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试探

绝不能离身!绝不能离身!

鞍  蔽已鎏斐そ辛艘簧斡射懒さ南赣耆缁ㄈ饕谎缧涸谖业纳砩稀

我瘫痪似地倚坐在一棵明竹脚旁,定定地望着躺在手中并已经被折断了链身的多摩陀,往事的末端就如辐射一样直袭我的神经!

眼前尽是两年前蝶莉娜带我到这里讲出病愈的原因及家族秘密的情景,耳边尽是一句句郑重振撼的“绝不能离身!”

绝不能离身……!

既然绝不能离身,为什么又要让我在这里找到多摩陀?!它应该一直被蝶莉娜戴在身上才对!它不应该被遗留在这里的!

我缓缓提起多摩陀,那一个个小几何体仿佛在颤动。终于,两股热流自眼眶内奔涌而出。

陡然间,那句梦话又从脑海间涌现:她不是我!

我整个人顿时犹如被触了电一样浑身抽搐了一下,因为我开始明白这句梦话的意思了!

我的思想立时变得一片空白,只能无力地瘫坐在竹壳地上任由雨水打在我麻木的脸上。

巴〗恪〗悖 痹洞ν蝗淮戳说移腿说慕猩

我这才发现,自已呆在竹园中已经有大半天了!

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

我麻木的意识立即清醒过来,并迅速将多摩陀放进贴身衣袋中,拖着疲累的身体向着叫声的方向走去。

我落汤鸡似的狼狈模样把福伯吓了一跳。我只是谎称自己迷了路,其它的并无多说。

换了干净衣服我便立即赶回学校。

回到宿舍,我又一股脑儿地钻到床上,拉下布帘,独自躲在里面细心地回忆及思考起来。

我再次取出“微氧粒子转译仪”,将李辉在精神病院期间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认认真真又听了几遍。最后我又将昨晚在校道上遇见那流氓张耀所说的每一句话又回忆了几次。

我仔细地分析着李辉与张耀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一个可怕的结论也在脑子里逐渐形成。

这使我的身体越来越颤栗。望着放在床上的多摩陀,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拨开身前的转录仪悲极而泣!

我流着泪托起多摩陀,缓缓地道:“莉,你干吗要对我说那句梦话?!假如她不是你的话,那你到哪里去了?!

查清楚!一定要彻底查清楚!

我要证明我的想法!

我马上将已断的多摩陀项链到一所大型的珠宝店去修理。虽然吊坠本身涉及一个重大的秘密,但我并不担心有人会打它的的主意。毕竟多摩陀的样子并不十分古怪,而且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几乎没有。

折腾了一天,我累透了,洗了个热水澡后就开始蒙头大睡。

因为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只要领回修好的项链,我便可以依计行事了!

第三天的早上,项链终于修好了。

我立即把多摩陀挂在脖子上,还刻意将其露在衣服外。

当天中午,我特意到蝶莉娜的宿舍去碰她。

敲了几下她宿舍的门。不久,一位短发女生打开了门。

那女生一看见我,先是征了一征,目光骤然落到挂在我胸前的多摩陀上,一双眼珠随即迸出一抹异光。

我立时疑惑地盯着她。

短发女生显然发觉我脸上的不悦,马上笑道:“好特别的吊饰!今年流行?!”

我笑了一下并不回答,只是问:“莉娜在吗?”

鞍。闶撬咎焱桑俊倍谭⑴实馈

岸裕胛世蚰人诼穑俊蔽叶耘奈驶安⒉桓行巳ぃ皇瞧炔患按叵胫赖蚰鹊娜ハ颉

八抛呖换幔芸炀突峄乩矗憬吹纫幌掳伞!

我听后只好走了进去。短发女生招呼我坐下,并为我倒了杯温开水,一边递给我一边道:“企经系的司天瞳,上届城运动会的女子组十项全能冠军!我自上学期就已经想结识你了。如果不是阿莉以前经常在我们耳边提及你,我还真猜不出是你呢!我是信息系的梁佳。请多指教!”

看见梁佳热诚地向我伸出手来,便只好立刻与她互握道:“原来你就是那位学生会的会长及信息部部长,你好!”

