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好友的转变

最近,我一直被某件事烦扰着,这使我十分懊恼。我决定把这个烦恼讲出来,不然,我真怕自己会闷出病来。

我的一位挚友,在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一次意外,那次意外导致她昏迷了一个多月。本来,她发生意外,只会使我担心而不足以令我懊恼的,毕竟她现在已经出院了。但烦就烦在:她出院后竟当着我的面说根本不认识我!

唉,她失忆了。可是不久后我便发现,她并不只是失忆那么简单….

开学已有半个月了。这天晚上,我又捧着资料到教室去阅读。可不久后我便再也无法专心学习了,因为我的隔座来了一位面目冰冷的女孩。

当然,我司天瞳是绝不会因为一个拥有一张酷脸的人坐在我身旁而放弃去干自己的事情的。但这次情况有点特殊,因为这位酷女孩正是我在前面所提及过的那位好友。她姓蝶,名莉娜。

此刻蝶莉娜正坐在我左边的隔座上冷冰冰地瞅着我。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我不禁在心中咕哝了一下,立即低头咽下小口唾液才小心地偷瞥了蝶莉娜一眼,发现她依然寒着脸瞅着我。这使我感到很不自在。

我马上合上眼睛避开她的目光,并暗暗呼了口气,心中委屈极了:都一个多月了,她用这种冰冷的态度待我已有一个多月了!我可是她相识超过十一年,情如姐妹的好友啊!

内心虽然觉得委屈,但她毕竟是被我视如亲姐的好友,即便是委屈也就算了。

于是我又缓缓睁开眼睛,以一个十分巧妙的角度再次偷看蝶莉娜,发现她竟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淡漠地瞅着我。

肮涣耍 蔽抑沼谌涛蘅扇蹋灰麓剑料铝车吐盍艘痪洌幼排ね返上蛩骸袄蚰愕晒涣嗣挥校浚∽阅阈压吹较衷冢庖桓龆嘣缕诩淠阋恢倍晕也焕聿徊恰D阋蚴б涠俏遥也还帜悖肽惚鹁挥谜庵盅凵穸宰盼遥 

由于身处于教室内,我说话的声音不能太大,但我此刻的情绪却又十分激动,因此只好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握着双拳,剧烈的呼吸令得我的胸口一起一伏。

一想起我们这十一年多以来一起渡过的患难及欢乐时光便使我感到伤心,我实在受够了她这种毫无感情的漠视了。

与蝶莉娜相处那么久,在她意外发生之前,她从来未曾用过这种态度对待我。而我,也是第一次以这种语气待她。

因此,我倔强地翘起了下巴,绷着脸定定地瞪着她以表示自己的极度不满。

这个动作使我的眼睛与蝶莉娜的眼睛作最正面的相望(由于蝶莉娜康复后一直都对我采取漠视的态度,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实际上我是没有机会与她正眼相对的。)这使我终于有机会看清她的脸,亦使我猛然发现了她身上的又一个改变。

她瞳孔的颜色改变了!

蝶莉娜的眼睛向来都是黑白分明。一双妙目是一种清澈的茶棕色,这是她面貌亮丽的特征之一。可是现在,她瞳仁的颜色竟是阴幽幽的深绿色,连眼白亦隐隐透着一层红光!

我被这个发现吓得心头一窒,不禁又咽了一口唾液,并下意识睁大眼睛,更加聚精会神地盯着蝶莉娜的那双眼睛,希望可以把她那对眼珠的颜色看得更真切一些。

不错,那双瞳仁的确是一种深邃、阴沉且混浊的幽绿色,而且仿佛透出一种怪异的紫光!

为什么会这样?奇怪!

