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章

白影哼了一声,心里说,毕竟是我的地盘,这个年轻人还算听话,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满足。不过,那个戴墨镜的高个子可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了。他转了转几近无色的眼珠,盯着Peter 的墨镜,身子随即也飘了过去,甩着肥大的袖子在他面前一摊,高声唱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尔将出换美酒。喏,龟儿,拿钱来,买酒的钱!”

Peter 气得面色煞白,他强忍住怒火,动作生硬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块的纸币,扔了过去。

“不对,少了一半!”白影见到钱马上叫了起来,“你们刚才已经看了棺材里面!”

Peter 狠狠瞪了他一眼,才伸进衣兜极不情愿地摸索了一阵,又扔给他一张。这个鬼讨厌透了!Peter 心想,但愿他在坟墓里待上一辈子,永不见天日!

白影接过钱,惬意地咂咂嘴,又毫无节制地打了个响亮的哈欠,一边伸懒腰一边唱道:“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我要梦游天姥去啦!你们自己爬上去吧,恕不远送!”

Peter 有种想要打掉他门牙的冲动。

“哦,对了。”白影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睁大眼睛嘱咐三人,“别忘了出去时把出口的铁箅子盖好。”

“没问题!”陆飞答道,他捅了捅怒气冲冲的Peter ,投去一个安抚性的笑容,“我们走吧!”

三人顺着来时的路,从墓底的小洞爬到半人高的横井里。头顶上,白影飘飘悠悠的唱音透过墓壁又传过来:“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

“该死!”Peter 大骂一声,他恨不得堵上自己的耳朵。

“喂!”葛蓓儿迫不及待地向陆飞问道,“你在墓室里一定找到了什么,对吗?”

陆飞小声嘘了一下:“别急,到地面上再说。”他的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葛蓓儿咽了一下口水,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把好奇心暂时压回肚子里。

横井尽头是竖井的底部,终于可以透一口新鲜空气了。Peter 向上看看,又打量了一下井壁,转过身给两个年轻人做示范。要两只手一上一下抓住绳子,两只脚抵在井壁上,双手双脚配合用力,这是最省劲儿的爬法。

“嘿,这样就像蜘蛛侠一样!”陆飞不一会儿就掌握了攀爬的诀窍,兴奋地说。

“蜘蛛侠根本用不着绳子!”葛蓓儿纠正道。高跟鞋还是她的最大障碍,她只好绷紧全身肌肉,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小心。

能够安全回到地面无疑是当前最大的幸福,当Peter 一双有力的臂膊将她从洞口拉出来的时候,葛蓓儿吐出不自觉中憋着的一口气,突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她余悸初定,转身向黑黝黝的洞口望了最后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试图将它的样子刻在脑海里。这里证明了我的确像劳拉那样勇敢,她暗想。

陆飞最后一个爬上来,他拍拍身上的土,将铁箅子放回原处,又用脚拨了些浮土盖在上面,尽量弄得不留痕迹。

“喂,别再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吧,你肯定发现了什么。”葛蓓儿眨着眼睛问陆飞,她可再也等不及了。

陆飞抬了一下嘴角,一只手插进裤兜,从里面慢悠悠掏出一个扁扁的、盒子状的小酒壶。它有手掌那么大,银灰色金属质地,壶嘴用系着红布的塞子塞住。

葛蓓儿一下子看出了门道,扁扁的壶身赫然镌刻着一朵莲花,正是他们费劲千辛万苦一直要追寻的那个图案。

“哇——”葛蓓儿一阵惊呼,“你是在哪儿发现它的?太棒了!”她从陆飞手上接过来,像观察稀世珍宝一般仔细端详着。

陆飞唇边闪过一丝微笑:“在李白的石棺里。”他说话的时候,视线始终未离开小酒壶,“搬开棺盖的时候,我伸进手去装作摸李白的衣冠,一下子就摸到了。”

“可是,我记得当时的情形。”Peter 的声音里流露出怀疑和不相信,“你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你的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哇。”

“只不过是个小把戏罢了。”陆飞笑着说,“是大卫·科波菲尔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个把戏。”他一边比画一边说,“我的左手抬上来的时候,手背和四根手指都微微弯曲下垂,而大拇指却横着弯向手心,夹住了这只酒壶。前面的手背挡住了你们的视线,才得以蒙混过关。”

葛蓓儿听罢,不由得流露出嘉许的神色。

“还有一个问题。”Peter 若有所思地扬起了眉毛,“你是怎么知道那里藏着这个玩意儿的?”

“左肩右脚。”陆飞摊开手,脸上露出不易觉察的淡淡笑容,“这是中国人的习惯,凡是最重要的随葬品,一般都摆放在尸体的左肩和右脚下。李白墓也不例外,打开棺盖,我就直奔左肩处碰运气,结果没想到手气居然这么好。”

Peter 听罢,露出一个快慰的笑容,“干得好!睡在墓里的那个傻瓜还蒙在鼓里呢。”想到骗过了那个白鬼,他心里感觉爽快多了,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陆飞欢快地说:“不过还要多谢那个酒中仙,要不是对太白诗仙敬畏有加,恐怕这东西早就被他拿出去换钱了。”

“可是,那酒壶里面装了什么?”Peter 皱着眉问。紧接着他又添了一句,“不过,肯定不是花雕酒,如果是的话,哪怕只有一滴,那个酒鬼肯定早就把它喝干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