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追忆往事

我自小聪明伶俐,不足三岁便进入本城最着名的小学就读一年级。当时我年龄最小,又长得极可爱,因此十分讨校内的师生喜欢。

半年后,我班来了一名插班生,就是蝶莉娜。

第一次见蝶莉娜便觉得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她简直就是一位如天使般美丽、纯洁、温柔的大姐姐,只是脸色太苍白了一些。

后来我在老师口中得知蝶莉娜是位极有钱的千金小姐,却自幼体弱多病。她除了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及哮喘外,还有重度的淡水鱼类敏感症。本来她是不被允许上学的,后来她说服了家人,才让她在自己九岁生日那天入读小学一年级。

老师是极力鼓励我与蝶莉娜交朋友的,而我当然亦乐意之至。

可是蝶莉娜自入学的第一天起便沉默寡言,从不开口与人讲话,甚至是对老师也不理不睬。因此,她身边一直都没有朋友。

蝶莉娜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极美好的。可惜她太冷淡了。为此我也连连碰壁。

我便又去找老师希望可以解决心中的疑难。因此,我又知道了蝶莉娜的另一个病况:原来她从五岁起便患上了自闭症,她已经有五年没开过口说过一句话了!

幼小的我知情后便立即叫了起来:“美丽的公主如果不开口说话,那是多么让人伤心!”

我立刻跑到蝶莉娜跟前叫道:“公主姐姐,我们一起去玩吧!”

但蝶莉娜只是以忧郁的目光看了我一下便不再理会我的存在。

我并不气馁,继续道:“外面有一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的蒲公英球球!”我一边兴奋地叫着一边张臂比划着:“我们一起去吹吧!”

蝶莉娜沉默地望着我,唇角似乎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反应。

于是我拔腿跑出教室,采了一大把蒲公英球塞满衣袋,还采回了一束小野花。

一回到教室我便伸出小手给蝶莉娜一下飞吻。然后把那束小野花塞向她手中:“给你。”见她仍然没有反应我就将野花插在她裙子的腰带缝中。

我又取出衣袋中的小绒球在蝶莉娜的身边将它们吹得乱天飞舞。

刹那间,教室内沸腾了起来,所有的小学生都欢叫着去竞相抓吹那些小绒毛。

我边吹边欢兴地围着蝶莉娜又叫又跳。突然,我停了下来。因为蝶莉娜正抬头望着飞舞在她头顶上的绒毛,忧郁的双眼现出了一丝光彩。接着她又缓缓伸出双手,接住飘落在她跟前的细绒。

跋不堵穑俊蔽矣执右麓刑统鲆煌湃耷蛉降蚰仁种小

蝶莉娜定定地望着手中的绒毛,许久,她才缓缓抬起头,眼角中竟流出一行清泪,她对着我点了一下头,以极其生硬的声音道:“喜……欢!”

她终于说话了!

我兴奋得搂着她的手臂欢蹦乱跳!

自此以后,我与蝶莉娜便用我们的友谊撑起了一片快乐的天空!

不久,我便从蝶莉娜口中得知她自闭的原因。

蝶莉娜出生于一个异常富裕的家族。但自一出生便要进氧气箱去维持生命,还患有三种先天性疾病。因此,她自小身体素质便差得可怕,每个星期都要到医院去吸氧及打点滴。

在蝶莉娜一岁那年,蝶氏夫妇便聘请了许多有权威的医学专家为女儿治病,都徒劳无功。而且,专家们一致认为,以蝶莉娜的体质情况来断定,她的寿命最多只能活到十一岁。这对长年身处国外经商的蝶氏夫妇来说绝对是个不能接受的结论。

蝶莉娜四岁那年,本来蝶氏夫妇要将她带到国外去照顾的,但蝶老夫人(蝶莉娜的祖母)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一定要将自己最疼爱的、唯一的孙女留在身边。最后当然是老夫人赢了,而蝶氏夫妇亦只好又回到国外工作,每隔一年才回来一次。

自蝶氏夫妇走后,蝶老夫人便不让蝶莉娜踏出大宅半步,生怕她会有什么损伤。这对虽然年幼却已经懂事的蝶莉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因为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而且蝶老夫人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进入腾龙阁(蝶老夫人的书房)工作而禁止蝶莉娜作伴,这使蝶莉娜更感孤寂。在她的世界里,陪伴她的就只有自己的影子。没有朋友,永远地被软禁在大宅之中!

