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章

于翔是在看新闻的时候才知道,医院门口的老乞丐,跳楼身亡了。

自从殷素兰出事后,于翔就不再看本市电视台的节目。他一看到殷素兰主持过的那个节目,就想到殷素兰出事的那天,不过,于翔并不知道,现在那个节目已经不存在了。

自从洛琪住在于翔这里之后,电视机就成了洛琪的专用。

当时洛琪正坐在沙发里,拿着遥控器乱点,在打开市电视台的时候,正在插播的新闻,就是老乞丐跳楼自杀的镜头。

洛琪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于翔被洛琪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当时他正在网络上无聊地乱逛。听到洛琪的叫声,于翔还以为洛琪又看到蟑螂什么的东西了,昨天洛琪大叫的原因,就是扫地时,在沙发下扫出一只,已经死得四脚朝天的蟑螂。

于翔扔掉手中的鼠标,以最快的速度从房间里冲到了客厅。

洛琪像呆掉一样,一手指着电视机,嘴还张得大大的,眼睛里有些泪花在闪着。于翔顺着洛琪的手指,向电视望去,他看见的画面,正是一个人从楼上跳下来的那一刻。然后,后面的画面就切换了,镜头死死地照出地上那一滩血迹……

坝腥颂ィ俊庇谙璧笔被共恢溃サ木褪且皆好趴诘哪歉隼掀蜇ぁ

八歉觥蜇ぁ甭彗鬟煅首潘挡怀龌袄础

于翔惊呆了,难道昨晚老乞丐给他那张片,就是暗示老乞丐要自杀吗?

电视新闻还在继续,据新闻里报道,老乞丐从楼上跳下去,当即气绝身亡了。而老乞丐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只是,在他身上那件破烂的上衣里,发现了一张纸,纸上有两幅图。

至于这两幅图到底是什么样的,新闻里没有说,只是记者猜测,这两张图,会不会是表明乞丐身份的东西呢?

新闻的最后,警方呼吁,有知道乞丐身份的市民,请尽快和警方联系。

于翔拿出昨晚老乞丐给他的纸片,反复地看着。老乞丐身上发现的图,是什么样呢?和于翔手里的这张图,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于翔看图看得头脑欲裂还没想出来所以然的时候,郑永军忽然打电话来了。

拔梗谙瑁矣醒饕憧矗锌粘隼聪侣稹!

岸鳎渴裁炊鳎俊庇谙枰槐呖醋攀种械闹狡槐咝牟辉谘傻匚省

耙环肌!

巴迹俊庇谙韬鋈簧砩隙读艘幌拢澳闼低迹渴遣皇牵歉鎏サ睦掀蜇ち粝吕吹耐迹俊

懊淮恚憧垂挛帕耍俊敝S谰纳羲坪鹾艿统粒低暾饩浠巴6倭艘幌拢澳敲矗庋道矗闳铣隼茨歉鎏サ钠蜇ち耍俊

拔胰铣鎏サ钠蜇ぁ馐鞘裁匆馑迹俊庇谙璐糇×耍训溃飧隼掀蜇ぃ怯谙枞鲜兜娜耍恳蝗唬S谰膊换嵊腥铣鲆凰怠

鞍Γ茨忝蝗铣隼础敝S谰恢朗蔷醯靡藕叮故歉芯跛闪丝谄澳愠隼窗桑嗣嬖偎怠!

于翔坐在咖啡厅等郑永军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等着约会情人的大男孩,不时地焦急回头去看看门口。

郑永军穿着一件有点脏兮兮的风衣,一副落魄的模样,他站在门口向咖啡厅里张望时,门口的侍应立即迎了上去:“需要帮助吗?”

郑永军唔了一声,已经看见了于翔,向于翔走了过去。

侍应似乎想拦他一下,但终于还是没有拦。

郑永军一屁股在于翔的对面坐下,于翔立即闻到一股酸溜溜的汗味,下意识地于翔向后坐直了,皱着眉头看着郑永军:“你最近干嘛啦?怎么弄得像街上的乞丐一样?”

懊λ懒耍悴皇侨梦也楹臀庠皆蓟岬呐寺穑俊敝S谰底牛焓职延谙杳媲澳强槌粤艘豢诘牡案庾チ似鹄矗娇谕塘耍岸隽耍镂医械愠缘摹!彼鲜挡豢推胤愿雷庞谙瑁幻嬖诳诖锾妥攀裁础

袄锤黾虿停 庇谙璐蛄烁鱿熘福逃α⒓葱ψ抛吡斯础R材压郑纯从谙枘巧硇菹凶埃墒敲苹酰椭S谰茄樱纬闪饲苛业亩员取

郑永军掏出一张纸,抖抖开,“啪”地一声放在于翔的面前。

这是一张A4纸,上面复印了两张图,图是很简单的线条图,可以肯定,画图的人是没受过什么专业美术指导的,连线条都不够圆润。不过,于翔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两幅图的风格,和老乞丐给他的那张纸片上的那幅图,风格几乎一样。

