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去精神病院

距离黄强被杀那天,今天已经是第六日了。别说凶手,就是连凶器是什么警方都没有确切的肯定。

在这段期间,蝶莉娜依然每个早上都与我一起吃早餐,但早餐过后她总是拒绝与我同行。课余时间也总是找不着她,她的行踪在每天的中午开始就变得飘忽不定,这使我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疑惑起来。

因此,这段日子里,我除了收集黄强凶杀案的资料外,还悄悄对蝶莉娜进行了细心的跟踪。

结果是:我每次都跟踪失败!

奇怪的是,蝶莉娜每次都是在一些有尽头的地方甩掉我对她的跟踪的。例如有一次,我跟踪她一直到一处洗手间,便再也等不到她走出来,待我敲开那扇门时,里面早已经连个鬼影子也没有了!这着实让我感到诧异,难道她会遁地吗?!

很明显,蝶莉娜知道我正在跟踪她,而且有意摆脱我的。可是她甩人的方法实在高超,甚至近乎诡异。但是,在她身上又似乎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发生过。

奇怪,实在太奇怪了!蝶莉娜的行踪如此神秘,在她身上不应该没有事情发生的,或许只是我还没有发现而已。

午饭过后,我独自坐在校道旁的石椅上,双手抱着头不断地思考着心中的疑问。

把剑∮质切┫潘廊瞬慌馇恼掌 鄙砗笸蝗淮匆簧亢簦盐蚁帕艘痪

氨鹂戳耍媪罱淮蛴≌庵挚植赖恼掌聪湃耍 币话涯猩纳艚恿松先ィ幼疟闶且涣嘀酵诺纳簦潭煌疟蝗嘀辶说谋ㄖ奖蝗拥轿宜氖谓畔拢缓螅欢粤等嗽焦业氖酉咦吡丝ァ

我好奇地拾起地上的报纸团,把它摊开。一张面积占了报纸总面积的一半、看了让人直打嗝的超大半身彩照赫然呈现在我的眼前———是李辉!

李辉的头像比例与现实真人版一样大。照片中,他两眼极限性地睁着,双目充血,眼白上紫红色的血丝粗杂交缠,看上去仿佛正在霍然跳动。而他的嘴则狂张着,整张脸乃至脖子都变得通红及青筋暴现,双手乱舞。望着李辉的照片,我几乎可以想象出他张着嘴在疯狂地大叫的情景。

是什么令李辉表现得如此失常(或者说是恐惧)?因为从照片中李辉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当时正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

奇怪,即使是那五名男生,近距离目击黄强的死状亦没有让他们发疯,最严重的也不过是造成了心理抑郁而已。

我开始阅读起报上的内容。

捌媪辈⒚挥斜ǖ览罨苑⒎璧娜非性颍炊ǖ懒死罨杂牖魄恐涞墓叵担ㄔ从质浅菩值赖艿牧髅ィW詈蟆捌媪蓖撇饫罨跃袷СV饕怯捎谧陨淼男睦硭刂侍疃贾碌摹

黄强的死状确实是既恐怖又恶心,但绝对不足以将一个普通人吓得发了疯的,除非李辉的精神本来就有问题,但我与他相处已有半年,我确定他的精神没有问题。因此,对于李辉的突然发疯,我的确觉得有点古怪。

我继续阅读着报纸上的内容……咦?李辉现在所处的那所精神病院不就是……

看来我得准备一下。

这天下午(黄强被杀后的第七天),我趁着自修的空档,来到本城最着名的精神疗养院----成氏基金疗养院。李辉就在这里。

疗养院的院长成方诺教授是我已故大伯父的最好朋友,也是我的干爷爷。

成教授的妻儿在我出生的前一年在一次意外中丧生。他老年丧亲,十分伤心。当时大伯父常抱着婴儿期的我去造访他,成教授十分喜欢我,并收我为他的干孙女儿。

我的亲生父母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天便因车祸去世。是大伯父将我抚养大的。可惜在我七岁那年,大伯父便因急病去世了,而更让我悲伤的是,在我八岁那年,一直疼爱我的云豪哥哥(大伯父唯一的儿子)亦因意外而身亡。

