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二章

郑永军找到了老同学,求老同学帮忙,让他去看看尸体。

老乞丐因为是跳楼自杀,尸体已经被送到殡仪馆,等其家人或者认识的人来认尸,如果尸体没人认领,就由民政部门处理了。

郑永军要检查一下老乞丐的尸体,他很奇怪,六年中,这个乞丐跑去了哪里,为什么会由一个正常人,变成不能说话的哑巴。

郑永军在老同学的带领下,来到殡仪馆,打开冷柜。

老乞丐的尸体还没有做整形,整个脸头脸部都变形比较厉害,这是从楼上跳下来,落地时撞击的结果。郑永军简单地检查了整具尸体,然后着重查看了尸体的口腔。果然,老乞丐口腔里的舌头,比正常人短了一截,舌头前二分之一的部分,好像被什么东西切掉了,平平的躺在口腔里。

老同学告诉郑永军,有热心的市民打电话来,告诉警方,老乞丐原来是在市医院门口行乞的。这些,郑永军已经知道了,郑永军希望有人能提供更多的线索。

老乞丐到底是个什么人,六年前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如果没人能认出老乞丐的话,这件事情就可能会永远成为一个谜。

郑永军发现老乞丐嘴里的舌头断掉了,这似乎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但细细想起来,却又是一条无法追查下去的线索。老乞丐的舌头如果是被切掉的,是不是,有人希望他不能说话才好,如果是这样,那个希望他不能说话的人,是谁呢?而这样的话,那就说明,老乞丐心里藏着一些秘密,有人不希望这些秘密泄露出去。

郑永军皱着眉头思考着问题,没有注意到老同学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凹觳橥昝挥校俊崩贤Ы油甑缁拔手S谰

安畈欢嗔耍趺矗惺拢俊敝S谰率痔祝纯醋约荷砩系姆缫拢丫旌推蜇げ畈欢嗔耍贸榭杖ハ锤鲈瑁簧砀删坏愕囊路

坝腥艘慈鲜!崩贤蜃抛袄掀蜇さ墓褡舆瘟艘幌伦欤笆歉雒窆ぃ岛驼馊嗽谝桓龉さ厣献龉隆!

郑永军的嘴咧开了,有人来认尸,至少能知道这个老乞丐的身份了。

拔颐窃谡獾纫换岚桑且换峄峁吹摹!绷饺俗叱鑫萃猓贤У萘酥а谈S谰S谰庸吹闵希艘豢凇!澳闶撬担飧銎蜇な橇昵澳愦淼囊桓霭讣械囊煞福俊

郑永军苦笑了一下,“是啊,那会咱们同学刚刚分别,我在电视台附近巡逻时,接到电话让我去电视台处理一件胁持案,当时,这乞丐就是胁持电视台一个主持人的疑犯。这件事情都六年了,当初那件胁持案,我都没有搞明白。”

罢饧挛液罄匆蔡盗耍愕背】勾蛩懒似渲幸桓鲂渤终摺!

笆堑模笔笔只苟赌亍肫鹄矗腔坏较衷冢蛩牢乙膊桓铱且磺埂敝S谰肫鹄椿故怯械愫蠡凇

其实郑永军还有句话没说,如果不是六年前那档子事,以他的能力,现在至少也是个队长什么的了。可是,六年前,他开枪打死一个胁持者,导致殷素兰吓疯掉,这成了他的一个污点。而正是因为这样,他更渴望破解六年前那场胁持案,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两人正聊着,一个警察带了一个身穿蓝色工服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的头发有些蓬乱,估计有段时间没理发了,头发里还有些灰和碎砖屑啥的,衣服上也抹得脏兮兮的。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面色黑黑的,胡子拉碴的,身材很是健壮,孔武有力的那种,只是跟在警察的身后,他有些不自在,一看就是个老实汉子。