由于我已被自己的发现惊得发愣,只会僵着脖子一直维持着翘首的姿势,定定地盯着蝶莉娜的眼睛。

我的举动显然惹恼了她,只见她脸色一沉,双目骤然一闪,冷冷地道:“也请你别用这种目光对着我,司天瞳!”说罢便轻哼了一声陡然起立,转身离开教室。

司天瞳?这可是她清醒过来后到现在为止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她记起我来了?!

我立时回过神来,一手掠起桌上的资料并飞快地跟了出去。

袄颍鹊任遥 蔽冶吲鼙咴谒砗笮朔艿亟辛似鹄础

蝶莉娜根本没有理会我,只顾沿着茂密的林荫校道径直向前走着。

袄颍∧愕任乙幌拢矣谢案闼担 蔽矣侄宰潘辛思干谰赏饺弧U庋倚朔艿那樾饔只夯夯氲焦鹊住

真可恶,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一边急步跟在蝶莉娜身后,一边懊丧地在心中怨着,最后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紧握双拳对着她的背影激动地叫了起来:“假如你还认识我!还是蝶莉娜的话!请你给我站住!”(本来我当时是想说“假如你还记得我!还是以前的蝶莉娜的话!请你给我站住!”的。但由于当时的我过于激动,以致讲出的话有错漏亦没有发觉。)

我话音刚落,蝶莉娜已猝然收住了脚步,并霍地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双目蓦地向我迸射出两道精光,让人脊梁发麻。

接着她缓缓靠近我,瞳仁幽幽地泛着紫光,冷漠地低头瞪向我。在这僻静阴暗的校道衬托之下,她的样子竟犹如幽灵一样,给人一种无法忍受的诡异感!

袄颍恪..想干……什么?!”我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澳悴皇且艺咀〉拿矗俊钡蚰人菩Ψ切Φ乩浜叱鲆痪洌壑樯劣挠牡摹

拔摇..是叫你站往……但我并没有叫你……用这种表情来吓唬我。”我低头咬着唇小声咕哝起来。

蝶莉娜此刻的样子虽然可怕,但她在我心目中毕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而且她亦终于停下脚步,并对我的话有所回应。这使我烦乱的心终于舒畅了一点。便下意识用往常与她相处的态度来对待她。

我刚咕噜完,蝶莉娜便又哼了一声,依旧维持着那种姿态对我道:“你向来都以这种态度待人?”

拔抑换嵊谜庵痔榷源易詈玫呐笥选!蔽姨范运⑿Φ馈

蝶莉娜待我说完,便吸了口气,才淡然道:“好,趁着现在我也想与你讲清楚:我,不认识你,你以后别再来烦我!”

不认识?好残酷的话!

蝶莉娜的话实在太过分,这使我已经趋向平伏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我立时翘首瞪着她:“不认识?我们相识已超过十一年了!你回去问问蝶阿姨和蝶伯伯,问问福伯。问那些认识你的人!去看看你书房大书柜里第二层抽屉里所存放的那些照片!就算你失去了记忆,也不曾用过这种冷漠的态度去对待别人,唯独是我!这对我太不公平了。现在,你居然还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你……. 很过分!”说完我便垂下头轻泣起来。

昂茫∫残砦颐窃嗍豆庖丫枪サ氖虑椤D滴蚁衷诘募且渲忻挥心悖率瞪衔腋揪筒幌胝一赜泄啬愕娜魏渭且洹R簿褪撬担也幌胗肽阍僮雠笥选N艺庋的闶欠窕岣靼滓恍俊钡蚰壤淅涞赝盼遥坏厮低暾庖欢位昂蟊阕砝肴ァ

澳闫耍 蔽叶溉欢宰潘谋秤按蠼衅鹄础

我的叫声虽然可怜,却未能使蝶莉娜停下脚步。渐渐地,她的身影便消失在灰暗的灯光下,只剩下我僵立在无人校道上。

许久,我才回过神来,并擦干脸上的泪痕,缓缓走回宿舍。

躺在床上,我静静地望着头上的纱帐,思绪杂乱之极。

实在不公平!莉竟然这样对待我!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禁又委屈起来,那段往事以及重重疑问又再度涌上心头。

