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三章

“‘西子解禅’,密信里的最后一句话。”陆飞将先前的推理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原来是《金刚经》里的偈语!”葛蓓儿惊诧地大叫。

Peter 也向陆飞投去赞许的一瞥,不由得暗自佩服。

“这么说,密信里的五个暗示,我们已经找到四个了。”葛蓓儿恢复平静后思忖着,黑色的眸子一亮一闪的,“辋川木、金粟影、仙人冢,西子解禅,现在就差密信里所说的‘天女散花图’了。”

佛牙仿佛触手可及。

没错。陆飞会意地扬起嘴角。

当——当——当——

蓦然,一阵清脆的钟声响起,就在他们头顶上方。葛蓓儿仰起头,她背后是正对着北京站的恒基中心,上面的双塔钟楼一共敲了八下,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

“如果这一切不发生的话,按照记事本上的日程,现在我应该是去普朔的拍卖会了。”她唏嘘着说。虽说只过了一晚,但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不由得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拍卖会?”Peter 皱起了眉。

“对呀,普朔藏品拍卖会。拍卖行就在这幢楼上。”葛蓓儿指了指背后的恒基中心。

没错,普朔藏品拍卖会,今天上午。陆飞也记了起来。

“恐怕现在去不成了。”葛蓓儿耸耸肩对Peter 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们得赶回燕南园去看维摩斗室里的天女散花图案。不过,咱们乘出租车去怎样?我是一辈子都不想再乘地铁了。”她摇摇头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你说呢,陆飞?”她转回身对他说。

陆飞没有反应,他仿佛入定一般,眉头蹙成一团,在苦苦思索着。

陆飞脑子里盘旋的全都是密信里所说的“天女散花图”这五个字。像迎头遭了硬物一击,陆飞猛然记起来,除了维摩斗室墙壁上绘的天女散花以外,其实现在真有那么一幅画。那幅画近在咫尺,就在他们背后的这幢楼上。

“喂,你怎么了?”葛蓓儿心中纳闷。她发觉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身体正后方。

陆飞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听我说,”他怔了怔神,声音激动地颤抖着,“我建议咱们还是上楼去看看那个拍卖会。”

“为什么?”葛蓓儿和Peter 同时发问。

“昨天我看过拍卖会的预告,其中有一幅普朔的重要收藏,很可能会对我们非常有用。”

“什么收藏?”Peter 一边听,一边打量着他,琢磨话中的含义。

“是一幅《天女散花图》。”陆飞迎着她的视线口气断然,“一幅国画,年代并不久远,是梅兰芳所作。”

“梅兰芳?”葛蓓儿和Peter 面面相觑,越发惊诧了。

陆飞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为何惊讶。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梅兰芳是一代戏曲大师,却鲜有人知道他还是个很有天赋的画家。梅氏多才,曾师从王梦白、齐白石等名师学画,擅长人物、花鸟和佛像,而且造诣不浅。抗日战争时期,为了保全清白与忠贞,他蓄须明志,息影多年,幸亏还有这门手艺,才得以卖画为生。梅氏平生喜读《维摩诘经》,曾创作了京剧《天女散花》,并亲自饰演剧中的天女。

而《天女散花图》,正是他最得意的画作之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