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章

洞穴里已经完全失去光线,堕入死气沉沉的黑暗,而黑暗里,还有一个冷酷的杀手在等着我们。

窒闷污浊的空气,甚至可以说是长年深藏余地洞中的毒气,令我们三人完全不敢透口大气,但,想必蓝金也是吧?没有人能够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呼吸的!抱持着这一个想法,我们三人更坚定地往下爬,不管迎接着我们的,是什么……尽管铁链敲击在土洞里的声音多么令人不安。

突然,铁链的声音正告诉我们,到底了!

我们迟疑了一下,李寻欢首先跳了下去,用铁链舞成一个大圈,划出安全的地带后,我跟游坦之也跟着跳下平地。

底下当然黑暗依旧,空气也只有更加污浊,我摸了摸怀里的火褶子,心想:一点燃就会炸开吧,这气一定比瘴气还毒,也好,危急时可以跟蓝金同归于尽。

地底下似乎别有洞天,从铁链带出的声音可以知道我们正处于极为宽敞的地方,我们三人因为闭气的关系,并无法开口说话,只是默契地跟着李寻欢快速缠动的铁链往前慢慢移动。

你们无法想象在黑暗里、浊气中面对嗜血的敌人,是件多么恐怖的事!当时我已视死亡为解脱之途,却无法在如此黑暗的压迫中感到安心。

蓝金似乎正属于黑暗,他仿佛随时能够在黑暗里将我们三人轻易吞噬掉,在这么邪恶的环境里跟最邪恶的人对决,结果似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铁链声是唯一洞穴里的声响,也是唯一不属于黑暗里的东西。

但是。

铁链声停了。

我的掌心紧紧握着剑,一动也不敢动。

虽然只有极短极短的瞬间,不过,我的确听到利刃划破喉咙的声音。

李寻欢死了。

接着,我冷静地进入“定”的境界,然后听到碰一声,李寻欢倒地的声音。

游坦之也没有动静了。

我跟他都知道,若想在黑暗中多活上一时半刻,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蓝金。

要不,就是不要出声,隐藏任何杀气。

李寻欢的铁链声带出了他的方位,也带走了他的命。

好肃杀的黑暗。

我看不到蓝金,看不到游坦之,但,蓝金也看不到我们。

每个人都只有等待机会。出手的机会。

我冷静地搜索着蓝金的杀气,可惜,蓝金似乎同样低调地,等待结束这场黑暗中宿命对决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在黑暗中,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尤其是,当大家都闭气超过五柱香以后,时间的脚步似乎就停了下来。

所以,在这场没有杀气、没有光影的搏命里,决定出手机会的,只剩下呼吸。

谁先呼吸,谁就死定了。

这一点,对我来说应当是最有利的,这多亏师父与祖师爷转嫁的百年功力。更何况,蓝金比我们要早进洞约一盏茶时间。

我凝练心神,随时准备施展我独创的掌剑双绝。

“快!”

游坦之大叫,他已支撑不了闭气的痛苦,手中扇子破空划出!

戳。我的脸上似乎溅上热辣的鲜血。

蓝金出手!

在左边!

我一剑刺出!

得手!

“你变强了。”

“你死定了。”

蓝金的声音忽远忽近,忽左忽右,短短四个字却有十九个发声位置,蓝金正以诡异的身法藏在黑暗中。

我应当刺中蓝金的左肩胛,不会有错的。

我亦以飘忽的身法迅速走位,轻轻舞动着剑。

“再问你一次,没来由的,为什么杀害师门?”我凝聚心神,随时舍身一击。

“练剑。”蓝金一说完,我几乎同时感觉到锐利的剑气正抵住我的背心。

这真是一场可怖的决斗!

就在我回身挡剑后,剑与剑之间迸出的血光就不曾停止过,那些辉煌的血光照亮着我俩的身形、还有一双水蓝的魔眼。

蓝金冷酷无情的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每个角度刺来,我完全不挡剑,一眛快剑速攻蓝金周身要害,只求同归于尽,但两把剑却奇异地不停交锋,剑气纵横!

蓝金的表情苍白的可怕,却隐隐透露出讶异。自从蓝金屠村以后,能够与他交锋上千剑的,恐怕未曾有过。

但,我的剑,可是在海底与暗礁搏斗了上百万招的凌厉速剑!

我的剑越走越快,终于,一剑贴着蓝金的身形,刺进蓝金的喉咙!

蓝金双眼一瞪,左手凌空疾指,气剑!

我拼着这一指之伤,弃剑斜身一掌压在蓝金天灵盖上,给他致命一击!

有一种东西,叫正义,

正义需要高强功夫。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