坝忻挥行巳そ侵鸾窠斓母被岢ぱ【伲课铱茨憔杂凶矢袷と危 绷杭训馈

靶恍豢浣保〉乙幌蚨哉夥矫娌桓行巳ぁ!蔽衣砩闲ψ啪芫馈

芭丁钦婵上В一挂晕窈罂梢愿阋黄鹋淖鸥桑 绷杭咽靥艘幌率帧

与此同时,门被打开了,蝶莉娜走了进来。

一见她回来,我便霍然站了起来:“莉!你回来了?!”我又扭头对梁佳道:“梁佳,以后有机会再与你聊吧。”

昂玫摹!绷杭研τα艘痪浔阕吡丝ッψ约旱氖虑榱恕

蝶莉娜一见是我,那对幽绿色的眼珠立即掠过一抹异彩。她淡淡地对我笑道:“瞳,你找我有事?我最近都比较忙……”蝶莉娜说着,脸上露出了歉意。

班牛孔罱ψ鸥墒裁矗俊蔽夜室獾サ吨比搿

蝶莉娜听后身体微颤了一下,窒了一窒才道:“抱歉,瞳。你主动来找我,我实在非常高兴,可是今天我刚好没空,而且在未来的一个月内我都没空,一个月后我再亲自去找你,好吗?”

我一听,立即摆出一副极度失望的模样,自语道:“唉,我还以为今天是我们的第十一个友谊纪念日,可以如以往一样开开心心一起渡过……”我刻意将声音越讲越小,双眼也几乎要溢出泪水来。

是后我一边走向门口一边低着头楚楚可怜地道:“看来,我只好独自去过了……”说罢便要伸手开门离去。

巴惚鹱撸 钡蚰攘⒓瓷焓掷∥遥骸霸唇裉焓俏颐堑挠岩昙湍钊眨浚 

当然不是!

但我马上表现得更加委屈,几乎是带着哭音:“你忘了!好,原来你果真是不愿再跟我交朋友了……!”

蝶莉娜刹时间显得不知所措起来。见我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终于道:“好,你先别哭。我……让我换件衣服,一起出去庆祝吧。”她一边说一边对我笑了一下才走进睡房。

我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浑身的毛孔都感觉麻麻的!我愤恨她干嘛不拆穿我的谎话;更痛恨她为何对被我故意敞露在胸前的多摩陀视而不见!

好啊,太好了!今天,我非要拆穿你这个假葫芦不可!

就在我极力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之际,蝶莉娜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此刻我正运用自己极限性的能力,把内心的那股愤恨压了回去,并装出一副像是有点不耐烦而又略带委屈的神态。

巴一缓靡路耍梢猿鋈チ恕!

蝶莉娜拉起我的手走出宿舍,并不时俯头对我道:“抱歉,我怠慢了我们的友谊纪念日。那,我们该到哪里去庆祝?”

暗比皇堑健潜辈土帧耍 蔽伊⒓唇擦艘桓鲈独胄T暗牡胤健

蝶莉娜似乎对那个地方极其陌生,她只是喃喃地道:“‘城北餐林’……那里…..”

澳抢镉行矶嗪贸缘亩鳎 蔽伊⒓炊宰潘桃馓蛄艘幌麓浇牵骸拔颐强梢砸槐咦敌郎头缇埃槐咛感摹!

啊冒伞!钡蚰任⑿ψ庞Φ馈

一路上,虽然极不愿意,但我还是表现得兴高采烈。

巴挂嗑貌诺酱锬康牡兀俊苯ソサ兀蚰瓤枷缘糜行┎蛔栽凇

翱炝耍 蔽伊⑹卑哺骸澳憧矗焦庖蝗盒∩剑偷酱锊土至耍 蔽铱址浪优埽⒖套プ∷囊惶跏直壑缸糯巴獾馈

蝶莉娜惊讶地盯着我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半晌才笑了一下点点头。

这车程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已经接近下午三点了。

此时,蝶莉娜又开始露出一丝不自在的神色来。她正要开口,我立即抢先叫了一声:“啊!到了!”并故意惊喜地指着前方。

芭叮搅耍浚 钡蚰纫槐呦鲁狄槐呋肥铀闹埽缓筇吠艘幌绿炜眨旖欠浩鹆艘凰课⑿Γ骸翱蠢刺焐乖纭苯幼庞值屯范晕倚Φ溃骸拔颐强梢跃昧粢换岫!

望着蝶莉娜那一双墨绿色的眼珠,在一刹那间,我居然觉得她的眼神有些亲切!

奇怪!我这是怎么了?!

我立刻狠狠地甩了几下头,好让自己的思想清醒一下。

来到城北餐林,我特意将蝶莉娜带到处于半山腰的一处西餐区。

我们各坐在一张休闲椅上,欣赏着山上的风光。

罢饫锏姆缇罢婷腊。 钡蚰忍兆淼赝徘胺剑凵袷头懦龉獠剩⒙源锌氐溃骸昂芫妹患绱私棵赖纳胶恿耍〕浠坏谜婵臁

什么改朝换代那么感慨?!仿佛把自己当作是个末代皇帝似的!

