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独探竹明园

我擦干脸上的汗水,将刚才的梦反复回想了五六遍,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

由于昨天一连受了两次大的惊吓,整个下半夜都没有正式入睡过。一闭眼,脑子里便尽是那个流氓张耀的奸邪样与刘朋那血流满面的恐怖相!

我疲累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双眼又疼又涩!

对着镜子一照:老天,我的双眼又红又肿,样子颓丧得仿佛整个人已经死了一半!

天已蒙蒙发亮,也没有心情再睡下去,我便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宿舍,打算出去散散心。

我垂头丧气地走着。刚走到楼梯口,便发现去路被人挡住了,我这才懂得抬起头来。

挡路人正是蝶莉娜,她看起来似乎是早已在这里等候我多时了。

笆悄恪蔽冶砻嫔狭⒓醋俏玻醚谑文谛牡木取

耙黄鹑コ栽绮停绾危俊钡蚰染挂桓耐5睦淠成暇尤幌殖鲆凰可驳奈⑿Γ锲嘞缘梦潞土诵矶唷

面对她如此反常的态度,我的内心不禁开始激动。然而我对她的反应却是冷淡的。不仅是因为昨夜那个怪梦。自从那天(即黄强派手下来杀害我们的第二天)早上与她吃过一次早餐以后,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再与她认真地深入地相处过。而且我十分惊讶于她的行踪竟然可以飘忽得如此的异常!如今她又忽然出现,且主动找我,这又不得不让我产生怀疑。在这一刻,我甚至对眼前的蝶莉娜产生了一种惧怕!

因此,我只是淡然地答了一句:“好的。”

澳亲甙桑 钡蚰燃掖鹩α耍姑腿焕鹆宋业氖帧

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惊,继而感到一股颤栗!这只手!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亲密接触苏醒过后的蝶莉娜的手!

我与蝶莉娜相处超过十一年,我们几乎是天天手牵着手渡过,对于她那双手的感觉我是最熟悉不过的。可是如今,那只紧握着我的手,给我的感觉竟是如此的陌生!使我几乎要将它甩掉!

巴阍谙胧裁矗恳恢倍忌癫皇厣帷!钡蚰韧蝗豢诘馈

懊皇裁础蔽姨犯囊恍Α

到食堂里坐好后,蝶莉娜竟然主动为我买来了早餐。

她将放着一只鸡蛋、一块面包和一盒鲜奶的托盘放到我面前。

我瞄了一下放在她跟前的托盘,上面竟放着五、六条一寸粗半尺长的鱼肉肠,还有三个鸡蛋,两条超大型鸡腿!

她的食量至少比以前增加了七倍!

但是,唉,我注意这些干啥?!法律又没有禁止别人的早餐不能比以前增加七倍!

唉———!我颓废地叹着气,发觉天空灰暗极了,脑子亦硬绷绷的,不想再思考任何东西。

我无聊地弄着桌上的食物,连最基本的食欲也消失了。

霸趺戳耍坎豢模课乙晕忝挥胁怀栽绮偷南肮摺!钡蚰韧蝗簧焓指窃谖业氖直成瞎厍械馈

她的举动又使我浑身颤了一下,并下意识缩回了手,避开她的目光,内心更是逐渐翻起一股激流。

蝶莉娜见我对她冷冷淡淡,又道:“瞳,我听说你昨晚受了些惊吓,要不吃完早餐,我与你找个地方去散散心……”

安挥昧耍 蔽夷坏卮蚨狭怂幕埃溃骸澳阋郧安皇钦庋坪粑业模 毙闹心枪砂涤吭嚼丛交钤玖耍

蝶莉娜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望了我几秒,正要开口,却被我挥手厌恶地阻止了:“好啦,不说了!饿了,吃早餐吧!要上课了!”说罢我便埋头将托盘上的面包不断塞入自己口中。

然而,正当我想利用食物将内心的那股激动的旋涡湮没的时候,我逐渐缓和下来的情绪又被一种刺耳的声音弄得死灰复燃!

那是蝶莉娜吞嚼连壳鸡蛋时所发出的声音!更让人咋舌的是:她边嚼还边以长得夸张的指甲猝然刮开鱼肉肠的塑料外皮,将整条肉肠陡然塞进口内!

我麻木地含着口中的面包,身体已颤抖得几乎连桌子也随之而动!

带壳鸡蛋!淡水鱼肉!外形的改变!性格的转变!记忆的失落……小瞳,切记!他/ 她……不是我……她不是我……她不是我!

脑海里顿时充满了梦中蝶莉娜所说的那一句“她不是我!”!

鞍  蔽掖蠼辛艘簧玖似鹄矗瓮缺闩埽

到蝶家大宅去!到竹明园去!