警察和郑永军的老同学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男人进去认尸了。

不一会,两人从里面出来了,郑永军看见男人眼圈红红的。

叭铣隼蠢玻俊崩贤蚀腥死吹哪歉鼍臁

班拧!本斓懔说阃罚阅腥怂担澳愀邓蛋桑锩娴哪蔷呤澹肥凳悄阋郧肮さ厣系耐碌模俊

男人擦了下眼泪,“可不是吗,他去年在俺们这个建筑公司打工,和俺一起干些粗活,人挺好的,虽然脾气坏点,但很够义气的一个人。后来,出了点事情,他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老板不给钱看,还把他赶出了公司,这可让他怎么活啊……”

老同学看了看郑永军,“他摔断腿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叭ツ昴甑装桑凑枪曛懊欢嗑玫氖虑椤Kは陆攀旨芮耙惶欤沉奶焓被顾担恢勒饽昴暝趺垂趁嵌挤偶倩丶胰チ耍置患铱苫亍闪囊焕贤罚邓掀旁缇退懒耍依镆裁磺兹肆恕牛孟裉灯鸸辛礁龊⒆樱掀潘赖氖焙蛩辉冢橇礁龊⒆泳捅蝗耸昭恕!蹦腥怂底潘底牛脱廴炝耍恢莱兜侥娜チ恕@贤坪跸氪蚨夏腥说乃祷埃S谰匆×艘∈郑凳救媚腥怂迪氯ァ!八赖诙欤辖攀旨苁本退ち讼吕础偷揭皆汉螅习逑雀说闱≡海罄淳筒辉俑拱阉铣隽斯尽K耐让缓茫痛右皆豪锍隼戳耍置坏胤阶。昴嵌问奔洌揖腿盟≡谖颐堑墓づ锢铩!

澳呛罄茨兀俊敝S谰幽腥说乃祷爸校私獾街辽偃ツ昴甑椎氖焙颍掀蜇せ故腔崴祷暗摹

昂罄垂昴辏亩贤染头系袅耍呗范嫉猛献抛摺K桓鍪杖耄惺焙蛭颐枪さ卮蚍梗嗟木透恍┏浴U庋思柑欤峭碓勖钦诠づ锢锟吹缡樱鋈欢晕宜担ヌ忠槐收⑺等绻掷戳苏獗收O碌娜兆泳筒挥贸盍恕K低暾饣埃诙焖娴某鋈チ耍还源铀鋈ズ螅驮僖裁挥谢乩础!

讨债?

郑永军的眼睛一亮,“那你知道他去哪里讨债吗?”

男人摇了摇头,“他没有说……”

肮赜谔终氖虑椋顾盗耸裁矗炕蛘咄嘎冻觯沂裁慈颂终寺穑俊敝S谰醯镁涂熳プ」丶耍牵共盍四敲匆坏愕恪

男人歪着头,想了好一会,“都没有说,我问过他,他说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他讨来债,一定分些给我,让我回老家盖间新房子给老婆孩子住。”男人的眼圈又红了,“这人平时也不和什么人说话,倒和我的关系一直不错。”

八惺裁疵郑恐浪霞沂悄牡穆穑俊

罢啪右澹霞液孟窬褪钦飧浇模咛迨悄牡模揖筒恢懒恕!

似乎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郑永军点了点头,老同学接过话去,例行公事地又问了一通,然后让带他来的那个警察带他回警察局去录口供。

男人临走的时候,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往前走了几步,又站住了:“那晚张居义说要去讨债时,我记得我们当时在看电视,电视是本市台,那个专播城市新闻追踪的。平时我们不太看这个节目,那晚刚好另一个台广告,就调了过去,看这个节目时,张居义似乎楞了一会,然后就说要去讨债……”男人停了一下,想说什么,又停住了,喃喃着,“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想起来就告诉你们一声。”

昂芎茫浅8行荒悖赜谀闼档氖虑椋颐且欢ɑ崛险娴鞑榈摹!敝S谰饣八档暮苄问交腥嘶故呛芨屑さ乜戳酥S谰谎邸

郑永军心里有些感叹,多纯朴的民工。

看着男人走远了,郑永军心里琢磨着男人说的,张居义说去讨债,和看那个电视节目有什么关系吗?

忽然,郑永军想起来,张居义死时身上发现的那张纸,和上面的两幅图,其中一幅不是有个电视机,电视机里的女人还手里拿着钱吗?

这两者之间,是巧合,还是有着什么必然的关系呢。

Search


Share