渐渐地,蝶莉娜开始怨恨她的祖母,还有父母。终于,她决定以行动来反抗。于是在五岁起她便开始封闭自己,不再与任何人说话。

至于蝶莉娜能够走出大宅、入读小学并能与我相识成为挚友,都是靠她自己争取回来的。

在蝶莉娜临近九岁的前几个月之中,她开始以绝食来表达心中的怨恨。她在自己的书房中贴满写有“我要出去!”“我要上学!”的字条。这种行为无疑加快了她生命衰竭的速度。最后,在蝶氏夫妇的痛哭跪求之下,专制的蝶老夫人终于答应让蝶莉娜就读距大宅最近的小学。

当我明白事情的原由后,年幼的我实在为蝶莉娜的遭遇感到既生气又伤心。

从此以后,我更是努力地为蝶莉娜营造快乐的空间。一到课余时间我便拉她到学校的后山去采野花,摘野果,赶蜻蜓、扑蝴蝶。到处到奔跑、追逐、嬉戏!

由于蝶莉娜的体质极差,绝对经不起剧烈运动的折磨。但她依然顺着我的意愿去配合我的玩耍,虽然每次都玩得虚汗淋漓,她却总是搂着我幸福地笑着。

蝶莉娜视我如宝贝一样,对我呵护极至。而我,则被她的温柔深深围绕着。在她身上,我找回了一种奢望已久的温情。

所谓“近朱者赤”,蝶莉娜自从被我这个好动宝宝每天缠着追逐奔跑,她的自闭症竟不治而愈,而且,她的身体素质也在不知不觉中缓缓增强起来。到医院去吸氧及打点滴的次数亦逐渐减少。

一年后,在蝶莉娜十岁生日那天,她终于肯开口向她的老祖母说自她自闭以来的第一句话。

这可不得了,蝶老夫人当时就兴奋得昏了过去。

同年,蝶老夫人大寿,我被邀请到蝶家参加她的寿宴。

大伯父得知情后便将我打扮得漂漂亮亮,抱着我亲了又亲,然后亲自带我到蝶家大宅。

当时,蝶家上下,所有的仆人均排成两列站在大道边迎接我们。大伯父抱着我,由福伯领着走向大宅,蝶莉娜一家三口及蝶老夫人则站在大门口迎接。

一见蝶莉娜,我便下地欢叫着跑向她怀中。蝶莉娜见我跑到她跟前,高兴得竟慢慢将我抱了起来!(由于我天生体重异常地轻,虽然当时我已差不多四岁,却才只有六、七斤重,所以即便是身体虚弱的蝶莉娜亦能够将我抱起来。)

当看到蝶莉娜将我抱起时,蝶氏夫妇及蝶老夫人都吓坏了!他们怕虚弱的蝶莉娜会吃不消。所以蝶先生一马当先,便将我从蝶莉娜怀中夺了过去。

由于我实在太轻,以致蝶先生将我抢过来时动作有些滑稽,身体亦惯性地往后仰了一下,险些失手。他定稳身体并霍然将我搂紧,口中还咕噜了一句:“这小娃娃真轻!”

当蝶老夫人与蝶夫人看清我的样子后,不禁异口同声地道:“多可爱的小娃娃!”然后便争着要抱我、逗我。

我被他们逗得又叫又笑,忽然瞥眼看见大伯父正独自站在一旁发愣,便张开双臂要他抱。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大伯父的存在。当时,蝶老夫人的神色显得十分特别,而大伯父看蝶老夫人时的脸色亦非常奇怪。

进入大厅后,蝶莉娜便与我一起吃糕点。而蝶老夫人则已经与大伯父谈得非常投契了。

自此以后,每当蝶家有什么喜庆事及宴会,都一定会邀请我的大伯父一起参加。而我,只要喜欢,则随时可以到蝶家作客,甚至住宿。

虽然蝶老夫人口中没有承认,但从她的行为中可以发现,她已将我视作亲孙女一般了。而蝶家的下人亦下意识地将我当作是半个蝶家小姐,我几乎可以在蝶家自出自入了。

在认识蝶莉娜以后的几年当中,我们的友谊几乎已经到了“焦不离孟”的亲密程度。在这段日子里,真是无忧无虑,幸福之极!