那次意外就发生在去年的平安夜到圣诞节的期间。

去年的平安夜刚巧是蝶莉娜的二十岁生日。为表庆祝她就在蝶家大宅的茉莉花园中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并宴请了几乎全校的师生参加。但恰巧从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一月二十二日这段期间,我应本城“青年联会”的邀请去参加一项大学冬营活动,因此没机会参加蝶莉娜的生日派对。而蝶莉娜举行派对当天的情景以及她发生意外的情形都是从管家福伯的口中了解得知的。

去年平安夜的下午,蝶莉娜携同她的爱侣关伯仁,在派对中出双入对,纷纷向各席敬酒。当时的气势相当热闹。可是到傍晚六点半过后,蝶莉娜便在不经意的情况下离开了各人的视线变得不知所踪。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宾客渐散时,管家才发现大小姐不见了。于是才发散仆人去找,终于在上午八点才发现蝶莉娜倒卧在大宅后山的竹明园中。

在我参加完活动归来,收到蝶莉娜发生意外的坏消息而火速赶到她所在的医院时,她已经昏迷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而且,她依然没有一点苏醒过来的迹象。

在探望蝶莉娜的期间,我从蝶夫人(蝶莉娜的母亲)口中大概了解到她昏迷的一些情况:综合检查报告指出,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或类似伤痕的表面及内部创伤。但在入院后的三天内她的脑电波曾一度出现过异常反映。

所有人都无能为力,只好祈求上天让蝶莉娜早日苏醒过来。

一直到今年的一月二十八日下午,蝶莉娜竟忽然张开了眼睛!使我们惊喜万分。可是她醒来以后,竟对眼前的亲友毫无反应,她失忆了。而导致她昏迷的原因,医生推测是因为那次意外,至于她为何会突然昏迷并持续一个多月,则无从考究了。

苏醒后的蝶莉娜又被按排了一次详细得夸张的全身检查。结果是:除了失忆以外,她身体的所有项目正常。她一直到今年二月初才出院,一星期后的开学日她便照常上学。

事情就是这样。

本来蝶莉娜发生了那次意外的昏迷而导致她失忆,作为非一般朋友的我只会感到伤心和担心而绝不会感到委屈和烦恼的。但自从她苏醒出院以后,对待每个人的态度都是善良温和的,只有对我是冷酷无情的,这使我感到十分委屈,而如今她甚至声称要拒绝与我交往,我更是感觉委屈到了极点!

更重要的是,在蝶莉娜的身上,我发现了一些使我久久不能理解的疑象。

自从她出院以后,她的形象就开始改变。

以前的蝶莉娜,永远是一头瀑布似的长发披肩,发质乌黑柔亮,处处泛出珍珠般的光泽。但现在,那长及腰际的秀发已被染成了深得发黑的绿色,泛着幽幽的光芒,而且被编成一束束,盘成一个古怪的发式,远看仿佛有一团蛇盘踞在她的头上,让人感到很不自在。

以前的蝶莉娜是从来不打扮的。如今,她的唇色已不再是淡淡的粉红色,而是一种妖冶的紫红色,且眼皮泛紫,指甲也被染成了紫红色。

再者就是她的衣着。与她相处超过十一年,从来没见她穿过绿色的服装。因为她曾告诉过我,她最讨厌绿色的服装,她说穿绿色的衣服会使她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不健康。但自她出院后,她全身上下,乃至鞋袜,竟无一不是深深浅浅的绿色!

难道这是失忆的后遗症?!

可就在今晚,当我发现了她瞳仁的颜色有所改变后就使我更加惊疑了。因为蝶莉娜的视力一向十分正常,那次意外并没有使她的视力遭到破坏,这就可以排除她戴了有色隐形眼镜的可能性。

难道是因为她的爱人在一个星期前忽然坠楼死亡,致使她的性格巨变?

