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校园凶杀案

她真的是蝶莉娜吗?

在脑中我已经问了自己好几百遍了,这使我没有勇气再坐直起来。

巴 钡蚰群鋈簧焓峙牧宋乙幌隆

肮浚 蔽冶凰馔蝗缙淅吹囊慌模诺谜鋈说似鹄矗⒕痰赝潘α艘簧

罢馐鞘裁矗靠瓷先ノ兜啦淮怼!钡蚰戎缸盼业由系挠闳獬π酥虏辈钡氐馈

她话一出口,我的脑子便又“轰”的一声巨响,犹如被人用锤子疾敲了一下,思维霍然一沉:蝶莉娜天生对淡水鱼肉有重度敏感,必须终生禁食淡水鱼类。这一点她比我更加清楚。因为蝶家一向以来都不会以淡水鱼及其制品作餐食的,目的是为了保障蝶莉娜的健康安全。而且即使是失忆也不会连鱼肉肠这种日常食品也忘记了吧?

想到这里,我刚想说“味道是很好,但你不能吃!”这句话时,蝶莉娜已一手抓起那条鱼肉肠一把塞进嘴里很滋味地吃了起来!还一边吃一边赞道:“味道极好。怎么人间有如此美味却不见大宅的厨子做过给我吃?”

鞍。 蔽也唤蟪砸痪械溃骸巴碌簦】欤 币蛭以蚰纫蛭笫车闳夂蠓⑸舴从κ钡某膳卵樱液玫笔鼻谰燃笆保裨虻蚰仍缫延猩O樟恕

叭绱嗣牢叮我碌簦慷粤耍饨惺裁蠢醋牛俊钡蚰纫槐叱圃抟槐呶省

坝恪獬Α蔽椅蘖Φ鼗卮稹

但蝶莉娜吃完后许久都未见有不良反应,这更令我大惑不解。

她,是蝶莉娜吗?

她不是蝶莉娜!不是!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明明就是蝶莉娜!无论她如何化妆,外形如何改变,但我与她相处已超过十一年,别说她身上长有多少颗小黑痣,就连她的手上有多少条掌纹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因此,从触感上我绝对可以肯定,她是蝶莉娜!

可潜意识及第六感又在不断地扰乱我的判断,在内心深处总是有把声音在不断地怀疑:她不是蝶莉娜!

为什么会这样?!她究竟是不是?究竟是不是!

鞍  蔽液鋈槐反蠼辛艘簧萌没炻业乃夹髌椒吕础

霸趺戳耍坎皇娣俊钡蚰缺晃业木俣弥狭艘恢希幼啪拱咽痔蛭业亩钔贰R徽蟊沟哪吧母芯趼砩洗佣钔反哟础

我马上扭转头去,沉默了一会才道:“你很久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说你将会永远如亲姐一样疼着我,保护我。那句话,现在还有效么?”我定定地望着她,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蝶莉娜听后抿着嘴不作声。她的双目不断闪过丝丝复杂的神情,大约过了一分种,她才平静地望着我道:“当然有效!”

我听后终于笑了起来。

算了吧,别再去探究什么了,她就是蝶莉娜!一定就是!至于她的怪行为,可以慢慢去习惯的。不要再去怀疑什么了……

一时间我们竟无言以对,只好默默地吃着早餐。

此时,一位胸前别着一只银红色三角襟章的学生走到我们跟前,将一份校报放到桌面上并向我们鞠了一躬:“特别消息,两位请看。”然后便有礼地离开了。

那是“奇联”报社的派报专员。“奇联”自半年之前成立,现已成为本城大学界内最受欢迎的报社。它所报道的内容全是本国内发生的离奇事件或现象,分“校外版”和“校内版”。“校外版”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刊登发生在校外的灵异事件,且一律按价出售;而“校内版”则是专门记载发生在校园内的事件,在校外按价出售,在校内则免费派发赠阅。其实这也是报社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我暂时对这份报刊的兴趣不大,因为我觉得里面的内容不够奇异(昨天那弹簧刀导电的事件他们就没有发现及刊登)。但因为编者的文笔不错且报道的内容真实客观,还是有一定的可阅性,闲时看看亦无防。

