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八章

于翔把那张又黄又脆的张压在玻璃下面,防止不小心弄碎了。

从模糊不清的字迹上,于翔勉强辨认出地址,但最后的那个号却看不清楚了,于翔看着手中抄下来的地址,躺在床上思考着,这是个什么地址呢?

氨浚 庇谙栌昧Φ嘏牧伺淖约旱哪源趺从懈瞿敲醇虻サ奈侍舛济幌氲侥兀醪篮螅煲欢ɑ岬酵醪男∥萁锌安斓模怯惺裁聪咚鳎共辉绫痪旆⑾至耍肯氲秸饫铮谙枰膊还芤丫傅阒樱闷鹗只ν酥S谰牡缁啊

拔梗悄惆。裁词拢俊敝S谰纳艉艿统粒行┢1垢小

拔蚁胛誓阋幌拢嚎词靥郊涞睦贤匪篮螅忝窃诳安焖淖〈κ保忻挥蟹⑾质裁从杏玫南咚靼。俊

罢飧霭。以诳幔赝吩俸湍懔怠!敝S谰底牛盅沟土松簦跋衷诓惶奖悖魈煳腋愕缁啊!

于翔挂了手机,因为钱勇死在酒吧里,于翔他们目前也不能完全脱离嫌疑,所以郑永军在和于翔交往中,也有些时候不太方便。

于翔接到郑永军的电话,郑永军让他到Dream 酒吧对面的茶餐厅见面。

这时刚刚两点钟,茶餐厅生意最淡的时候。

于翔先到酒吧门口看了一下,酒吧的停业通知还似模似样的挂在门上。于翔叹了口气,正打算穿过马路去对面的茶餐厅,身后却有个人叫住了他。

原来是佘文。

佘文一脸的惊恐表情,看见于翔仿佛看见鬼似的,远远地站着,然后问于翔:“听说,钱勇死了?”

于翔点了点头。

笆恰潜怀嬉赖模俊辟芪谋纠春苄〉难劬鋈坏纱罅恕

俺嬉赖模俊庇谙杩醋刨芪模安恢溃闾档模俊

八赖氖焙颍悴皇窃诔÷穑俊辟芪牡谋砬橄袷潜凰蛄艘蝗频模爝肿牛劬Φ勺牛拔姨桓鼍焖档模膊恢朗钦媸羌佟!

笆遣皇浅嬉赖奈也恢溃还⑾炙保矶际呛彀痛持椎囊丫床怀隼丛茨Q恕U娴暮芄郑词旨洌昂笏闫鹄匆膊还敫龆嘈∈卑伞!庇谙杷坪醪皇嵌再芪脑谒担袷亲匝宰杂铩

佘文打了个冷颤,“那看来,真的可能是虫咬死的,你们酒吧里有很多虫吗?”

熬瓢衫镆怯心敲炊嗄芤廊说某妫飧浇鼓茏∪寺穑俊庇谙杳缓闷爻辶速芪囊痪洌瓢杀黄韧R担谙璧男那楹懿睢

鞍ィィ抑溃皇撬婵谖饰省辟芪挠行┺限巍

于翔不再理佘文,径直穿过马路向茶餐厅走去,佘文站在酒吧边上发了一会呆,也转过身走了。

茶餐厅还是比较干净的,外面是小小的圆桌摆着四张椅子,里面靠窗有一排长条桌软沙发的小隔间。郑永军就坐在茶餐厅最里面靠角上的小隔间里,桌上放着一盘火腿蛋饭和一杯饮料,郑永军埋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

案蘸湍闼祷暗哪侨耸撬俊敝S谰醇谙柙诙悦孀拢实馈

这里正对临街的玻璃窗,郑永军很会选位置,于翔歪头向玻璃窗外看了看,“那家伙是个八卦记者,也是我酒吧的常客。”

芭叮俊敝S谰V沽顺苑沟亩鳎嵬废肓艘幌率裁矗澳母霰ǖ募钦撸颗叮阋允裁矗约核姹憬小!