不对。蝶莉娜的性格转变是从她一苏醒过来就开始发生的。而关伯仁,据说是在开学后的第二个星期的某天傍晚在宿舍楼顶坠楼而亡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轻哼了一声,心想那关伯仁不死也没用,像他那样的流氓,真不明白蝶莉娜为何会爱上她。

对于现在的蝶莉娜,在我心中总有一股不能言达的奇怪,反正就是有这么一种强烈的感觉。

她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唉,烦死了!想着想着,整个人不禁烦躁起来,辗转难眠。

就在此时,我的一根手指忽然感到一烫,就像被一片烧红了的铁片烙了一下,疼得我轻呼了一声。

我立时清醒过来,打开台灯察看起来,床上除了一些日常的用品以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也许是手指抽筋了。看看闹钟,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便再度躺了下来。

胸口处感觉热乎乎的,便下意识向胸口间抚去,从衣襟内抽出那个挂在胸间的玉扣———这是我参加那个冬营活动期间,经过某个古镇时,在一条古巷的一处卖旧杂货的地摊上买下来的。由于十分喜欢,便用一条水晶项链穿起,作为护身符戴在身上。

借着灯光望着手上的玉扣。每当这样做的时候,我总会觉得:玉扣似乎会发出一层莹莹的柔和的光雾。渐渐地,眼前的一切便会变得模糊起来,然后眼皮一沉,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一夜我睡得很烂,幸好第二天早上没课,否则一定会迟到。

一觉醒来,我便独自坐在床上发愣。

最近到大宅去找蝶莉娜她都刻意避开不见我…..想了一会我便一下子蹦下床,抓起书桌旁的固定电话便直拨蝶家大宅的常用号码。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是管家福伯的声音,我马上向他打了声招呼。

巴〗闶悄阊剑∮惺裁纯梢晕Ю偷模俊备2挠锲朔芗恕

案2茫蛟诩衣穑俊

靶〗闼孟蟮匠俏鞅鹗チ耍桓嫠吣俊

懊挥小粤烁2行┦虑槲蚁胛誓阋幌隆!

巴〗隳」芊愿馈!

白罱虻难孕芯僦沟扔忻挥惺裁锤谋洌俊

福伯听后沉默了一下才叹了口气道:“唉,小姐她,自从那次意外昏迷,醒来后就不像以前的小姐咯!”福伯的语言里透着丝丝惨淡:“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向来知书识礼,温柔妍淑。可是现在,她的衣着和发式变得古灵精怪不说,就连她的举止……唉!初出院回来的那几天,她居然连门也不会开,连筷子也不会用,更不用说其它的日常行为了。反正前阵子她简直就象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变得粗俗不堪!这一个多月来她很少回大宅。可是最近这几天她的记忆似乎恢复了不少,已经记起家族内有关老爷与夫人的以及我的事情了。这是我最感安慰的。”

罢娴模俊蔽乙惶2饷此盗⒖绦朔芷鹄矗骸澳撬褂忻挥腥ジ凑铮缴趺此担俊

懊挥小P〗闼邓丫皇铝耍幌朐偃ヒ皆海弦蛉艘踩安蛔 R缴涫狄膊荒芸隙ㄊб洳∪说幕指雌谙蕖7凑〗阆衷诰拖不抖览炊劳0Γ沂有〗闳缱约旱那姿锱谎灰】灯桨驳鼗钭牛涑稍跹叶疾辉诤趿恕!

拔颐靼琢耍2恍荒 

扒肽鹂推〗恪P〗愠ふ饷创罅司椭坏媚阏饷匆晃缓门笥眩杀鸸炙!

