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接近真相

八天!我几乎昏迷了八天!

我,竟无端失去了八天!可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么的一阵儿!

我不禁激动起来。因为我无端失去了一百九十二个小时,这个现实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

许久,我激动的情绪才逐渐平伏下来。我不禁开始回忆:从上星期四下午到蝶莉娜的宿舍去找她开始,一直到在城北餐林追抓那冒牌货时接触到她那双发着光芒的妖眼之后,我便跌入了那个虚幻的空间……

是那个冒牌货将我弄昏的!可是,一个正常人的眼睛怎么会发光?!

想着想着,我又回忆起那冒牌货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她说蝶莉娜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悲极而泣。

凶手!那冒牌货就是凶手!只可惜我没有当场录下她的言词作为犯罪证据!

我痛恨地流着泪,暗骂自己太笨,并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亦要为死去的蝶莉娜讨回一个公道!

当务之急我必须冷静下来,趁着留院观察这两天,好让自己思考出一个应对及搜集证据的方法。

于是,我叫来了主诊医生,从他口中得知,送我进院的正是那冒牌货。而且她还为我预支了一笔极大的综合医疗费,并吩咐医院好好地照料我,仿佛认为我至少要昏迷上一个月。

我私下告诉主诊医生,让他对我提早醒来的情况作保密。

我又让护士为我搜集以往一个多星期的新闻报纸,里面果然又报道了两宗手法相同的“魔术掰头凶杀案”!时间正是上星期四及昨天!死者就是刘朋与张耀!

那个刘朋,果然被我猜对了!正如那天我在警察局对孚然天所作出的假设一样。

我反复回想起那个叫张耀的流氓当夜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然后,我作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假设:张耀口中所说的鬼女人正是蝶莉娜(那个假冒的蝶莉娜)!

假如我将“蝶莉娜”这个名字套入张耀所说那些话的“第三人称”中,情况就会变得清晰很多了———“……本来事情与你无关……可你是蝶莉娜的密友,为了让蝶莉娜知道我的厉害,只好拿你来开刀了……你要怪就怪那个与你要好的蝶莉娜吧……”

这个假设实在是太吓人了!

可是,正是因为这个假设,使我将一直不能串连的问题与疑团得以连接及解开。

终于,我得出了一个更吓人的推论:那冒牌货就是“魔术掰头连环凶杀案”及杀死蝶莉娜的凶手!

那冒牌货杀死那几个流氓的动机我实在没有兴趣知道。但她杀害蝶莉娜的动机我却能推断出来:是为了钱!为了蝶家庞大的家财!她可以直接以蝶莉娜的身分去继承蝶家的所有财产!

哼!我司天瞳是绝对不会让那个冒牌货的诡计得逞的!

只要我掌握到她的犯罪证据,便可以将她“绳之于法”!

我激动得几乎要将盖在身上的被单撕破!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一出院我就火速赶回学校,并将“微氧粒子转译仪”的“收录仪”随身携带,然后天天去寻找那冒牌货的踪迹。

但一连几天都无所获,这实在让我既着急又失望。

这天清早,我独自来到东校区,就只剩这个校区没有搜索过那冒牌货的踪迹了,而且这一区正在搞扩建。

我边走边想:假如连这一区也找遍以后仍未见那冒牌货的踪迹的话,我该如何是好?蝶家那私家侦探真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到现在为止连那冒牌货的影子也没找着!那冒牌货还会继续去杀人吗?是否应该及早寻求警方的协助?但这一切都只是我个人的推断又没有掌握到实质的证据,警方会相信么……

我边走边沉思着,也没有留意自己究竟走到了哪里。

忽然间,我的思绪被头顶处一片突如其来的惊叫声吓醒了。与此同时,我已听到头顶传来“嚯!”的一股极速的风声。

我已算是反应极快的人了。因为我一听见那片惊呼声便霍然抬头向上一望:老天!一根至少有三米长、一米宽的长方形混凝钢根柱子已经赫然挡住了我的一切视线!就算我是超人,要躲避,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

我亦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便陡然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狠狠地推了一下,并在我的身体被推得飞弹出去的前半刻,我听到了一句话———“当心!”