自从大伯父及云豪哥哥死后,最令我感受到亲情的事就是去探望成教授。

我轻轻拭去凝聚在眼角边的雾气,并深呼吸几下,调整好心情,才踏进疗养院的大闸门。利用成教授给我的特别通行证,我直接走向院长办公室。

我伸手轻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并切耳倾听里面的动静。果然,里面立刻传来一把慈祥的声音:“请进。”

我轻轻打开了门,只见一位精神饱满的老者坐在一张极宽阔的办公椅上,正低头专注地翻阅文件。

见成教授并没有抬头的意思,我便悄悄绕到他的身后,俯身对着他的耳边突然轻叫了一声:“爷爷!”

我的叫声虽小,却足以将成教授吓了一大跳。他先是蓦然抬头,现出惊愕的神情,继而双目放彩,并陡然起来一把将我搂入怀中喜道:“丫头儿!”

寒喧了一会,成教授便问:“你绝少在上学期间来找我的,有特殊情况?”

我点了一下头:“嗯!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有些疑问是我不能理解的,特来与您讨论一下。”

罢娴模靠旄嫠呶遥 背山淌诹⒓蠢戳诵酥隆

我自小就对稀奇古怪的事十分感兴趣,还喜欢寻根问底,成教授便成了我从幼年到现在的“百科全书”。而成教授每次都会十分耐心地解答我的问题,尤其是面对一些特别的事情及现象的疑问,他就会变得像个小孩子一般,兴味盎然地与我一起讨论。

笆虑槭钦庋摹蔽液廖薇A舻叵蛩彩隽擞泄氐蚰鹊氖虑椤

成教授听后沉思了一会才道:“你那位朋友的情况很特殊。先是她昏迷的原因不明。再者就是她天生对淡水鱼类及其制品有重度敏感。一个患了失忆症的人,因失忆而导致外表、品味、性格乃至行为的改变都是有可能的。可是对于敏感症,那是连现今医学都未能彻底根治的病症。假如说因为失忆而使自身的重度敏感症痊愈,那的确是匪夷所思!”

拔颐靼祝D悄衷诘慕崧凼鞘裁矗俊蔽抑幌胗幸桓鋈四苤С只蛘咄品恢蹦嵩谖倚闹械哪歉鼋崧邸

把就范背山淌诓唤盼一夯旱厮担骸澳歉龌岵换幔皇悄愕呐笥选

鞍。俊蔽冶怀山淌诘慕崧叟媒辛艘簧衅蘖Φ靥痹谏撤⑸希阂蛭慕崧壅缥倚闹兴氲囊谎

可是,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论!

把就范阍趺床凰祷埃俊奔也怀錾山淌谟治省

拔也蝗贤愕慕崧郏 蔽伊⒖陶抖そ靥厮怠

袄碛赡兀俊背山淌诖认榈乃柯庸凰烤取

袄碛墒恰彼嫡娴奈易攀嫡也怀隼碛衫矗业哪约浠褂彩侵圃斐隽艘桓龇床档睦碛桑骸霸谒杳远朐汉蟮那叭炖铮哪缘绮ㄔ欢瘸鱿止斐7从常《粤耍∷拿舾兄⒅匀欢ň褪且蛭飧鲈颍 闭饩浠拔疑踔潦嵌宰约憾皇嵌猿山淌谒档摹

澳闶撬担愕呐笥眩哪缘绮ㄔ欢瘸鱿止斐#俊

笆堑模 

笆窃跹囊斐7从常俊

安恢溃∥颐挥星籽奂蔽也唤械惴吃昶鹄础

成教授毕竟是看着我长大,并了解我的心思,只见他温和地道:“在人类医学史上,探测到脑电波出现异常的例子不少,但是也没有科学根据认为这可以作为推翻刚才那个结论的理由啊。”