可就在我七岁那年,大伯父突然因急病去世了,而更让我悲伤的就是:一年后,最疼爱我的另一位亲人———云豪哥哥(大伯父的儿子)也在一次意外中身亡。这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无疑是两个极大的打击!幸好当时有蝶莉娜无微不至的爱护及关怀,才使我从伤心的世界中重新振作。

自大伯父离世后,蝶老夫人便开始郁郁寡欢,两年后亦与世长辞了。

因此,在小学五年级到初二这几年当中,我与蝶莉娜都是在互相扶持及勉励中渡过的。然而,死者已已,在初二后期,我们终于可以将伤心的往事藏锁于心,重拾昔日的快乐。

本来,蝶老夫人去世后,蝶氏夫妇便打算将蝶莉娜移民到国外与他们一起生活的,但蝶莉娜无论如何也不肯,他们亦只好作罢。

在往后的日子里,蝶家大宅就只剩蝶莉娜一位主人,当然,还有我。我几乎将大宅当成是自已的另一个家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我们便一起升上高中,我们的感情亦亲得胜似姊妹。

虽然蝶莉娜的体质依然较弱,但她的生命已经推翻了那些医学家们预言的“活不过十一岁”的结论了。

而且,在我们读上高中的一段日子里,我偶然发现蝶莉娜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正常,时常对我欲言又止,且双眼又总是洋溢着阵阵激动及兴奋。

某日,我终于忍不住了,趁着课余在后山坡游玩的时候便开门见山地问她:“莉,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了?”

蝶莉娜一听,立即双目放彩:“小瞳,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抽出嚼在口中的草茎笑道:“我们已经相识了这么多年了,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不难发现。”

蝶莉娜听后随即含笑点头。

翱墒牵阄裁匆髯盼夷兀俊蔽抑遄琶嘉仕R蛭颐嵌酥浼负跻丫挥忻孛芰恕

班牛且蛭钡蚰入锾蟮氐拖峦烦僖闪艘换岵磐盼椅⑿Φ溃骸耙蛭饧绿豢伤家榱恕踔两趸拿K砸恢币岳次叶疾恢栏萌绾蜗蚰憬彩稣饧隆

我一听见是件奇异的事情便马上来了兴致:“那你是不打算将事情的始末告诉我了吗?”我咯带失望地看着她。

蝶莉娜马上摇了一下头:“当然不是!我没理由不告诉你的……”说着她突然跃了起来,对我道:“你先来看看我的身体状况!”说罢她竟在我面前快速跳起了高抬腿!

鞍。±蚩焱V梗 蔽冶凰木俣诺媒辛似鹄础R蛭缘蚰鹊奶逯识允蔷圆荒茏鼍缌以硕模庋嵊辗⑺南忍煨孕脑嗖∮胂贾滤溃

但蝶莉娜并不理会我的劝阻,依然在我面前兴奋地做着剧烈运动,一直做了十几分钟才停下来。

她喘着气,擦着脸上的汗珠,激动地望着我。

这次轮到我激动起来了:“莉!你……”

蝶莉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没有发病对不对?!”

我再细心地观察蝶莉娜的脸色,发现她双颊泛红如花瓣般娇嫩,跟以往因剧烈运动发病而变得苍白不堪的脸色截然不同。

蝶莉娜坐了下来,说:“这段日子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病似乎被治好了!”

