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陆飞被羊皮纸上那个28位数列搞得心烦意乱。他抬起头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远处一片红彤彤的火烧云正在被慢慢地染成墨色,天空骤然变得深邃而神秘,一如手中未解开的难题。陆飞收回目光,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了王小丫主持的那个《开心辞典》节目,里面的问题古怪又刁钻,但每当考生答不上来的时候,可以面临三种选择:一是去掉一个错误答案;二是求助于现场观众;三是打个限时求助电话。陆飞叩着下巴想,假如我现在就是那个考生,显然前两种方案都走不通,看来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向外人求助了。他不想打电话,他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我们在这里能上网吗?”陆飞捅了捅葛蓓儿问。

“当然可以。不过,为什么要上网?”她好奇地问道。

“太好了!”陆飞喜上眉梢,“不为什么,只是想给咱们找个出路。”他向她眨眨眼睛。

求助于互联网,她马上意识到这是个明智之举。利用网络,说不定碰巧能解决我们的疑问呢,看来,他总是有办法的。

葛蓓儿弯下腰打开座位底下一个暗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电脑包,里面装有IBM黑色手提电脑、与之配套的电源,还有上网卡。葛蓓儿熟练地将电源插在座位底下弹出的暗板上,竖起笔记本左侧一根红色小天线,这款电脑利用GPRS无线上网。接下来是开机,等待,一切就绪,直到出现了设置为空白的首页网站。

“嗯,很稳定,网速不慢,这回看你的了。”葛蓓儿将电脑递给他。

陆飞知道一个叫“嗨,算盘!”的网站,是一些数学狂人建立的网上乐园,他们在这个网站上灌水,欢迎一切关于数字的讨论。水车们年龄都不大,但其中不乏一些得过华罗庚数学奖或是奥林匹克数学奖的网友。

算盘是数学家心中的雅典娜,埃及沙算盘、欧洲线算盘、罗马沟算盘,还有中国的珠算,这些古老的发明无不演绎了数字的精妙,所以这帮人给这个网站取名叫做“嗨,算盘!”

陆飞输入网址登陆上去,发现这里的气氛的确不同于他经常登陆的那些梵语论坛,这里没有佛法经纶,却不停滚动着数学狂人的壮志豪言:

数字统治宇宙!( 毕达哥拉斯)

哪里有数字,哪里就有美!

上帝乃算学家!( 雅可比)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 希尔伯特)

…………

当然,在这些对数字和算学的溢美之词后面,陆飞还发现了一句观点迥异的言论:“算术的不同分支——野心、困惑、丑化和嘲弄。”这句话居然出自《爱丽斯梦游仙境》。

论坛很热闹,斐波那契兔子问题、费马猜想、阿基米德群牛问题,都是这里跟帖最多的主题,当然还少不了对哥德巴赫猜想的讨论。但愿他们能帮上我的忙,陆飞心里想着,对照羊皮纸将28个数字的数列敲进电脑:

5-1-3-2-1-3-4-1-5-3-4-2-5-1-1-5-3-5-1-1-1-5-3-4-3-5-1-5

陆飞给帖子加了个标题叫做“羊皮纸的困惑”,最后他还在主题前面打上一个“紧急求助”的红色标志。多几个臭皮匠,说不定就成了诸葛亮,陆飞点击发表主题的按键,心里期待着。

“嘿,这样能成吗?”葛蓓儿歪过头来问。

“但愿吧,过一会儿咱们刷新看看。”陆飞最小化了“嗨,算盘!”的网页。

“辋川只是个开始,密信里还有四个地方呢!要是再挖出四张同样写满密码的羊皮纸的话,我就该从凤凰号上跳下去了!”葛蓓儿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说,在她的从业经历中,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筹莫展过。

“那真可惜,地球上就此消失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陆飞作出很惋惜的样子。

“我又没说是凤凰号在天上飞的时候跳下去。”葛蓓儿白了他一眼。

陆飞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大记者,没想到你也这么幽默。不过,倒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他敛住了笑容,“说不定,最后我们找到的,真的就是五只铁函和五张羊皮纸呢。”

“那将会是普朔跟我们开的一个最大的玩笑!”葛蓓儿苦笑着耸耸肩。

“不过——”陆飞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若有所思。

“你想出那些数字的含义了吗?”葛蓓儿小心地问。

“还没有。”陆飞老实作答,“不过,我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你记不记得密信上那首五言诗里的第三句话,就是当初我们没有破译的那句?”

葛蓓儿不禁抑扬顿挫地背诵道:

空山辋川木,虎头金粟影。

佛眼仙人冢,天女散花图。

西子一解禅,佛宝知其处。

“是‘佛眼仙人冢’吧?”葛蓓儿背诵完,脱口而出道。

“对,就是那句‘佛眼仙人冢’,当时我没猜出来到底指的是哪里。”

“你现在知道答案了?”葛蓓儿问。

“还没有。”陆飞眨眨眼睛,一指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不过我们可以让它再帮一次忙,看看能否找到些线索。”

他边说边打开一个搜索引擎,输入“佛眼仙人冢”五个字,敲了回车键。不到两秒钟结果便出来了,陆飞一条一条向下翻看,可是不凑巧,查到的结果有仙人洞、仙人掌、仙人岩、仙人脚印……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内容,说明“佛眼仙人冢”这个查询组合搜索不到有效信息。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