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十一章

面对逼向自己的学生们,仲平毫不畏惧,也一脸愤怒地瞪着他们。

然而,那几个学生走近仲平,其中一个大喝一声:“打!”立刻,学生们把手中的仪器以及设备配件,劈头盖脑地向仲平砸来。仲平一时之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聚拢到他身边来的青年学生也逐渐增多,不到一分钟,仲平已经处于近二十名青年学生的包围之中。

仲平瞬间便身上途痕累累,而且新伤不断增加,虽然他拼命抵挡,但是对方人实在太多,他只能努力地护住自己的头。

教授看着仲平被打,非常心痛,他大声地道:“孩子们,别打他了,我是这时的臭老九,你们对着我来,别打他了!”

可是,没有人听教授的哀告,那几个拉着教授的青年学生,粗鲁地把教授拉向实验室外。仲平见教授被拉走,本能地想要冲上去救教授,然而,他已经处于青年学生的包围之中,所想冲开挡在面前的学生,却遭到更加猛烈的攻击。

眼看着教授就要被拉出了门,仲平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教授!”就在他这一声刚刚出口,他感觉到自己的头顶,被一件硬器猛然一击,仲平只觉得头脑嗡地一声,眼前金星飞舞,身体里的力量,似乎一下子被抽走了,他软软地向下倒去,他的耳朵里,似乎听到教授一声遥远的呼唤:“仲平!”他的眼睛看到的,就像是群魔乱舞的混乱的影子。随后,他又模糊地看着一只粗大的玻璃量筒对着自己的脑袋,恶狠狠地砸了下来。

仲平听到自己的脑袋“嘭”地响了一声,然后,便像是坠入黑暗中一般,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感觉到自己躺到在了地上,感觉到周围有许多只脚踢着自己,但是,他却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了,而且,他也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痛。

过了一会,踢他的脚终于渐渐少了,直到最后不再感觉到了,紧接着,他又感觉到,有重重的东西砸在自己的身上,一下,两下……最后,终于也停下了。再接下来,他的身体,便再没有受到冲击,周围变得死一般沉静。

在死一般的沉静里,仲平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实验室的地上,一动不动。仲平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一直向下坠、向下坠。但是,他的潜意识里,却在努力地挣扎着,要向上,不能就这么坠下去。他想到了教授的叮嘱,想到了他们的研究项目,想到教授被那群青年学生拉走,后果会怎么样。所以,他努力地不让自己失去知觉,强迫自己必须清醒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仲平终于又有了知觉,但是,这种知觉,让仲平自己都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痛,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却明明知道,自己受伤很重,或者说,他的身体已经惨不忍睹。

这了证明自己的判断,仲平努力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他的目光之中的,是一片昏暗。

整个座实验室里,只有墙壁上的灯,在发出淡淡的光,借着这淡淡的光,仲平放眼看去,实验室里一片混乱,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所有的仪器与设备都遭到了破坏。他的心很痛,因为他知道,这是整整一代人用了十多年时间,才建起来的滨江城惟一的实验室,就这么在短短时间里,就变成了一堆废物。

他把目光收回,回到自己的身体上,在昏暗的灯光里,他看清了自己的身体,他几乎被吓得跳了起来,但是,他却根本动不了。

他的身体看上去已经有些支离破碎了,他的左腿从小腿处断裂,白森森的板骨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阴森可怖;他的右腿膝盖上方变得扁扁的,很明显骨头已经碎了;他的腹部已经开裂,肠子流出腹腔,血水洇湿了地面;他的右肩皮肉被撕裂,肩骨也已经裸露。

仲平很奇怪自己的头还能动,他下意识地抽动了一下双臂,但是,右臂毫无反应,还好左臂居然可以活动自由。仲平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突然间,他的手不动了,因为他的手摸着了一个洞,而且,手指已经伸进了洞里,并且感觉到一股软软的温热。与此同时,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膨胀,只是奇怪,他居然没感觉到痛。

仲平的心突然像是一下子空洞了,忍不住地在心里自问:“我死了吗?”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