罢娴模浚 币皇敝湮胰肥岛苣严嘈耪馐鞘率怠

岸裕 钡蚰扔挚隙ǖ氐懔艘幌峦贰

澳悄愕揭皆喝ブな倒嗣矗俊蔽乙廊皇潜ё虐胄虐胍傻奶取

澳堑姑挥小!钡蚰任氯岬氐馈

澳腔沟仁裁矗浚】烊ヒ皆貉橹ひ幌卵剑 蔽衣砩咸似鹄矗鸬蚰缺阕摺

翱晌腋詹潘档闹皇乔盎埃一姑话涯羌衿娴氖虑楦嫠吣隳兀 钡蚰缺咦弑叨晕业馈

鞍パ剑衷诿挥斜嚷砩先ブな的愕纳硖遄纯龈匾氖虑榱耍∧切┚土舸院笤偎蛋桑 蔽倚朔艿氐馈

当天,我便与蝶莉娜到蝶氏家族的私立医院进行了长达半天的综合性体检。

几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果然表明蝶莉娜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更怪的是,连她的先天性心脏病及哮喘均不治而愈!

这使我激动得忘记了要寻根问底了。

蝶氏夫妇得知这个喜讯后立即在二十四小时内将自己从外国速递到女儿身边。

面对一叠叠的身体检验报告,蝶氏夫妇不禁激动得热泪盈眶。但二人还是不放心,再聘请了一批世界着名的医学教授为蝶莉娜作身体检查。结果依然一样。蝶莉娜的身体(除了对淡水鱼类有重度敏感以外)健康一切正常、并无其它疾病!

这使蝶夫人兴奋得立时昏了过去。

不久,蝶氏夫妇便特意为蝶莉娜的奇迹康复以及即将来临的18岁生日而庆祝。我当然亦被邀请到蝶家与他们同乐。

当时,蝶家再一次以极隆重的礼仪来迎接我的到来。

蝶先生一见我走进大闸,立刻奔了过来,紧握着我的双手:“小瞳,太感谢你了!你真是娜娜的大恩人哪!”

蝶夫人也一边流着泪一边将我搂入怀中:“小瞳,自娜娜认识你以后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好!娜娜曾说她的病是一位神仙治好的,我想,她说的不就是你么!?要不是你,娜娜也不会有今天这样好的身体!”

神仙?!我愕然地望向蝶莉娜。

蝶莉娜马上撒娇道:“爹地、妈咪。你们都把小瞳给占去了,那我还搂个什么呀!?”

蝶夫人立即把蝶莉娜也拉了过来,一边一个搂着我们:“对对,娜娜才是真正的主角呢!”说完又亲昵地在我们的脸额上各吻了一下。

喜庆过后,蝶莉娜便独自带着我,开着蝶家特有的游园越野小车向着后山驶去。

停泊好小车后,我们便走过一条小道,然后来到一座看上去极奇古老且精致的半月形石拱门前。

我抬头一看,望见拱门上镶着两块牌匾,最高的一块以骨片拼成,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下面一块则以青铜制成,铸着一种不常见的汉字字体。

袄颍厦婺切┕址攀鞘裁匆馑迹俊蔽液闷娴匚省

蝶莉娜俯头温柔地对我道:“第一块匾上刻的是骨文,意译‘日月之竹’;第二块铸的是古篆体,直译‘竹明园’。”

巴郏」俏模∧钦庠白悠癫皇且丫芄爬狭耍浚 蔽也唤酒鹄础

班牛≌飧鲋裨笆堑霞易逯凶罟爬系脑白印@矗颐墙グ伞N业牟【褪谴诱饫锉恢魏玫模 钡蚰人底疟阈朔艿赝徘胺剑⒗盼易呓裨啊

(那是我自认识蝶莉娜以来第一次进入竹明园。)

进去以后,走了不久我们便找了个较宽敞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快说吧,我准备好了!”

蝶莉娜不禁双颊一红:“小瞳,我希望你能答应,就算我讲的经历是如何的不切实际,也都请你相信,我所说的都是事实,绝无谎言!”

澳惴判暮昧耍∥蚁嘈拍悖 蔽衣砩洗鹩Α

蝶莉娜听后终于如释重负般地舒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才望向前方轻轻地道:“其实,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拔壹艺馑笳淙患妇拢惨延猩锨昀妨恕4笳暮笊街笫且淮笃挥斜患窃氐摹⑸形纯⒌牡胤健T诘业摹都易寮痛分屑切鸬亩贾皇堑掖笳澳谖У燃〔糠值牡乩砻枋黾笆防窃亍V劣谕饣ㄔ暗耐馕且恍┦裁吹胤剑土业牡乩硎肥槎济挥刑峒肮R虼耍孕∥冶憔醯玫业耐饣ㄔ坝胪馕稚衩亍!