昂洹 钡囊簧尴欤歉嘀右训粼谖疑肀叩牡孛嫔媳丝矗

那一声巨响,几乎要将我的耳膜震穿!

巴郏 蔽业纳硖逅婕幢荒切┓山Τ隼吹乃槭吧匙哟虻蒙矗诺盟直ё磐范自诘厣弦欢膊桓叶

这场意外发生得太突然,前后不过两秒钟,却又由于太震憾了,以致我被震得产生了一种连心脏也跳出了喉咙的错觉!

鸷ε拢皇铝恕痪浼氯岬幕白阅院I畲夯好稚⒖矗刮业男闹鸾デ飨蚱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靠近,几个建筑工人随即围了过来。

靶」媚铮阌忻挥惺苌耍浚 逼渲幸蝗私曳隽似鹄唇粽诺匮首拧

一时间,我竟不懂得开口回话,只是瞪着眼睛望着眼前这帮人。

一名工头模样的人擦了一下脸对周围的人说:“看来她被吓坏了!”接着他又瞪眼对着身边两名工人呵叱:“你俩找死去啦?!想弄出人命啊?!”

受责备的两名工人颤着声道:“拉……拉柱子的缆绳忽然……断,断了!”

在场的人似乎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试想一下,一段上吨重的混凝钢柱子从上空砸下来,被砸中的人不变成肉浆才怪! 那包工头一边擦着脸一边问我:“小姑娘,你哪里感到不舒服?”

一旁又有人道:“还是赶快送她进医院!”

安挥昧耍颐皇隆!

此时,我终于缓过神来,而且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并没有受伤。

我话一出口,包工头才“啊”地舒了口气,浑身的汗水已经如雨一样直往下掉。周围的人亦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

澳闳范ㄗ约好皇拢俊卑ね芬槐卟磷藕挂槐呷险娴匚饰摇

懊皇拢∥胰范ǎ 蔽蚁蛩懔艘幌峦贰

鞍ィ∶妹茫∧愀陕镒呗凡豢幢暧铮空饫锸墙ㄖ氐兀任O眨∈墙鼓诮模 卑ね反丝滩叛纤嗟赝盼业馈

咦?!我这才留意到四周的景物。一定是我刚才太专注于思考,连误入了建筑禁地也不知道。

我立即用十二万分的诚恳态度向众人道歉:“实在很抱歉!我太粗心了!”

我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的诚意已经起到了灭火的作用。只见包工头挥了一下手:“算了,你没事就好!”说罢便领众工人转身离开。

鞍ィ氲纫幌隆!蔽衣砩献柚顾牵骸案詹攀撬攘宋遥课蚁胂蛩滦弧!

那包工头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我。神情显得十分奇怪。

其中一名工人道:“那你感谢上天好了!”

澳愕囊馑际侵改侨宋司任叶耍浚 蔽伊⒓唇辛似鹄础

那工人马上道:“小姑娘你误会了。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相信你能活下来。因为柱子掉下来时,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楼顶上工作,地上除了你之外就没有任何人了。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包工头也望着我道:“当时,我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那柱子掉下来时你正好出现在柱子的正下方,我当时被惊吓得只呦喝了半声,那柱子就已经砸到你头上了!可就在那一瞬间,我看见那柱子居然猛地停止了一瞬!同时,你的身体也陡然向旁飞弹了开去,那根柱子才掉在地上。这前后的过程也不过两秒钟!”

澳闶撬怠憧醇歉油碌舻氖焙颍约汉鋈辉诎肟罩芯仓沽艘幌虏诺粝吕矗慷揖统米胖油6俚目盏迪蚺员叻傻愎怂俊蔽艺鲎叛弁虐ね肺省

还未等包工头开口,其他的工人已经纷纷开口抢说:“的确就是这样!”“我也看见了!”且众人越说面色就变得越是古怪,更有甚者竟向我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我只好离开了这个地方。可我依然不明白,当时我的确感觉到有人猛然推了我一把的。而且还听到有人叫我“当心”的!还有一句极温柔的“别害怕,没事了。”

难道这都只是我的幻听吗?!