我听后只是紧抿着嘴不作声,过了至少有一分种才对成教授道:“抱歉,爷爷,我……”

芭叮还叵档模∧俏慌笥言谀阈闹幸欢ㄕ加屑匾奈恢谩U庋桑憧梢匀∷囊桓贩⒏遥梦已橐幌滤腄NA ,便可以证明她是不是另外一个人了。”成教授安慰我说。

癉NA 检验也不是百分百准确的,它只是一种让判断的可能性提高的公认性措施罢了!”我不禁又开始反驳他。

一时间,成教授竟无言以对。我们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出现竟见分歧。办公室内的气氛立即变得沉寂起来。

就在我的思绪开始陷入空洞的时候,我的脑间陡然响起了一句话!

我不说耳边陡然听见一句话是因为:那句话并不是来自外界的实体声波以通过我的耳膜来刺激我的听觉神经而形成的,而是直接地、突如其来地从我的脑内发出,而且不是由我的自主意识产生出来的!情况就如有一个发声源突然在我脑内扩散出一句话来一样!

确切一点来说就是:有一句非自我意识的话忽然在我脑中响起!

那句话的内容是:‘李辉……在这里……’这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试想一把非自主意识的声音突然在你的脑里闪现及扩散出来,那感觉就犹如在自己的脑袋中躲着一只鬼魅一样,令人恐栗!

我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寂静,也把成教授吓得窒了一下。

霸趺戳搜就范俊背山淌阢等坏赝盼摇

耙俊蔽蚁乱馐度衔蔷浠笆浅山淌谒档摹T蚝芗虻ィ旃夷谥挥形颐嵌耍颐怀錾亲匀皇浅山淌谒档摹

耙蔽衣砩舷虺山淌谕渡弦桓鲆苫蟮哪抗狻

笆裁矗俊背山淌谠虮ㄒ晕乙桓龈苫蟮谋砬椤

耙愀詹牛祷傲嗣矗俊蔽抑缓媒粽诺匚仕

拔宜祷傲耍课宜凳裁蠢醋牛俊崩辖淌诟谴蠡蟛唤獾赝盼摇

这使我原本紧张的情绪更加觉得无措,我只能控制自己的嘴巴,口吃地道:“李辉……在……这,这里?”

本来我是想问:“你刚才是不是说:李辉在这里?”这句话的,但由于太惊讶了,以致我口吃了半天才只挤出了后半句话并睁着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成教授。

成教授也睁眼望了我好一会,才道:“噢,对,李辉就在这里。你是他的朋友?”

我听成教授说完,终于呼了口气,心想:刚才那句话的确是爷爷说的!

我道:“我是他的同班同学,听说他精神失常而被送到这里来了,我打算了解一下他的状况,他现在怎样了?”

成教授听后不禁默不作声。

八貌换崾且丫杷懒税桑俊奔山淌谡庋姆从Γ也唤湔诺亟辛似鹄础

芭叮纳纯龌箍梢裕皇牵鸟卜枳纯鲇械闾厥狻!背山淌谥沼诳谒档馈

盎蛘呦热媚闳タ匆幌吕罨栽诠サ募柑煸谡饫锏纳盥枷瘢缓笪以傧蚰憬馐停媚愀菀酌靼姿牟】觥!背山淌谔嵋椤

罢庾詈貌还 蔽伊⒖淘蕹伞

在前面我已经提过,这次探访是有备而来的。之前,我已经向崔振借了一样他自称“得意之作”的发明品,叫“微氧粒子转录仪”。

这件仪器由两大部分组成,包括“收录仪”及“转译仪”。而“收录仪”又包括“控制仪”(一个外形犹如一节小号电池,上面却安装着各种按钮的小装置。)和“接收仪”(一只直径只有三厘米的正十六边形金属链坠形装置。据崔振介绍,这个“接收仪”可接收以它为圆点,五十米为半径范围内的任何景象所反射出的粒子波,且接收容量为每次七十二小时。)至于“转译仪”,则包括:一,“翻译屏”(一部外形与手提电脑无异却能将“接收仪”所接收到的粒子波还原成图象及声音的仪器。)二,“传听器”(一个类似耳机并具有接收还原声波功能的仪器)。