第一幅图的构成很奇怪,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三个人,两个男人站在两边,一个女的站在中间,其中一个男的手上拿着一把刀,似乎在胁迫中间的女人。而另一部分则是个电视机,电视机里面有个女的头像,她笑眯眯地,手中拿着一把钱,从电视机里把手伸出来。这些图的线条都很简单,如果不是电视机里的女人,手上拿的钱上表着“¥”的符号,可能于翔会把那钱当成卡片之类的东西。

第二幅图也是由两部分构成的,一部分是个男人,手里挽着一个看上去很时髦的女,身后是一架飞机,男人的另一只手还抬起来,做个摆手的姿势。另一部分则是一个女人,一手牵一个小孩,身后是一道门,门上标着大大的“十”字。

就在于翔看图的时候,简餐已经送了上来,郑永军毫不客气地把东西捧到自己面前,大吃起来。

拔也榱肆教欤裁挥胁槌隼茨峭砗臀庠皆谝黄鸬呐耸撬!敝S谰槐叱宰哦鳎槐咚担拔庠绞歉錾馊耍叵岛芨丛樱庵欣赐呐瞬槐厮盗耍邓唤峄橐郧埃肀呔陀泻芏嗯恕2还婀值氖牵峁橹螅秃湍切┡硕级暇死赐

澳阏饬教欤巢幌囱啦凰⒌模筒槌稣飧觯俊庇谙璨挥傻叵胄Γ澳慊故窍人邓嫡饬椒湍歉隼掀蜇ぐ桑阍诘缁袄锏囊馑际牵胰鲜墩飧隼掀蜇ぃ俊

郑永军拿着勺子停了下来,楞楞地看了于翔一会。

澳阏娴娜喜怀鏊戳恕敝S谰玖艘豢谄拔铱吹降缡由希驹诼ザサ氖焙颍乙谎劬腿铣鏊戳耍饷炊嗄辏乙恢奔堑盟难樱坏阋裁煌恰敝S谰恼庖环暗拱延谙枧懔耍S谰妒焙蛘饷炊喑钌聘辛耍

拔颐嵌既鲜兜娜恕庇谙璧耐纺岳镒似鹄矗椭S谰鲜妒窃诹昵埃冀煌乔滤涝诰瓢傻哪羌装钢螅S谰怠罢饷炊嗄辍

于翔忽然呆在了那里。

傲昵埃切渤帜隳盖椎哪橇礁鋈酥械囊桓觥敝S谰拖峦罚暗笔蔽腋毡弦担坏憔橐裁挥校醇腥吮恍渤郑榧敝驴饲梗蛑衅渲幸桓觯虼酉词旨淅锾疤优芰恕

笆撬庇谙璧难矍坝稚料殖隽昵暗哪且荒弧

郑永军放下勺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当时看了新闻我立即想到,他身上发现的图,会不会和六年前的事情有关呢,好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是我警校时的一个同学,我去找到他,让他帮我把乞丐身上的图复印了。”

于翔点了点头,指着复印纸上的一张图,“这一幅图,是不是就是指那件事情?”

图上画的正是两个男人胁持着一个女人,因为人物画得简直一点也不像,除了从头发的长短看出男女外,根本看不出人物长啥样。

拔蚁胗Ω镁褪橇恕!敝S谰懔说阃贰

于翔此时从口袋里摸出昨晚在医院门口时,老乞丐给他的那张纸片,此时再看纸片上的图,于翔已经有些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了。看来,老乞丐早就认出了于翔,他之前那次在医院门口拦住于翔,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难道,他就是想告诉于翔他就是六年前,胁持殷素兰的那个人?

于翔把老乞丐给他的那张纸片,放在郑永军的面前。

罢狻馐鞘裁矗俊敝S谰鼓趾苛耍戳丝粗狡⑾种狡系耐迹退从±吹耐迹揪褪浅鲎砸桓鋈酥帧

于翔对郑永军说了昨晚在医院门口,碰到老乞丐的事情。

按于翔判断,大概老乞丐在第一次看见他时,就认出他了,至于老乞丐的自杀,与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他无法判断。

在于翔对郑永军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郑永军注意到,于翔说在医院门口遇到老乞丐的时候,老乞丐不会说话。可是,郑永军记得很清楚,六年前,当时胁持殷素兰的匪徒,要求放他们离开电视台,他们就放过殷素兰时,两人个人都说过话。

罢獍训逗驼飧觥敝S谰种缸排J貉耐迹坝Ω檬侵傅蓖矸⑸氖虑椋蛟谡饫锏哪腥耍赡苁侵咐掀蜇け救耍孟袷窃谙蚰闩庾铩!

其中这时不用郑永军解释,于翔也已经明白了老乞丐给他的那张图的意思,看来,老乞丐在昨晚,就有决定了要自杀。只是,于翔后悔昨晚没有弄明白老乞丐的意思,他当年,到底是怎么闯进电视台的,又为什么原因要去胁持殷素兰。

现在,老乞丐死了,没人能告诉于翔,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了。

奇怪的倒是,老乞丐跳楼后,身上留下的两幅图,另一幅图是什么意思?而那幅表现了当年胁持殷素兰的图中,电视机和电视机里的女人,又暗示了什么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