班牛也还炙一岷煤谜展怂摹

放下话筒, 我不禁大喜过望: 看来她的记忆正在恢复当中! 福伯说得对, 就算蝶莉娜的性格及品味变化得很大, 但只要她平安、健康,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信心十足:对,我不能放弃!即使莉现在对我表现得十分冷淡,我亦不会退缩,要继续努力,让她早日恢复有关我的记忆。

主意已定,我立即起来梳洗,然后冲出宿舍去找蝶莉娜。

由校园的第一区一直找到第六区都看不见她的踪影。而且下午我还有课要上,只好作罢。

放学后我一个人闷闷地在后山的一处辟静的小偏道上行走。一抬头,竟骤眼望见蝶莉娜正从前面的一处小树林中走了出来!

袄颍 拔叶宰潘朔艿亟辛艘簧⒎杀嫉剿纳肀咭话呀ё【腿缫郧耙谎钻堑匕蚜程剿男丶洹

坝质悄闼咎焱 钡蚰认仁潜晃业木俣弥狭艘幌拢潭成怀粒槐哧业乃忠槐叩勺盼遥骸拔易蛞挂讯阅憬驳煤芮宄∥也幌胗肽阕雠笥眩 

我立即笑了起来:“我知道。可是我想与你交朋友呀。你现在不记得我没关系,我会跟你说我们的往事。我们现在一起去吃晚饭吧!”

澳恪钡蚰日敕⒒穑幢灰话涯吧纳艚囟狭耍骸昂吆撸沼谡业侥懔耍 被耙舾章洌矍耙讯溉簧脸鲆话镄』旎欤椎囊桓稣嶙抛旌莺莸囟⒆诺蚰刃靶Α

澳忝鞘撬浚∫墒裁矗浚 蔽也唤械馈

昂撸墒裁矗浚 蔽椎哪歉龌旎煲皇殖槌龅鹪谧旖堑难掏凡⒔浜莺葜老虻厣喜判绊盼遥陨肀叩募父鲂』旎斓溃骸按蟾缢盗耍栉颐前焓碌模煌恚 彼蛋账焉斐鍪掷醋ノ遥

蝶莉娜一手将我挪置身后,冷漠地望着为首的流氓:“你们是黄强的手下?”

昂撸〈蟾缍阅阏飧龉砼丝床凰逞郏梦颐钦腋雒蝗说牡胤礁傻裟悖∠衷谡媸恰熘乙病 蔽椎幕旎焖底疟阆蚱溆嗳说仁沽烁鲅凵魅吮恪帮!钡囊簧脸隽耸种械牡傻丁

靶值埽颜饬礁雠硕绯扇饨矗 蔽椎牧髅ゴ蠼辛艘簧阆蜃盼液偷蚰瘸辶斯矗

安灰。 蔽冶幌诺帽灸艿卮蠼辛艘簧乱馐兑运致ё〉蚰鹊苍谒那懊姹;に

由于我过于害怕,在大叫的一刹那间仿佛感觉整个时空都停顿了,且胸口处似乎有一团火正向我的全身袭来!而在接下来的一秒种内我便听见那帮小混混的惊叫声以及弹簧刀纷纷落地的声音。

我立时扭头去看个究竟:只见那五六个小混混正纷纷抱头鼠窜,令人莫名其妙。

霸趺础蔽蚁乱馐短吠虻蚰龋醇涣尘叮ǘǖ囟⒆盼摇

袄蚰忝皇掳桑俊蔽衣砩瞎鼗车馈

蝶莉娜依旧定定地望着我,神情惊疑,然后她吸了口气,目光转向我的背后,神色凝重。

我即时顺着她目光的方向望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不禁使我大吃一惊:散落在地上的那些弹簧刀,刀身上正“滋滋“地迸发着丝丝莹绿色的电流!

这绝对是个令人咋舌的现象。要不是亲眼看见,我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有病!(噢对,本人的确是有深度近视。)

我立即摘下眼镜,揉了一下眼睛,还用衣角擦了一下镜片才重新戴上。再次向那些弹簧刀望去:我没眼花!弹簧刀身上依然流动着丝丝莹绿色的耀目的电流!而且那些弹簧刀身上正在发红并缓缓扭曲变形,刀柄处的塑料层更是在迅速溶化!

