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八章

浓烟致命,浓烟里的剑更致命。

“闭住一半的气。”师父说道:“这里真适合决一死战,跟秦皇陵底下很像。”

我跟阿义闭住气息,凝神招架浓烟中的伪死神。

“这次会是真的蓝金吗?”阿义的语气有些局促。

“就算是假的,也是强到不行。”我手中的开山刀反手横卧胸前。

“既然都很强,不如直接挂掉真的。”阿义说

“让我拨开云雾见青天!”师父双长齐翻、大袖裹风,黑烟顿时向我们四周急速退散,走廊的尽头,隐隐约约可见两个踩着尸首的凶神。

凶神目不视物,因为他们果然没有眼珠子。

但凶神毕竟知道我们发现他们的位置,两柄武士刀冲出黑烟,向我们猛冲!

师父一笑,师徒三人也冲向凶神!

决战的终点站,就在走廊的正中央。

而一切的动作,都在走廊的正中央迟缓下来,或者说,心灵上的迟缓。

迟缓迟缓,震栗的感觉却加速着。

师父手中的两把铁尺射出,一柄插中凶神的臂膀,一柄则被武士刀震落。

而另一个凶神的武士刀上,还冒着烈焰,向阿义劈去。

阿义矮身闪过,但背上却中了凶神一脚,整个人给踢向焦黑的墙壁,那一瞬间我的开山刀扑向凶神,凶神却飞快地以武士刀击开我这一刀,此刻浓烟再度将我们卷入,我心一慌,喉尖顿时一痛,赶忙纵身往后一弹,勉强躲过致命的封喉。

师父呢?

仓皇间,我无暇大叫救命,因为武士刀斩开浓烟向我劈落!

斩开浓烟的惊天一刀!却也露出凶神的身形!

念先于动!

我撩起开山刀,刀劲带动身法,迎向武士刀的暴风圈!

“我先刺到的。”阿义说。

“什么?你说什么?”我说。

“真的。”阿义拔出生鱼片刀,血登时从创口中喷出。

“是我先得手的。”我说,不必拔出开山刀。

因为我的开山刀没有刺进任何凶神的身上,而是直接朝他的颈子来一记全垒打。

虽说是全垒打,但在这浓烟中我也不晓得头飞到了哪里。

“要不是我的刀刺进他的背心,你能砍到个屁?”阿义喘着气,看着师父从浓烟中走出。师父太强,我也厌倦描写被师父揍垮的凶神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没事,师父当然也没事。如果扣掉他额上的刀伤的话。

不过,我们三人的头发跟眉毛,全都烧到卷起来了。

“快走!不然会被当成纵火犯。”阿义说,三人赶紧冲到屋壁,一起猛力“崩”出一个大缺口,跟着火舌喷出浓烟密布的战场。

“妈的,帮我把背上的火吹掉!”阿义在空中哭喊着。

“不要!”我勇敢地回绝。

“我也不要!”师父笑着说。

回到大破洞,师父拿着小刀,将我眉毛、头发烧焦的部份剃掉,然后换我帮阿义剃,不过我的手“不小心”滑了几下,便将阿义的两道眉毛剃得干干净净,还顺手点了阿义的“叮咚穴”,趁他不能动弹时,拿起麦克笔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条很有男子气概的眉毛。

为什么我只有画一条呢?

因为师父在一旁严肃地看着我画眉毛时,说:“这样画好丑。”所以师父接过了麦克笔,亲自为阿义画上另一条比较娟秀的眉毛。师父总是比较细心。

我本来还想帮阿义的额头,画上杨戬的“第三只眼”,但因为师父说阿义已经在哭了,就只好算了。

当然,阿义冲破穴道后是非常生气的,不过他也只能像疯子一样乱吼乱叫,因为他打不过我们两个。

功夫的世界就是那么现实,打不过人家,就只能任人摆布。

等阿义又哭又闹地抓狂完后,师徒三人坐在地板上发呆,师父才严肃地说:“刚刚我对付的那个刺客,在临死前要我去找我那假女儿,说完才断了气,好像是帮人传话的样子。”

我这时跳了起来,懊丧地说:“啊!我居然忘了告诉你!你那个……那个假女儿,要我托话给你,说有急事找你!我一直都忘了这件事!”

师父“哼”了一声,说:“不打紧,反正她又不是我的女儿。你什么时候去员林的?怎不跟我说?”

我红着脸说:“我忘了说。”

阿义摸着光溜溜的眉毛,说道:“那个刺客要师父去找师父的女儿,喔,假女儿,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他把师父的女儿给杀了?还是学真正的蓝金,把那一家子给杀光光了?”

师父的脸一阵发白,说:“杀了干净,省得我自己动手。”

我看出师父心中其实是很紧张的,于是我拉着师父的手,说:“虽然很晚了,但是我们还是去一趟员林吧。”

师父犹疑着,赖在地上不肯走。

我只好说道:“功夫助人不分对象,只要是好人就该救,不是吗?”

师父点点头,说:“这么晚了,怎么去?”站了起来,换了件没被烧焦的唐装。

我从抽屉掏出一把钞票,说:“用钱去。”

五分钟后,师徒三人便在计程车中,吩咐司机快快冲向员林。

这是我们师徒三人,最后一次前往员林。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