我事先已将“控制仪”和“接收仪”带在身上。因此,表面看来,我身上只有一条挂在襟外的项链吊饰而已。至于那一节“小电池”则被我装在裤袋里面。

当成教授提议看李辉的住院录象时,我实在兴奋极了。因为我可以趁此利用“接收仪”将一切都收录下来。

为了不让每一个细节丢失,我在成教授提出建议后便悄悄按下了“控制仪”的开关。

成教授领着我走进办公室内另一间较小的房间。那里摆着不少仪器,其中包括一张很宽大的屏幕。

成教授一边熟练地敲打着仪器上的按键,一边对我讲:“李辉被送到这里已经有四天了,他每天所表现的情况主要是他的说话内容,让我初步断定他得了‘歪曲性狂癔症’。”

笆裁唇小崆钥耨ⅰ俊蔽也唤省

澳憧聪氯ゾ兔靼琢恕!背山淌诮驳秸饫铮聊簧弦殉鱿至饲逦幕妗N伊⒓醋碚宰牌聊唬员恪敖邮找恰蹦芙聊簧系耐枷袷章嫉酶嬉恍

以下是李辉在过往四天内的表现,括号中的内容则是我与成教授之间的对话及及讨论。

只见李辉直绷绷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这是李辉入院的第一天被强制注射镇静剂后的情形。”成教授指着屏幕对我道。)

大约过了一分钟,李辉便霍然睁开了眼睛,双目充血,面形扭曲。双手抱着头大声吼叫起来:“黄强!黄强!”叫声异常尖厉,让人听了头皮发麻。(成教授不禁又对我道:“这个变化很令我奇怪,因为镇静剂的药效一般在八至十二小时,可是李辉被注射了镇静剂后,只过了十分钟便陡然醒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反应!”至于我,原本以为李辉致疯的原因与黄强无关,可现在我已经产生疑惑并开始推翻自己之前所得的结论。)

李辉仿佛被一只隐形的怪物追杀着一样,一面叫,一面躲。大约过了二十来秒,便又猛然安静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哆嗦着死命地挤向墙角。当他挤得不能再挤,退得不能再退时,才抱着头屈曲着身体啜泣起来。哭声凄切得让人同情。

只见李辉一边哭一边颤声道:“求你……求你不要再笑了,不要再笑了!”他说着便举起双手按住自己的双耳,然后将头部发狠地挤向墙角。最后竟将脑袋不断地重重敲到墙上厉声求道:“别再笑了!别再笑了!”(成教授指着屏幕说:“通常患‘狂癔’症的病人发病的原因都是曾遭受过极严重的精神创伤。而李辉的情况很特殊,我曾仔细调查过,他并未遭受过任何身体上的创伤及心理创伤。因此,他的‘狂癔’症是突如其来的。”听到这里,我便对成教授说:“之前我听说他是因为受了惊吓才发疯入院的,不是吗?”成教授道: “你指的是他看见你学校内那个叫黄强的男生被杀后的死状而受惊过度致疯的事?”我马上点头。成教授不禁道:“这件事我已经调查过,但我的结论是:这不足以令一个正常人患上‘狂癔症’。除非李辉的精神本来就极不正常。对于成教授的分析我也认同不疑。)

突然,李辉的行为停了下来。但他依然哆嗦着身体,并颤栗着双唇,神情惊恐异常:“你本该死了的!我……我明明看见你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能完好无缺地回来?!你本该死了的……是你, 将他们两人杀死的?!报仇……不要!不要杀我!救命!来人哪!救命!啊———!”李辉讲着不禁又激动起来而且按住耳朵大叫起来,动作亦越来越表现得夸张与疯狂。

