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二章

“今天深夜,就要决战了吧?”

Hydra 贼兮兮地笑着,连眼睛也在笑着。

那一对清澈皎蓝的明眸,笑着。

这是什么异样的感觉?

为什么我竭力想闭上眼睛?

没有杀气、没有敌意,我却害怕得想吐。

人的一生中,或许都有另一个人是自己的劲敌。

如同毒蛇遇到貘、豹子遇到狮、鳄鱼遇到巨蟒。

但是,我的劲敌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一只兔子。

一只彬彬有礼的兔子。

而我面对这只天使洁白的兔子时,我的胃翻腾、喉干渴。

因为我是条胡萝卜。

我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那一双蓝眸子。

令我想起一个战栗的名字。

“需要自我介绍吗?”Hydra 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沈默着。因为我一旦开口,牙齿将会剧烈撞击出颤抖声。

“我是远渡重洋,来到台湾验收成果的,”Hydra 咬着手指,兴奋地说:“你猜猜看!你猜猜看!猜猜我是谁?!”

我看着小孩子般的Hydra ,真是诡异莫名。

我继续沈默着,因为我已经分不清楚眼前的人究竟适合方神圣。

这样飞扬跳脱,这样小孩子气,会是我心中深深畏惧的强敌吗?

“猜一下!包准你一猜就对!”Hydra 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你……你到底是谁?”我慢慢地说,心中的惧意却没跟着Hydra 的笑声减弱一丝半分。

“猜一猜!不猜的话多可惜!”Hydra 笑弯了腰,吸吮着手指,笑道:“难得这么好猜,快猜快猜!快猜快猜!”

猜?

我只想闭上眼睛。

Hydra 的笑声停了。

“叫你猜!你就猜!”Hydra 的眼神精光爆射,手指被咬出鲜红的血液,吼道:“快猜!快猜!有这么难猜吗?!”

这吓人的模样突兀地在Hydra 的脸上挤出,我的心脏简直要滑入胃里。

Hydra 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登然转和,竟是满脸歉意。

“对不起。”Hydra 跳下桌子,走到我面前,洁白又鲜红的手指轻轻托住我的下巴,温柔地说:“刚刚太凶了,是我不好,不过,你可以猜一猜我是谁吗?”

我的下巴冰凉。

要是我不猜,我的下场不难想象。

于是,我发抖地说出我深惧的名字:“蓝金?”

“答——”Hydra 兴奋地往后一跳,又跳回窗边的桌子上,说:“……对啦!”

我快晕了。

眼前的翩翩美男子,“居然”是屠灭百年前武林世界的“冷屠子”,蓝金!

说是“居然”,是因为这样的结果是没有道理的。

我无法置信这样忽笑忽怒、咬着自己手指的人,竟会是师父回忆中那冷血无情的鬼魅。

但无法置信,表示我不得不信了。

我竟然被蓝金制服在斗室中,毫无脱险的可能,加上,床上还躺着我心爱的乙晶,更是绝无突围而出的希望。

我的死期到了。

我的四肢百骸,就要被蓝金一片一片刮了下来,每一个穴道、每一条血脉,都将会被刺得稀烂,我会被迫捧住自己的内脏。

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也许等一下,我就没有眼睛可以流泪了。

“哭什么?”Hydra 怜惜地看着我,说:“蓝金也许很残暴,但他总会听我的,也许你会快快乐乐地走出这里也不一定,当然,这都要看你的表现。”

我勉强说道:“什么表现?”

我一点一滴,积聚着体内的真气,缓慢地推着被封住的“叮咚穴”。

虽然机会渺茫,但总须一试。

临死之前,我至少要拼死将乙晶送出去。

“你问错了问题。”Hydra 神色不悦地说:“我刚刚说,蓝金也许残暴,但他总会听我的。你不觉得这句话怪怪的吗?你应该从这句话中发现疑问,然后好奇地问我问题才是,而不是只关心自己的死活。”

我楞了一下,眼前的杀人魔王似乎有些神经错乱。

“那……”我含含糊糊地说着,心中却无法思考什么叫我应该问的问题。

人在极端恐惧之下,逻辑通通会集中在“我要怎么生存下来”这样的关键问题上打转,因此对Hydra 这种语意上的奇怪之处,逻辑是完全无法处理的。

Hydra 的眼色一沉,冷冷地说:“你要仔细地听我说话,好好向我展示你的挑战资格,这就是你的表现,表现良好,你就是主角,表现不好,你师父就是主角,而对于配角,在我的故事中,都是担任被凌迟的炮灰。”

这段话依旧是莫名其妙到了顶点,但我总算抓住一个大重点:要是我不好好听他说话,然后发问的话,我就会死得很凄惨。

为了乙晶,我一定要尽量拖延时间,冲破穴道。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