疤炷模 钡秸馐蔽也啪境錾矗骸袄颉蔽以倥す废虻蚰韧ィ患⒄抛抛欤廊簧裆傻赝盼遥潭揭幻颍砸恢质止忠斓难凵窨戳宋乙幌拢抛砝肟纹疚以跹兴际峭嚼汀

这一次我没有去追她,因为我对那些弹簧刀为何会产生如此奇怪的现象而感到十分好奇。

可是当我再望向它们时,发现围绕在刀身上的那些电流已经消失,正不断地冒着白烟。

我呆立在地上托腮盯着那些变了形的弹簧刀。许久,确定它们已经降温了才拾起其中一把,用纸包好放入背包并离开了现场。

回到宿舍我便取出那把变了形的弹簧刀一直凝视着它,几乎忘记了饮食。

但任我如何费尽脑汁去思考,也推想不出那些弹簧刀何以会产生电流的合理原因。

怪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肯定自己没有眼花,而且蝶莉娜当时也在场,从她的神情判断,她一定也看见那些弹簧刀的刀身发出电光的。

对!应该去找她讨论一下,也许能找出原因来。

主意决定后便立即飞奔上楼到蝶莉娜所属的宿舍去找她。但她不在。这所大学的面积相当大,拥有八大校区,要找她绝不容易,假如她不在校中,要找到她就更难了。我只好作罢。

第二天清早,我神采奕奕地走出宿舍,一抬头便看见蝶莉娜直挺挺地站在楼梯口望着我。

袄颍 蔽揖驳亟辛怂簧南耄耗训浪匾庠诘任遥壳凹柑焖晕一故呛芾涞模趺唇裉旌鋈恢鞫鹄戳耍

蝶莉娜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道:“一起去吃早点,如何?”

耙黄鹑ィ裕绲悖俊蔽揖档眉负蹩诔云鹄础U饪墒俏疑洗笱д獍肽暌岳匆恢鄙萃氖虑椋

霸趺矗坎辉敢猓俊钡蚰鹊挠锲谰墒抢淅涞摹

安唬抑皇翘蔡咝肆耍 蔽遗淖攀直牧艘幌陆辛似鹄础

澳腔共豢熳撸∧阋叶鲎诺饶愕绞裁词焙颍浚 钡蚰惹岷吡艘簧肀阕摺

我立即跟了上去,并下意识一手携着她的手臂,仰头对她道:“莉,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吃东西了……”因为这半年来,她几乎都是与关伯仁那个痞子出双入对的。

蝶莉娜不禁道:“是吗,有多久了?”

鞍肽炅耍 蔽夜距嘧沤恿松先ァ

拔裁矗俊钡蚰戎笔幼徘胺轿省

还明知故问呢。我心中不禁又来了气,一句话便冲口而出:“还不是因为这关年来你时刻都与那个关伯仁在一起!”

话一出口就惊觉自己失言了。果然,只见蝶莉娜的身体霍地抽畜了一下,接着便狠瞪了我一眼,一双眼珠仿佛要喷出火来,语气比南极格凌兰冰原上的空气还要冷:“以后别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的名字以及有关他的任何事!”

