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澳阆衷谟惺裁锤芯趼穑俊绷跻缴诘缁暗哪峭饭厍械匚省

懊挥校耆挥懈芯酰歉雒巍甭迳翰话驳嘏ざ艘幌律硖濉

拔揖醯茫愕拿问悄闾粽潘隆D阍诿沃邪炎约合胂蟪闪烁怪械奶ザ歉龉饬辆褪浅錾钡囊醯揽冢蛭阍泄弦淮蔚木阅憔醯锰ザ谀愕母怪惺遣话踩模本踔心闳衔ザ錾蟛虐踩愦嬗ざ蜃懦錾牡胤阶摺!绷跻缴赶傅馗迳航馐妥牛澳翘醮值纳樱率瞪鲜瞧甏悴幻靼滋ザ奈O绽醋院未Γ谑窍胂笃甏崽鬃∮ざ牟弊拥贾轮舷ⅰ!

翱墒恰甭迳河植话驳嘏ざ艘幌律硖澹⑽⑻制艘幌旅纪罚澳枪饬量诘氖钟质谴硎裁茨兀俊

啊绷跻缴A艘换幔路鹩行┯淘ィ拔蚁耄闶强释镏从志醯妹蝗四馨锏侥悖侵皇志痛砟阆胍陌镏次薹ò锬恪残恚购湍憧吹哪窃蛐挛庞泄兀也荒芡耆范ā!

班牛赡苤皇俏姨粽帕恕甭迳鹤晕野参孔牛男睦锘故欠浅2话病

澳阋遣环判模魈煸倮醋龈黾觳榘伞!绷跻缴嵋榈溃傲硗猓慊蛘呖梢栽绲阕≡海阋桓鋈嗽诩遥蝗伺阕牛赡芑嵯氲谋冉隙啵舛阅悴⒚挥泻么Α!

班牛液臀庠郎塘恳幌隆!甭迳撼僖闪艘幌拢按蛉拍懔耍醢⒁獭!

安挥每推惺履闼媸崩凑椅摇!

昂玫模莅荨!甭迳汗伊说缁胺⑵鸫衾础

吴岳吃过饭出去了,有人打电话来约他谈点生意上的事。保姆也回去了,家里只剩下洛珊。

是不是要早点住院呢?洛珊有点拿不定主意,自己是个医生,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医院里,现在反过来让自己转换成病人的角色呆在医院里,从心理上来说,她好像有些不太能接受。

可是,想起第一胎时胎儿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子宫里,洛珊又有些害怕。

那真是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女孩,从小小的面孔上看来,很像洛珊。

发现胎儿已经死亡是在洛珊怀孕6 个月的时候,在每周的例行孕保检查中发现的。在此之前,洛珊完全没有感觉到异常,甚至在去做检查的那天,她还感觉到胎儿的小腿在踢她。

只是,在吴岳开车送她去医院的路上,她在车上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洛珊梦见自己站在一个草地上,不远处一个女人正带着一个小女孩在草地上玩,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头上扎着粉红色的蝴蝶结。洛珊一下就喜欢上了那个小女孩,那正是她在想象中给自己的女儿所做的打扮。

就在这时,远处走过来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她招了招手,小女孩就被女人牵走了。女人跟在后面想拉住女孩,可是,女孩在黑衣女人的拉扯下,终于走远了。黑衣女人走到草地尽头,回过头来咧开嘴笑起来,洛珊惊恐地看见那个女人只是一个骷髅。

一切就仿佛是一部无声电影,完全没有任何的声音。

洛珊惊恐地看着黑衣人牵着小女孩忽然地消失在草地尽头,在那一瞬间,洛珊隐隐听见一声小女孩的呼唤:“妈……妈……”

洛珊再转过脸去看那个追不上黑衣女人和小女孩的女人,她正趴在草地上,双肩抽动,仿佛很剧烈地哭着。洛珊走过去,用手拍拍那女人,想安慰安慰她,那女人停止了哭泣,转过头来,洛珊赫然看见一张,完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从梦中吓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医院门口。

而洛珊,在强烈的不安中,听见了孕保医生宣判似的声音:“没有胎心音,你最好住院做详细的检查。”

6 个月的胎儿,已经完全成形,可以清晰地看见眉眼鼻耳,只是,她紧闭着双眼和小嘴,全身发紫。也许,她还没睁开过双眼?