我开始越想越害怕,心跳又陡然加剧起来。

鸷ε拢一岜;つ愕摹!痪湫槲奁斓幕坝执游业哪院V醒胪蝗幌炱穑

鞍。 蔽伊⑹北痪们岷袅艘簧⑴ね坊饭怂闹埽好挥腥魏稳耍

是那把鬼声音!

我记起来了!

这把鬼声音是何时开始出现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自从李辉一案发生后,这把鬼声音便会时不时地在我的脑海间出现。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被一只鬼魂缠上了?!

想到这里,我立即赶回宿舍,取下记录仪,将刚才发生的意外转播出来。因为我要证实一下,自己是否被鬼魂缠上身了!

重复听看了几遍事故的经过后,我不禁瘫痪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冷汗亦自额角处不断渗出。

那些工人说得一点不假,在那根混凝柱子掉下来的期间,只有一片不完整的惊呼声,而根本就没有人叫过“当心!”或者是“别害怕,没事了。”之类的话!而且,记录仪很清楚地拍录出,当时我身体的周围甚至是连一只蚊子也没有。的确是我自己陡然向旁边飞弹开去的!

可是,这可能吗!

天哪!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果真是被鬼缠上了!

一时间我真不愿接受这个结论。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冒牌货的事已经搞得我心烦意乱了,现在又多了一只鬼!

可是这只鬼缠上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它缠了我那么久,我身上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看来……唉!还是先解决那冒牌货的事吧……

我内心实在是千万个疑问在填充着。我无意识地托起胸间的多摩陀,定定地盯着那些小几何体,心中不禁打了个突:多摩陀的重量实在是太轻,且不透光,亦不反射周边的光芒。望久了总会给人一种无限的黑暗感,而且那些小几何体触手冰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阴凉之感!

我又下意识掏出贴身的玉扣,让它对着光线。

玉扣呈半透明,而且玉身缓缓泛出一层莹莹的梦幻般的绿光,给人一种极温暖的感觉,仿佛弥漫着一种生命的动感,让人越看说越喜爱。

看来我的眼光不错。那条古巷人迹罕至,这个玉扣其实也是被人踢滚到我的脚边,我才有机会将它买下来的。

咦?

我无意间发现玉扣壁上有几道形状犹如闪电、颜色暗红的且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得多的裂纹。

同是工艺制品,为何多摩陀的触感会如此的冰冷?仿佛时刻都在吞噬着光芒!相反,玉扣的温暖感似乎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一股暖流自我的指尖直流遍全身,使人昏昏欲睡……

待我清醒过来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睡着了。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出那个冒牌货,记录下她的犯罪证据。

可是,那冒牌货究竟在哪里?!

查亦查过,找亦找过了!怎么就是不见她的踪影!

我越想越心烦,不禁在床上大喊大叫:“哎!怎么办呀!有谁可以告诉我那冒牌货的踪影?!谁可以告诉我———!”

嵌鹗灾卸溉幻俺隽艘痪浠埃沟眯姆骋饴业奈疑材羌涠僮×耍疚瓒诺氖纸乓嗷羧欢ǜ裨诎肟罩小

我簌地吸了一口冷气:又是那把鬼声音!

