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洛琪看了看时间,离接班时间还有10分钟,她快速地穿好工作服,拿了准备好的饭盒,下楼向住院部走去。

洛琪住在医院的单身宿舍里,单身宿舍在医院生活区所有宿舍的最后面一幢,从这走到医院住院部大约需要5 分钟,其间要穿过一些老屋和一小片树林,那些老屋是医院以前旧的宿舍,现在大部分都租给来这个城市打工的民工了。

树林是住院部里小公园的一部分,但在没人的夜里穿过也多少都有种不安的感觉。

洛琪走的很快,她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想看看有没有人和她一样值大夜班正在赶去接班的。

老屋间有条细长的巷子,巷子到头路分成两条,一条通向医院,另一条则通向老屋的更深处和医院宿舍区的后面。

细长的巷子里,脚步的回音很重,这让洛琪老是怀疑有人跟在后面,所以她忍不住频频地回头看看,但是细长的巷子里只有她自己。

就在她第N 次回头看见身后没有人再转脸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她忽然看见了前面平房的门口飘过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接着一声细细的开门声“吱呀”一下子冲击进了洛琪的耳膜里。一瞬间,洛琪忽然僵直在巷子里,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的巷子在洛琪的眼里一下子就如同充满了危险的沼泽和森林,令她不知道是进还是退。

洛琪在原地呆了一会,只有硬着头皮向前走。

洛琪不是没考虑过退回去从医院外围的大马路绕道而行,可是,那样至少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离那间平房越来越近了,洛琪的心跳加速,她警告自己,千万不要转头向那平房里看,只要快速地走过去,就没事了。

但走到那间平房门口时,洛琪却恐惧地迈不开脚步,只是越恐惧却越好奇,她隐隐觉得那间平房里传来淡蓝色的光芒。

洛琪一边用力想迈开发软的腿,一边不由地转头向那间平房望去。一眼望过去,洛琪吓的差点大叫起来,之所以没有大叫,是怕惊动了她看见的那张脸,而此时的洛琪正站在平房外的暗影里,她祈祷着没有被玻璃窗后面的那张脸看见她。

那是一张极为恐怖的脸。

整张脸是扭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但却如同死鱼的眼睛,既不眨也不转动一下,眼睛里充满着一种恐惧感,鲜红的嘴唇歪在了一边,衬着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那张脸给人的感觉是,谁用力地把它压在玻璃板下,以致五官都扭曲着移位,就如同洛琪小时候学做昆虫标本,在玻璃板下把虫压扁后那种走了形的丑态。

而这张躲在玻璃窗后的脸,在窗里面那淡淡的蓝光的映衬下,仿佛是地狱里的展览品。

澳阏驹谡飧陕铮俊

就在洛琪腿软的怎么也迈不开脚步,而两眼又无法移离那张变形了的脸时,她的身后忽然有人幽幽地问她,然后还拍了一下她的肩。

鞍。 甭彗髦沼谌滩蛔〖馍衅鹄础

鞍⊙剑 卑樗孀潘募饨校砗竽侨艘步辛似鹄础

澳愀闶裁窗。≌庋嵯潘廊说模 鄙砗蟮哪侨嗽诰幸簧蟛宦匚省

洛琪停止尖叫转过身去,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年纪比她略大的女人,也穿着医院的工作服,手中提着一个纸袋,站在洛琪背后气愤地看着她。这个人是医院内科的护士,虽然不是很熟悉,但同住在医院的单身宿舍,还是常常能在宿舍大楼里碰到面的。

肮戆。」恚 甭彗鞑还苋叨唬话驯ё×四歉龌な俊

肮恚俊蹦歉龌な刻彗髡庋担膊挥傻乇ё怕彗饕黄鸲读似鹄矗澳挠泄戆。俊

按盎Ю铩砹场甭彗鞑桓以僮晨茨潜撸皇窍蜃牌椒康拇盎е噶艘幌隆

澳睦锇。课摇趺础床患。俊蹦歉龌な可舳荚诓叮硖搴孟穸兜谋嚷彗骰估骱Α

熬驮诖盎Ю锇。门氯恕甭彗魉底乓沧诚虼盎Ю镎磐艘幌拢墒牵巧却盎Ю锖诤诘模裁匆裁挥校构易糯傲保鞍。扛詹拧艺娴目醇娜チ耍俊甭彗鞑挥傻仄婀制鹄础

澳闶遣皇茄刍耍俊蹦歉龌な孔笥铱戳丝矗缓笮∩匚省

安换岬模艺娴挠锌吹健甭彗髡馐焙虻目志甯斜雀詹呕骨苛遥傲澈贸螅拖裱贡饬怂频摹

靶辏鹚盗恕蹦歉龌な拷艚衾怕彗鞯母觳玻翱熳甙桑撸撸 

洛琪听到这样说,发软的腿忽然来了劲,和那个护士紧紧搂着肩,一起抖着走出小巷子。她们没有发现,在窗户的后面,一角窗帘被掀了起来,窗帘后有一双眼睛正向外张望着,盯着她们的背影。