于是我翻开报纸。一个特大的标题立时展示出来———《宿舍奇案:恐怖的死亡!》我不禁静静地阅读起来。整篇报道的内容如下:昨天下午18点50分,在本校园的第六校区,F 号宿舍楼四楼的集体浴室内发生了一起恐怖的悬疑凶杀案。死者的真实身份被确定为管理系4 年级的学生:黄强。由于事件本身十分怪诞离奇,本报社暂时向外界提供有关死者当时的死亡照片,而事件的真相,本报社将会竭力追查及直击,请继续关注。

整篇报道虽然对这件凶杀案的内容记叙得极少,但亦足以让我目瞪口呆!原因之一是死者的名字,昨天我才和这个名字间接发生过联系。

第二个原因则是印在报纸上的那些清晰度极高的彩照。那是一些让人看了一眼便绝对不想再看第二眼的恐怖照片。

但人就是这样,越是恶心的东西,有时你越不想看,就越是不受控制而只能睁着眼受着自己的潜意识强迫着看!

我现在就是处于这种情况。我越想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看报纸上的照片,而眼睛却越是干睁着并死死地朝着那些照片望去。

那三张照片的样子在这里不作详叙。反正一张是近镜大特照;一张是半身照;最后一张是全身照。三张照片所拍的都是同一个人,黄强。但我不能从那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上分辨出死者的五官。那些照片着实让人看了会吐上半天。

有时候我真是十分佩服自己。因为如此恶心的照片居然没有令我把刚才吃下的早餐反吐出来。但我的喉咙还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阵阵轻微的“咯咯”声。

巴惴⑹裁淬叮俊笔直惩蝗槐坏蚰扰牧艘幌隆

肮俊蔽也唤毓窭矗抗庖廊徊挥勺灾鞯赝A粼谀羌刚耪掌稀

拔椅誓阍诳词裁矗 钡蚰鹊挠锲赋隽艘凰坎荒头场

芭叮钦庑┱掌蔽矣昧ρ柿思复尾抛芩惆讯略诤砹哪峭潘铺捣翘档亩餮氏拢⒔∮姓掌哪且话姹ㄖ阶蛩V钡秸馐保也庞谢崛谜龅梅⑺岬乃刍夯罕丈稀

我道:“那个什么黄强被杀死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蝶莉娜一声重重的冷哼打断了。她一把将报纸反按在桌上然后霍然而起,绷着脸走了开去。

鞍ィ颍 蔽腋辖糇飞先ィ骸澳阏饷磁陕铮磕训滥悴痪醯闷婀致穑磕歉鲎猿剖腔魄渴窒碌牧髅プ蛱觳拧

白∽欤 钡蚰榷溉皇兆×私挪胶鸬溃骸氨鹪僭谖颐媲疤嵊泄卣庵秩说娜魏问拢 彼低瓯惴路鹋苏遄拥娜怂频淖呦蚪淌摇

蝶莉娜不愿提及有关黄强的事,也许是因为黄强与关伯仁都是流氓式的“哥儿们”。提及他便触及她对关伯仁之死的伤痛吧。

但我绐终觉得黄强死得十分可疑,会不会与昨日那些弹簧刀生电有关?

我立即利用课余时间,通过一些途径,尽可能多地收集有关黄强被杀的资料。

看来黄强这桩凶杀案还真有点轰动,各类报纸几乎都有报道。只是我所处的是第一校区,与第六校区相距较远,消息到今早才传到。

晚上,我坐在床上,独自挑灯夜读。

通过收集到的资料使我对黄强这个流氓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他十岁开始作案,有过许多“案底”,是校园内出了名的流氓之一。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入读这所名校的。

可是,又是谁以如此残忍的手段将他杀死的呢?