但是这一次我很快便冷静下来了。我不禁思考道:城东别墅?它干嘛要对我说这个地方呢……莫非……

我立即飞跃下床,飞奔出宿舍。

一个小时后我便来到蝶家在城东的其中一幢别墅门前。

看管这幢别墅的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会定期到这里进行打扫。

老夫妇见我到来,立即笑脸出来迎接。我马上向他们问及那冒牌货的去向。

芭叮笮〗阏谒恐行菹ⅲǔR桨聿懦隼础!崩细救硕晕业馈

澳蔷捅鹑ゴ蛉潘耍易员憔托小;褂校饫镉形以冢忝强梢韵然厝チ恕!蔽也皇被氐馈

待老夫妇离开后,我立刻到仆人房找了套女仆的衣服换上,还找了把小刀作为防卫。

一切准备好后我便推着餐车来到睡房。

房门并没有上锁,我轻轻扭转门柄,缓缓打开了门。

八 

只见那冒牌货正盘腿坐在床上,背对着我警觉地叫了一声。

靶〗悖宜屯矸估戳恕蔽夜室庋沟蜕舨⒀杆偃乒统瞪辽砣肽冢缓筮青暌簧潘稀

罢饷丛纾俊泵芭苹趸舻刈聿⒁幌伦釉鞠麓玻凰子挠牡厥头抛乓谎斓墓饷ⅰ

可是当她看清了我样子的一刹那,目光的神情却猛然变得既复杂又惊异。

只见她伸出一根指头指向我,嘴唇颤抖非常:“你!瞳!你怎么……这么早醒?!”

果然是这冒牌货将我弄昏的!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此时我的做法是极不明智的,因为我不知道这冒牌货的底细,所以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但我还是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只顾向她迫近一步,冷笑道:“怎么了?你不想看见我么?还是说你看见我还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而盘算着如何再杀我灭口?!”

安徊唬∥掖用幌牍蹦悖 泵芭苹跸蚝笸肆思覆剑幼攀纸械馈

澳悄阄我惫嘏娜省⒒魄俊⒗罨阅俏甯鋈耍浚 蔽也⒉焕砘崴姆匣案纱嗟サ吨比氲靥姿祷埃骸笆悄懔钏峭仿讯赖模 蔽业挠锲瓦捅迫饲夷抗馊缇妗

冒牌货被我逼至落地玻璃窗处停了下来。

她听了我的话后,脸色刹时沉了下来,目光亦释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仇恨。只见她狠狠地道:“哼!他们都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我要将他们统统杀光!”

老天!她果然就是这件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澳悄阄裁匆焙λ浚 蔽伊⒓春莺莸刂缸琶芭苹醯牧常骸澳训浪彩撬烙杏喙悸穑』故撬担阋盟纳矸萑テ〉业募也疲浚 蔽乙豢谄谛牡姆吆薹⑿钩隼础

安唬∥颐挥猩彼∥颐挥校 泵芭苹跏咕⒌匾∽磐方械馈

澳忝挥猩彼磕撬衷谠谀睦铮浚 

冒牌货被我骂得偏过头去,半晌才带着哭音道:“她!她死了……”

氨鹪佟ǹ蘩鲜罅恕 蔽壹ざ亟械溃骸笆悄闵绷怂∈悄悖“牙蚧垢遥 蔽宜底偶负跻迳先ソ敲芭苹趸罨钅笏溃

冒牌货忽然蹲下身来,抱着头痛哭起来,而且哭声居然显得极之凄凉。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刹时间惊住了: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鞍。 蔽伊⑹北痪们岷袅艘簧⑴ね坊饭怂闹埽好挥腥魏稳耍

是那把鬼声音!

我记起来了!

这把鬼声音是何时开始出现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自从李辉一案发生后,这把鬼声音便会时不时地在我的脑海间出现。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被一只鬼魂缠上了?!

想到这里,我立即赶回宿舍,取下记录仪,将刚才发生的意外转播出来。因为我要证实一下,自己是否被鬼魂缠上身了!

重复听看了几遍事故的经过后,我不禁瘫痪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冷汗亦自额角处不断渗出。

那些工人说得一点不假,在那根混凝柱子掉下来的期间,只有一片不完整的惊呼声,而根本就没有人叫过“当心!”或者是“别害怕,没事了。”之类的话!而且,记录仪很清楚地拍录出,当时我身体的周围甚至是连一只蚊子也没有。的确是我自己陡然向旁边飞弹开去的!

