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三章

纪念馆的姑娘一路追到辋水岸边,她仰头望着面前一个越升越高的大家伙,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这三个偷东西的游客竟然有架飞机!他们就像天外来客一样突然降落到她的家,从一个不起眼的石墩下面挖出来个铁盒子,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飞走了。真是不可思议!姑娘揉了揉眼睛,这一切发生在辋川雾气刚刚消散的傍晚,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她打赌,如果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喝酒回来的大哥的话,他一准儿会摇着头哈哈大笑,骂她是个乱讲话的笨丫头。是啊,这种事情无论换了谁,若非亲眼所见,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可是,辋水岸边还留着他们三人奔跑的脚印,银杏树旁的石墩下还留着挖出铁盒子的洞呢!

“可怜的小尾巴。”陆飞将脑袋贴在舷窗上,看着站在辋水岸边的姑娘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我们这一路是不是有点儿做过了头?他在想。先是从医院里抢来了普朔的尸体,现在又从这个姑娘眼皮底下拿走了埋在辋川的舍利宝函……

“总算没有空手而归。”

陆飞正想着,忽然听到身旁葛蓓儿兴奋地喘着气说。看来这个野心勃勃的女记者要比自己贪婪狠心得多,瞧她那紧紧抱着铁函不撒手、两眼放亮光的样子。

“嘿,我们现在应该是往南京飞吧?”Peter 正在给驾驶员画路线图,他转过身向坐在后排的两人求证。

“没错。南京,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葛蓓儿应道,“‘虎头金粟影’——密信里的第二句。Peter ,你听说过顾恺之给维摩诘像点睛的故事吗?那个寺庙叫什么?”她的眼睛问向陆飞。

“瓦棺寺。”陆飞接口道。他虽然没有亲身去过,但南京瓦棺寺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唐宋诗集里咏维摩诘像的诗词已经泛滥成灾了。

“对,瓦棺寺。”葛蓓儿拍拍头,也记了起来。

“南京,瓦棺寺。”Peter 在画好的路线图上用笔重重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抬地说,“我对故事不感兴趣,97。我感兴趣的是,你怀里那个铁函到底装了什么宝贝,我想咱们也应该打开看看了吧。”

“你说了我的心里话,我早就想把它打开了。”葛蓓儿用手拍了拍那铁函说。

高空中,六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个棺材状的铁盒。葛蓓儿握住铁函上面的盖子,指尖在微微颤抖。她停了一下,用力向上提。这个铁盒没有上锁,只是因为有些生锈,所以需要花点儿力气。不过还好,她最终还是把它拉开了。

“哇——”

随着铁函盖子的开启,葛蓓儿叫出了声,纤细的手指伸进铁函里,摸索着夹出一卷暗黄色的羊皮纸。

“又是羊皮纸,”她嘟囔着将那物件举起来,“直到现在,我们找到的东西除了羊皮纸,还是羊皮纸。”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这卷羊皮纸和空心砖里的那张明显不同。相比起来,铁函里的这卷要袖珍得多,卷在一起有几层厚,展开则成了长长的羊皮纸条。而且奇怪的是,暗黄色羊皮纸朝外的那一面写有黑色的阿拉伯数字。

陆飞将纸卷从她手里接过来,慢慢展开。纸卷很长,但他只展开了一半,手便不再动了。葛蓓儿偏着头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扭着身子不甘心地说:“快呀,全部展开,说不定谜底留在最后呢!”

陆飞的手又动起来,纸条最终被展平了,但葛蓓儿的目光也随之黯淡下去。

Peter 坐在前排,很不舒服地扭着身子,他看见两人脸上的异样神色,急忙问道:“上面都写了什么?”

陆飞递给他:“你自己看吧,这回是真正的密码。”

Peter 不相信似的接过羊皮纸,展开三分之一,瞟了一眼,便马上意识到他们遇上了麻烦——里面完全是空白。Peter 将纸条翻过来,盯着另一面上令人眼花缭乱的阿拉伯数字,不相信似的说:“难道,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些数字吗?”

陆飞点点头,尽管他也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但事实就是如此。羊皮纸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朝外的那一面写了长长一行斜体阿拉伯数字。

“该死!”Peter 在心里骂了一句,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找到了一串数字。

“聊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好。”葛蓓儿耸耸肩,看得出她也很失望。

“我们有可能破译它吗?”Peter 语气游移着问,他把羊皮纸又递还给了陆飞。

“也许我们应该找个密码专家来。”葛蓓儿插话道。

“可是,”陆飞盯着有数字的那一面,皱着眉头说,“如果这就是密码的话,它应该有特定的含义。不可能太复杂,因为这不是普朔的风格。他虽然热衷于密码,但关于数学,他懂得并不多,甚至连电脑都不大会用。”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来负责吧。”葛蓓儿眨眨眼睛说。

“那还不如给我一个支点,让我把地球撬起来呢。”陆飞苦笑着回应。

嗡——嗡——驾驶舱操作台上的蜂鸣器突然响了。Peter 嘘了一声,两人停止说笑,看着他拿起听筒。

“凤凰,凤凰,这里是总台!Jessica 要和Peter 先生通话。”

“我是,接过来吧。”Peter 答道,看来Jessica 查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握住听筒,同时眼睛瞥向陆飞:“嘿,老兄,你需要再上一次厕所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