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葛蓓儿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还在暗自侥幸,如果自己和陆飞也晚一步的话,头皮上的寻宝图就会化成骨灰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佛牙也就会像许多珍贵的历史遗产一样,沉寂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从此杳无踪迹。

“也就是说,在我们要去的这些地方不会再遇到那两个人了?”Peter 说着慢慢沉下了脸,他念念不忘那两个神秘的人物,因为凭直觉,他觉得他们一旦出现,会让戏更好看。

“但愿不会。”葛蓓儿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Peter 转动眼球思索了片刻,而后不露声色地重新戴上墨镜,咧嘴露出两颗上齿,并用力在葛蓓儿肩头拍了一下:“好吧,97。凤凰号开始行动,这次由你负责!”说完,他手指用力啪地捻了一下。身后,直升机头顶的螺旋桨随即由慢到快旋转起来。

到底还是我赢了,葛蓓儿心中得意。要知道换了平时,这个有点儿古怪的上司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说动的。

Peter 抬脚走向直升机,步子还没等迈出去又缩了回来,他的眼角瞥见了站在一旁的陆飞。Peter 打了个手势把葛蓓儿叫到跟前,朝陆飞努努嘴,压低声音问道:“那根木桩怎么处置?”

葛蓓儿撩了撩秀发,从一侧肩膀向后看过去,那个家伙的确站得像根木桩。她忍住笑,一脸严肃地附在Peter 耳朵上低语:“他可是个关键人物,没有这根木桩,恐怕我们就解不开那些稀奇古怪的密码了。”

Peter 目光如炬,像要把陆飞看穿似的上下扫了一通:“你是说,我们必须要带上他啰?”

葛蓓儿耸耸肩,没有说话。

“那好吧。”Peter 终于吐出三个字,而后又迈开了矫健的步子。

葛蓓儿从陆飞面前走过,盯着他的眼睛飘过一句话:“别像根木桩似的。跟我来,我们要出发了!”

木桩?陆飞看着葛蓓儿的背影挠挠头。什么意思?

Peter 熟练地跳进机舱,穿着高跟鞋的葛蓓儿紧随其后,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的犹豫。陆飞走在最后,他听见旁边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嘿,没什么大不了,放松点儿!”于是,他挺了挺胸脯,也想表现得像前面两个人一样若无其事。可就在登上旋梯台阶的那一刹那,陆飞突然感觉心脏嘭嘭跳得飞快。他深吸了一口气,但那种兴奋、激动,还夹杂着紧张的感觉,到底还是一股脑儿涌了上来。将要踏上探险的征程了,他听见耳边另外一个声音在响:“嘿,我要坐直升机飞行了,简直就像成龙一样酷!”

“你好!”驾驶员嚼着口香糖转过来向他们打招呼。

陆飞朝他咧咧嘴。

“我们去哪儿?”飞行员问道。

“辋川。”葛蓓儿坐好之后说。

“辋川是哪儿?”驾驶员疑惑地问。

“在陕西蓝田,就是西安那个方向。”陆飞赶忙答道,他坐在葛蓓儿旁边。

“先朝西安方向飞,我们搜寻定位,然后联系地面,确定降落地点。”Peter坐在驾驶员旁边一边迅速布置,一边打开操纵台上的定位系统,在这方面他很有经验。

“明白!”驾驶员吐掉口香糖,大声回答。

陆飞坐定后双眼四处打量着机舱,这架“法国小松鼠”的驾驶舱与坐舱相通,所以显得十分通透,飞行时前方的美景可以一览无遗。舱内共有六个座位,前排两个,坐了驾驶员和Peter ;后排四个,陆飞靠窗和葛蓓儿并排坐着。黑色的真皮座椅,陆飞向后靠了靠,很是舒服。

“来,系好安全带。”陆飞感觉到葛蓓儿一双柔软而温暖的手伸到座位底下,摸到安全带替他系上。黑亮的长发倾泻到他的大腿上,她用手撩了一下,然后朝他露出微笑。陆飞愣了一下,葛蓓儿的笑脸让他有种冲动,他真希望世界能在这个时候静止,没有佛牙和其他事情的困扰,只有他们两人存在。

可惜机身瞬间的震动击碎了他的美梦,发动机转动了。

陆飞回过神儿来,不由得叹了口气。他隔着玻璃向窗外望去,地面上的景物变得越来越小,直升机也越升越高,最后直冲云霄。

“陕西蓝田县,找到了,在这里。”Peter 盯着定位仪喊道,“距离西安东南35公里。”

陆飞点点头,那是一个古城,因蓝田猿人和盛产美玉而得名。

“但是辋川在哪里?电子地图上可没标那么详细。”Peter 皱眉盯着定位仪来回搜索了几遍,试图确定目标,却始终没有结果。

“到了蓝田,就到了辋川。”陆飞插嘴道,“辋川在它南面,距离蓝田县城只有不到5 公里。”

Peter 和葛蓓儿齐刷刷转过头来看着陆飞,两人的目光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你能确定吗?

陆飞被盯得很不自在,他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辋川志》载:辋川在蓝田县南骁山之口,水沧涟如车辋,故名。”

四道目光收了回去。

“西安东南35公里,再向南5 公里。”Peter 一边操纵定位仪,一边偏过头对旁边的驾驶员喊道。

辋川,那是秦岭北麓一条美丽的川道。陆飞再次将目光投向窗外的浮云,云朵下面,是大片的树林和纵横交织的农田。

陆飞看了许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收回目光,小心在座椅里挪动了一下,身体倾向一边,朝坐在身旁的葛蓓儿小声说:“嘿,能告诉我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