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可对于这个回答,“青苹果”却显然并不怎么满意。台上的话音刚落,她在台下立即又射出了第二发子弹,清脆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劲儿,“可是,据我所知,普朔先生生前并没有心脏病发作的历史啊?”

小个子的下巴颏儿又缩了回去,他费劲儿地咽了口唾沫,藏在圆镜片后面的眼珠飞快地打了个转儿。这个难缠的女记者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且很有可能查看过普朔的医疗档案。小个子苦着脸暗想。

没错,普朔生前光顾医院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是杆老烟枪之外,以六十有九的年纪来说,的确看上去还健康得很呢。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发作身亡,虽然让人难以接受,可这毕竟是医院的结论哪。再说人有旦夕祸福,谁又能猜到上帝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医院的结论。想到这里,小个子突然间有了主意。他侧过身,向坐在陆飞左边,一个五十来岁、长着啤酒肚的男人点头递了个眼色,啤酒肚略微点了一下头。他是医院方面派来的代表,四方大脸,显得和蔼可亲,两鬓的头发已经变白了,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印象。小个子庆幸自己先前的周密安排,这位一见就让病人和家属信心倍增的医学专家,现在成了他的救兵,巴望着他能用经验和智慧堵住记者们的嘴。

啤酒肚显然是明白了小个子的暗示,他向前欠了欠身,凑近话筒开了腔,一口带着江浙口音的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反而更加凸显了他的权威性。

“这位记者,我们在验尸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能够导致死亡的药剂成分,因此普朔先生纯属正常死亡,心脏病突发是其真正死因。虽然普朔先生没有心脏病史,但很可能曾有过一些轻微的身体不适,因为症状比较轻,所以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以他的年龄而言,遇到一些情绪激动的事情时,血压往往会随之升高,心脏的负荷也会因此而加重。假如这时正好冠状动脉出现狭窄变异,就极易诱发心梗,导致猝死。”

啤酒肚医生的解释无懈可击,小个子不禁暗自叫好,并颇为得意地朝女记者看去。不料“青苹果”还是紧追不放,只见她双眉微蹙,把头一歪,又甩出了一记重击:“可是,普朔先生在辞世的当天下午曾与我通过电话,刚刚答应接受我的采访。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精神颇佳,身体状况很好,可是仅隔了几个小时就突然发病去世,这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而且,他在电话里曾提到过,有个秘密要通过媒体透露,有电话录音为证……”

“青苹果”的话还没说完,全场一阵骚动,人们议论开了。小个子慌了神,他突然间异常憎恨起台下这帮记者来,他们质疑任何事情,专门制造话题、挑起风波,唯恐天下不乱……还有普朔,小个子不禁也暗自责备起这位梵语大师来,什么时候不行,为什么偏偏在临死前几个小时答应要接受一个女记者的采访呢?还说要向她透露一个秘密!简直是莫名其妙嘛!

小个子一肚子怨气。可要说普朔死于他杀,这绝对不可能!

全场嗡嗡的议论声更高了,小个子的额角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他抬起手擦拭着,一时间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办法,迫不得已,只好脱口抛出最后一招,以盖过全场的最高分贝尖声喊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普朔先生的死因已经有了定论,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到此为止!最后一个问题——嗯,好,这位《京华晚报》的记者。”小个子在一片嘈杂声中,临时随手指着坐在前排的一个胖墩墩的男记者说。

胖记者并没有举手提问,他正饶有兴趣地观看现场突发的这戏剧性的一幕,却不料发言人忽然点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了几秒钟,转而才闪电般反应过来,低头忙乱地将摊在膝上的笔记本哗啦啦翻来翻去。过了好半天,他才重新抬起头,红着脖子吭吭哧哧地挤出一个问题:“请问发言人,能不能具体谈谈校方对普朔先生遗产处理的程序?”

好极了!真是个再妙不过的问题!小个子听罢大松一口气,忍不住朝胖记者投去感激的一瞥。遗产处理,这个问题不但可以大大转移人们的视线,而且足够自己侃上大半天了。

没有什么能瞒得过记者,普朔先生不但是位著名学者,而且还是个狂热的收藏爱好者。虽然他的住所秘不示人,可二十几年来他苦心收集的那些古本典籍、书法字画,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外界闻着腥的群猫。不过对此,普朔倒是早有打算,那张薄薄的遗嘱上便写得清楚明白,自己百年之后的所有收藏都交由拍卖行代理拍卖,全部所得都将捐献给北大基金会。他的遗产中不乏一些珍版绝品,明天的拍卖会十有八九会异常火暴呢。尽人皆知,最近股市行情低迷,书画收藏市场却是高潮不断。不容错过,不容错过。

小个子侃侃而谈,抓住遗产捐赠这个话题,将普朔先生的品质与德行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台下的记者们也重新埋头奋笔疾书。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在一番滔滔不绝的发言之后,小个子以一句铿锵有力的话结了尾:“今天的发布会到此为止。谢谢大家的出席!”

小个子深深鞠了一躬,默数五秒后,缓缓直起身,却赫然发现最后一排那片粉红色还在高举着一只胳膊。小个子避犹不及,飞快地将目光转移到另外一个角落,装作没看见。不能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了,小个子告诫自己。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