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七章

“喂,等等!”葛蓓儿看着他的动作,突然觉得不大对劲儿,她蹙起眉头说,“陆飞,你要干什么?你不是要敲碎它吧?”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把它弄开。”陆飞停住举着刀的那只手,一脸不解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不行,你不能这样做!”葛蓓儿立即反驳,她说着伸出一只手臂挡在陆飞面前,“我们应该把它交给专家机构,让他们用专门的仪器将它打开。在这之前,说不定还需要经过X 射线的扫描哪。像你这样会把佛牙弄坏的。”

陆飞露齿一笑:“别担心,大记者,不会的。佛牙坚硬得很,炸都炸不碎呢。”

“那也不行!”葛蓓儿一脸断然,她说着伸手就要从陆飞手里抢那块青砖。

陆飞一闪身,握着空心砖的手背到身后,“它是我发现的,我有处置它的权力!”

“不,你没有!佛牙应该是全世界的遗产!”葛蓓儿不甘示弱,她上前一步,右手绕到陆飞身后去夺宝。

陆飞退后一步,背靠着亭子的立柱,将拿着空心砖的手高高举过头顶。

这下,葛蓓儿只好蹦着高去抢。

“陆飞,你给我!”她尖声叫嚷着。

陆飞一塌腰,向右跨了一步,闪身跳上亭子的栏杆。葛蓓儿使出全身力气,向左扑,又向右伸,鼻尖渗出了汗珠,但却就是没办法够得着。

僵持了半晌,葛蓓儿突然停下来,双手拤在腰间,脸颊一红一白地喘着气。黑亮亮的眸子左右转了一圈,忽闪着密实的睫毛,最后苦着脸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算了,陆飞。不和你争了,你下来吧。”

“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陆飞站在栏杆上用怀疑的口气问。

“你不相信?”葛蓓儿眨眨眼睛,突然一转身背对着陆飞,只剩一头黑亮的长发荡来晃去,“我认输,这下行了吧。”

陆飞颇为得意地点点头,笑吟吟跳下栏杆。

可是,就在他跳下来的那一瞬间,不料想葛蓓儿冷不防转回身,伸腿绊住陆飞,同时抽出一只手向空心砖扑过去。

陆飞吃了一惊,对她这一招儿没有任何防备。只见他双腿猛地跪在地上,握着空心砖的手也一下子松了劲儿。葛蓓儿伸手去抢,但却还没等她够着,砖块就脱离了陆飞的手掌。四只眼睛眼睁睁看着它摔落在地上,裂成了几半。

两人瞠目结舌。半晌,葛蓓儿才懊恼地说:“我还没来得及给它拍照呢,就……”

陆飞一言不发,探身去扒地上那堆碎片。一卷暗黄色的羊皮纸掩埋在砖砾中,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陆飞把那卷羊皮纸小心翼翼拾了起来。

葛蓓儿凑近他,两人屏住呼吸,将纸卷慢慢展开。羊皮纸的韧性很好,暗黄色的纸面上画着一朵莲花,莲花下面写满了蝌蚪般的文字。

“梵文,天城体。”陆飞不由脱口而出。

葛蓓儿轻轻嘘了口气,从上到下快速浏览了一通,突然目光下垂,指着羊皮纸的右下角说:“尽管我不懂梵语,可这些字还是认得的。”

陆飞顺着她纤细白皙的手指看过去,果然,在满篇梵文的最后一排,竟然写着密密麻麻的正楷体汉字。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名,不过最后一个却有些例外,那是一个让他们熟悉而震惊的名字——普朔。在这个名字下面,还有一行斜体小字:

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

陆飞和葛蓓儿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在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大堆疑团——这些名字有什么意义?他们和佛牙有关系吗?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这个秘密指的是不是佛牙?普朔把这张羊皮纸秘密藏在博雅塔里有什么用意?塔里没有佛牙,那么,佛牙到底藏在哪儿?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嗖,嗖!陆飞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冷风。他刚想回头,却感觉全身一震,自己已经被人牢牢按住,动弹不得,本来就受过伤的后背现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陆飞双腿跪在地上,龇牙咧嘴地挣扎,在他面前,一个面色阴沉、身穿袈裟的大汉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服了葛蓓儿。

“你们……干什么!”

葛蓓儿认出了他们,尤其是那张牛头似的野蛮面孔让她记忆犹新,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她蹬着腿用力挣扎。

那人捂住她的嘴,厉声喝道:“不许出声!”同一时间,陆飞也被狠狠地按了一下。

完了,看来真的是咒语。陆飞突然想起羊皮纸上刚刚看到的那句话——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看来凡是接触到这个秘密的人都免不了要遭殃。陆飞不由为自己肩膀上的这颗脑袋暗暗担忧。

煞迦一把抢过陆飞手中的羊皮纸,递给上师,随手又掐住葛蓓儿的脖颈。他那双钳子般的大手,牢牢按着两个和他比起来简直像鸡崽儿般的小人,不费吹灰之力。

连生上师接过卷轴,展开,面无表情地看着。隔了半晌,他皱着眉抬起头,直勾勾盯着面前的男女,喉结咕噜了一下,吐出一句话:“佛牙在哪儿?”

“你们是谁?为什么来抢佛牙?”葛蓓儿毫不畏惧,逼视着上师的眼睛,厉声质问。

“少嗦!快告诉我佛牙在哪儿?”连生上师没有把这个朝他叫喊的女人放在眼里。

“只有你看到的这片破纸儿,根本没有什么佛牙。”陆飞斜着眼睛,故意拖着漫不经心的语调应他。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