看来蝶莉娜对我身上的多摩陀真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巴阍趺匆恢辈蛔魃俊钡蜓巴蝗豢谖饰摇

一时间我竟不想开口与她说话。

拔一挂晕颐恰丫桥笥蚜恕!敝患蚰忍玖丝谄缘馈

巴钡蚰群鋈簧斐鍪执钤谖业募缤飞希骸拔艺娴摹芟虢荒阏飧雠笥涯亍

听到这里,我不禁霍然转过身去,狠狠地望着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本来就是朋友!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你的好朋友了!”

蝶莉娜听后不由得窒了一下,且口吃起来:“不不,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是,因为我昏迷而失去了记忆,所以,我,我希望能重新与你交朋友……”

看她说话一点儿也不会掩饰,又怎么会……

但我还是装作平静下来:“我明白了。其实我刚才发愣是在想着要送你一样礼物。”我胡扯道。

我话一出口,蝶莉娜才现出欣喜的神色:“真的吗?”

我立即取下挂在胸前的多摩陀,一边拧起它在蝶莉娜眼前晃着一边道:“喜欢吗?送……”

我“给你”那两个字还未说出口,便听见蝶莉娜陡然惊呼了一声,几乎被吓得翻身跌倒!

只见她神色惊异地盯着多摩陀,双唇微颤,一边拨开我的手一边叫:“拿开!别让它靠近我!”

我着实被她的反应惊得怔住了:她为何会对多摩陀表现得如此抗拒?!

蝶莉娜见我没反应便猛摇了一下我的肩头,低沉并严肃地对我道:“瞳!你听我说,快把这东西扔了!”

我顿时被她的话激怒了,我把多摩陀挂在身上那么久,她到现在才作出这种反应?!

我不禁怒视着她叫道:“为什么?!”

耙蛭Γ蛭猓圆皇鞘裁春枚鳎⊥肽阆嘈盼遥∷皇鞘裁醇橹铮 钡蚰鹊纳粲山粽抛涑善卑芑怠

昂牵 蔽衣砩锨岷吡艘簧表潘骸拔也幻靼啄愕囊馑迹∑臼裁匆蚁嘈拍悖 

昂茫茫以傧蚰憬馐停 钡蚰攘⒖毯袅艘豢谄湃险娴氐溃骸耙蛭饧鳌彼焓种赶蚨嗄ν拥溃骸安⒉皇嵌鳎 

肮 蔽也唤シ淼乩湫α肆缴骸笆裁唇凶鳌饧鞑⒉皇嵌鳌浚 彼蛋瘴冶愫莺莸氐勺潘

拔沂撬担饧鞑⒉皇鞘裁础徊徊唬∮Ω盟担舛魇裁匆膊皇恰钡蚰认匀辉绞羌庇诮馐途驮绞墙馐筒涣恕

此时此刻我终于忍无可忍,便将这两个月以来所积压在内心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我霍地站了起来,冷笑了一声:“呵!好一个‘什么也不是’!”说完我便缓缓靠近蝶莉娜,特意让多摩陀贴向她的脸颊。

怎知蝶莉娜一见吊坠靠近她,便神经反射地弹了起来,并与我打了个照面:“瞳!别让这东西靠近我!”

我见她的身体开始发抖,不禁冷笑一声,继而神色缓缓趋向平静。

我将多摩陀挂回脖子上,并十分亲昵地抚着那些小几何体:“你真的……已经忘记了它么……”

我下意识向蝶莉娜走近了一步,似笑非笑地道:“它是多摩陀呀!”

蝶莉娜的身体霍然抽蓄了一下,幽绿色的瞳孔正在迅速地收缩和扩张。

八悄愕谋Ρ矗阋幌蚴铀茸约旱纳匾

白∽欤 钡蚰榷溉淮蚨狭宋业幕埃骸拔掖永疵挥屑舛鳎阍诤妒裁矗浚 钡蚰榷ǘǖ卣咀牛裆跚绮欢ā

我又趁势向她迫近了一步,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竭力以最平静的声音,盯着她道:“……真正的蝶莉娜在哪里!”

我话一出口便见蝶莉娜浑身一颤,喉间也“咯”地响了一下,嘴唇也已经抖得说不出话来!而且双眼狂凸,那对墨绿色的眼珠更是弥漫着一层妖气!

