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怪物的身世

按蟾旁谝灰诙嗄暌郧埃颐桥佬欣嗌咦迨堑厍蛏献钤家彩亲钔⒌囊蛔濉S捎诘厍蚧肪车谋浠颐抢嗌咦宀痪帽惴治酱罄啵阂焕嗫吭疾妒澄詈笱荼湮胀ㄉ呃啵欢俚牧硪焕啵蛞蛭恍┎幻鞯脑蛟诓欢系亟詈蟪丝吭疾妒惩猓怪饕晕∪赵碌哪芰坷次稚一褂涤辛私细叩闹腔郏迕阶鳌摺!

耙晕∪赵轮嬗谔斓刂洌朐峦肴胀觥N颐腔咦宓氖倜梢猿ご锛甘蚰酥辽习偻蚰辍>」芪颐怯涤薪细叩闹腔郏匆恢庇胧牢拚究捎朗牢抻堑厣钕氯ァ5蕴斓丶涑鱿至巳死嗾庵稚锖螅蔷共欢喜泻ξ颐堑纳咦逋;咦逦吮;ぴ忌咦澹黄扔肴死嘧鞫浴!

安⒉皇撬械娜死喽际侨绱瞬斜┑摹5揖筒煌S捎谌死嗟牟渡焙筒泻Γ搅讼某跄辏咦寰图负踔皇N液驮娓噶娇凇T俚胶罄矗娓覆恍冶幌慕芩叮业玫易嫦认嗑取?上г娓该痪靡眩偻銮埃ù鸬业木让鳎乙嫠牵鼗さ矣朗劳虼 

拔易允逋蚰昵八×讼嘤δ攴莸娜赵戮丫负蹩梢岳米陨淼哪芰拷厍蛏夏承┪镏蚀邮抵首涑赡芰浚部梢越约旱哪芰渴捅涑鋈ァ!

暗易嫦榷晕颐怯卸鳎依蚰刃〗慊苟晕艺展擞屑樱也蝗趟迦醵嗖 ⒃缒瓯∶憬约旱钠渲幸桓龅艺讼吕匆街嗡

天呀!原来莉以前对我所讲的一切都是事实!

罢庋晕业纳硖逶斐闪思蟮乃鸷ΑS谑俏颐刻於家ヒ恍├肴展饽茉唇辖牡胤饺ノ橙赵戮源死葱薷词芩鸬纳硖濉>侥甑氖奔洌淙晃业纳硖逡丫局斡坝捎谙牡哪芰渴翟谔现兀松妫乙谰杉岢殖鐾馊ノ掣嗟娜赵履芰俊!

说到这里,化蛇的双目开始变得愤怒起来。

熬驮谕昴昴┑哪程彀恚腋瘴胀旯饽芑乩矗蛩愕嚼系胤饺コ岳蚰刃〗阋朗备易急傅氖澄铩?墒牵澄锩豢醋牛纯醇肆钗艺鹁囊荒唬豪蚰刃〗憔孤硌鄣靥稍谥窳种校肀哒ё盼辶瞿凶樱渲幸桓稣僮判「泛莺莸乜匙潘哪源。 

鞍。 碧秸饫铮抑沼谑辛顺隼矗潭粑孀抛彀团θ米约赫蚨ㄏ吕础

拔伊⒖檀芰顺鋈ィ阉窍排埽上б丫倭耍±蚰刃〗闼驯荒前锴菔蘅车醚饽:越沤Α。 

化蛇一边说着一边极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而我,则定定地睁着双眼,任凭泪水如泉般涌出。

翱闪睦蚰刃〗憔驼庋冶簧焙Γ∥冶灰眩⒓丛擞锰迥诘囊磺心芰拷约悍纸猓龆ㄓ肜蚰刃〗愕牟星魅诤稀!

霸谖矣肜蚰刃〗闳诤系钠诩洌掖铀乃狼凹且渲兄懒怂簧钡木T茨歉龉夭剩雷越〗愦搅酥窳郑胍账党龅业募易迕孛埽馔记蓝岬业募掖ΑW钪毡焕蚰刃〗闶镀屏耍蚰刃〗闶乃啦淮硬乓⒘苏庾揖纭

听到这里,我不禁暗自吃惊:难道关伯仁知道有关多摩陀的秘密?!