啊冻鞘型肀ā返募钦摺!庇谙枰槐呒哟穑槐吣米挪团瓶醋牛涫涤谙璨欢觯拥街S谰缁扒埃粘韵乱桓雠菝妗

岸粤耍峭肀ㄓ写蔚枪黄苄〉陌素孕挛牛赜谠诩依锟仕赖娜耍阒缆穑俊敝S谰沼诎衙媲暗囊淮笈谭购嵘ǜ删涣恕

爸溃褪撬吹摹!庇谙杵擦似沧欤澳羌率钦娴穆穑俊

餐厅的小姐走了过来,于翔点了一杯饮料和一碟小吃,郑永军等小姐写完餐牌离开,才点了点头,“是真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的报案人就是在酒吧死去的那个钱勇。”

岸裕∧峭砬碌骄瓢墒本退灯鹫饧拢玫笔奔钦咭苍冢诖蠖喽及阉档囊磺械背闪艘桓龉适隆9嫦袂滤档模歉鋈耸窃诩依锟仕赖穆穑俊庇谙璧纳砩衔⑽⒍读艘幌拢淙凰勒饩湮驶耙丫嵌嘤嗟牧恕

拔蚁耄档囊欢ê芸膳拢遣唬俊

于翔点了点头,“那种描述,是让常人很难想象的。”

扒籽劭醇岣芯醺膳碌摹!敝S谰攘艘淮罂谝希安唤鍪悄悖诳吹侥蔷呤迩埃乙埠苣严胂螅澜缟匣嵊腥耍阅歉瞿Q涝诩依铩D憧垂墒耐计穑咳绻阆胂蟛怀隼矗腿フ艺鸥墒耐计矗啡辞∏∠喾矗凰葜椎南裰硗芬谎!

于翔沉默了一会,“这种死亡岂不是很不正常?”

氨纠吹轿颐鞘掷锏乃劳觯兔挥姓5摹U庵炙劳觯蛑苯欣肫住!敝S谰路鸩惶敢馓钙鹉歉隹膳碌乃廊耍谑俏实溃岸粤耍阏椅矣惺裁词拢俊

笆钦庋庇谙枰裁ψ屏嘶疤猓岸嚎词靥郊涞睦贤吠醪篮螅忝怯忻挥锌安楣〉牡胤剑俊

坝校趺茨兀俊敝S谰唤獾匚省

笆钦庋摹!庇谙栌谑前言谝皆鹤≡菏碧降氖虑橄蛑S谰虻ニ盗艘槐椋拔蚁氩橐幌拢降资改昵澳歉龅跛赖呐说降缀屯醪溆凶攀裁囱墓叵担残恚桥说乃酪膊⒎悄敲吹ゴ康厥巧系踝陨蹦敲醇虻ァ!

熬退闶钦庋训滥阆嘈乓桓鏊廊ナ改甑呐嘶嵘比耍俊敝S谰行┎灰晕弧

安唬廊耸遣豢梢陨比耍钊宋幢夭豢梢裕 庇谙杪胤治鲎牛叭绻颐患谴恚歉鲈庸ざ月彗魉倒松系醯哪翘焱砩希呐苍诔。绻歉雠说乃勒娴牟皇悄敲醇虻サ幕埃蚁耄说呐岵换帷

叭绻颐患谴淼幕埃懊婕堑媚闼倒歉鲈庸に担廊サ哪桥说呐笔焙孟裰挥腥乃辏闳衔桓鋈乃甑男『⒆幽芗堑媚鞘狈⑸氖虑槁穑俊

笆堑模闼档拿淮恚赡艽蟛糠秩乃甑暮⒆樱运侨乃晔狈⑸拇蟛糠质虑槎疾换峒堑谩!庇谙璧阕磐罚暗且话憷此担乃甑男『⒁部技鞘铝耍阆耄绻患潞堋堋乇穑蛘咚岛芸植馈谝桓龈崭占鞘碌暮⒆拥募且淅铮岵换崃粝潞奂D兀俊

郑永军沉思了一下,“也许,你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在当时我们堪查王伯的住处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可以这样说,几乎是没有一点发现,那间小屋里,除了一个不大的柜子,一张桌子,一张小床和一台破旧的电视,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于翔想了想,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递过条去,上面写的是个地址,郑永军不解地看着纸条,于翔解释着:“其实,后来我去过王伯住的地方,但里面除了一张小木床,什么也没有了,最后只发现了这样一个地址。写地址的纸很破了,看起来应该是很久的,你猜,这会是一个什么地址呢?”