不久,便有主诊医生带着几名健硕的男护士进去为李辉强制注射镇定剂才使他安静下来。

看到这里,成教授又指着屏幕道:“这次李辉的睡眠时间为十分钟,之后,镇静剂的效力又消失了,这是连日来发生在李辉身上的又一怪现象,这四天当中,他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两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均表现为你刚才所见到的情形。”

果然,才过了一会,本来躺在床上的李辉又霍然睁开双眼,两目充血面容扭曲。接下来的情形正如成教授所说,他的言行与刚才我所见的几乎完全相同,连续三天都是如此。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样子变得一天比一天难看。到了第四天(即昨天)的录象,当李辉叫完:“救命!来人哪!”这句话以后,又多了一句新鲜话:“有妖怪!妖怪要杀我!放我出去!妖怪———!!”才激动地按住耳朵大吼着疯狂起来。

李辉在住院期间的表现就是上述那些,我都看过了。

成教授将画面关闭后问我:“你对李辉的病症有什么看法?”

我道:“从表面上看他是将空气当成了一只实体化的怪物并时刻在缠杀着他。”

澳懿荒芩档镁咛寮白乓恍俊

熬褪抢罨缘囊馐吨幸阎鞴鄣夭艘恢只镁醪⑼耆蛔陨泶丛斓幕镁跛刂屏恕5曳⑾至艘坏悖褪敲康崩罨砸恍牙矗芑峤凶呕魄空飧雒郑蚁耄馐欠裼胨牟∫蛴凶拍承┕亓俊蔽胰险娴亟约旱墓鄣闼党隼础

成教授点了一下头:“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不可能是由于黄强的死状导致的,而可能是与黄强有关的别的事情。”

岸裕乙灿姓庵窒敕ā!蔽也唤阃贰

拔一褂幸桓龈车目捶ā4永罨缘乃祷澳谌萑梦揖醯茫笥凶隽俗ㄐ氖露卤欢窆聿淼男睦怼U獾比恢皇俏业耐嫘Σ孪氚樟耍 背山淌诤呛堑匦ψ拧

澳且愣岳罨苑柚⒌淖钪战崧凼鞘裁矗俊

成教授听后不禁缓缓地道:“没有,我还没有能力下最终结论。”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

我疑惑地望着他,希望他作进一步的解释。

成教授沉默了一会才道:“你先看一下这些脑电波图组。”他说着便从抽屉内取出一筒纸卷。

成教授将纸卷展开铺贴在白板上,然后对我说:“这些都是人类的脑电波图组,上面这张是正常人的脑电波图,下面的都是精神病患者的脑电波图。”

我不禁仔细地看了起来,最后我指着最下方的一列脑电波图道:“咦,怎么这列脑电波断断续续的?上面的图例都是连绵不断的呀。”

成教授立时沉声说:“这,就是李辉的脑电波……”

鞍。。俊蔽也挥傻镁辛艘簧⒅敝缸拍橇心缘绮ㄍ及胝抛抛煸僖步胁怀錾础

房内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我持续闭了目至少有一分钟,重重地咽着唾液才能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罢猓砻髁耸裁矗俊蔽乙廊恢缸拍亲槟缘绮ú⒛氐匚省

拔蚁胂忍愕囊饧!背山淌诤袅艘豢谄馈

我的精神开始有点恍惚:“据说人类只要被戴上脑电波探测仪,其脑电波就会在显示屏上被连续而不间断地显示出来。我想,李辉的脑电波有这样的反映……这是否意味着他的基因,已经发生突变,已经,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界限?!”虽然“李辉已不是人类”这个结论连我自己也觉得荒谬,但我还是说了出来。

怎知成教授听了我的结论后,竟自咽喉处发出了一阵浓重的咕咕声———每当他的情绪处于极度的激动及兴奋时便会表现如此。

成教授重重而急促地呼吸了好一会才道:“因此,我还不曾打算将这个发现对外公开。但这种间断式的脑电波反映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也是压抑了许久,才有勇气将这个发现趁机告诉你。”

原来成教授的结论与我的结论相一致。这使我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兴奋,同时又伴着一丝凉幽幽的阴冷感。

而成教授的反应则是双目泛炽,面色潮红。我知道他一定是因为自己这个惊世大发现而感到心潮狂涌!