我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大叫起来。

我一口气飞奔出校门,坐上出租汽车直冲去蝶家大宅。

````````````````````````````````````````````````````````````````````````````````````````````````````````我几乎是直闯进大宅的。幸好大宅内的仆人都知道我的身份,否则我的举动真与逃跑的大贼无异。

我一边走一边问尾随在后的福伯:“福伯,莉她回来了么?”

福伯马上道:“没有回来过。最近小姐极少回大宅,而且大约在三个星期前她就搬到城北的别墅去了。”

福伯讲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以前小姐是从来不会喜欢到别墅去长住的,除非有瞳小姐你作伴。唉!小姐她,她……

我立即安慰他:“放心吧福伯,我一定会照顾她的。”

福伯马上欣慰地点头道谢。

我又道:“我要到竹明园去走一趟。”

福伯听后马上吩咐下人准备蝶家专用的小山地车载我过去。

二十分钟后,小吉普车便将我送到一个十分古朴的半圆形石拱门前。

拱门壁的顶中央上一上一下并排镶着两块匾额。

第一块匾额是由几大块骨片拼合而成的,上面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第二块牌匾由青铜制成,上面刻着几个古篆体。

两块匾的文字虽然都不是现代的文字,但意思一致,均释作“竹明园”。

我独自站在拱门前呆了许久,往事不禁历历在目。

我注视着其中一块牌匾,心想:我已经到达竹明园了。在里面我究竟能不能找到莉那件遗失了的珍贵物件?!

不管怎样,反正已经来了,就一定要进去的。因为我相信,只要走进去,就肯定会有发现!

想到这里,我便快步走进竹明园。

竹明园是一个面积相当于十五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竹林。里面清一色生长着同一品种的竹子。那是一种极罕有的种类,叫日月竹。

这种竹子,竹身笔直挺立,浑身碧绿通透,光滑润泽。竹管只有一寸来粗,竹高五米,且绝不在低于四米的竹身上长横枝,冠部浓茂,竹叶既尖细又修长,叶身柔软如帛,薄得近乎透明!

整个竹林此刻显得十分清幽。现在又正值初春,地上湿漉漉的,片片碧玉色的竹叶上都挂着颗颗露珠,闪着幻彩。只要风一吹过,便“嘀嘀答答”地落在竹壳地上,发出清脆悠扬的声响,让人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

我深深地吸着混有竹叶清香的新鲜空气,脚踏在厚厚的竹壳地上,发出有节奏的“咔咔”声。

我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折叠小钢钯,小心翼翼地扒开每一寸地方,认真地寻找起来。

我以竹林中的一处为圆点,以划圆圈的方式搜索着。每搜一处地方就插上一面小旗作为记号,甚至连经过的每一棵竹(包括竹笋)都不放过,均在其身上贴上鲜明的标签。

由于竹林内的空气特别清新,工作了许久我也没有疲倦的感觉。

偶然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正午时分,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工作了四、五个小时了!

放眼望去,眼前尽是一遍贴满标签、插满小标旗的景象!

可是,到现在为止,我在竹林内找不到任何特殊的东西,甚至连一块普通的石头,也找不到!

我开始有点气馁,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取出食物充饥。

我边吃边环视四周。在这清幽的竹园中,处处给人一种灵异而神雅的感觉,不禁再次激起我的精神。

``````````````````````````````````````````````````````````````````````````````````````````````````````````````吃饱后。休息了片刻我便重新振作起来,仔细搜索新的地方。

不知不觉又过了几个小时。天色开始渐渐变暗,但我却依然一点儿发现都没有。

此时,我已弄得浑身是汗,内心亦逐渐失望起来。

我沮丧地偎倚地一棵竹身边歇脚,天色越来越暗了。此时陡然掠过一阵凉风,紧接着“沙———!”的一声,一场小雨便飞泻而下!

我立刻取出雨伞正要挡雨。可就在此时,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棵棵竹子仿佛被一只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摇撼得几乎要向下倒去。

我也几乎被地面的震动弄得失去平衡,手中的雨伞还未来得及打开便掉到地上。

我从没经历过真正的地震,但我还是抱着头向着空旷的地方直奔而去!

我几乎是以自身极限的速度向前逃命的。由于下着小雨,使我的眼镜蒙满了小水珠,视野也变得一片模糊。奔着奔着,脚下竟被一样突起的东西(也许是一根竹笋)绊了一下,身体亦随之失去了平衡。

由于本身奔跑的速度太快,以致我惯性地向前跌出了三米多远。

我直硼硼地往前“铲”了开去,半边脸也被地面擦得又疼又烫!

而就在这个时候,地震骤然停止了。

竹林依旧被细雨拍打着,我全身亦几乎被淋湿透,但我却仍然维持着跌倒的姿势,僵硬地趴在地上,任由雨水淋着。

因为我发现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条连附着一奇异吊坠的青铜项链。

它正孤寂地躺在一堆淤泥之中,静静地让雨水冲洗着身上的泥渍。

然而,项链身上所反射出的光芒正直刺我的双眼,让我震惊得浑身颤抖!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