可是,这可能吗!

天哪!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果真是被鬼缠上了!

一时间我真不愿接受这个结论。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冒牌货的事已经搞得我心烦意乱了,现在又多了一只鬼!

可是这只鬼缠上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它缠了我那么久,我身上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看来……唉!还是先解决那冒牌货的事吧……

我内心实在是千万个疑问在填充着。我无意识地托起胸间的多摩陀,定定地盯着那些小几何体,心中不禁打了个突:多摩陀的重量实在是太轻,且不透光,亦不反射周边的光芒。望久了总会给人一种无限的黑暗感,而且那些小几何体触手冰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阴凉之感!

我又下意识掏出贴身的玉扣,让它对着光线。

玉扣呈半透明,而且玉身缓缓泛出一层莹莹的梦幻般的绿光,给人一种极温暖的感觉,仿佛弥漫着一种生命的动感,让人越看说越喜爱。

看来我的眼光不错。那条古巷人迹罕至,这个玉扣其实也是被人踢滚到我的脚边,我才有机会将它买下来的。

咦?

我无意间发现玉扣壁上有几道形状犹如闪电、颜色暗红的且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得多的裂纹。

同是工艺制品,为何多摩陀的触感会如此的冰冷?仿佛时刻都在吞噬着光芒!相反,玉扣的温暖感似乎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一股暖流自我的指尖直流遍全身,使人昏昏欲睡……

待我清醒过来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睡着了。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出那个冒牌货,记录下她的犯罪证据。

可是,那冒牌货究竟在哪里?!

查亦查过,找亦找过了!怎么就是不见她的踪影!

我越想越心烦,不禁在床上大喊大叫:“哎!怎么办呀!有谁可以告诉我那冒牌货的踪影?!谁可以告诉我———!”

嵌鹗灾卸溉幻俺隽艘痪浠埃沟眯姆骋饴业奈疑材羌涠僮×耍疚瓒诺氖纸乓嗷羧欢ǜ裨诎肟罩小

我簌地吸了一口冷气:又是那把鬼声音!

但是这一次我很快便冷静下来了。我不禁思考道:城东别墅?它干嘛要对我说这个地方呢……莫非……

我立即飞跃下床,飞奔出宿舍。

一个小时后我便来到蝶家在城东的其中一幢别墅门前。

看管这幢别墅的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会定期到这里进行打扫。

老夫妇见我到来,立即笑脸出来迎接。我马上向他们问及那冒牌货的去向。

芭叮笮〗阏谒恐行菹ⅲǔR桨聿懦隼础!崩细救硕晕业馈

澳蔷捅鹑ゴ蛉潘耍易员憔托小;褂校饫镉形以冢忝强梢韵然厝チ恕!蔽也皇被氐馈

待老夫妇离开后,我立刻到仆人房找了套女仆的衣服换上,还找了把小刀作为防卫。

一切准备好后我便推着餐车来到睡房。

房门并没有上锁,我轻轻扭转门柄,缓缓打开了门。

八 

只见那冒牌货正盘腿坐在床上,背对着我警觉地叫了一声。

靶〗悖宜屯矸估戳恕蔽夜室庋沟蜕舨⒀杆偃乒统瞪辽砣肽冢缓筮青暌簧潘稀

罢饷丛纾俊泵芭苹趸舻刈聿⒁幌伦釉鞠麓玻凰子挠牡厥头抛乓谎斓墓饷ⅰ

可是当她看清了我样子的一刹那,目光的神情却猛然变得既复杂又惊异。

只见她伸出一根指头指向我,嘴唇颤抖非常:“你!瞳!你怎么……这么早醒?!”

果然是这冒牌货将我弄昏的!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此时我的做法是极不明智的,因为我不知道这冒牌货的底细,所以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但我还是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只顾向她迫近一步,冷笑道:“怎么了?你不想看见我么?还是说你看见我还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而盘算着如何再杀我灭口?!”