芭叮懒恕N也换嵩俅碳つ憔褪橇恕!蔽倚∩馈

怎知蝶莉娜听后似乎更加气愤,她停住了脚步,用发红的双目冷冷地扫视了我至少有一分种之久才“哼”的一声,扬长而去。

奇怪,她那么气愤干嘛呀?又不是我杀了她的爱人。我的心不禁打了个突。

八懔耍谌攘抵猩グ呐司褪钦饷吹牟豢衫碛鳎 蔽倚∩止玖艘痪浔阕妨松先ァ

来到食堂前,我笑道:“莉你先坐着,我去买早餐。”说着便走了开去。

我特意为蝶莉娜买了她最爱吃的素菜卷及一盒鲜牛奶,为自己买了一只鸡蛋,两条鱼肉肠及牛奶。

我双手捧着放着早餐的托盘回来,将其中一杯矿泉水递到她面前:“在吃早餐前我有件事要问你一下。”

澳闼怠!钡蚰扔α艘簧

熬褪亲蛱煳颐窃谀虾笊叫∑郎显庥鱿鞯氖卵健

我还没说完蝶莉娜便挥手冷哼了一声: “那件事我不想再提! ”

我立即快语道:“我指的是刀身会产生电流的事呀!”

我小心地观察着蝶莉娜的反应,只见她听后目光立时闪了一下,我马上压低声音说:“当时,你也看见那些弹簧刀身上流动着绿色的电光吧?”

蝶莉娜望着桌子沉默了一会才点了一下头:“看见了。”

疤昧耍 蔽倚朔艿媒辛艘簧澳且滥憧矗裁吹笔被岢鱿帜敲垂忠斓南窒螅课蚁胩愕囊饧R蛭易蛲矸丫×诵乃妓伎剂税胩於疾坏靡臁!

蝶莉娜不禁定定地望着我,眼神显得复杂无比。而且唇角上还隐约透出一丝饶有兴味的笑意:“他(她)说得对,你果然好奇心极大……”

斑祝闼凳裁蠢醋牛课姨幻靼住!庇捎谖乙恍南蜃诺傻渡缒羌拢杂诘蚰人的切┕亓淮蟮幕拔腋揪兔挥杏眯娜ヌ

见她没反应,我马上催问:“你对那个不可思议的现象有什么看法?”

蝶莉娜又望着我道:“我想先听一下你的意见。”

我支着下巴沉默了几秒才道:“我推测当时周围的空间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电离层,使钢质的刀身导了电可是当时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天气晴朗,云层稀薄。而且,假如当时周围的空间真是在极短时间内积聚了一个极强大的电离子团的话,为什么我们的身体都没有被导电烧焦?奇怪!”

我喃喃自语了一会,才抬头望向蝶莉娜,发现她正定定地看着我,目光阴晴不定。

拔业耐撇庠菔本椭挥姓庑衷诼值侥懔恕!蔽姨颂侄运怠

蝶莉娜的神态由复杂转为疑惑并茫然地望着前方:“也许这是天意,我们命不该绝,也许……”她语调陡然一变,扭头斜睨着我,目光泛出一层幽幽的紫光,盯着我似笑非笑:“是你。”

斑溃空馑闶鞘裁刺窖舐呒课乙坏阋蔡欢!蔽抑缓谜鲅鄞磴档赝潘?傻蚰纫谰捎媚侵制婀值哪抗馔盼摇

我不禁指着自己的鼻子并以十二万分的惊讶自嘲道:“你这句话的意思该不会是:那些电流是我弄出来的吧?”

蝶莉娜仍然只是盯着我,两颗眼珠迸出的光芒仿佛可以刺透人的身体直闯人的思想深处。

至少过了一分种之久,她才改变了神色:“饿了,用早点吧。那事虽怪异,但亦无须为之费神。”

班牛∈郎衔奁娌挥小S泻芏嘞窒蠖际俏薹ń馐偷摹!笨蠢吹谜掖拚癜镂已芯垦芯俊椅弈蔚靥艘幌率植沤套由系乃夭司砗团D痰莸降蚰雀啊

怎知她直愣愣地盯着碟子上的早餐,目光显得一片茫然。

霸趺床怀裕磕悴皇撬刀隽寺穑俊蔽医蚪蛴形兜亟雷乓桓闳獬诔莶磺宓氐馈

只见蝶莉娜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盯着那素菜卷:“怎么我在这东西上嗅不出半点的肉味?”