洛琪到病房的时候,和她一同值大夜班的护士陆小霜已经到了,正在和上一班的同事交接班。

洛琪气喘嘘嘘地在办公室里坐下,小声对陆小霜说:“小霜,我刚才在巷子里看到一张好……好恐怖的人脸。”

陆小霜没有住在医院的宿舍里,和父母住一起。

澳闼的翘跗椒壳南镒樱俊甭叫∷次实馈

笆前 甭彗髌疵氐阕磐贰

鞍Γ姨夷棠趟担郧拔颐且皆汉竺姘。际欠氐兀罄蠢┙ㄊ卑逊厝降模兰埔簿驮谄椒壳歉浇

正在说着,洛琪忽然听见病房里传来一阵沉闷的叫声。

于翔拼命地跑着,后面那张白布单始终在他身后跟着,怎么也摆脱不了。

于翔已经奔跑到脱力了,他的腿软的已经抬不起来,看着前面有块小石头,可就怎么都抬不起脚跨过去,然后他感觉到双腿像是脱离了自己似的,一下子被那小石头绊倒在地上。他在倒下去的时候,身后那张白布单终于追上了他,一下子蒙在了他的身上。

一股浓重的尸臭味夹杂着血腥味直冲过来。

于翔用手拼命地撕扯着那张白布单,但怎么也撕不开,反而越裹越紧……

感觉中,空气越来越稀少,于翔有种窒息感。他更用力地挣扎,并开始张嘴呼救。

鞍 狈路鹗浅こ隽艘豢谄谙璐用沃芯压础U婧茫牙吹母芯跽婧茫皇亲隽艘怀∝危谙枞矸潘傻靥勺拧?删驮谡馐保醇嗣趴谡咀乓桓龃┌滓碌呐恕

八俊庇谙杳偷卮硬〈采献鹄矗瞬簧系犊诒焕囊徽笳蟮靥郏布洌澈蟮睦浜挂丫叱隽艘徊恪

澳恪愀詹拧斫惺裁矗俊

于翔松了一口气,仰头倒在病床上,外面站着的是护士洛琪。

拔夜斫惺裁窗。磕悴畔潘廊四兀┳乓簧戆椎恼驹谀牵液梦颐挥行脑嗖“ !庇谙璞宦彗飨帕艘惶睦镉行┎凰滩蛔》泶套怕彗鳌

澳悴畔潘廊四兀胍谷毓砗浚ㄐ〉悴槐荒阆潘啦殴帧!甭彗饕卜创较嗉ィ裉毂幌呕盗耍谙柙诮校眯睦纯纯矗幌氲交贡挥谙璧勾蛞话摇

氨鸪忱病!甭叫∷驹谧呃壬先暗溃疤阍诮校颐桥履阌惺拢阕≡谝皆郝穑颐鞘且涸鸬模纯纯茨阋彩钦5摹!

昂摺!甭彗髯碜呋匕旃胰ァ

陆小霜随手关上于翔病房的门,也走了。

于翔翻了个身,睡意再次袭来,于是闭起眼睛,人又慢慢的迷糊起来。

霸露夤狻盏厣希ㄓ啊崆嵋“∫ 於诤凇购梗嗣吻帷恕恕病钩ぁ泵悦院校谙栌痔送饷娴母枭巧羧崦蓝行┣崂洌斓厝缤焯没蚴堑赜锎吹模谟栈笞欧布渌兹恕

在那诱惑人的歌声里,于翔很快睡着了。梦中,他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天使正从窗外飞过。

而此时,他没有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正扒在他病房的窗外向里张望着。

早上的太阳很好。

于翔醒来的时候,阳光正从外面照进病房里,他睁开眼微微伸了一个懒腰,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可是,他惊地一下子又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窗户外面的树枝上,挂着一条长长的白布单,在阳光的照耀下,飘啊飘的,于翔一下子就想到了在小树林里看见的那条裹尸体的白布单。

于翔从床上爬起来绕到后面窗外,抬头看着树枝上挂着的白布单,研究那个东西到底是医院一般病房里用的床单,还是太平间里的裹尸单。

正在这时,昨天那个一边走一边哭的丑老头拿着根长竹竿走了过来。

于翔知道这个老头是看守太平间的,已经很老了,医院里的人都叫他王伯。也许,看守太平间的,比躺在太平间里的还要老很多,这个世界有时候还真有点幽默的本质。不过,于翔想,这老头看守太平间还是很合适的,因为死人不知道害怕,这个比钟楼怪人加西莫多还丑的老头,如果常常出现在病人面前,病人的病情一定不会好转的。

王伯拿着竹竿把树枝上的白布单往下挑,摇动着树枝,飒飒直往下掉黄树叶。

于翔忙离开树下,站到一边的路上。老头有些驼背,现在用尽全力挺着腰,抬着头,用竹竿去挑树上的白布单,显得可怜而又有些好笑。

看着老头鲁莽而又有些生硬的动作,于翔忽然想到昨天白天医院里传说的关于太平间死人赤裸事件,于是他不由地张口向王伯问道:“是不是昨天夜里太平间里的……又有人把裹尸单给偷了?”