我一边仔细地阅读着资料一边思考。

经过整理及归纳,我终于对黄强被杀的经过有了较完整的了解。如下:昨天傍晚六时许,第六校区F 号宿舍楼的集体浴室传来阵阵的嘻笑声。里面有九名男生,其中六名正各自有独立的洗澡间内洗澡;其余三名正在洗衣服。他们都是同班不同系的学生,而且彼此都认识。当时黄强就在其中一个洗澡间中洗着澡。

据说黄强平时是不会那么早洗澡的,但因为当天“佳人有约”便提早洗澡,还不时得意地哼着一些粗俗不堪的小调。

不久,其中两名学生洗完澡就先后开门出来到洗衣台处洗衣服,而原来在洗衣服的三名学生则一起离开了浴室了。因此,亲睹黄强被杀后的情景的男生实际上只有五个人。

不久,又有一名男生从洗澡间出来,他一边笑一边对着其中偏中间的洗澡间问道:“黄强,都大半个小时了,你还不出来?”

接着从那个洗澡间内传来了黄强得意的笑声:“老子让你管!今天约的可是一位千金小姐,若真泡上了她……哈哈!”黄强说着便放肆地大笑起来然后又得意地吹起了口哨,继而又肆笑起来。

而就在此际,黄强的笑声陡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极度浓重的呼吸声,然后就是黄强霍然后退的脚步声,跟着则是黄强惊栗的声音:“是你!?”

就在黄强叫出了那句“是你”之后,他又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不要过来!救命!救命!”黄强所处的那个洗澡间的门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仿佛是黄强自己在里面拼命要打开洗澡间的门却又被堵住了一样。

正在洗衣服的三名学生跟正在洗澡的两名学生(他们当时已冲了出来)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窒了一下才不约而同地叫道:“黄强你怎么了?”就在这句话出口同时,黄强又猛然发出了一声让人听了都会浑身发毛兼冒冷汗的惨叫声!声音异常凄厉可怖,且持续了至少有五秒种才消失。

由于黄强的叫声实在太可怕,以致浴室内的五名男生在最初的一分种内竟只会僵立在一旁,直到浴室内重新归于平静,只剩下花洒的洒水声时,他们才回过神来。当时浴室门口早已聚了一些人在看热闹。

盎魄浚』魄浚 蔽迕猩獠欧追捉凶呕魄俊5恕吧成场钡娜魉丛杓淠谝坏愣惨裁挥小

把 倍略谠∈颐趴诘娜巳耗诿腿淮隽艘簧簟

浴室内的五名男生不禁生硬地低下头向地面望去。只见几股暗红色的液体自黄强那个洗澡间的门下涌了出来并迅速连成一片。

此时,浴室内除了洒水声外,还有出自那五名男生喉咙间的“咯咯”声。浴室门口的人亦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而一直僵立在浴室内的五名男生也没有一个敢去看个究竟。

就在这种凝固着诡秘气氛的情况下,黄强所处的那个冼澡间那扇一直都紧闭着的门忽然“咔嚓”一声,竟然缓缓地自动打开了!

当那扇门完全打开以后,那五名呆立在浴室里的男生不禁一同发出一阵浓重的吸气声,接着他们面容扭曲,双眼圆瞪,并一起发出一遍骇人的惊叫声。终于,他们当中有一名突然倒地晕了过去,其余四人则几乎站不住脚,均趴倒在洗衣台上剧烈地吐了起来。

一直围在门口看热闹的男生才纷纷叫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浴窒内的其中一名男生算是最镇定的了,只见他一边吐一边阻止别人内进并大叫:“快报警!出人命了!天……”

于是黄强被杀的事件被暴光了,至于那五名目击黄强死状的男生,事后有三名被送进了医院休养,其余两名,则打死也不敢回学校住宿了。

以上便是黄强被杀的整个间接过程。

这件凶杀案的确十分怪异。下面是我对这个案件归纳出来的三大怪异之处:怪异之一:看不到凶手行凶却清楚“听见”黄强的被杀过程。

我之所以说“听见”而不说看见,是因为在浴室内,黄强所在的那个洗澡间的门是从里面上了锁的(这一点那五名男生均可以作证)。而那五名男生都没看见当时在洗澡间内所发生的情况(即黄强被杀的经过),而都只是清楚地听见黄强在里面发出的叫声。直到那扇门自动打开以后,里面亦只有黄强的尸体而并无其他任何人,更何况整个浴室根本就没有可供人藏匿的地方。更甚者,凶手根本就没有时间逃脱。

