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蔷薇匕首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卷 蔷薇匕首

第一节

秦子翔醒来的时候是半夜三点多,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噩梦,还是因为房间中空调的温度,秦子翔只觉得周身环绕着一股难以忍受的凉意。

抬起头,看见不远处墙上的空调呼呼的吹出冷风,秦子翔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上了空调,瞬间房间变得安静起来,一切都那样的寂寥,更让秦子翔恐惧于刚刚的噩梦。

是什么样的梦秦子翔已经无法记得了,只是那强烈的恐惧感还残留在自己的脑海中。

“或许真该自己给自己放个假。”

一边嘀咕着,秦子翔一边从床上走下来,向客厅中走去。

干涩的喉咙让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一点湿润。

窗外偶尔还有车灯闪过,将影子瞬间拉长映在墙上,显出可怖的图像。

秦子翔的职业是心理医生,已经二十八岁的他做这份工作快五年了,但是却从未像如今这般辛苦过,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去找个心理医生好好的治疗一下。

这次接到的同样也是一个青少年方面的案子。最近这样的案子数不胜数,秦子翔甚至不明白如今的小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患上心理方面的疾病。

喝着水,秦子翔脑海中回忆着前几日见到的那名少年,留着触肩的卷曲长发,全部染成了金色,脸上涂着浓厚的庞克乐队式的妆,刚见面的那一瞬间,秦子翔甚至分不清眼前那名少年是男孩还是女孩。

少年的父母早年离异,父亲再婚的前一天晚上莫名其妙的去世了,当时只有他和他的父亲在场,找不到杀人凶手,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少年就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少年被送进拘留所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放了出来,警方将少年送到了秦子翔这里,希望他能问出些什么。

依旧是什么都没有问出。

少年接受自己的治疗已经快一个星期了,秦子翔觉得他并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却无法捉摸他心中所想。

这是秦子翔做从事心理医生这个职业以来第一次遇见的事情,如此一个叫人难以揣测的人。

闭上眼,少年那涂着浓厚化妆品的脸就出现在秦子翔的脑海之中,金色的发在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芒,那显得有些倔强的嘴上总是看不见一丝笑容。

“或许是因为父母离异然后父亲再婚对他的打击很大吧。”

秦子翔继续嘀咕着。

他有自言自语的习惯,很多案子,都会从这些自言自语之中找到解决的方法。

脑海中,少年那没有笑容的脸开始扭曲,秦子翔似乎看见了那纤弱的身体上染满了鲜红的血,少年拿着刀站在父亲的尸体旁边,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摇了摇头,秦子翔将这样的观点赶出自己的脑海。

虽然警方将少年带过来的时候,是要秦子翔问出少年父亲死因的蛛丝马迹,但是秦子翔不是警察,作为一名医生,他只是要尽力治疗每个病人。

“反锁着的房间……窗户没有被撬开的痕迹……没有东西被盗……父亲死了,儿子却完好无损……”

秦子翔细细念着从警方那里拿到的资料,似乎每个事情都在指明少年是杀人凶手,但是在那个房间里,警方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究竟是无辜的,还是有罪的?

所有的人将期望寄托在秦子翔的身上。

而如今的他,也开始感到无能为力了。

“叮咚——”

卧室的手提电脑突然传出了邮件的声音,秦子翔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老爷钟,三点二十分,这个时间谁会发邮件过来?

“或许是国外的朋友吧!”

秦子翔思索着,放下手中的杯子,向卧室走去。

淡蓝色的电脑屏幕上跳动着一个陌生的地址,正在思索着是要查看还是删除的时间,突然又连续收到了三封同样地址的信件。

“或许是找我有什么急事吧。”

若是电脑病毒,应该不会以同样的地址同一时间发来。

再说秦子翔的电脑上安装了高精密的防御系统,普通的邮箱病毒是无法进入的。

按下了接受的按钮,秦子翔注视着邮件上慢慢显示出来的图片。

一瞬间,秦子翔只觉得从脚底抽起一股强烈的寒意,整个人站在电脑前无法动弹了。

他握着鼠标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

颤抖到可以清楚听见鼠标不断碰撞桌面的声音。

秦子翔因为惊恐,瞳孔缩小,用一种恐惧且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邮件中的那幅图。

“一定是一个玩笑!”