蝶莉娜讲到这里,便扭头望了我一会才说:“从小,祖母就告诫我,不能随便进入蝶家的外花园,因为它是蝶家外围的守护屏障。后山之后(外围)是一片圣地,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绝对不能内进……”

靶⊥阋欢ň醯谜夂芑拿桑】墒牵杂诠露赖奈依此担沂窍嘈诺摹K裕谖冶弧斫诩洌康币桓械焦露牢揖突嵬低档酵饣ㄔ叭ァ较铡M梢栽谀抢锱錾仙裣桑胨墙慌笥眩 

唉!听了蝶莉娜的话后,我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对于自小过着封闭式寂寞生活的蝶莉娜来说,朋友,就是她最大的渴求!

坝捎谖易杂妆闶於恋业氖肥榧暗乩砑窃兀源铀乃昶鹞揖图负蹩梢越笳诟魍ぬジ笊踔聊凇⑼饣ㄔ暗牡乩矸植迹私獾靡磺宥T谖易员盏哪嵌稳兆永铮揖M低档酵饣ㄔ叭パ罢易约旱目炖帧U庵衩髟熬褪抢氲易罱囊桓鐾饣ㄔ啊5笔蔽野炎砸炎畎缘亩髯傲艘淮罄鹤樱魑裎锓诺街窳种校M裣苫峤邮堋5诙欤蔽以俚秸饫锢吹氖焙颍捶⑾掷鹤永锏囊恍┦澄锊患耍〉笔蔽艺媸蔷驳貌坏昧耍∫蛭饫锕挥猩裣桑∥乙院缶筒辉俟露懒耍 

听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什么神仙!分明就是竹林里一些不知明的动物罢了!可是蝶莉娜的话又着实让人感到心酸。

拔业笔笔翟谑翘朔芰耍∫院蟊惴缬瓴桓牡兀刻於嫉秸饫镂裣膳笥烟硎澄铩N曳⑾稚裣膳笥咽歉雒涫档幕缡痴撸绕浒陨Φ埃 钡蚰人底牛成下冻隽朔裳锏纳癫伞

八淙坏较衷谖拐馕簧裣膳笥讯济挥新豆妫蚁嘈潘欢ㄒ丫沂幼髋笥蚜耍∮谑牵揖5秸饫镉胨残氖隆5笔蔽沂翟谑痔盅嵛业母改福蛭侵换峁俗殴ぷ鳌6婺敢仓换崾背0炎约汗亟诹蟆K歉揪筒幻靼祝抑幌胨窍衿胀ǖ母改浮⒛棠桃谎梢蕴焯炝粼谖业纳肀咭黄鹕睿槲已埃胛曳窒砜炖钟胨峥啵】删土饣醇虻サ囊笏且沧霾坏健N抑恍枰桓雠笥丫突岣械叫腋5牧耍勺婺钙盐胰斫胧栏艟〖热皇钦庋俏乙仓缓昧约旱男囊舶阉斫昧耍 

蝶莉娜说到这里,便忧伤地望着我。

我马上感慨地紧握着她的手。

爸钡饺鲜读四恪钡蚰冉糁宓乃际嬲箍矗溃骸拔也偶跎俚秸饫镉肷裣膳笥烟感牡拇问5乙谰擅刻於蓟崴褪澄锏秸饫锢础P⊥盗苏饷淳茫阆嘈盼业幕懊矗俊

蝶莉娜一边说一边握着我的手渴求地望着我。

尽管内心还是半信半疑,但我还是对她点了一下头。

熬驮诖笤家桓鲈轮埃簿褪俏腋嫠吣阄业牟”恢魏玫那傲礁鲂瞧冢矣掷吹搅苏饫铩钡蚰燃绦酥掳蝗坏亟蚕氯ァ

拔也沤床痪茫惴⑾种窳值那榭鲇胪2煌D悴恢溃馄髦窳趾芴乇穑羌负醪换崧湟兜摹?删驮诘笔保饫锩娴拿恳豢弥褡佣荚诨夯旱仄徘嗦痰闹褚叮∧鞘俏易远缕鸬谝淮渭髦衤湟叮∧且黄浯湟谎囊蹲尤绱河臧懵湎隆