澳愕囊馑际恰敝S谰丫靼子谙柘胨凳裁戳恕

盎岵换峋褪悄歉雠⒈涣煅哪歉鋈思业牡刂纺兀俊庇谙枰砸恢旨偕栊缘目谄⑽剩盎岵换幔谑改昀铮醪恢焙土煅桥⒌娜思矣辛的兀俊

罢獾谷肥凳且惶跸咚鳌!敝S谰了甲牛爸皇窍衷谡飧霭讣挥晌腋涸穑业P娜绻颜馓跸咚魈峁┏隼矗鹑艘欢ɑ嶙肺氏咚鞯睦丛矗悄愫臀揖筒惶媒淮忝靼茁穑俊

拔颐靼住!庇谙璧愕阃罚案行荒愣晕业男湃危醪饧挛易约夯嶙凡榈模⑶遥抑本跽饧缸诎讣加泄叵怠!

澳橇郊讣泄叵凳强赡艿模缓θ怂劳龆际呛芾肫娴模桓鲈诜考淅锶匆蛭┥雇阉劳觯硪桓鲈谙词旨淅锉怀娑RФ馈G耙桓鏊淙挥锌赡苁前阜⑾殖〔⒉皇堑谝蛔靼赶殖。谀敲炊淌奔淠冢绾慰梢宰龅饺靡桓龌钊讼癖┥雇阉劳觯坎⑶遥笔笨吞锬切┧勒弑救瞬煌H迫π凶叩慕庞∮肿龊谓馐停亢笠桓鍪录⑸保殖∮行矶嗄炕髦と耍缓θ耸堑背∷劳龅模劳龅闹⒆词潜怀娑RШ笾卸竞凸羲隆D闾倒比朔渎穑俊敝S谰纳艉艿停偷募负踔挥杏谙枘芴

茶餐厅里几乎已经没有客人了,除了郑永军和于翔。

吧比朔洌俊庇谙杓堑迷谕峡垂恍┙樯埽赜凇吧比朔洹保吧比朔洳皇侵挥忻乐薏庞械穆穑俊

关于“美洲杀人蜂”的来历,却是十分耐人寻味的,这个杀人的家伙,恰恰是因为人类的自己原因而产生的。

在二十世纪中叶以前,美洲大陆上只有欧洲蜜蜂。巴西蜂农在养蜂过程中发现,欧洲蜜蜂不太适应巴西的热带及亚热带气候,产蜜量不高。于是,一些科学家便开始对其进行品种改良。

1956年,巴西圣保罗大学研究室引进了采蜜多和繁殖力强的非洲蜜蜂,将其与欧洲蜜蜂进行自然交配,希望能够获得一种集双方优点于一身的新品种。谁知事与愿违,非洲蜜蜂与欧洲蜜蜂的结合产物——非洲化蜜蜂——并没有像科学家设想的那样增加产蜜量,反而比非洲蜜蜂性格更加暴躁、攻击性也更强(另有一个说法是,从非洲带回的蜜蜂本身就是非洲的一种毒蜂蜂后,这些毒蜂蜂后逃跑后与当地的蜜蜂公蜂交配,并产生了新的蜜蜂——杀人蜂)。

接着,另一个令人们始料不及的事件发生了:由于实验室管理出现漏洞,1957年,一批非洲化蜜蜂从巴西圣保罗大学逃脱,进入了附近的森林。

非洲化蜜蜂重归野外后给整个美洲大陆带来了一场灾难。它们有着极强的繁殖力,而且一旦一只雄蜂与欧洲蜜蜂的雌蜂交配后,它们的幼蜂也只能是非洲化蜜蜂。于是,美洲大陆本土的欧洲蜂群不断地被改造成“杀人蜂”。此外,它们的环境适应能力也令科学家感到十分吃惊。研究表明,在非洲化蜜蜂逃离实验室的第一年里,它们的活动范围仅是附近数百平方公里的山林,随后,这一数字呈几何级数上升,以至变得一发不可收。目前,从南美洲最南端的巴西、阿根廷到北端的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再到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巴拿马,直至墨西哥和美国南部各州,都不时传出“杀人蜂”伤人的消息。