不,洛珊记得看到过一则新闻,新闻说科学家发现六个月胎儿就会哭会笑还会眨眼:人们一般认为,婴儿在出生6 个星期后才会笑,但英国研究人员最近用新的立体B 超设备测出,在妈妈子宫里呆了26周的胎儿“表情”已经非常丰富了,不仅经常会哭会笑,还会眨眼睛呢。据英国《卫报》13日报道,首次在伦敦公开的胎儿图片很清楚地显示,胎儿在第8 周时开始做简单的“肢体运动”,到11至12周时就已经可以完成有一定难度的“转身”动作。而当发育到15周时,他们就可以做复杂的手指运动;到20周时,他们就开始“打呵欠”了。等到26周,他们就更加“不安分”了,在妈妈子宫里又哭又笑,还不时眨眨眼睛。

想着,洛珊就心酸地想哭起来,从怀孕开始,洛珊就渴望生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女孩,可现在,她还没有出世就死了……

那这个可爱的孩子呢?

洛珊不由紧张地捧住了肚子。

吴岳还没有回来,洛珊不也再去想那个死去了的胎儿,她一个人越想越觉得悲伤和恐惧,也许,真的应该早点住进医院里?

岸A辶濉钡缁傲迳鋈幌炝似鹄矗迳罕幌帕艘惶映了贾谢刈较质抵欣矗故怯淘チ税胩欤沤悠鸬缁啊

拔埂甭迳旱纳粲行┓⒍丁

敖悖悄懵穑俊笔锹彗鳎熬湍阋桓鋈嗽诩野。渴遣皇撬殖鋈チ耍俊甭彗魉灯鸹袄聪癯炊棺印

奥彗靼。憬裉焐鲜裁窗啵俊甭迳禾彗鞯纳簦幌伦哟涌志逯斜焕嘶乩础

吧闲∫拱喟。魈熳笠梗悖秩ツ牧耍吭趺床慌隳悖俊

八干馊チ恕!甭迳好闱慷缘缁袄锔尚α艘簧

吧獗饶愫投亲永锏暮⒆踊怪匾穑俊甭彗饕幌虿惶不段庠溃鞍Γ唬慊故窃绲阕≡喊桑庋乙部梢猿3E阕拍恪!甭彗鞑幌不度ヂ迳旱募依铮≡谝皆旱乃奚崂铮驮谝皆汉竺娴纳钋

笆前。艺诳悸恰!

安挥每悸橇耍凑闶且皆旱囊缴≡河植灰慊ㄇ!甭彗骺烊丝煊锏厮担幼潘鋈挥盅沟土松簦岸粤耍悖蛲碇蛋啵液头虢憧醇歉隽恕

洛琪所说的那个,与医院里最近的传言有关,很多人都说在半夜里听见有人唱歌,唱的是一首没人知道的歌,还有人传言说看见一个全身裹在白布中的人影在空中飘……

奥彗鳌甭迳好Υ蚨狭寺彗鞯幕啊

芭叮圆黄穑悖彝四闶且桓鋈嗽诩伊恕!甭迳合胂蟮某雎彗髡诘缁氨咄伦派嗤罚昂昧耍缓湍懔牧耍乙パ膊椴》苛恕!

班牛⌒牡恪!

洛珊刚把电话挂上,电话铃忽然又高亢地响了起来,唉,洛琪真是没记性,估计是有什么事又忘了说了。洛珊笑着摇摇头,顺手又拿起了电话。

拔埂!钡缁疤怖镆黄良拧

拔梗俊甭迳旱男拿偷亓嗔似鹄矗痪醯没肷肀洌拔梗∈撬剑俊

霸露夤狻盏厣希ㄓ啊崆嵋“∫ 於诤凇购梗嗣吻帷恕恕病钩ぁ钡缁澳峭吩诔良牌毯螅鋈幌炱鹆艘徽笃烀欤路鹄醋蕴焯茫址路鹗抢醋缘赜母枭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