怪异之二:凶案现场找不到凶器。

凶手的杀人手法之残忍可谓举世震惊,不然不会令那么多人受惊得要躺进医院(事后被黄强的死状吓得要躺医院的还有两名警员)。验尸报告指出,黄强尸体上唯一的伤口,是被类似钢斧的利器所致且一击毙命,但当时在如此人多的案发现场竟找不到凶器!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人的脑袋是绝对不会自动裂开的!

怪异之三:洗澡间的门会自己打开。

当浴室门外有人发现门缝正淌出血液时,黄强当时所处的情况一定是已经死亡或者昏迷,因为洗澡间内除了洒水声外就没传出任何动静。而洗澡间的门当时应该是处于反锁状态,因为据现场证人的口录表明,黄强在洗澡间内曾作过一番企图开门的挣扎而徒劳无功,证明那扇门极大可能是从里面上了锁。而当五名男生发现地上的血液时,至少过了一分种,那扇门才“咔嚓”一声,自动性地缓缓打开,展示在证人面前的就只有黄强尸体靠坐在门口对面的墙壁处,水正从他那裂开的头顶上洒下来。

我盘坐在床上,一边翻着资料,一边想:密室杀人,这是一宗极神奇的密室杀人案!虽然警方对那群围在浴室门外的男生进行着极仔细的盘问工作,但以我的推断,凶手并不是那帮人。因为这样的杀人方法实在太高超,绝对不是常人可以做得到的。

想着想着,我渐渐感到四周也变得阴森森的。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宿舍的姐妹都已经睡熟,只剩我一个人在挑灯夜读。

还是白天再去调查这种诡异的事好了。于是我关了灯,双手下意识握着挂在襟内的护身符,不久,一股暖流便自手掌蔓延至全身,接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依然与蝶莉娜一起吃早餐。她吃早餐的举动依然粗俗得让我咋舌,但既然我已经决定放下之前的执着,也就不再理会那么多了。而且我也没有把自己暗中调查黄强被杀案的事情告诉她,省得她动怒。

我与蝶莉娜同系不同班,因此,早餐过后她便独自上课去了。由于我整个早上都没课,便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去收集有关黄强凶杀案的资料。

从收集到的资料来看,对整件案子的破获并没有多大的进展,但可以从中知道:黄强正确的死亡时间是前天的傍晚六点三十分。还有就是那群目击证人都被证实并非凶手。

无论我怎样绞尽脑汁去推理,也不能对黄强被杀的整个过程作出一个合理的假设。

想来想去,我最后还是认为黄强的死极有可能与那些弹簧刀被导电的事件有关。也就是说,令弹簧刀导电的幕后主控有可能与黄强被杀案有所关联。

看来只能从那柄弹簧刀查起了。

午饭时,我把那柄变了形的弹簧刀交给我的同班同学“机械发明怪杰”(这卓号是他自冠的)———崔振。托他为我检查一下那柄弹簧究竟有什么古怪。崔振二话不说就欣然答应了。

午饭后,班内便充满了流言:李辉被黄强的死状吓疯了。

我对于这个传闻显得不以为然,因为李辉是本班的大流氓,而且是一条最无耻及下流的色狼!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对于黄强案件的调查依然没有什么进展,而且警方亦似乎显得越来越浮躁,毕竟,要破这宗案件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而崔振对那柄弹簧刀的探测结果是:除了刀身被外力弄得变了形之外,刀子本身并没有残留任何特别的能量。也就是说,现在那柄弹簧刀已经是一块废铁,无任何古怪之处。

这个线索又断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