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蔷薇匕首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卷 蔷薇匕首

第五节

醒来,转过身,秦子翔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睁开眼,看见了躺在身旁的濮娟柔,才想起来昨夜濮娟柔留宿了。

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昨天阴霾了一整天的天气,今日终归下起了蒙蒙小雨,阴沉沉的天空如此时秦子翔的心情。

电脑开着,没有任何异常,没有奇怪的邮件传过来,让秦子翔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

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如同噩梦一般纠缠在秦子翔的脑海中,久久不愿散去。

那装着匕首的盒子被放在了电脑旁边,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同样也没有任何的异常,秦子翔甚至怀疑昨夜做出那种荒谬事情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濮娟柔。

或许自己应该将婚事办了,去瑞士法国或是夏威夷什么地方过一个舒心的蜜月。

自己不过是一个心理医生,没有抓到嫌疑犯的事情,是没有自己的任何事情的。

“或许不该牵扯到这个案子中。”

拿出衣服,秦子翔向浴室中走去。

打开水,转到冷水的方向,冲着自己的脸,秦子翔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电话铃声,没几声之后,就听见一个有些懒散的女声。

“喂,请问是谁?……他在浴室,嗯!我会跟他说的。”

电话被挂上没多久,就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

“子翔,贾彦打电话来说马上就过来。”

“是吗?”

秦子翔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惊讶的转过头,目光与镜子中的自己对视,双眼竟然红肿得不成样子,脸色也有些苍白,看得见下眼皮上清晰的黑眼圈,向来注重外表他从来不会让自己出现这样颓废的样子。

“难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秦子翔用水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精神一点。

贾彦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打开的窗子外传来了扰人的汽车声。

濮娟柔将茶水端进了秦子翔的诊疗室,然后就退了出去,纵使她看见秦子翔手中拿着那个让自己疑惑不已的装着匕首的盒子,可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女人,是不应该探听男人的公事的。

关上门的刹那,里面絮絮叨叨的声音就被彻底的隔住。

“怎么了?”

一进门,秦子翔就问面前的贾彦。

贾彦的样子让他有些被吓到,那外表,甚至比刚刚在浴室的镜子中见到的自己还要颓废。

贾彦抬起头看了秦子翔一眼,对于同样疲惫的容颜露出一抹苦笑,两个男人坐在不大却显得很安详的诊疗室中。

“那把匕首……又不见了……”

几乎是用哽咽的,贾彦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让秦子翔感到吃惊,拿着盒子的手震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的错误,局里怎么会犯两次?”

“这次真是凭空不见的,由局长和我亲自看守着,中途我们只不过睡了一小会,再醒来时候匕首就完全不见了,连十分钟都不到。”

“怎么会……”

秦子翔絮絮的念着,依旧是不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两次作案工具被盗,还都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难道说是局里出了内鬼?”

秦子翔疑惑的问到,只看见贾彦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谁知道呢,现在只能一个个的查了。”

有些有气无力,贾彦注意到了一直被秦子翔紧紧握在手中的那个精致的盒子。

“是什么?”

询问着,陡然看见秦子翔瞬间变得凝重的脸。

“我打开了你可别慌,镇定点。”

说着,秦子翔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看着贾彦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低下头,打开盒子,转向贾彦,然后看见那怪异的目光渐渐变成惊讶,然后抬起头,看着秦子翔。

“这是……”

说出两个字,贾彦就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我昨天晚上得到的。”

贾彦的目光变得复杂,看着秦子翔。

“当然这不是在警局的那一把,你仔细看……”

似乎看出了贾彦目光中没有说出来的话,秦子翔用手指着那透着红色的剑柄。

“这里有点不同,玫瑰上带着点红色。”

贾彦仔细观察着,露出了相信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东西?”

秦子翔看了看左右,然后靠近贾彦,小声地说着。

“说实话,我觉得有点邪!”

秦子翔不是无神论者,贾彦也并不是,只是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所以强迫自己不相信而已,听见秦子翔的话,贾彦的眼中瞬间露出了恐惧的色彩。

“昨天我家对面的那间店不是租出去了吗?我晚上回来看见是一家古董店,这个就是那店长送给我的。”

“……”

贾彦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秦子翔凝重的眼神,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知道秦子翔还没有说到真正的重点。

“我回家后,研究这匕首,你猜怎么了?我竟然失魂般差点用匕首捅进自己的喉咙。”

看到贾彦并不相信的眼神,秦子翔撇了撇嘴。

“无论你信不信,这是事实,娟柔也看见了,若不是她阻止我,恐怕今天你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贾彦不知道自己是该信还是不该信,不知道这事情究竟是真的,还是眼前这位多年的好友为了研究其他人的心理,胡乱编造出来的一个故事而已。

“那店长告诉我了,这柄匕首名字叫做薇,作为犯案工具的那把恐怕就是名为蔷的那把。”

秦子翔指了指盒子上那个空着的长槽。

“两柄匕首的名字合起来为蔷薇。”

“混蛋,你昨晚怎么不告诉我?那店长恐怕有重大的嫌疑。”

贾彦猛然抓住秦子翔的领子,被秦子翔一手拉开。

“若是我能给你打电话我早就打给你了。”

白了贾彦一眼,秦子翔不知道该如何说清楚昨晚的事情。

“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晚上?我现在就迫不及待想要去了。”

“那家店入夜后才会开门。”

秦子翔记得昨夜听那名叫做小茜的女子说过开店的时间。

贾彦的眼中又露出那属于刑警的猜疑眼神。

拥有同样匕首的店长,入夜后才开店的古董店。

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可疑,若是可疑,贾彦真希望那店长就是想要抓到的凶手,估计那凶手还不被抓到,恐怕整个局子里都要翻天了。

“那我回局里向头儿报告这件事情了,你呢?”

“我今天还有个会要开,不跟你过去了,这事了结了,我就真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怎么?终于准备跳坟墓了?”

用暧昧的眼神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贾彦实际的目光是在门外濮娟柔的身上。

“想休息一下了,最近太累了。”

“休息下也好,心理医生这工作压力太大了。”

“你的压力也不小呀。”

两个男人对视苦笑一下,站起身,从诊疗室走了出去。

看见两个人走出来,濮娟柔的视线瞬间从手上的公文移了过去,在两人身上停留了一阵,然后穿过两人中间的空隙,看见了诊疗室中桌子上那个精致的盒子。

“娟柔我现在要出去了,一起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

想了想,濮娟柔依旧答应了秦子翔,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目光依旧时不时落在那盒子上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