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章

“相信我,它们都在这里。”葛蓓儿见曼陀将信将疑、犹豫不决,便扬起了手中粉红色的芬迪包。

曼陀听到这话,目光在葛蓓儿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脚步不再向后退了。她决心冒险试一下,看看面前这三个人到底是不是传递密码的正确人选。心里想着,曼陀长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你们要得到这道密码,还必须要知道四句禅语。”

“四句禅语?”三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如果没有那四句禅语,任何人也别想从这里得到它,我与莲花项链同生死!”曼陀幽幽地说,语气却异常坚决。

四句禅语?会是什么呢?莲花项链又被加了密,普朔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陆飞皱紧了眉头。可是,再也没有时间容他多想了,就在刚才他们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莲花项链上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又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噗、噗、噗,那声音越来越近,是连生上师和煞迦,他们已经追到了洞口,而这一次他们再也来不及跑掉了,恐惧的浪头席卷而来。

拱形洞门口,上师看了一眼探测仪,心中不由一阵冷笑。猎物就在这洞里,这里是死路一条,看你们往哪儿跑!他要一网打尽,全部活捉。

煞迦像一堵铜墙呼呼带风冲进洞里,他身形彪悍,力大无穷,一个人对付几只手无寸铁的小羊羔绰绰有余。

“啊——”上师听见洞里传来一声惨叫。这本应该是预料之内的事儿,但令上师大吃一惊的是,不是那些小羊羔在咩咩叫喊,恰恰相反,却是煞迦,他像一头怒狮被猎枪射中时那样尖声哀嚎。

怎么回事儿?出了什么状况?上师眉心拧成一团也冲了进去。还没等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上师便猛然间感到眼前一片白雾袭来,他急忙捂住双眼,眼睛像在灼烧,刺痛难忍,“呜——啊——”,上师低吼咆哮着。是石灰,那几只该死的小羊羔竟然用石灰来对付自己和煞迦!

上师察觉到自己身旁脚步凌乱,猎物在纷纷逃跑。他紧闭双眼,忍耐着灼烧的剧痛,顺着声音的方向伸出手愤怒地乱抓。猎物很狡猾,上师扫了两个来回,只碰到一个软绵绵的身体。那个身体却像泥鳅一样滑溜,轻轻一缩,无声无息一下子便从上师手中溜走了。上师只抓住她衣服的一角扯下一块布料,那是一片轻纱。从轻纱上连生上师恍惚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戒香之气,一股莲花女特有的气味。是曼陀!她竟然逃到这里来了!是她帮助那几只小羊羔在逃脱!是她洒了石灰要弄瞎自己的眼睛!她在和自己作对!一阵无法解脱的怒火油然而生,上师在发狂,他发誓要把他们全都抓回来剁成肉酱,这些砧板上的祭物!他像一头受伤的猛兽,变得更加疯狂了。

幸亏有一堆石灰作为干燥剂放在拱形洞里,否则这一次肯定在劫难逃。陆飞大口喘着气跑出窑洞,虎口逃生后仍然心有余悸。不过,有件事情更加令他惊异,那个奇异的女子,他眼见那人抓住了她,可她的身体却突然一下子变小了,从那人的手掌中逃了过去。如此神奇的功夫,她到底是什么人呢?陆飞忍不住偷眼瞥向她,女人的侧面轮廓似曾相识,仿佛在哪里见到过。陆飞心头疑云缭绕。

曼陀突然转头,和陆飞的视线相遇。

“注意脚下,这里很危险!”她避开他的目光,低声提醒。他们脚下是个斜坡,下面的通道低矮狭窄,湿气和霉味更重了。

轰隆隆隆——一阵呼啸声从四面滚滚而来,穿梭着蹿进耳膜,轰隆隆隆——那声音一阵紧似一阵。通道四壁的小土块像下雨一样被震得纷纷掉落下来,无法前行,四人都停住了脚步。

“什么声音?”葛蓓儿惊恐地睁大眼睛怯怯地问,她的身体冰凉,紧张极了。

“恐怕是地铁。”Peter 竖着耳朵分辨了一下,然后说。

地铁?

的确是地铁。几秒钟后,隆隆声消失了,四壁不再震颤,通道内恢复了寂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地下城与城市地铁线相通吗?”葛蓓儿问。

“应该是吧。”Peter 回答,“不过接口具体在哪儿可说不好。我们继续向前走,等找到出口到达地面以后,就彻底安全了。”

“嗯。”葛蓓儿点头赞同,“不过——”她的目光在曼陀身上游移,视线的中心始终不离她胸口的青铜莲花。

“你们必须知道那四句禅语。”曼陀迎视着她的目光,“否则的话,谁也别想拿走它!”

四句禅语。陆飞脑子里一阵轰鸣,仿佛又开过一辆地铁快车,又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了铁轨上。他凝视着曼陀,但她的影像却渐渐变得模糊,仿佛在水面中隐去,又仿佛和另外一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忽然间,像被什么东西托了一把,影像浮出了水面,慢慢由模糊转为清晰。陆飞定睛看清楚了,可曼陀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维摩斗室里散花的天女。没错,陆飞记起来了,怪不得他一直觉得有些眼熟,就是普朔地下墙壁上散花的天女,她与眼前这个女子简直一模一样。

天女、维摩、禅语、莲花。刹那间陆飞豁然开朗了。还记得密信里最后一句话吗?他提醒自己。“西子一解禅,佛宝知其处”,这句话暗含了一个典故,西子指的是苏轼的小妾王朝云,大学士将她比作维摩斗室里的天女。“西子一解禅”,这句看似含义不明的密语,妙就妙在它既指一个人,又指一句话,还指一件东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