暗笔蔽沂志娴赝耪飧鱿窒蟆2痪茫湟兜木跋笸V沽耍幼疟闶谴又窳帜谏⒎⒊鲆徽笃嫦悖【拖笤谥褡拥那逑阒谢煸幼乓还筛侍稹=ソサ兀路鹆嗤炼忌⒎⒊稣笳笃嫣氐南闫∥艺袄返匚拍橇钊诵目跎疋南闫保鋈谎矍耙簧粒桓鲇白右砸恢旨叩乃俣嚷庸业氖酉弑闼婕聪В辜凶乓还杉业南阄对谖疑肀咂〉笔蔽艺媸怯志窒玻⌒南耄耗训滥俏簧裣膳笥严稚砹耍浚∮谑俏伊⒓锤拍怯白酉У姆较蜃妨斯ァR宦飞希枪善嫣氐南闫涞迷嚼丛脚恕Eǖ檬谷瞬恢钟倘缰蒙碛诿酆R谎母芯酢

爸沼冢艺业搅讼闫脑赐贰V患恢话敫鋈反笮〉男巫慈缢蔚恼凸墓牡奈锾逭掣皆谝欢沃窀松稀N伊⑹焙闷娴刈吖プ邢腹鄄炱鹉茄骼础D嵌骶拖袷且桓龆锏牡ㄔ啵桓瞿鹕牡ㄔ啵∧怯杖说南阄毒褪谴铀砩戏⒊隼吹摹5笔蔽沂翟诩ざ耍∥蚁肽且欢ㄊ巧裣膳笥阉透业睦裎铮∮谑俏野阉×讼吕矗仁翘蛄艘幌拢⑾炙侍鹑缑郾憬幌伦尤诶锶チ恕

鞍。 碧秸饫铮抑沼谌滩蛔〗辛似鹄矗旱蚰仍趺茨芄蝗绱饲崧示徒羌侄魍倘肟冢浚』购媚嵌魑薅荆裨蛩缃窕鼓芎煤玫刈谖疑肀呓稣饧旅矗浚

霸趺戳耍俊钡蚰缺晃业慕猩帕艘痪

芭叮皇裁矗慵绦伞!

蝶莉娜点了一下头继续道:“那东西一进入我的口中就立刻溶化掉,犹如蜜汁一样甜,还夹着一丝清凉甘苦的味道。随即,我的口腔便溢满了一种醉人的奇香,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立刻遍及全身!”

霸谝院蟮娜兆永铮曳⑾至俗约旱纳硖逭诜⑸乓恍┪⒚畹谋浠詈螅冶惆炎约旱慕崧鄹嫠吣恪J虑榫褪钦庋恕!

蝶莉娜说完便定定地望着我。

当时,我的确感到非常的惊讶,但我没有理由怀疑蝶莉娜说谎。因为体检报告已经确定了蝶莉娜体内除了患有对淡水鱼类的重度敏感症之外,并不存在心脏病及哮喘病。但蝶莉娜又的的确确是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及哮喘的!难道说这两种根本无法医治的疾病竟然被蝶莉娜所说的那个甘甜‘胆脏’给根治了?!

蝶莉娜见我默然不语便认真地问我:“小瞳,你相信我所说的话么?”

暗比幌嘈牛 蔽衣砩先险娴氐懔艘幌峦贰

澳阆嘈耪饫镒∽乓晃簧裣陕穑俊钡蚰扔中朔艿赝盼摇

我听后不禁暗想:难道这竹园真住着一位来自异星的高智慧生物?!

因为在当代有一位着名的冒险家就曾经讲过,古人遇见过的称之为神仙的其实极有可能就是一些拥有高度智慧及高科技文明的外星人。

所以,我当时就兴奋起来:“相信!其实,我也很想见见你那位神仙朋友了!”