罢馐侨夭酥瞥傻模衷趺椿嵊腥馕赌兀俊蔽也灰晕坏亟馐偷馈

懊挥腥獾亩骱贸月穑俊钡蚰揉厮怠

暗比缓贸裕≌饪墒悄阕畎缘脑绲阒话 !蔽乙槐叩屯泛茸排D桃槐呋卮穑貌坏剿幕赜Ρ闾氛仕

怎知我才一抬头,便碰见了一幕令我惊栗得发僵的情景!

只见蝶莉娜正缓缓地伸出自己的舌头。舌尖一直向着那块素菜卷伸了过去,而那块素菜卷距离她的下巴至少有四寸多长(人的舌头有那么长的吗)!而且,蝶莉娜的舌头似乎没有停止的趋势,并继续向着那块素菜卷缓缓地伸过去!

巴郏 本驮谖乙蚴芟殴榷械囊簧材牵布涞睦碇怯质刮壹笆笔兆×私猩

但蝶莉娜那条本来还在继续延伸的舌头却已被我忽如其来的叫声刹时止住,转眼缩了回去,恢复正常。可这个过程已被我尽收眼底!

澳闳率裁矗浚 钡蚰鹊秃鹆艘簧勺盼遥裆伞

我早已被吓出一身冷汗,仿佛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颤抖。但我依然存有一丝理智,立刻跳了起来,双手在身上乱抓:“虫子!有……只不知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衣服里面咬了我……一口, 疼死了……呀! ”我不禁跳来跳去以掩饰及缓和我内心的恐惧,并夸张地哭叫起来。

不久,我便听见蝶莉娜以不屑的语气道:“小虫子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把它抓起来吃掉!”

听她的语气,似乎我的叫声没有引起她的怀疑。我不禁如释重负,重重地呼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心中犹有余悸。

霸跹砍孀优隼戳耍渴鞘裁矗俊钡蚰人菩Ψ切Φ匚饰摇

岸冻隼戳耍侵弧〖壮妗!蔽也亮艘幌露罱巧系哪遣愫刮恚蘖Φ鼗卮稹

芭叮〖壮妗R侵┲刖秃茫椒蚀笤矫牢叮 钡蚰人底潘糠翰剩股斐錾嗉馓蛄艘幌滤剑路鹪诨匚蹲拍切┓蚀蟮闹┲胍谎

但愿刚才只是我眼花!

此时,蝶莉娜正微低着头,双眼望着桌面,目光流露着丝丝怀念并喃喃自道:“正如你所说,他(她)十分可爱,有趣……”

我立即好奇起来:“你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啦?”

蝶莉娜回过神来道:“没什么。不吃这个,我喜欢这个。”她说着便将那块素菜卷推到我跟前,继而一手夺过我放碟子上的鸡蛋,又做出了一幕让我再度咋舌的动作!

老天!她一手夺过那只鸡蛋后居然一下子将其连蛋带壳一并塞进口中!!

把剑 蔽矣直痪媒辛艘簧还芍刂氐呐煌赂兄背逍乜凇D挠腥顺缘傲且膊环殴浚「慰龅蚰仁俏恢槭独竦那Ы鹦〗悖问备晒庵执炙坠忠斓男形。

我的掌心已一片汗湿,并顺势扭过头去,捂着嘴干咳起来。

澳阍趺戳耍坑钟谐孀幼耆胍陆螅俊鄙舫鲎缘蚰饶且蚓捉懒羌Φ岸⒊龉忠焐舻目谥校缘酶裢夤蠲兀

我一边咳,一边望着蝶莉娜将带壳的鸡蛋全数吞进口中咀嚼完毕,才重重地舒了口气。僵硬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脑子嗡嗡作响,一句沉积已久的疑问终于从脑海中破浪而出:她,是蝶莉娜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