蝶莉娜的反应几乎使我的精神在倾刻间崩溃!

八谀睦铩 蔽乙砸缏崴乃鄣勺叛矍暗摹懊芭苹酢迸鹆艘簧

懊芭苹酢钡纳硖逭匾∫纷牛欢约绨蚋遣兜每膳隆V患夯号す啡ィ杪业卮执艘换幔偶烦隽巳鲎郑骸八......死了!”说罢便陡然转身离开!

由于我已被“死了”这两个字震撼得浑身僵硬。因此,在那冒牌货转身逃离那一瞬间,我的第一反应只是窒了一窒。但我的第二反应依然极快,就在那冒牌货转身走出两步时我已经猛然大叫了一声:“凶手———!”继而双脚向前一蹬,以惊人的爆发力向前跃了上去!

我一边追一边大叫:“阻止她!快阻止她!”

我的叫声立时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几名年青人随即冒了出来挡住了冒牌货的去路,其中一名年轻男子甚至已经伸手抓住了她!

可接下来的情形却令我骇然咋舌!

只见那年轻人双手抓住冒牌货的一刹那,我清楚地看见她忽然把身体往上一窜,整个人竟犹如无骨一样绕着那年轻人的身体窜了过去,赫然滑脱年轻人的双手,动作诡异得让人看了浑身发麻!

那冒牌货两秒也不用就逃脱了别人的抓捕!

虽然觉得诡异,但我依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速追了上去。

我自小就是运动的强者,很快,离那冒牌货就只有三十来米了。

我不禁大声喝道:“站住!你给我站住!”

那冒牌货的身体像是抖了一抖,并陡然停了下来。

我一看不禁大喜,继续追了上去。

此时,冒牌货霍然转过身来,一双眼珠瞬间迸发出两团强烈的光芒!

当我一接触到那两团此紫光,顿时觉得周围的景象在倾刻间停止了。全世界在刹那间犹如被凝结了一样,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一片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捌耍∑耍∑恕蔽曳⑾盅矍暗氖澜缈寂で潭磺卸伎及档吕矗⒈晃蘧〉暮诎抵鸾ネ淌善鹄矗

而我,我竟然看见了自己正在拼命地往前奔着!

为什么会这样?!

我惊恐得开始大叫,但就是听不到自己的叫声。忽然间,我发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下沉,并迅速被湮没于一个纯粹的,什么也不存在的黑暗空间!

啊¬¬¬ ———!

我终于有了意识。

冶坏艚艘桓鲈跹目占洌

突然,我听到有声音从遥不可及的边际传来……

好像有人在呼唤我!

的确,是有人在呼唤着我。由远而近,我听见了,而且越来越清晰。

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奇怪!我明明没有开口说话,怎么会听到自己的声音呢?

八渴撬诮形遥 焙檬煜さ纳簦∥宜坪踉谀睦锾N叶雷栽阡诤诘目占渲信腔病⒄磐⒋蠛白拧

翱炱鹄窗桑灰偎耍 鄙砗蠛鋈幌炱鹆艘痪淙缣祠グ阌琶赖幕啊

我立时转过身去,只见黑暗的空间中出现了一点莹绿色的光芒。

澳闶撬空馐鞘裁吹胤剑克械娜四兀渴澜缒兀浚 蔽蘧〉暮诎凳刮也思鹊墓录庞肟志澹

安挥门拢一崾鼗ぷ拍愕模 蹦堑阌ü庠谖已矍昂錾梁錾恋摹

好熟悉的一句话!我在哪里听过?!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澳悖撬俊蔽叶ǘǖ囟⒆判≡诎肟盏哪堑阌ü夂闷娴匚省

拔遥磕悴患堑梦伊嗣础甭躺挠ü夂鋈幌蜃盼曳闪斯础

昂檬煜さ纳簦∧闶恰蔽揖驳赝潘械馈

绿色的莹光逐渐靠近。当它飞至离我约一米远的距离时便停了下来。

我这才看清楚这团光芒,原来是一个莹绿色的,直径约一寸宽的环形物。

这东西怎么如此眼熟?!

只见眼前的环形物越变越大,所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烈。

当它变得像个燃着青白色火焰的大轮胎时,便陡然飞散开来,瞬间聚合成一个人形!

那人形逐渐现出了身体的各个部位及五官。是一个拥有梦幻般容貌的大男孩!

他全身均弥漫着一层莹莹的绿光,最奇特的是:他拥有一双尖尖长长的耳朵!