懊乐奚比朔洹币惨虼说妹

这些都是于翔从某个网站转载的一份报道中看到的。

班牛裕颐且仓皇腔骋伞!敝S谰阕磐罚澳阒廊绻腥吮簧比朔潴У剑亩疽夯嵩斐扇颂迳鲈嘀醒貉妨吭诙淌奔淠诩卞峒跎伲⑹股鲈嘞赴卸荆⑶液芸炀统鱿稚鏊ソ叩那樾巍!

于翔看着郑永军,等着他的完整解释。

岸郧碌氖褰惺欤⑾炙砩系哪切┬“浅娑Rг斐傻模⑶遥切┌樯习咨南衽У阋谎〉悖侵挥蟹淅囿бШ蟛呕嵊校旎狗⑾郑掠猩鏊ソ叩那樽矗诘鞑楣讨校颐欠⑾智碌纳硖逡幌蚝芎茫诎敫鲈虑安抛龉硖寮臁>颜庑┣榭鲎酆希颐蔷醯盟闹⒆春芊媳簧比朔潴赖娜怂鱿值闹⒆础!

翱墒牵比朔浠崾谴幽睦锢吹哪兀坑秩绾纬鱿衷诰瓢傻南词旨淅铮吭谇碌氖灞环⑾趾螅殖∪戳恢幻鄯涫逡裁挥校俊

罢庖彩俏颐堑囊晌省!敝S谰愕阃罚醋庞谙瑁路鹣胨凳裁矗疵挥兴担罢飧鑫侍獾然嵩偬致邸N抑皇撬担饬郊讣肥涤邢嗤ㄖΓ也幻靼祝阄裁椿崴低醪乃溃驼饬郊讣喙兀俊

澳峭恚也恢赖笔蹦忝堑鞑槭路⒕保忻挥腥颂崞鹨皇滓跎母瑁俊

郑永军歪头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所有人的笔录我都看过,没有一个人提起有什么一首阴森森的歌,包括你。”

笆堑模峭砦颐挥兴灯鸸赜谡馐赘瑁涫凳且蛭倚睦镆恢倍加泻艽蟮囊苫螅遥笔蹦桥藽D来得也奇怪。”于翔呷了口饮料,“我想,你们调查王伯的死亡,应该听医院里人说起过医院闹‘鬼’的事情吧?”

坝幸坏闾牛俏掖永床幌嘈攀澜缟嫌泄淼摹!

捌涫担谝皆鹤≡浩诩洌乙才龅焦复喂质隆F渲兄痪褪枪赜谡馐赘瑁谝估铮苁且荚继鞘赘瑁迹乙晕俏以谧雒危墒呛罄矗铰彗魉灯穑胖溃皆豪锖芏嗳颂焦赘琛:罄丛谇鲁鍪碌哪峭恚瓢傻腄J鸭蛋在平时常用的CD碟中发现了一张应该是自己录制的CD碟,碟面上没有任何的字样或图片,于是就奇怪地试放了一下,那张自制的CD碟里,居然录制的就是我在医院听到的那首歌。”

芭叮俊敝S谰匀欢哉馐赘韪行巳て鹄矗拔夷芴鞘赘杪穑俊

熬瓢杀环饬耍钦臗D碟应该还在酒吧里。”

鞍 叮 敝S谰鋈恢崃艘幌拢耙换嵛颐墙フ艺遥蚁胩!

澳鞘且皇仔捎琶溃鹄慈春芤跎母瑁枭南赋さ模械阆裆胍鳎有商鹄矗袷且皇滓±呵恢牢裁椿岢哪敲匆跎烟乇鹗荂D碟里录制的,还有种小孩子的童音,隐隐的,让人说不上来的不寒而怵……你这是做什么?”于翔正在说着,却看见郑永军从桌子上推过一张ATM 卡,上面还写着密码。

罢狻敝S谰恿四油罚缓靡馑嫉匦ζ鹄矗霸趺此岛媚兀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