拔一撕艹さ氖奔洌簿褪俏冶凰徒皆菏被杳缘哪嵌纹诩洌沤蚰刃〗闾迥诘南赴薷赐暾N乙怀鲈罕慵苹湃绾稳ド惫饽前锴菔蓿蚰刃〗惚ǔ穑∮谑牵揖龆扛鲂瞧谒牡陌砹比郑褪悄切┌芾嗟乃榔冢 

化蛇讲到这里,两行清泪已经自她的脸颊流下,闪着凄酸的光辉。

我静静地坐着,并不时地吸着泪水。

我无奈而悲伤地呼了一口气,狠狠地道:“你做得对!他们死有余辜!”

我不停地擦着泪水:“对不起,我一直都将你当作是杀害莉的凶手。对不起!”

化蛇扭过头来,轻轻拍着我道:“没关系的。”

我又道:“当初你为什么不早将真相告诉我?”

坝捎诘笔蔽叶阅悴⒉涣私狻:慰隼蚰刃〗愕哪韵赴淙灰丫薷春茫娴募且湟仓皇切┝阈堑钠危欢椅也幌虢魏稳饲I嫫渲校蔽抑滥闶抢蚰刃〗阄ㄒ坏呐笥咽保揖透硬幌肽闵嫒氲敝校悦庥猩O铡!

八砸豢寄憔痛ΥΧ晕蚁缘檬掷淠俊蔽伊⑹钡馈

笆堑摹5罄次曳⑾帜慵厦骺砂腿缋蚰刃〗阋帕舻募且渌从车囊谎N乙苍嚼丛较不赌懔耍绞钦庋揖驮绞且柚鼓阒朗虑榈恼嫦唷!

耙虼耍愦Υμ颖芪摇D翘煸诔潜辈土质悄憬遗璧模俊蔽椅实馈

岸浴!被叩懔艘幌峦罚骸拔蚁氩坏侥慊嵴饷纯炀突骋傻轿业纳矸帧N俗柚鼓愕谋莆剩由衔业笔币匣厝ド蹦瞧渲幸桓龌斓埃抑缓贸龃讼虏呓闩瑁蛩闵惫饽前锴菔拊儆肽阒匦陆慌笥训摹?墒牵揖韵氩坏侥慊崛绱嗽缇退招压础R蛭晕业笔彼头懦龅哪芰浚阌Ω弥辽僖杳陨衔甯鲂瞧诘模〉憔谷徽饷丛缇托蚜恕U庾攀等梦腋械骄韧蚍郑 被咚档秸饫锉阋苫蟮赝盼椅剩骸澳闶窃跹压吹模俊

我便如实答她:“我也不太清楚。就在我昏迷的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怪人,我跟着他走了一段路,最后跳进了一扇光门便醒过来了。”

化蛇听后更是以惊奇的目光望着我。

一时间,我不禁又忆起了许多疑问。便道:“对了,既然你有‘超能力’,那上次黄强派手下来杀我们,是你将那些弹簧刀导了电,把他们吓跑的吗?”

化蛇一听,马上摇头道:“不是我,那件事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起初我还以为是你做的。”“我?!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就好了!”我不禁半开玩笑地摆着手,心里却在疑惑:那究竟是谁干的?!

我接着又问:“对了,X 月X 日晚上,我在回校的途中,在校道上遇见张耀等一帮禽兽。当时他想奸杀我不遂,是你运用超能力救了我的么?”

化蛇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那晚的事说起来我也觉得奇异。当时,我正在东区别墅盘坐,这是我的习惯,目的是吸收月光的精华。可是在偶然间,我感到有人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告诉我你正有危险,我才赶得及运用异能去救你的。”

我忙道:“你不是可以随时用脑能量去控制人的思想么?”

化蛇说:“不能说‘控制’,只能说是‘干扰’。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人类均能达到这种被干扰的目的。尤其像你这种拥有强烈脑能量的人。”

澳鞘撬ㄖ阄矣形O盏哪兀×阏庵钟涤谐芰Φ乃枷胍材芨扇拧蔽易杂锪艘换幔缓蠖曰咚担骸肮植坏谜乓前锶说笔钡难凵裼肜罨运狼暗难凵褚谎K堑乃枷胍欢ㄊ鞘艿侥隳阅芰康母扇哦龌镁趿恕!

