城眼下的状况到底有什么关系。

眼看着粉红色的影子很快在自己视线里消失,齐烨突然觉得,在自己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存在,而且正是这种神秘的东西,让那些活死人不敢靠近自己。她想象,昨天夜里,在办公大楼上,也许正是自己身上的这种神秘,使得那些活死人在她昏迷的时候不能靠近她,并且远离她而去,因而,她的影子才没有丢掉。也正是这种神秘,刚才让那些活死人看到自己,与自己看到他们一样恐惧,因而,他们才会那么慌张地逃走。

如果真是这样,那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呢?事实已经很清楚,眼下,整个滨江城,只有她自己,齐烨,才是惟一的一个幸存者,而她这个幸存者,原本并非滨江人,因而,面对这种形势,她应该怎么办?

齐烨又一次想到了逃离滨江。

是啊,既然那些活死人不敢伤害自己,那么,这对她逃离滨江倒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她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因而逃离滨江,对她来说应该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径直地走出滨江,她相信只要她这么做,途中应该不会受到活死人的阻拦,因为他们怕她。

尽管齐烨还不敢太确定,活死人们究竟是不是真的怕她,但是她的心里已经确定了,必须离开滨江。于是,她定了定心神,然后辨了一下方向,开始动身,第二次向城外的方向走去。齐烨想到自己傍晚准备出城,是因为看到了活死人方阵,因而改变了主意。这一次,她想自己不会再改变主意了,她一定要走出去,离开这座滨江城。虽然,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即使留在这里,也许并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但是,让她待在滨江城,与那些无处不在的活死人相伴,她说什么都不愿意。

齐烨头脑里乱糟糟的,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一幕幕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她一边走,一边努力地想阻止这些回忆,但是,无论她如可努力,她还是无法排除那些像影像一样的画面,不断地在她的脑袋里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尤其是,齐烨想到了吴倩云,她想,如果自己当时知道活死人们畏惧她,那么,她就应该不顾一切地把吴倩云救下来。在此之前,她并没有想这些,但是现在,她想到了,因而,她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吴倩云。

由吴倩云,齐烨又想到,在滨江城里他所熟悉的人。她想到了陈义远、江少阳、焦巨成,想到了郑典、刘锟,想到了公司里的同事,想到了自己的房东,她还想到了焦言,想到了那个帮助了自己的小活死人,想到了许许多多与自己有过交往的人,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想到他们现在都变成了活死人,齐烨的心里突然觉得非常难过。她的脚步越来越慢了,最后,她终于停了下来。

安唬也荒芫驼饷蠢肟踅 逼腱亲匝宰杂锏厮担拔乙宄踅堑降追⑸耸裁词拢裁椿嵊姓庋婀值氖虑榉⑸ 

就像当初华远公司处于一片混乱之中,齐烨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主持局面一样,现在,她面对整个滨江城,不知不觉地,她又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对滨江城负起一点责任来。

可是,对滨江城负起一点责任,应该从哪里入手呢?齐烨不由得抬眼四望,眼下的滨江城,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要对滨江城负点责任。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她便放弃了离开滨江的打算,她想到,自己首先要做的,也许就是好好想一想,如何才能让滨江城恢复正常。

影子!

齐烨想到了滨江城的不正常,就是从丢影子开始的。她已经亲眼看到,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把人的影子用钢钎戳入她的编织袋中,人,一旦失去了影子,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活死人。那么,如果能够找到那老妇人,要求她把影子交出来,还给那些已经变成了活死人的人,会不会让那些活死人恢复人性呢?

齐烨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不是正确,但是,她的性格就是,既然想到了,那么就必须去试一试。因此,她知道要想证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首先,她必须找到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

不过,齐烨的心里对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还是有些畏惧,因为她是亲眼目睹了那个老妇人把吴倩云的影子戳起,放入袋中的。她担心的是,如果自己接近那个老妇人,也许自己的影子也会因此而丢掉。但是,她又想到了一个细节,刚才,那个老妇人明明就在活死人中间,可她看到自己却转身走了,而且看上去,那老妇人似乎还有些慌张。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那老妇人也像那些活死人一样,害怕接近自己吗?

如果真是那样,事情恐怕会有些复杂。

齐烨的心里非常矛盾,不过,她决定冒一次险,按照自己所设想的,在心里拟定了一个计划,就像每次为陈义远拟定日常工作计划一样,很清晰,很有条理地为自己下一步所要做的事情拟定了一个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写下来,但是齐烨的头脑里对自己的这个计划却非常清楚。

昂茫驼饷窗炝耍 

齐烨像是给自己鼓劲一样,突然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同时,她也觉得自己的全身,几天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轻松,而且有力。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