安徊唬∥掖用幌牍蹦悖 泵芭苹跸蚝笸肆思覆剑幼攀纸械馈

澳悄阄我惫嘏娜省⒒魄俊⒗罨阅俏甯鋈耍浚 蔽也⒉焕砘崴姆匣案纱嗟サ吨比氲靥姿祷埃骸笆悄懔钏峭仿讯赖模 蔽业挠锲瓦捅迫饲夷抗馊缇妗

冒牌货被我逼至落地玻璃窗处停了下来。

她听了我的话后,脸色刹时沉了下来,目光亦释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仇恨。只见她狠狠地道:“哼!他们都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我要将他们统统杀光!”

老天!她果然就是这件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澳悄阄裁匆焙λ浚 蔽伊⒓春莺莸刂缸琶芭苹醯牧常骸澳训浪彩撬烙杏喙悸穑』故撬担阋盟纳矸萑テ〉业募也疲浚 蔽乙豢谄谛牡姆吆薹⑿钩隼础

安唬∥颐挥猩彼∥颐挥校 泵芭苹跏咕⒌匾∽磐方械馈

澳忝挥猩彼磕撬衷谠谀睦铮浚 

冒牌货被我骂得偏过头去,半晌才带着哭音道:“她!她死了……”

氨鹪佟ǹ蘩鲜罅恕 蔽壹ざ亟械溃骸笆悄闵绷怂∈悄悖“牙蚧垢遥 蔽宜底偶负跻迳先ソ敲芭苹趸罨钅笏溃

冒牌货忽然蹲下身来,抱着头痛哭起来,而且哭声居然显得极之凄凉。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刹时间惊住了: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扒肽炔灰魃∥矣屑匾闹ぞ菹蚰闾峁∮搿趿沸咨卑浮凶偶蟮墓亓 蔽乙槐呓幸槐呷〕稣ā白家恰保幼沤敖邮找恰庇搿白胍恰苯油ǎ俳按鳌崩鞯靥椎芥谌惶斓乃

靶∶妹媚阏馐窃诟闶裁垂恚浚 辨谌惶煲苫蟮赝盼抑迕嫉馈

凹笔裁矗∫换岫憔兔靼祝 蔽冶咚当呖焖俚乜刂撇⑶没髯偶躺系母鞲霭磁ァ

咦?奇怪了!

任我如何控制,屏幕上出现的画面都只是雪花!就连以往一些日子所记录下来的一切资料均一点也转译不出来!

安皇窍衷诓鸥嫠呶夷慊盗税桑。俊蔽夜距嗟芈盍艘痪洌焓钟衅嘏拇蜃抛胍堑钠聊弧

靶∶妹谩辨谌惶煺麓鳎糇琶纪肺饰遥骸澳闼降摹渲匾闹ぞ荨褪钦馄裂┗ㄒ约奥摹成场俊

鞍Γ「愦恚〕俨换担绮换担∑鸵谡飧鲋匾氖笨汤椿担 蔽也唤畹馈

孚然天见我鼓着腮便问:“这仪器记录到什么资料?”

鞍Γ急涑裳┗耍∥揖退阍跹悼峙履阋膊换嵯嘈诺摹5揖悦挥邢放乙欢ɑ嵴业叫碌闹ぞ荩资稚诜ǎ 蔽也灰馐段杖妨艘幌伦烂妗

孚然天饶有兴味地望着我,似笑非笑。

我只好道:“您……可别生气,我也想不到这仪器忽然坏了。最多我查出真相以后立即向你报告并顺带请你吃饭作为补偿!我要走了!”面对着大名鼎鼎的警界神探,我真是自觉糗极了。还是走为上着!

澳悴怀缘愣髟僮撸俊辨谌惶煲谰晌⑶套抛旖堑馈

安涣恕蔽倚∩止咀牛骸爸惶峁┑揭黄性拥难┗ǎ乖趺春靡馑枷蚰阋缘模浚 

澳俏医腥怂湍慊厝ァ!