笆堑摹N夜室馊盟强醇业恼婷婺俊D枪赡芰浚谀憧蠢词且煌殴饷ⅲ谀切┧枷胧艿礁扇诺娜死此担闶腔孟蟆!

我听后不禁点头道:“感谢你救了我。”

氨鹂推沂苤欣ⅰU嬲饶愕氖悄俏桓扇盼业乃枷胪ㄖ揖饶愕娜恕!

班拧6粤耍褂蠿 月X 日,我误入了一个建筑盘地。当时,一条至少上吨重的混凝钢柱在离我头顶约十几米高的空中掉下。就在我将被砸得粉身碎骨的一刹那,我的身体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出了几米远,使我又逃过了一劫。这也是你用超能力救我的么?”

化蛇听后便疑惑地摇了摇头:“没有。我甚至不知道你曾发生过这样的意外。我的脑能量并未强大到可以将物体包括人体作地方性的转移。我最多只能让人产生幻象,最严重的亦只不过是切割性地破坏人的脑细胞而已。而且这样做所消耗的内能极大,我每次都要不断休息补充精力才行。这也是我为何经常失踪的其中一个原因。”

不是化蛇,那又是谁救了我?!

我只好继续问:“还记得那天你在东区别墅跳破窗而逃脱的情景吧。当时我由于太冲动,也跟着跳窗而出去追你……”

化蛇听我讲到这里,不禁失声叫道:“瞳……你居然……!”

我略带难堪地道:“当我跳出窗正要掉在地上的一刹那,我的身体竟在离地面还有一米来高的空中被顿住并挫了一挫才跌落到地面才不至于被跌死。是你运用超能力救我的?”

化蛇又摇了摇头:“我当是只顾逃跑,根本就不知道你会跳窗追我。你这笨蛋,以后可别再做这种只会吓人的行为了!”

我不禁又低头暗自思想:都不是它救我的!那究竟会是谁?!

我只好道:“嗯,知道了。谢谢你!”

靶晃沂裁矗俊

靶恍荒阄虮顺穑 

我的心依然很疼,抬头望着深蓝色的夜空,天上的每一颗星星似乎都化作滴滴晶莹的泪珠……

我定定望着天上的星星道:“我的行踪已经被大侦探孚然天所识破,他可能自我离开大宅起便开始跟踪我了,相信不久便会查到你的身上了。对不起……”

懊还叵档摹M被叩屯范晕椅⑿Φ溃骸俺四阒猓痪靡院螅杏胝庾诎讣星I娴娜硕蓟嵬钦饧碌摹!

笆裁矗磕悖阋恰俊蔽也唤肫鹪诹种谢璧沟哪羌该阋戮薄1阄剩骸霸诹种幸恢备僮盼业哪羌该保悄惆阉桥璧拿矗俊

化蛇立时疑惑地道:“哦?我不知道有人在跟踪着你。当时我正忙着杀那禽兽,哪里还有多余的能量去弄昏他们。”

芭丁!蔽矣α艘簧闹性俣纫苫笃鹄矗翰皇腔撸训烙质悄歉銎灯稻任业娜耍

我不禁又问:“那些与此案有牵连的人,你打算怎样处理他们?”

胺判陌桑沂遣换崴嬉馊ズθ说摹N抑皇谴蛩闱卸夏切┤说牟糠旨且洹F涫担绻腥丝梢韵衲阏庋芙邮芪业纳矸植⒊信挡徽椅衣榉常撬强梢员A艄赜谖疑矸旨坝泄匚业囊磺屑且涞摹!

我听后终于舒了口气。

自己连做梦也想不到会遇上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而这化蛇,就是蝶莉娜生前跟我提及过的那位竹林的守护神!可惜她已经遭受惨害,连神仙也救不了。我将永远地失去这位温柔如母般的知心好友!

巴慊乖谏诵穆穑俊被吆鋈豢实馈

我连忙抹了一下凝聚在眼角的泪花,望着天空笑道:“人死不能复生。但愿她在天国会过得快乐!”