正在挑着白布单的王伯猛地停下了动作,身体显得有些僵硬,然后慢慢地转过头来,直直地瞪着于翔,然后忽然地狂怒地叫了一声,扔掉手中的长竹竿,直冲于翔奔过来,一把掐住了于翔的脖子,用力地摇动着:“是你干的?是你干的!是你!是你!”

澳恪怠裁础剑俊庇谙璞煌醪闹狈籽郏槐哂檬株磐醪乃郑槐叱粤Φ匚省

笆悄悖∫欢ㄊ悄悖∈悄惆阉堑囊路米叩模 蓖醪稚系牧ζ嚼丛酱螅谙柩矍翱挤⒑冢纸欧⑷恚昧Φ卣踉氚淹醪氖株赡撬志腿缤谂÷菟康睦匣⑶

鞍。 庇谙杼揭桓雠⑾赶傅募饨小

澳阍诟墒裁矗克煽 庇谙杩醇勇飞吓芄戳礁鲆缴蝗艘槐哂昧Φ匕淹醪氖株S谙韪芯醯揭还煽掌拷撕砹铮檬治孀藕砹湎卵罂诘睾粑趴掌亲由系牡犊谟挚家徽笳蟮靥燮鹄础

八撬郊涞娜恕直煌压饬恕撬∈撬傻模 蓖醪蛭绞焙苌俑怂祷埃祷氨纠淳筒涣鞒衷谝蛔偶保透挡磺宄恕

澳闶撬担蛲硖郊溆殖鍪铝耍俊币桓鲆缴释醪贤返懔说阃贰

八怠庇谙璐糯制昧茸牛拔沂亲≡谡飧霾》康模庇谙杷底庞檬种噶酥覆》康拇盎В霸缟掀鹄词笨吹酵饷娴氖髦ι瞎易虐撞嫉ィ统隼纯纯础:罄凑饫贤饭从酶鲋窀驮谔裟前撞嫉ィ揖臀柿怂痪洌骸遣皇亲蛱焯郊淅锏墓ビ直蝗送盗耍俊秃鋈怀骞雌∥也弊印也畹憔腿盟懒恕!

正说着,于翔的房间里进去了一个护士,然后走到窗口,向于翔招着手:“进来打针了,你又到处乱跑。”

两个医生互相望了一眼,对王伯说:“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们会向院长反映的。”然后又转过头对于翔说:“你先回病房吧。”

于翔看见驼背老头王伯忽然蹲下去,抱着头哭起来,嘴里含糊地念叨着什么,好像在说:“报应……报应啊……”

于翔转过脸向病房里走,远远地,他看见昨天在小树林外碰到的女孩在病区转角处盯着他。于翔不好意思地对她笑了一下,女孩也远远地对他忽然笑了一下,然后招了一下手,转身跑掉了。

没多久,医院办公室主任来到病房,代表院方为王伯的事向于翔道歉,因为于飞也来了,于翔心里有点气,但也没说什么。

捌涫低醪闪模庇诜稍谠喊旃业闹魅巫吆蠖杂谙杷担八夥徘熬驮谡饧乙皆海衷谄呤嗨炅耍蛭蝗丝词靥郊洌鸵恢泵煌诵荨

八鲜拾。屠瞎撞陌迕磺稹!庇谙枰蛭畹惚煌醪溃睦锘褂衅祷耙膊豢推

氨鹉敲此担醪话涯昙土耍蝗菀住!庇诜膳牧伺挠谙璧募绨颍八蛭顺さ谋冉铣螅绞泵簧度撕退祷埃裁挥薪峁椋⑵行┕殴郑涫滴撕苋刃模埠芨涸稹U獯翁郊涑隽苏庵质拢醪鞘紫缺换骋傻模运茏偶保侥隳茄视谑腔骋傻侥悖庖彩浅@戆。惚鸸炙!

鞍Γ迷谖颐槐黄溃幌牍炙补植坏搅恕!庇谙杵擦似沧欤八憷玻缓统罄贤芳平狭恕!

这时,于翔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笑着问于飞:“哥,医院里的裹尸单和一般的被单有什么不一样?”

懊皇裁床灰谎!

鞍。俊庇谙璨挥傻卮哟采咸鹄矗醋糯驳シ⑸档匚剩骸罢庹挪换崾枪灏桑俊

于飞不由地笑了,“怎么会?裹尸单是病人去世时睡的那张床上的被单,在病人死后,护士处理完尸体,就用那床被单把他们裹起来,帖上卡片,送到太平间去。等到病人家属处把尸体领回去或送到火葬场后,那床被单就被送去焚烧掉了。”

于翔这才松了口气,坐会到床上。

正在这时,于翔抬头看见窗外在小树林外碰到的女孩在向他招手,于翔于是对着窗外笑了一下。

靶κ裁矗俊北扯宰糯盎В娑宰庞谙璧挠诜善婀值匚省

耙桓雠ⅰ!庇谙柚噶酥复巴狻

于飞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女孩已经离开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