安挥昧耍奔渖性纾易约夯厝ゾ托辛恕T偌 蔽叶运姹鹆艘簧憷肟炀帧

一路上我都在不停地暗骂道:气死人!现在连仪器也坏了,要搜集那冒牌货的犯罪证据就更难了!

回到学校,我拿着“微氧粒子转录仪”到它的发明者崔振面前,直接质问他。

按拚裎椅誓悖〉背跄阕钥湔馓ㄒ瞧饔卸喑埽凳裁纯梢缘钟鼙叩囊磺形尴叩绮霸幽芰W拥母扇哦δ苤柿坎槐洌》置魇恰破怕艄稀ㄗ月糇钥洌 蔽乙豢谄闹械脑蛊⑿沟酱拚竦纳砩稀

澳阆缺鹉昭剑⊥H梦铱纯础!贝拚癖晃乙宦睿⒓唇粽牌鹄矗置怕业亟庸滓瞧鞑⒆邢傅丶觳槠鹄矗⒉皇贝幼约旱目愦幽谌〕鲆恍┬」ぞ呃醇觳狻

靶辛嗣挥校浚 蔽也荒头车亟械馈

俺醪郊觳槭恰邮掌鳌馐艿揭恢旨苛业哪芰苛W痈扇拧U觥邮掌鳌诘奈⑿途Ъ际艿搅松账稹贝拚褚槐呒觳橐槐叩馈

澳怯忻挥邪旆ò阉藓茫俊

爸荒芰硗庠僦圃斐鲆桓鲂碌摹邮找恰恕!

澳亲羁煲嗑茫俊

爸辽僖礁鲈隆

澳钦庖瞧髂愦厝ズ昧耍以菔庇貌蛔拧6粤耍恍荒惆阉韪遥鼙福野阉盗恕!

鞍。⊥憧汕虮鹫饷此怠U獠桓赡愕氖隆6粤耍黄鸪韵谷绾危俊

案依赐脞柒矫娲虬 

我憋着一肚子的气,提着那盒由崔振付款的云吞面,气呼呼地返回宿舍。

我一边狠狠地吃着面一边仔细地回忆着白天所发生过的事,并将那冒牌货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仔细地回想了好几遍,终于得出了如下结论:那冒牌货已经当着我的面承认自己就是“魔术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既然她有勇气承认自己杀了五个人,假若她是杀害蝶莉娜的凶手,她没有理由不敢承认的。而且在她跳窗逃走的前一刻一直都在叫着不是她杀害蝶莉娜,而他们才是凶手!她口中的“他们”分明就是指那五个人!再说,一直以来,那冒牌货都似乎没有加害我的意思。

难道说这其中还另外藏有别的隐情?!

要尽快找到那冒牌货!我要弄清整件事的真相!

可是上哪儿找去!?那冒牌货显然是有意要避开我的追寻,要怎样才能找到她?!

我不断地思索着,脑间忽然灵光一闪:明天就是星期四!假设那冒牌货会继续去杀人,那只要找出她的下一个凶杀目标,我就可以找到她了!

我不禁高兴起来,心情亦舒畅了许多。

吃饱后我便坐到床上,高度集中精神去与那只鬼魂联系:‘……比路斯,你能感应到我的思想么?’大约过了十几秒,我便感到脑海中传来一句话:‘感应到了。’‘太好了!我想请你帮个忙……’我便将关于那冒牌货及连环凶杀案的故事概述性地对鬼魂“讲”了一遍。然后又向它发出意识:‘我是希望你能帮我查一下凶手的行踪。’‘……也许,你可以去找那份名单。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名单?什么名单?’‘祝你成功……’鬼魂的意识传递到这里竟渐渐远去了。

名单……名单……什么名单?!

我绞尽脑汁,归纳了许多假设,又排除了许多假设,才将那鬼魂所说的名单锁定在某个范围之内。

相信明天,我就可以找到那冒牌货的踪迹,查出蝶莉娜失踪的前因后果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