腥艘崩罨裕 痪湫槲奁斓幕坝肘淮游业哪灾醒胫背宄隼矗

我再度被惊得叫了一声,瞠目结舌地望着成教授,且我的神情一定流露出恐惧,以致成教授马上拍着我的肩背安抚我:“别怕,唉,爷爷真糊涂。你毕竟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这种怪现象一定把你吓着了。”

成教授的话讲到这里,我便知道他误会了我的反应了。我亦不想向他解释,便说:“爷爷,我想见李辉。”

凹吭谄聊簧匣故窃诠鄄齑巴猓俊

安徊弧N业囊馑际牵褐苯拥讲》坷锶ゼ..”

我的话只说到一半便被成教授打断了:“不行!这太危险了,我不允许!”

耙乙欢ㄒ 蔽乙闳坏赝懦山淌凇

巴 背山淌谝嗉峋龅赝盼遥骸澳抢罨允歉龉钜斓牟∪恕T偎嫡飧瞿泻⒌纳矸荼尘拔乙埠芮宄圆痪弑赋晌闩笥训奶跫U庋桓鲇肽愫廖薰叵档娜四阄稳绱酥醋乓苯蛹课揖换崛媚忝跋盏模 

是的,李辉的确与我毫无关系,而且我还极讨厌及鄙视他那种人。可是当我发现他致疯的原因极有可能与黄强的死有关时,我便决心要弄清这两件事的原委及我所产生的一切疑问。其实,在我内心更深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去驱使我作出这个决定的。只是我不愿提出来罢了。

耙沂且欢ㄒゼ罨缘摹蔽铱扯そ靥厮盗艘痪洌偶岫ǖ赝懦山淌冢竺姘刖浠拔颐凰党隼矗蚁嘈懦山淌谝欢ㄖ溃蔷褪牵壕退隳悴淮鹩Γ乙不岜匙拍悖镁∫磺邪旆ㄈゴ锏秸飧瞿康模

果然,成教授沉默地望了我至少有两分钟,才终于点头:“好吧,我可以安排你去看他,但你必须听从我的一切指挥。”

我立即答应了他的要求。

成教授接通了通讯器问:“XX号王博士,你的主诊病人今天情况如何?是否适宜去进行直接接触?”

通讯器那边回答:“院长,病人今天的情绪十分稳定,苏醒后一直缩在床角,没发生过任何行为。只要带上足够的安全装备,要直接探访绝对没有问题。”

昂茫 背山淌诼獾亟辛艘簧

不久,那位王博士带了四名体格极强壮的男护士走进了办公室,各人手中还执着一把麻醉枪。

其中一名男护士从自身的两只大口袋中取出两把麻醉枪分别交给我们。

拔乙惨寐穑俊蔽也唤种械穆樽砬寡锪搜铩

耙苑劳蛞弧!背山淌谒低瓯憬涛沂褂玫姆椒ā

然后,我与成教授,王博士等人坐着疗养院的专用小车向着特级病房楼驶去。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虽然特级病房楼走廊上灯火通明,却依然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两边的病房均自内里传出阵阵恐怖的叫声,让人听了毛骨耸然。

我下意识把身体向走廊边靠了靠,身后却陡然传来一声怒吼,随即转变成凄绝的号叫及撞门声,把我吓得惊呼着弹了开去,身体亦因为失去平衡而差点倒在地上。

走在前面的王博士立时扶住我道:“别怕,这些人都只会乱嚷,扑不出来的。”

我不禁瞪了他一眼并含糊地咕噜了一句,按了按胸口,舒了口气才跟他们来到李辉的所在病房门口。

我垫起脚吃力地朝观察窗内望去,只见房内放着一张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正屈卷着身体,硬绷绷地缩在靠墙的床角上。

成教授让四名护士守在门口,他则与我及王博士一起进去。

缓缓走进病房,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眼前这个卷缩在墙角的病人应该就是李辉了。我立即抢在成教授及王博士二人的前面并尽量以温柔的声音叫着他。

成教授马上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别靠得李辉太近,而他们则静静地守在房内的一个角落看着我的举动。

我在距离李辉大约三米远的地方站着,对他说:“李辉,我是你的同班同学司天瞳,你还好吧?”