半晌,秦子翔终于镇静下来,打开其他的三封邮件,里面是同样的图片。

一名金发的少年,躺在酒红色的圆形浴缸里,脸上依旧是浓厚的化妆品,苍白的脸与漆黑的眼圈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少年光着身子,泡在粉红色的水中,水面上漂满了玫瑰花,围绕着少年,甚至连少年那金色的头发上也有玫瑰花瓣,显然是有人从上面撒下去的。

这一切,都不是秦子翔惊讶的原因。

让秦子翔惊讶的,是那柄直直插入少年喉管的银色匕首,可以清楚看见那刀柄上雕刻着两朵精致的蔷薇花。

血顺着少年的脖子流到浴缸的水中。

这样一幅残酷的画面,却让秦子翔有种美感。

“或许是画出来的吧。”

秦子翔仔细的观察着那幅图,想在上面找到任何一丝笔触,但是,这幅图实在是太过真实了,没有半点看起来像是一幅用工具画出来的图。

“或许是伪装成这样然后再拍出来的吧。”

秦子翔知道如今的小孩喜欢这样的把戏,他并不想相信,早上还活生生坐在自己的家中同自己聊天的少年,现在正满身是血的躺在一个满是玫瑰花的浴缸之中。

顺着图看下来,秦子翔发现下面还有几行字,很小,用淡淡的粉色写在白色的邮件背景上,让人几乎无法分辨。

“鸟儿呀……在林子的上空飞翔……天使们……围绕着圣星歌唱……天神……将福赐予人间、却遗忘……那尘埃之下的黑暗……”

将那几行字读出,听起来就如是某种宗教的宣言般。

“或许这真是那少年与朋友玩的宗教游戏。”

秦子翔继续看着那邮件,想要在其中找到其他的东西,但是很可惜,除了那幅图就只剩下那几行字了。

“看来明天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才可以。”

关上邮件,秦子翔看了看外面依然漆黑的天空,惊吓过去之后全身被困倦侵蚀着。

“做完这个案子,我一定要好好的给自己放一个长假。”

一边嘀咕着,秦子翔一边钻进被窝,关上灯,重新入睡。

清晨,阳光还未驱赶那眷念着天空的最后一丝昏暗。

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刺耳的电话铃声。

翻了个身,秦子翔并没有起来的迹象,而是用被子蒙住头。

昨天半夜被惊醒时候已经费去了自己太多的精力,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精神抖擞的去接一个清晨打来的扰人电话。

铃声持续了没多久,就断掉了,又没多久,电话与秦子翔的行动电话同时更加激烈的响了起来。

猛然掀开被子,秦子翔斜眼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行动电话,又看向不远处电脑旁的电话,终于还是走下床来。

“什么事?”

被吵醒,自然就没有什么好语气,秦子翔相信此时自己的语气可以评上最为粗鲁的人之一了。

“子翔吗?是我,贾彦。”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听见是熟悉的人打来,秦子翔正想破口大骂,谁知对方后面的那句话就让秦子翔睡意全消,全身从脚底凉到了头顶。

“我带到你那里的去那个少年,昨天晚上死了。”

用颤抖的手努力的握住听筒,秦子翔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最后的那一抹暮色已经褪去,但是太阳依旧躲在云层中不愿出来,阴沉沉的让人压抑。

用另一只手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觉让秦子翔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子翔,你再听吗?”

贾彦的声音有些焦急,催促着他。

“嗯……真的吗?”

“我骗你也不可能拿别人的生死来开玩笑,我们头儿要我去你那问些情况,我现在就准备过去了,方不方便?”

“嗯……啊、好呀,你过来吧!”

依旧是有些呆然,秦子翔回答着贾彦的问题,而此时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挂上电话,转过头,秦子翔看着那手提电脑的屏幕,脑海中回忆起那张触目惊心的图片。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