蝶莉娜听后随即浮现出一脸惊讶。她柔柔地望了我许久才说:“奶奶说得一点不假,小瞳,你果然是与众不同!”

我不解地望向她,想听她解释。

蝶莉娜立即道:“不是吗?如果换作别人,听了我刚才那番话,不把我当成疯子才怪!可你不同,你相信了我的话。奶奶看人的眼光真准!”蝶莉娜说着便温柔地拍了一下我的脸。

我听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跟蝶老夫人扯上了关系了?我只好愣愣地看着蝶莉娜,让她继续讲下去。

蝶莉娜道:“今天我特意带你到这里来,除了要让你知道我病愈的原因外,我还要向你讲一个秘密。这是我们蝶家的家族秘密……”

凹热皇悄忝堑募易迕孛埽一故遣惶暮谩!

安唬飧雒孛苁悄棠潭髯嫉模抵灰懵芩辏陀腥ㄖ勒飧雒孛芰恕!

听到这里,我当时实在是愕然非常,这竟是老夫人的意思?!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只好呆呆地望着蝶莉娜,认真听她讲述。

只见蝶莉娜并不说话,先是从衣襟内抽出一条项链,上面系着一个黑色的吊坠。

一看那项链我便叫道:“咦,你是什么时候戴了这东西?我怎么看不出来?”

蝶莉娜认真地道:“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如果不把它露在衣服外,只要放在贴肉处,外界的人是发现不了它的存在的。不信你看!“蝶莉娜说着便将项链放回衣襟里去。那项链一放进去,竟仿佛立即消失了一样,衣服外连个突起的形状都没有!

我当时的神情一定是既惊讶又好奇又疑惑。蝶莉娜便干脆将整条项链从脖子上取下来,交到我的手上。

我将项链搁在手上,细心地观察起来。

项链的链身是整条被焊接起来的,而且找不到接口。链条的质料似乎是青铜,链环的环身粗约两毫米,环身上好像还有些极细的花纹。

项链的一端扣着一根长约一厘米粗约半厘米的乳白色实心小圆柱,乍看起来让人以为是塑料所造,细看之下却发现柱身表面闪着金属的光泽并若隐若现地显现着许多复杂精致的图纹。

最奇特的就是那个吊坠。整个坠子呈漆黑色,体积(垂直静止时)约有普通鸡蛋大小,呈水滴状。而吊坠又并不是单纯的水滴形,因为它本身是由一大群体积极小、形状各异的小几何体共同聚集而成的。每个小几何体的其中一个角都有一根长短不一、细若蛛丝一样的乳白色丝线连着。每根白丝的另一端均接到那段乳白色的小圆柱身上。

整个吊坠的制作原理与风铃的制作原理一样:那白色的小圆柱就如风铃的盖子,而那群黑色的小几何体就如一个个风铃;那些白丝便是把风铃与铃盖连系起来的绳子。由于每根细丝的长度均不一致,所以在垂直静止的情况下,远看上去,整个坠子的形状就如一个水滴。

在我专注于观察链坠子的那段期间,蝶莉娜一直没有发出过声音。

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散落在我掌上的小几何体,忽然发觉坠子的整体重量轻得异常,托在手上仿佛托着一片羽绒!反而是那条青铜链子,搁在手中还真有点份量。

当时,我着实是被手中的坠子吸引着,以致过了许久才懂得发问:“莉!这项链是……”

蝶莉娜见我终于说话,才耐心地对我道:“它叫‘多摩陀’,是蝶氏家族的第一代祖先留传下来的家族之宝。蝶氏的第一代祖先本来不姓蝶,他原是远古大禹时期禹帝身边的一位侍仆。某天,忽然有天神来访,将一件天界的宝物藏于大地,授予后贤。神指定打开宝藏的钥匙由蝶祖保管。禹帝之子得知后大恕,竟暗中立令杀绝蝶祖意将宝藏占为已有……”

暗嬗逃猩裰永肓俗飞薄:罄此暮笕颂拥搅讼某目醯勰抢镂停男瘴⒔砍滓郧嗤戳悠鹄匆匝谌艘阅俊5系牡谌嫦缺惆凑丈裰剂⑾伦嫜导凹易迨姑褪牵菏来焐袷鼗た舯Σ氐脑砍住6抑挥芯弑缸罡呱衅犯窦爸腔鄣暮蟠庞凶矢癖淮诩易逭舛蚊厥贰⒉拍苡涤屑易逯Σ⒓坛屑易宓淖迦巍!