大男孩离我只有两米来远,正向我招手及微笑:“你好!”

澳悖∧闶恰蔽揖鹊赝潘还汕八从械募露有哪诿腿患溆砍觯

澳闶遣皇恰蔽艺矢鼍烤梗醇谴竽泻⒑鋈蛔砣ィ扯宰盼蚁蚯白吡丝ァ

在他脚下,仿佛有一条无形的道路,在他每走出一步时,便相应发出一股空洞且响亮的脚步声!

拔梗鹱哐剑〉鹊任遥 蔽医舾抛妨松先ィ畔乱菜婕幢磺闷鹨淮分鹗降目斩吹慕挪缴

发着莹莹绿光的大男孩只是缓缓地向前走着,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叫喊。奇怪的是,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依然赶不上他!

拔梗〉鹊任已剑 蔽医吡ο蚯氨既ァ

只见那男孩忽然伸腿一级一级凌空走了上去,仿佛脚下正有一条无形的楼梯。

我也迅速地跟了上去。

不久,我发现上面有一处白色的光源。那一点光源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一扇光门!

此时,大男孩陡然穿过那扇光门,消失了!

拔梗 蔽揖宓亟辛艘簧⒓捶芰ψ飞先ィ幌伦釉窘四巧裙饷拧

当我才穿过光门的一刹那,我竟一脚踏空,猝然掉进了另一个白茫茫的空间!

巴邸 

我被吓得大叫了一声,立时用手去挡住眼前耀目的光芒。

咦?!

感觉……好像有点不同!耳边竟响起了一些真实的人声。

适应了光线的强度后,我慢慢移开了双手。眼前依然是一片模糊,却感觉很真实。

不久我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我的眼镜不见了)。我立即寻回了眼镜并戴上。

待视力清晰后,我首先看见了头上洁白的天花板,然后是四面洁白的墙壁,接着是淡蓝色的窗帘,淡蓝色的被单……而我,正仰面躺在床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下意识霍然起身。哇!头又疼又晕!不禁又倒回床上。

那扇光门呢?那个发光的人呢?!

难道,那只是我在做梦……可是那个梦,又真的很特别。

梦中遇见的那个拥有梦幻般面孔,发着莹莹绿光的男孩是谁?他似乎认识我。

唉,可恶!那男孩的五官我在梦中明明看得清清楚楚的,怎么一醒过来,对他容貌的记忆就变得模糊起来了呢!只记得他拥有一对长长的耳朵……他不是地球人?!

回想起大男孩那温柔的微笑,我的心不禁又“砰砰”地乱跳起来,身体也仿佛被点燃了一样燥热异常。

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反应?!

我立即用双手捂住发烫的双颊,并极力让自己集中精神去回忆梦中男孩的容貌。

自我苏醒过来后便一直专注于梦境的事,竟把自己的现实处境给忽略了。直到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咔嚓”声惊醒,我才把思绪移回现实中来。

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长相甜美的护士……咦?慢着!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吃惊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哇!头痛!又倒了下去。

医生见我陡然起来又倒下的举动不禁叫道:“先别动!你终于苏醒过来了!”

那护士立即冲了过来,垫起枕头让我半躺在床上。

我揉着太阳穴,口中不断问道:“医生,我怎么会到医院来了?我发生什么事啦?!这里是城西还是城北?今天是星期几?”

医生一边为我作检查一边笑道:“你一醒来就问了一大堆问题,看来你的舌头病得不轻。”

我听后不禁笑了起来:“只要您解答我的问题,我的舌头不就好了么?”

斑恚』崴敌Γ】蠢茨愕木褡纯霾淮怼币缴槐呶壹觳椋槐呓玻骸澳阃橇嗣矗闶俏薰驶杳远朐旱摹U饫锸潜鼻皆海裉焓切瞧谖濉!

班蓿吭次一杳粤艘惶炖玻∧恰蔽艺迪氯ィ幢荒且缴蚨狭宋业幕啊

八嫠吣阒换杳粤艘惶欤浚 

澳阊剑∧悴皇撬到裉焓切瞧谖宓穆穑俊蔽也唤迕汲蜃潘

鞍ァ!币缴盼姨玖丝谄槐咦骷锹家槐叩溃骸靶」媚铮蠢丛谀慊杳缘钠诩洌芯鹾芎谩=裉斓娜肥切瞧谖澹嗬肽慊杳缘哪翘斓较衷谝丫喔袅似咛炝耍〗裉焓荴 月X 日。看来,你还得留院多观察几天。”

医生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发呆中的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