李辉本来是头手均埋在双膝之中的,待我叫的几声后,他的身体终于霍地抖动了一下。

上半学年,在整个学系中,我一直被谣传是李辉的秘密情人。真该死!他居然见人便说我是他的老婆并警告其他男生不准碰我。为此,几乎整个学系的学生都把我视作女混混,几乎有三分之二的女生直接冷眼看我。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莲!

李辉的言行举止可称得上是一个现代典型的社会混混,我对他的印象,用我们的本土方言来形容,就是:看他前面就讨厌他的后面,望他的左边就憎恨他的右边!

幸好他从没对我怎样。望着他那缩在墙角的可怜相,我居然对他产生了一丝同情。于是又向他讲:“李辉,我是司天瞳,你还好吧。”

李辉的身体又抖动了一下,终于缓缓抬起头来。可当他完全抬起头的一刹那,我着实被他的样子吓了一惊。

李辉的身材一向十分高大健硕而且面色红润。可如今,我实在不能说我眼前那个卷缩着身体的是一个人,倒不如说只是一个人形的生物还来得确切。

因为此时的李辉,他那死灰色的脸上泛着一层可怕的苍绿色,眼睛深深陷了下去。眼皮紧绷,使得双眼看上去仿佛是石制的一样,毫无生气。眼白间缠满了或粗或细的血丝,瞳孔上蒙着一层令人近乎窒息的灰雾,而他的两片嘴唇则是蓝灰色的,头发凌乱。最让我咽不下的就是:李辉此刻的身体只剩一层皮包骨,在骨架粗大的他身上显得更加诡异可怖!

几天下来,一个健康的人竟成了一具活骷髅!

我原本平伏下来的心情又因李辉的恐怖样子而显得紧张起来。我甚至惊望着李辉那张僵尸般的脸(我想僵尸的脸会比他好看得多),只能半张着嘴而吐不出半个字来。

李辉望了我半晌,才抖动着双唇:“小瞳……”声音小得犹如蚊子叫。

我的心不禁猛然收缩了一下:李辉认出我来了!难道他的思想清醒了?!

假如我的判断正确,那这正是引导他说话的好机会!

就在我思考着如何引导李辉讲话时,他居然伸出一只手,跌跌撞撞地向我走过来。

我被他的举动弄得后退了一步。成教授亦示意我离开却被我拒绝了。

只见李辉用一种极凄凉的目光望着我,口中不断地道:“小瞳,救我……小瞳,救救我……”声音虽小,却着实让人同情。

罢咀。 庇捎诶罨缘木俣倘缧惺也坏貌怀錾柚顾拷摇

出乎意料,李辉竟然顺从地站住了。这使我更加肯定,李辉的脑筋是清醒的!

李辉站定后接着又双手抱着头蹲下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几公分的男生竟哭得比一个小女生还要伤心,实在让人心生鄙视。于是我厌恶地对他叫道:“好好的你哭什么呀?”

熬任遥⊥/ 她……他/ 她要杀我!”李辉向我伸出一只手绝望地叫道。

刹那间我心如电闪:李辉发疯的背后果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在!

我立刻问:“谁要杀你?他/ 她为什么要杀你?”

拔疑绷怂/ 她……他/ 她死了……他/ 她要杀我……”李辉一边说一边露出恐惧的神情。

听了李辉这句话,我终于失望地摇了摇头,继而对成教授他们摊了摊手:“看来他从来没有清醒过,讲的几乎全是疯话。

爸辽偎卸粤四愕某坪簟!蓖醪┦坎恢每煞竦氐馈

安唬乙恢倍际乔逍训模∷/ 她今天傍晚就要来杀我!”李辉又哭叫起来:“小瞳,你要相信我!救我!”