澳棠潭晕宜倒霞易宸钣猩裰迹航饪砍酌照撸吮Σ刂鳎√焐裨缘嫘砉枰乙幻堑轮驼呦嘀U庑┟孛芏际悄棠塘俟实那傲教觳鸥嫠呶业摹>驮谒僦盏那耙豢蹋辉讣乙桓鋈耍⑶资纸嗄ν印桓遥怪付闶前镂彝瓿杉易迨姑奈ㄒ恍摺5捎诘笔蹦愕哪昙吞。棠趟抵辽僖饶懵芩瓴拍馨颜飧雒孛芨嫠吣恪;菇刮以诙逅昵敖搿诹蟆!

我听后不禁木然。故事的确十分富有传奇色彩,可给我的感觉由此至终都只是一个神话!虽然坠子的确是留传下来了,但故事已流传了至少超过四千年了吧!事情发生在那么久远的年代,也该早就被讹传得不切实际了。而且,事隔四千年历史,蝶家经历了那么多代人及找了那么多贤者协助,难道没有一个人能找出宝藏的所在?看来是否真正存在着宝藏才是个重点!

靶⊥浚 钡蚰燃颐挥蟹从Ρ闵焓峙牧艘幌挛业募缤贰

我立即清醒过来:“你的意思是说,这就是打开宝藏的钥匙?”就凭这堆杂乱的小几何体?!我拧起坠子皱着眉头道。

岸裕∧棠趟嫡饩驮砍椎某跏寄Q 

俺跏肌Q磕训浪邓褂辛硗庖桓鲅樱浚 蔽叶ǘǖ刈⑹幼抛棺由系男〖负我苫蟮匚省

拔乙彩钦庋氲摹N抑沼诿靼赘改肝裁匆つ暝谕馄疵卦芮耍∷淙凰敲挥凶矢窦坛屑易宓氖姑且谎浣拥匚瓿杉易宓氖姑髯殴毕住P⊥矣行判模韵衷谌绱朔⒋锏目萍迹偌由吓哟蟮淖式穑搅宋颐钦庖淮欢ㄓ心芰θネ瓿烧飧鍪姑模 

我不能否定,蝶莉娜当时说出的这个秘密是具有相当程度的吸引力的,天神的宝藏!

靶⊥慊峋×π乙黄鸾饪砍字眨罢夷歉鎏焐竦谋Σ孛矗俊

虽然我依旧是半信半疑,但鉴于故事本身的神秘性及与蝶莉娜的关系,我决定将自己涉身其中。

我立即点头:“我答应你!”

拔沂翟谑翘咝肆耍 钡蚰忍蠹ざ芈ё盼仪琢艘幌拢缓笥种V氐囟晕业溃骸澳俏颐蔷驮谡饫锶髡破鹗模 啊昂茫 蔽乙豢谟υ省

耙换髡疲饧戮荒芏缘谌咄嘎叮欢髡疲谖蠢吹钠吣曛冢颐蔷荒芙搿诹蟆蝗髡疲颐潜匦肭憔∫簧木θソ饪飧霰Σ刂铡!

誓起完后我才道:“莉,那你快将‘多摩陀’藏好,你就这样戴在身上恐怕不够安全……”

安弧D棠趟倒逖倒娑ǎ悍裁孛艿募坛腥艘坏┙邮芰恕嗄ν印鸵笨檀髟谏砩希揖圆荒芾肷恚∫欢ㄒ弊魇亲约荷硖宓囊徊糠郑踔帘茸陨淼纳匾蛭羌易宓牧榛辏〕钦业较乱蝗蔚募坛姓撸裨颉嗄ν印圆荒芾肷恚 

绝不能离身……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