化蛇拍了拍我的肩头,同意道:“对!她在天国一定会过得很好,而且还会保佑着你的。”

我只是叹了口气不作声。化蛇亦安静地伴在我的身旁。

过了许久,我的心情终于稍稍平伏下来。而化蛇则依旧在我的身边默不作声。

忽然间,我很想进一步了解这种非人类的高级生物。

我低头笑道:“想不到我居然有这样的机缘可以与你这位神仙相识。”

化蛇忙道:“你别太抬举我,我又怎会是神仙呢。神仙会是我这种样子么?”它微笑道。

我翘着嘴道:“神仙呀,嗯……也许神仙就是一些比人类更为高级,无论是科技或思想品德等,都要比人类更进步,甚至要进步很多的地球以外的生物吧。”

芭叮俏也⒎巧裣闪恕R蛭沂堑厍蛏贤辽脸さ纳椋壮啤呔湃硕际钦庋坪粑颐腔咦宓摹N抑皇且恢蝗巳硕急墒拥难选!

肮蔽也唤凰幕岸豪至耍担骸吧呔埠茫吖帧⑸哐⑸吣В呱褚埠茫灰钦搴蜕屏嫉模趾伪卦诤跄切┏坪羰前潜崮兀∮行┤瞬灰彩峭鞒莆寺穑炕共皇桥湃似さ亩衲В。俊

班牛⊥愕娜酚氡鸩煌俚厍蛉司弑赶衲阏庵殖降厍蚪缦薜乃枷搿!被咝α艘幌录绦溃骸袄蚰刃〗阊≡衽笥训难酃獠淮恚鲜读四阏庋暮门笥选!

我听了它的话,不禁苦笑:“唉!那又怎样!她最终弥补不了结识关伯仁所给她带来的灾祸!虽然她现在的躯壳依然呈现在我的眼前,但她的确是去世了……”

巴惚鹉压耍褂形摇D训滥悴辉敢饨晃艺飧雠笥眩俊

霸敢猓∥业比辉敢猓∥液芨咝四苡肽愠晌笥选5牵憔褪悄悖蚴贾帐抢颉K淙荒阌涤兴纳硖寮巴饷玻闶贾詹皇撬!

我又道:“我以后该怎样称呼你?”

化蛇听后淡笑道:“我小名唤‘青竹’。以后你就叫我青竹好了。”

暗嘀瘢客茫∧愕脑胃貌换崾且惶蹙扌偷闹褚肚嗌甙桑浚 蔽也唤乱馐犊嫘λ档馈

怎知蝶青竹竟十分惊讶地望着我,并认真地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原来她的原形真是一条青蛇!

蝶青竹见我神色惊异,便逗趣地对我笑:“怎么了?要不要我现形给你看看?”

我连忙摇头并摆手:“不用了!我不想你浪费气力。”

蝶青竹听后马上欢笑起来。我也跟着笑了。

笑着笑着,蝶青竹渐渐收住了笑意,幽幽地道:“瞳,我要走了……”

白撸磕俏颐且黄鸹厝ィ 

安徊唬业囊馑际恰遥龆ㄒ泼竦酵夤ィ展死蚰刃〗愕母改浮!钡嘀袂承ψ磐蛭摇

我立时明白她的意思:她不想将蝶莉娜的死讯公开,并决定以蝶莉娜的身份去继续照顾蝶氏夫妇。

其实我也同意她的决定,只是感到有些不舍:“移民?”

班拧!钡嘀竦阃返溃骸跋衷诘揖椭皇O滤橇娇诹恕N冶匦刖∥业哪芰θフ展撕褪鼗に堑接涝丁!

我听后更是不舍:“那你还会回来看我么?”

蝶青竹伸手将我紧紧搂在怀中:“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到外国以后,我会重新去适应及学习做一名普通的地球人类。到时候我还要请教你该怎样做普通人呢。”

暗搅四潜撸欢ㄒ砩舷蛭冶ㄆ桨玻岩磺锌梢粤瞪夏愕姆椒ǘ几嫠呶遥 蔽铱即趴抟舻馈

昂玫模掖鹩δ悖 钡嘀窠粑兆盼业氖值馈

岸粤恕彼槐咚狄槐呓稚煜蜃约旱亩钪行摹

只见蝶青竹的双眉之间陡然发出一阵耀目的光彩。随即,她从眉心处取出一样东西并将之递到我的面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