一时间我真有点被弄糊涂了,因为李辉的话听起来居然有一定的条理,不像是疯言。

我只好说:“你口口声声说有人要杀你,除非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否则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

八/ 她叫……”李辉马上张嘴叫了起来,可是才叫出一半,他便神色惊愕地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他/ 她叫,叫……!为什么会这样!”李辉突然绝望地痛哭起来:“他/ 她不让我说出来!他/ 她不让……!”

听着李辉喋喋不休的重复,我不禁心烦意乱地道:“你嚷够了没有!就算是真有人要杀你也是你活该!”

我说的只是冲口而出的气话,对我而言并无任何意义。可是我的话居然有特殊作用,竟使李辉的言行陡然停止。只见他霍地住了声,然后双目突现,面部肌肉在倾刻间收缩绷紧,脸色泛灰,半张着嘴并伸出一根指头指着我,整个人犹如石像一样。

这种情形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李辉才哆嗦着指着我道:“你!你……你……”说了N 个“你”字依然说不出个究竟,而他瞪着我的眼神则有如遇见了鬼魅一样!

哼,他这算是什么意思!我长得很可怕吗!?

越想越气,我不由得对着他叫了一声:“‘你’什么个鬼呀?!”

我话一出口,竟又把李辉吓了一大跳。他猛地浑身颤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弹了起来,飞身跃回床上,并缓缓退向墙角那边。

汗水如浆一样顺着他的额顶淌下。他脸上的那层皮肤正在簌簌发抖,双唇颤得几乎可以听见牙齿打交的声音:“你,你……是他/ 她的同类!?”他神色惧栗地望着我。

我真想冲过去给这个疯子中的疯子掴上两个巴掌!什么叫“你是它的同类”!分明在骂我不是人!

氨涮∥颐亲甙桑 蔽遗闪死罨砸谎郏肺盏梅⑷炔挪恢劣诳诔鲈嘌浴

安唬〔灰撸∏笄竽忝牵⊥醪┦烤任遥【任遥 崩罨院鋈欢宰磐醪┦靠藓拧

这又使我感到愕然,因为此刻的李辉分明是脑筋正常,否则他没可能认出王博士来的。奇怪!

一时间我竟决定不下究竟是离去还是留下。

王博士显然被李辉的清醒表现弄得兴奋起来。他立即走到李辉跟前安慰他:“小辉别怕,没有人要杀你,这里会很安全,你看,关上门后便连个苍蝇也进不来。”

怎知李辉一下子抓住王博士的手臂,就像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且冷汗涟涟:“不不不!这里不安全!我们杀了他/ 她!他/ 她可以来去自如……他/ 她已经死了……怪物!”继而又一把推开王博士自己缩到一边去。

李辉说着不禁缓缓扭着头惊惧地环视着每个角落:“哪里也不安全!他/ 她,他/ 她已经杀了两个了!今天轮到我……他/ 她说要把我们通通杀光!他/ 她是妖怪!妖怪……”

李辉越说神情越是显得凄凉, 身体也抖得犹如筛糠一样, 面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落下。

然而,李辉这句话又显得匪夷所思、极疯之至。可是,假如这句话是他头脑清醒的前提下讲出来的,那么表现出的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一个模糊的概念立刻在我的脑海间一闪而过,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兴奋,并下意识向李辉走过去,希望可以从他的话中得出更多的信息。

就在这时,我偶然发现李辉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难以形容。他的双唇不断地抽畜着,喉咙处发出一连串“咯咯”的古怪声,双眼睁得甚为吓人,一对眼珠仿佛要从眼眶中胀爆出来一样!

只见他硬绷绷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地指向我。不对,正确来说,他的手是指向我的左肩上方(从逻辑角度来判断他应该指着我的背后)。

果然,李辉的目光正死死地瞪着向自己所指的方向———我的背后!

当我得出这个结论时,我绝不敢想象自己的背后会有什么可怖的东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